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四章 各有所思

龙居士 收藏 9 6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十四章 各有所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七十四章 各有所思

“哈哈,都上船了?开船啰!”当时钟指向早上九点时,海鲨听到黎大嘴说,所有人都上船了。心中一颗大石头落地。虽然他在黄志明面前,打下包票,不会出问题的,但没到最后时候,心里总是有点悬。

马达轰鸣,海沙帮的兄弟,雇佣军的战士,船上的刚获得自由的犯人,发出一片欢呼声。听到这些,躺在船长室的黄志明,先是一喜,然后又是一惊。这么快就开船了?海鲨不会丢掉了一些人吧。真要是这样,这海鲨可就做得太绝了。(注:船长室是船上最宽敞,光线和通风条件最好的休息室。本属于海鲨。为了给黄志明养伤,胖子毫不客气的占了这里。)

“小钢炮,去将海鲨叫来。我有话问他……”

不大一会,门外由远及近的传来海鲨的怒吼声,“你想干什么?干什么?……”。以黄志明超强的听力,门外的声音,除了海鲨的怒吼声之外,还有几十个人粗重的呼吸声,牙关紧咬的“咯咯”声。黄志明觉得奇怪,怎么那些声音,像是一群人,敢怒而不敢言的情景?

门没有关,小钢炮拎着海鲨,像大人抓小孩似的,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一群海鲨帮的兄弟潮水般涌了进来,个个如怒目金刚。

黄志明吃了一惊:

“小钢炮,我叫你去请戴帮主,你怎么这样?”

小钢炮哼一声道,“老排长,你请他,他却说没空,要你等会。我只好将人给拿过来。”

“胡闹!”黄志明怒道,“且不说海鲨是堂堂的一帮之主,他还是我们的大恩人,同时也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怎可如此不客气?”

“我可不认什么帮主,在我的眼中,只有老排长,谁要是对你不敬,我第一个不答应!”

看小钢炮气鼓鼓的神态,刚才肯定是海鲨给他气受了。不过,小钢炮这样做,也太不顾后果了。殊不知,且不说海鲨与老大的关系,光说现在,雇佣军的命脉还掌握在海鲨帮的手中。如果不是海鲨帮,冒着生命危险,运送人员和补给。哪有雇佣军的今天?

平心而论,今天这事,双方都有责任。海鲨作为一帮之主,手下掌管着数千兄弟,平素说话办事,虽说豪迈,让人敬佩,但身上的那股子,老子就是天王老子的脾气。也不是人人都受得了的。海鲨对自己帮中的兄弟是这样,对铁血战士也是这样。帮中的兄弟,因为是海鲨的下属,无论海鲨如何充老子,都要听着。事实上,也不会有人听了不服。但铁血战士毕竟不是他的下属。在营地里,海鲨虽然佩服铁血战士的战绩和能耐,但内心深处,还是认为这些人是一群毛头小孩子,只不过走了狗屎运,成为“超人”。平素除了对黄志明客气一点外,对其他的铁血战士,也就只当是自己手下,比较有本事一点的人看待。想骂就骂,想给冷脸就给冷脸。

铁血战士刚到印尼时,还对海鲨多方忍让。现在站稳脚跟了,实力也强了,海鲨帮与雇佣军的保护与被保护易位。再说,铁血战士自出道以来,凭着超人的体魄,一流的军事技能。先打金刚,后打美日,在几十万美日大军的合围中,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地。来印尼后,更是成了大人对小孩子的百战百胜。

人的本领有多大,往往脾气就有多大,铁血战士的脾气也就跟着自己的战绩涨了起来。平常带兵,总把自己和一般的战士区分开来,认为自己是“超人”,而其他的战士则是普通人。一般的战士既是下属,本领上又相差太远,心服口服之下,倒没人闹意见。但和海鲨一对上,问题就来了。这次,黄志明叫小钢炮去请海鲨过来。海鲨当时不管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他作为堂堂的一帮之主,岂是别人一叫就去的?随便回了一句,有事,便将小钢炮凉到一边。小钢炮平素积累的火气,在那一刻爆发了。不由分说,便将海鲨拎小鸡似的给拎了过来。海鲨帮的兄弟,知道铁血战士的厉害,不敢动手,但也不能就这样,自己的老大,被人给掳走,于是跟着到了船长室。

一看这情景,黄志明就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事情虽不大,如果处理不好,将后患无穷,为双方合作留下裂痕。冲着小钢炮骂道:“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海鲨帮怎么啦?难道,他们不是华人?难道他们不是和我们生死与共的兄弟?海鲨帮对我们的帮助有多大,难道你不知道?没有他们,你游到日本去?没有他们,你的灭日枪会自己飞到你手中?没有了他们,这几千受辱的同胞如何撤走?你一个人背回去?将你长在头顶上的两只眼睛给老子摆正位置啰!凭着身体强壮,就把自己当‘超人’看?也不想想你的那一副身板是如何来的?还说什么,你的眼中只有我黄志明。这样说,你是什么意思?将老大的位置摆在哪?还有二哥子明的位置又摆在哪?还有雇佣军王司令的位置,你又摆在哪?以后,请不要说这样的话,我黄志明担当不起。我别的没有什么,但我这身本事从何而来,我还记得清楚……”

小钢炮被黄志明一通狠训,头低了下去。

“老排长,我不是这个意思。喝水不忘打井之人,老大的再造之恩,我既便忘了老娘也不会忘了。”

“嘿嘿,你还是认为自己有理?……”黄志明想继续训下去,又想到小钢炮毕竟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在外人面前如此训自己的兄弟,这叫他以后,如何抬起头来?便缓了一下语气,“给戴帮主道歉,回去再写检查,关禁闭!”

小钢炮心比天高,哪会当着众人的面,向海鲨道歉?脚步不动,钢牙咬得紧紧的。

海鲨被小钢炮当着自己属下兄弟的面给拎过来,平素积累的威仪只怕是全没了,这叫他的老脸往哪儿搁啊?气不打一处出。这会儿见黄志明将小钢炮训得灰头土脸,总算气消了一点。见小钢炮不肯道歉,火气“腾”的一下又升了起来,骂道:“老子不信治不服你!”言罢,从帮众手中,抢过一支AK47,顶着小钢炮的脑门。

“戴帮主,有话好好说!”黄志明吓了一跳,如此近距离,海鲨如果真开枪,小钢炮恐怕也要脑浆崩裂。黄志明身上有伤,动惮不得,无力处理这事,更是担忧。

“黄兄弟……唉哟……”海鲨见黄志明求自己,将头转过去,正想说话,不料,小钢炮突然发难,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手法,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AK47就到了小钢炮的手中,海鲨的两只手被反翦过来,被小钢炮用左手牢牢的钳住,枪口顶在他的背上。

其实,以铁血战士的超人反应速度,海鲨原本不可能制住小钢炮。只不过,在黄志明的面前,小钢炮不便反抗,任由着海鲨拿枪指着自己的头。再说,小钢炮心高气傲,认为自己哪怕是被海鲨给制住,也自信有办法挣脱。

形势转眼间,就发生了天翻地履的变化,众人全都惊在当场。待回过神来,已成两军对峙之势。海沙帮的人,与雇佣军的人,纷纷拿枪指着对方。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只要稍有火星就会像炸药桶一样爆炸。

在多人执枪对峙当中,每个人都很紧张。因为谁都知道,几乎是胸膛对胸膛的近距离射击,不可能打偏,先开火的人,比后开火的人,生存率要高很多。几乎是刹那间,就是生与死的区别。这个火星很容易点起,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受不住压力先开火,或者走火,就会在转眼间酿成一场悲剧。

“放下枪!”黄志明吼道:“小钢炮你反了你?”

小钢炮脸上肌肉一根根绷起,道:“老排长,打进军营的第一天起,我就是你手把手教大的。我既是你的兵,也是你的学生。摸爬滚打七八年,到今天好不容易有了点出息,怎么又要受这鸟人的气?呸,什么海鲨帮,什么鸟帮主,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走私犯罪集团。专干些鸡鸣狗盗之事,和他们来往,只会给我们雇佣军脸上抹黑。老排长,我们是中国最优秀的军人,又是战无不胜的铁血战士,凭什么受他的鸟气?”

“小钢炮,你给我闭嘴!你要是还认我这个老排长的话,就放下枪,再给戴帮主认错。”

“放下就放下,”小钢炮将AK47狠狠的往地上一摔,用力过猛,AK成了一堆零件,有几个零件,还飞溅起来,伤到了人,一人抱腿哀叫,二个捂住肚子,手指缝中有血流出。“……不过,老排长,你既便枪毙我,我也不会向他道歉!”

黄志明愣住了,小钢炮的倔脾气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啊。总不至于真的枪毙他吧。过了半晌,才无力的说道:“胖子、飞毛腿,你们两个将小钢炮关到冰室去,让他好好的冷静冷静。”

冰室里的温度,一般在零下十五度左右,可果将人关进去,半小时之内,就有生命危险。铁血战士非比常人,但关久了恐怕也不行。

“排长,小钢炮也是一时气急,您就原谅他这一次吧。”胖子求情道。

“执行命令!”黄志明几乎是用吼在说话。

胖子看了飞毛腿一眼,双方互通了一下眼色,犹豫了片刻,终于架着小钢炮走了。

黎大嘴凑到海鲨的耳边,低声道:“这三个人,战友兄弟情深,只怕是要做手脚。”

海鲨瞪了黎大嘴一眼,骂道:“小肚鸡肠!”又冲着海沙帮的所有兄弟喊道:“都放下枪,都出去,该干嘛干嘛去。我和黄兄弟还有话要说。”

海沙帮的人,雇佣军的人慢慢的走了出去。

一场风波,似乎结束了,但留下了阴影,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海鲨属于那种睚眦必报之人,谁瞪他一眼,就要还他一个耳光,谁敢奸她老婆,就要灭其全家。同时也是懂得忍辱负重的人。识大体,会权衡双方实力的差距。在这条船上,海鲨帮虽是主,但客比主大。自己在船上只有十几个船员,和几个心腹,而雇佣军却在船上有一个连的战士,还有六个铁血战士。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己的这点人马,不够对方塞牙缝。铁血战士向着自己人,在处罚上,做点手脚,也属人之常情。挑破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只要在面子上,给足了,就好下台。海鲨如果还不懂得借梯下楼,他就不是海鲨,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大帮的帮主。

“哈哈,黄兄弟,刚才兄弟我,的确有点事。呵呵……要指挥一百条船,可不是闹着玩的。不小心待慢了小兄弟,以至于闹出了这场误会,责任在我。给老哥一个人情,放了那位小兄弟吧。穿着单衣关进冰室,小心冻坏了。”

“那是他活该!”黄志明仍然有气。他气小钢炮,成为铁血战士,打了几场胜仗,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黄兄弟,你找我有什么事?”海鲨转移了话题。他说的不过是客套话,倒并不是真的想为小钢炮求情。再说,如何处罚小钢炮是人家内部的事,轮不到他海鲨多管闲事。

“什么事?”黄志明愣了几秒,笑道:“你看我,都被气糊涂了,帮主,怎么这么快,就开船了?人都齐了吗?”

海鲨皮笑肉不笑,心中骂道,“毕竟不是一家人啊,人家信不过咱。”又哈哈大笑了几声,道:“人都齐了。一个都没少!狼牙负责登记人数,他最清楚。”

黄志明将目光投向狼牙。

狼牙道:“这次我们一共从黑狱里救出三千一百二十一名囚犯。比登记在册的人少了近二千人。所以,提前装载完毕。”

“还有二千人到哪儿去了?”黄志明惊道。

“死了!”

“死了?”

“我看到这个数字,也觉得奇怪,找了几个老囚犯一打听,这才明白,那二千人是怎么死的。黑狱孤悬海上,原本供给就不足,狱长狱卒个个喝囚犯的血。更不用说医疗了。每天都有饿死,病死的。有犯人还说,狱长经常秘密处死不听话的犯人。死亡的犯人中,华人占多数,原本有二千华人的黑狱,今天还活着的不到千人。其次是亚齐人,死了五百多个。”

“这些印尼畜牲!”

“印尼人的禽兽行为恐怕还不止这些。”狼牙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有犯人说,经常有些身强力壮的犯人,也会莫明其妙的死亡。死亡的当天,总有人到看一些身穿白大褂的人出入。有人发现死亡的犯人身上,有用针缝合的新鲜口子,他们怀疑……”

“怀疑什么?”黄志明已经猜到答案了。

“怀疑黑狱倒卖犯人器官。”

“那个狱长在哪?我要活剐了他!”海鲨暴跳起来。虐囚,虽然惨无人道,但放到世界各国,屡见不鲜。众人心理上还能忍受,但像印尼这样,出售活人器官,牟取暴利,已经不是丧失人性,令人发指,惨无人道,这样的词可以形容的了。历史上,只有日本的731部队,可以与之相比。

“那个狱长已经死了。”

“真便宜他了。”海鲨恨恨的道,“要是他还活着,我一定要他偿偿,满清十大酷刑的滋味。”

“狼牙大哥,这个情报对我们很重要。帮个忙,收集材料,我们要在国际上公布印尼政府的罪行。让全世界都来遣责他们。”

“好!”狼牙干净利落的回答。他首次没有计较,黄志明叫他大哥,而不是老人家。

轰隆,轰隆,轰隆——

北面的天边响起了一连串闷雷似的爆炸声。安放在黑狱上的数十个定时炸弹,爆炸了。无数的碎石、残木、枯骨被抛向空中。三百年来,盛满无数华人血泪,郁积无数冤魂的黑狱,彻底的从地球上消失了。

黄志明听到爆炸声,心里略略有点遗憾,印尼海军没有来。要不然,这么猛烈的爆炸,准能拉上几个陪葬的。黄志明的心态,还真的十分矛盾,先是害怕印尼海军来,现在又后悔印尼海军没有来。

此刻船长室里的人,各有各的心思。

海鲨在想着,自己与龙居士的合作,合不合算。从经济上来算,好像并不划算。为了十亿元,赔进了海鲨号、海魂号,两只赚钱金牛。还搭进了上千名兄弟,自己的老巢也被连根拔起。从精神上算,自己又十分的划算。在海上纵横多年,生意做遍了全世界,表面上很风光,实际上,天天东躲西藏,从来没有一天开心过。要是后世的子孙问起,自己的爷爷是干什么的?别人最多说,是一位海上枭雄。说难听点,是走私犯,海上老鼠。脸上不会有多少荣光。

自从和龙居士合作以后,几件事下来,无论哪一件,都是足以光宗耀祖,泽被后世的大事啊。炸军舰、屠东京,只要是中国人,听了没有不提气,长威风的。道上的帮派老大见了自己,谁还敢不另眼相看?

现在,龙居士又要经营印尼,从无到有,组建了一支军队。势力一天天的壮大。看情形,龙居士的志向,绝不会小。雇佣军也不仅仅是雇佣军那么简单。这从,雇佣军小心收集印尼政府的材料就知道。这些材料,都是一些政治上的东西,卖不了一分钱,擦屁股还嫌它脏。如果不是另有目的,花精力收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自己这一辈子,最高成就,也就是成为一位走私大享打止了。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名垂千古,最多遗臭万年。奇迹般冒出来的龙居士,犹有龙卷风一般升起的吞日集团。不论白道黑道,都十分重视。如果不是万不得矣,绝不会有人去碰他。如果自己附上他,说不定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是能海外建国,自己也能捞个开国功臣当当。怕就怕人家信不过自己。

海鲨将目光,飘向了黄志明。

黄志明是龙居士信得过的“自己人”,今天这事上,雇佣军对自己好像有不满啊。说真的,这些铁血战士也太恐怖了。在自己开的那家汽车旅馆附近,黄志明一个中队,硬抗了印尼的一个机械化师,杀敌千人之后,全身而退。那个胖子,一人独擒了一百多个亚齐游击队员。被亚齐人当作了不可违抗的“真主使者”。其他的人也各有惊人战绩。

以前,海鲨只是佩服铁血战士的惊人战斗力,感受到威胁的是敌人,而今天,小钢炮,硬是在海鲨手下的团团护卫之下,硬拎了海鲨到黄志明面前。万一,哪一天,龙居士对自己不满,捏死自己还不是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与虎相伴,在接受虎威的保护的同时,也随时有可能被虎给吞掉。这种伴虎而活的日子,能长期接受吗?海鲨自己也不知道。

今天这事上,狼牙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心底还是十分生气的。他老人家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热脸不能去贴人家的冷屁股。自己难受,别人还看不起。他与帮主之间,不但是隶属关系,还是刎颈之交。主忧则臣辱,主辱则臣死。今天,人家的腿粗,先忍着,等将来,哼哼……

黎大嘴的想法则比较简单。自己这一辈子反正是卖给帮主了。帮主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绝无二话。

小小的船长室,空气中激荡着的不仅仅是刚刚消退的火药味,各人的品格与人性,无情的交战者。

“帮主,不好了,……”一位帮众,慌里慌张的冲了进来。

“什么事?”

“前方发现军舰!”

黄志明将目光射向海鲨。一丝戏谑的微笑爬上嘴角。

海鲨的脸偷偷的红了红。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