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 第一章 那道幽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9/


春去秋来,大自然发挥着它那广阔无比的包容心,把一切都纳入了它的怀抱中,同时也渐渐地让人改变,最终忘记那段早已过去的回忆,也许只在不经意的嘴角中想起那么一丝灵魂深处的那个曾经存在,但转眼间似乎又什么也没不到。

在深山老林里,有个像幽灵一样的身影的飞快地移动着,那些枯枝密叶丝毫没有阻碍他的行动,放而把他往全地融入之中,成了大自然的宠儿。在两百米外有一只四十厘米高的小野猪在窝边进食着,也许它认为自己的母亲就在不远处所以才那么放心地咬着地上丰富的食物,一点也没有在意环境的变化。那个幽灵竟然在那么密的森林中飞驰而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让人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山中的精灵妖怪,刺激着肾上腺激素的大量分泌。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和谐,环境中少掉的只是刚才还叫得欢的昆虫小鸟们。地上的影子在移动着,那只猪仔在进食着,画面是那么地美丽、令人颤抖。

突然一声细微的哀叫声让那只刚刚还呼哧呼哧地喷着气大口大口地吞嚼的猪仔知道了不寻常的环境,想必基因和母亲的教导现在一定出现在了它还显得有些天真的大脑中,那时一种生命的领悟,也许代价就是你的生命。不巧的是刚才的哀叫的确是发自那个幽灵那里的,只是发出的载体是一只外出正在进食的老鼠,它在这场无辜的狩猎游戏中被卷了进来了,当然它的运气好多了,字少出了一些痛和这顿饭没吃饱外,还是活着并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的。那只想离开的猪仔,即使它感觉到了不寻常的东西,比如自己马上就会成为猎物,但贪婪的性格注定它的结局。那个无声无息的影子在距离它十米远的时候突然加速向它扑去,速度是那么地快,以至于猪仔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

哀鸣紧紧持续了半分钟就结束了,等待母猪的将是凌乱的窝和一摊血红刺目的血,在地上洒成了一摊美丽的图案,如果是一个美术家一定会为之叹服的,但失去幼崽的母猪却肆意地践踏着那美丽的图案而悲鸣着,回答的只有无尽的回应和小动物的四处逃窜。其实地上有一滴滴的血迹,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出看来那并不是一个物体流出的,肯定是两个物体多流出的。

在很深的山中有一个不大的山洞,其位置相当地好:向阳、高处、岩石构成、口小内大、洞口隐蔽。而在洞口那两行细细的血迹在这里走到了尽头。里面有一个野人正在熟练地用不知名的植物捣碎敷在自己的身体上,仔细看就发现在其的肋骨地方有个洞,有小拇指大小。那是在猎杀那只小野猪的时候不小心受的伤,但没什么的,在狩猎的时候受伤时家常便饭了,就算自己成了猎物的猎物也是正常的事。他就看到一只饥饿的狼因为猎杀两只野猪,最后却连老命都赔进去的下场,那个刚刚还强壮的身体在那一刻却慢慢地僵硬了。在处理好自己的伤口后,他在山洞一个角落里的小水池里用水洗了洗自己的伤口附近,然后去看自己的胜利所得物。那是一只三个月大的野猪,不幸的是它的成长就到此为止了,在不久就会成为别的生物饱食之物。

很难令人可以想到刚才那个幽灵竟然就是看起来才一米三高的“类人生物”,不过确实没有错,这个看起来有很强大攻击力的生物就是很让山下村民感兴趣的野人,自从出现在村民的视野中后,随着第一次的好奇的失去,渐渐的也没有人关注这个卑微的生命,除了那些依旧把这个野人当作神秘之物的有效孩童外。当然交流让野人懂得和很多的东西,比如怎么样才能让肉更好吃,怎么样让自己吃到村民手中的美味之物—剩下的残饭冷菜。同时学到的还有简单的语言交流理解能力。

今年的冬天来得好早好早,随着第一片雪花的降临人间,村民窗外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雪白雪白景色的恐怕就是孩子们的最爱了。但同样是雪白的大地也许就是谁的致命因素。冬天的异常早来临让所有的食肉动物没有来得及储存更多的食物,同时也让那些属于弱势的食草动物早早地躲藏在洞穴中,因为祖先用自己血换来的远古记忆早就告诉它们怎么样避免成为猎食者口中鲜美的大餐了。

离开这个封闭的山村,就会轻易地发现世界开始混乱了,因为今年的冬天明显的变得让人有些陌生了。在世界的范围内引起的恐慌经过别有用心人的利用并加以催化终于不可阻挡地爆发了,犹如一颗被紧紧包裹着的火药,清除它危胁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它处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而不是紧紧地把它包起来。以为包得越紧那么就越安全的你也就越容易去见你的祖先了。

且不说各国的政府为了安抚民心而全力地去辟谣同时救灾,而在暗地里也开始了秘密地调查,因为今年的冬天来得太早太冷了,冷得让人有种莫名的恐惧。以至于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里寺庙里到处是人满为患,所有平凡的农民们只能祈求上苍怜悯弱小的他们,希望这个冬天牲畜不要死去。

目光又回到那个封闭的小村庄,此刻的村庄看起来是那么地美丽洁白,白毛毛的雪花依然在漫天飞舞着,除了肆虐的西北风在敲打着窗的户声音,这个世界太安静了,想必村民们正在屋里抱着孩子们在火炉前烤火吧。一个幼小的生命却被人们随便地遗忘在了不知名的角落里,是上天早已注定他的将要成为自然向人类示威的牺牲品命运?还是冥冥中决定了他更大的考验后将会被赋予更多的责任?

此刻那个幼小的生命正缩卷在洞的一个干燥角落里,大自然能给与的帮助只有一堆枯草和兽皮,不过看起来似乎并不能让他好过一些,依然在发抖着。他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任何食物了了,除了维持生命的水外,此刻身体极度虚弱的他知道自己必须盖做出决定了,要么在这里被饥饿和寒冷多吞没,要么冒着严寒大雪去找食物,但机会很小很小。终于大自然的孩子开始挑战大自然给他的试题了,只不过考不过的代价是生命而已。把所有的兽皮紧紧地裹在自己的身上,带好从村庄那儿捡来的一把破菜刀,不过在他的眼中这把不值一文的破菜刀已经是他全部的希望了。

凭着比野兽还灵敏的感官,他顺着一个几乎人眼辩不出的脚印搜索着,空气中的大雪已经让原本该有的特有气味消失地一干二净了,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也许是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食物,但更多的是自己成为了别人过冬的粮食,自然原本就是这么地残酷,物竞天择是千古不变的法则。

在一个斜坡前,那原本就不可观察到的脚印没有了,他抬头看看斜坡的位置,直到是滚下来的雪块掩没了一切,他也知道决定的那一刻即将到来。尽量把身体成潜伏姿态的他慢慢地靠近了那个位置的领域,终于他闻到了他熟悉不过的气味,同时也是他最不愿意闻到的气味—野狼的体味。要知道在这个没有大型食肉动物的森林中,野狼就已经是这里的食物链顶端了,他曾经和一头刚成年的公野狼搏杀过,结果是两败俱伤,野狼除了掉了一地的毛外,失去了他自己的一只眼睛。而他则除了脸和其他部位被抓伤外,还在大腿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如果不是运气好加上不知名的植物刚好可以消炎的话,他早就死在了呢个岩洞里了,那年他十一岁,也就是前年的那个夏天晚上。从此他知道了在森林里除了自己外毛还有一种大型的食肉动物——狼。

本来悄无声息的他可以在狼不知道的情况下撤退的,但仔细听得她发现窝里只有两只幼小的狼崽,饥饿冲击着他原本理智的大脑,但随着欲望的增加,他没有后退,而是准备迎接有可能发生的剧烈搏杀。在用刀轻易地杀死两头已经快成年的幼狼后,正往洞外拖其中一只幼仔的他突然心急剧地跳了起来,这是神秘第六感觉,他知道危险的逼近。突然他趴向了白雪覆盖的大地,而从他上面看到的只是一个飞快地残影。他马上站了起来,俯着身子,用眼睛紧紧地锁定刚才差点要了自己命的罪魁祸首——一只体型庞大的成年母狼。母狼当然是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对于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幼仔,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