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中华龙梦 第一部 风起云涌 第三章 霸权主义(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8/


霸权主义(上)



一个半小时前接到主席秘书的电话,要求尽快赶到主席办公室开会。


当杨文的车队从钓鱼台国宾馆出门,沿长安街东行至西单时,前路已完全被厚厚的积雪堵住,环卫工人正在清扫着路上的积雪,杨文只好弃车步行。


沿着中南海南边的围墙,杨文在人行道上缓缓而行。他的前后方各50米处,各有四位中央警卫团的卫士警戒着。由于杨文地位特殊,主席要求对杨文安排一级警卫,在京期间,警卫工作由中央警卫团负责。天仍然昏沉沉的,飘过的细小雪花不时从领口处钻入,透出阵阵心寒。整个北京包裹在冰天雪地之中,宁静极了。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远处正在扫着路上积雪的工人们的忙碌身影,才让人感到些许的生气。看着路旁高大的行道树那光秃的树枝上,被积雪压得已不堪重负,在微风中摇晃着。不时可以见到枝桠间被大雪覆盖的鸟巢,显得那么孤单和凄苦。呀,它们要怎样度过这寒冷的冬天?


主席是喜欢雪的,不知他老人家对着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色会否诗性大发?想起那首《沁园春。雪》,大气、豪迈、气吞山河,直让他的老对手嫉妒得去雇那些会填词的老文人,妄图打一场文战。呵呵,想到这些,不禁笑了出来,并加快了脚步。


杨文赶到主席的书房时,会议已开始了半个多小时。江萍在门口处热情地接过杨文的大衣,并帮助扫去头上和身上的积雪。“他们都在书房的会客室里”。


还没进门,就听到主席大声的略显激动的声音。“我们不称霸,永远不称霸!”


推门进去后,见屋内烟雾缭绕。除主席李得胜外,副主席刘天奇、总司令朱圣德、总理周龙恩都在。屋内气氛显得沉重和压抑,大家的脸上都显得疲惫。看来这场争论不小啊,这大概也是书记处会议第一次出现了如此明显的不协调。本来中央有个“5+1”会议,重大问题都在这个会上来定,自从任老去世后,主席让排在第六的陈先云补进书记处,但由于涉及基地和杨文的秘密,中央已经定过,只在五人间传递,不再扩散。陈进书记处后,大家有所顾忌,话题很难说得开,起不到书记处会议的作用。故而主席将他调国务院任常务副总理,协助周龙恩工作,现虽挂书记处书记的名,但已没有参加会议,现在会议已经变成“4+1”了。


见到杨文进来,周龙恩急忙站起来,“来这里坐。”显得有些迫切。杨文向主席和其他人点点头后,来到总理身边坐下。周龙恩负责将会议情况向杨文通报。


原来是越南惹得祸。“胡明志于抗日战争结束后回到越南,组建了越共,学习我党我军,开展敌后游击战,建立了几个有影响的根据地,游击队的实力也得到壮大。朝战爆发后,越共中央认为全面解放北部越南的时机已经来临。提出彻底赶走法国侵略者,组建正规军与法军决战。初期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但随着法军向北越增兵,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决战中,越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根据地几乎全部丧尽,残军则撤往我国的广西地区。胡明志向我党中央提出出兵要求,并由我们帮其组建6个野战师,和提供供10万部队作战一年左右的粮食、弹药、药品和其他作战物资的补给。对出兵的问题,党内比较一致,认为两线作战我军无力承受,故出兵是不可能的。问题出在第二个问题上,对方提出无偿援助,而组建6个野战师,并提供供10万部队作战一年左右的粮食、弹药、药品和其他作战物资的补给,这不是小数目啊,我们国内的压力也很大呀。故而,党内大部分同志认为无偿援助不妥。而我们几个的意见也不统一。主席认为,大家都是阶级兄弟,而且,越共中的很多同志,很早就在我们队伍中,并一起参加了抗日战争,谈钱不妥,而且他们也没有钱,干脆好人做到底,就无偿援助吧。我们几个是知道后世的历史的,老总和天奇同志则认为,我们要提防越共的变质,对由我们装备和援助的越军,掉过头来对付我们,并造成我们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故而认为,装备部队和援助都应谨慎,如果确需装备部队和援助,必须要有偿的,并做好防范的准备。老总对我军十几万人的牺牲,至今仍耿耿于怀,历史虽还未发生,但未雨绸缪是必要的。我的意见是,先不作出决定,可派出军事顾问团应付一阵,其他事情先拖一拖,等统一了再定不迟。另外一件事,是肖劲光和海军部提出的,要求中央借这次商谈的机会,与越共达成协议,在其胜利后,租借金兰湾作为我海军基地。理由是,美国在日本、台湾、菲律宾设置了海上封锁线,我海军完全在这条封锁线的威胁之下,这是很危险的,我海军今后只能向南发展,如能租借金兰湾,将有助于我们打破这条封锁线,战略的回旋空间将加大。主席听后很生气,认为海外驻军是霸权主义,我们反对霸权主义,永不称霸。如果我们这样做了,和美帝国主义有何区别。”


从通报中,杨文还听出了另外的一层意思。一是,其实总理也是支持老总他们的,但不愿出现三人一齐反对主席的局面,这在党内是从未出现过的,且有逼宫之嫌,故而,态度模糊,以便留下转圜空间。二是,希望说服杨文,一旦杨文与主席意见一致,他们三人的反对都变得无效,杨文的这个一,在关键时刻总会起到巨大的影响力。同时又希望杨文能拿出办法,避免党内决策层出现分裂。一旦杨文的努力无效,周将转而支持主席,以避免出现主席下不了台的局面。三是,杨文觉得主席的态度也并非很坚决,而上述这些并非无法解决。


杨文更关心的是海军司令部的提议,看来肖劲光还是很有战略眼光的,也是实是求事的。问题是主席如此坚决反对的态度,如果未能打开主席的心结,今后的海外发展又从何谈起?想起主席在后世中,宁可全国人民勒起裤腰带,也要无偿援助朝鲜、越南、坦桑尼亚、赞比亚、阿尔巴尼亚等,以及“深挖洞、广积量、不称霸”的口好,就觉得一阵心寒!顿时,一股无力感从心头涌起。看来,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这次会议的意义,已经超出了会议内容的本身,若处理不当,后果十分严重。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后,抬起头来,见包括主席在内,大家都盯着他,目光中透出一丝急切和渴望。沉思片刻后,将头转向老总和天奇同志。


“由于我的到来,历史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未来充满了变数,大家担心的事不一定就会发生,或者还按原来的样子发生。就拿这次朝战来说吧,在原来的朝战中,我军伤亡超过100多万,其中,大部分是冻饿而死,中美在这场战争中,打得十分惨烈,形势上看我们还处于下风。现在,由于我们准备充分,这种情况并未出现,我们的损失是轻微的,相反,美国则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态势上明显于我方有利。另一方面,在当前,美国及其仆从国是我们的主要敌人,让美法的势力在越南坐大,一旦美法联军从越南北上入侵我国,我们想不两线作战都不行啊!因此,在当前,大力支持越共以抗击美法军队,削弱敌人的力量对我们是有利地。我支持大家的意见,暂不出兵。但边境部队应加强警戒,并做好出兵的准备工作,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停顿了一下,见大家没什么意见,接着说道:“越南主要是山地和丛林,现代化的和大的装备,也用不上。我们这次换装,退下了大量的装备,留着也没用,处理起来还挺困难的,就给他们吧。我看可以装备几十个师了。这些装备大多是我们缴获的,也不知值多少钱,我看按时价估个数,再打个五折,就半卖半送好了,这样我们人情上也说得过去。”


“补给的事情我看这样,提醒他们要做长期战争的打算,我们可以提供长期的战争补给。但帐还是要算的,亲兄弟明算帐嘛,只有兄弟共同出力,才能打败帝国主义者,等、靠、要,是要不得的。老式枪械和弹药,我们已没有生产,设备已大多封存,我们可以在靠近边境地区,划出一片区域搞几个工业区,设些加工厂,来维修枪械和生产弹药,也可以生产其他的补给品。对方现在没钱也没关系,越南森林和矿藏资源十分丰富,可以将采伐的林木和矿石运到边境和我们交易,运输设备我们也可出售给他们。”


“另外,老总和天奇同志的担心也是实在的。毕竟,人心隔肚皮呀,留个心眼和做点防范也是必要的。这事,以及补给和装备的事,就我来操心吧。”


其实,杨文比他们对越共更没信心,甚至是痛恨,对越反击战中我军的重大伤亡,是我军的巨大耻辱,也是作为军人的他心中永远的痛。故而,现在有机会布局整他们,岂会放过?一是,战争是最好地削弱敌人的有效手段,故而通过扩大战争,让其与美法军狗咬狗,拚个你死我活,最好是两败俱伤。如果越南胜出,这后腿也是要扯的。二是,疯狂地攫取越南的战略资源,即淘空它。三是,利用援助手段,加强对越共和越军的控制,彻底消除一切反华因素,使之完全在我的强力监控之下。只有这样,才能完全避免发生未来的悲剧!当然,这些想法只能放在心中,且只做不说,否则,主席这关就很难过得去,毕竟现在两党还处在蜜月期之中。


“总理提出的军事顾问团,现在就可以着手进行了。”主席插话道:“由陈赓负责吧。”杨文忙道:“主席,陈赓同志下一步基地还有事想请他帮忙呢.。”“那就由杨得志负责吧。”


主席见杨文全力支持他,十分高兴,脸上也露出开心的笑容。老总他们见事情能如此圆满解决,也十分满意,都露出满面笑容。听罢杨文的分析和意见,反倒觉得自己等人,过于受到已知未来历史的影响,想法中颇多偏颇之处。对杨文也更加赞赏,杨文在三人心中的地位和作用,也由此提高了不少。最后表决,一致通过了杨文的方案。大家说说笑笑,原来沉重和压抑的气氛也轻松了下来。一场可能出现的党内危机也因此消弭于无形。


见气氛融洽,杨文心想是否该把戏肉端上来了,主席是反对称霸的坚定支持者,其实这也是当前党内的主导思想。杨文对是否能在这个问题上说服并扭转主席的观念,心中是一点底都没有,只是觉得这个问题太重要,今天的机会难得,而且海军部又挑了个头,今天不说一定会后悔的。故而,心怀喘喘地道:“主席,关于海军司令部的提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