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兵王》 第二章 一场没有胜负的演习 第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0/


武登屹脸上的湿布被人一下子被揭了下去,新鲜空气一下子又重新装满了他肺部,又把他重新拉回到了现实中。一下子吸进了太多的氧气,又带进了少量的水,使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但氧气是如此的甜美,以至于叫武登屹有一种喝醉了酒的错觉。蹭去鼻子和嘴里咳出的水,挣扎的爬起来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袋沉沉的像灌了铅,耳边响起来人暴跳如雷的吼声:“他和你们一样,是人民子弟兵,是你们的战友,你们怎么可以对你的战友下这样的狠手?你们简直就是土匪。为了演习胜利,利欲熏心,什么都不顾了?!”看到武登屹费力的想爬起来,来人把他搀扶到椅子上,依然不依不饶的对这三个人怒目而视。那三个人显然没想到他会来,一下子傻在那了。半天,审讯武登屹的那个人才缓过神来,磕磕巴巴的说:“贾参谋,你听我解释。……”

“钥匙!”把手铐打开,对几个人怒目而视道:“解释什么?难道我没长眼睛?今天的事儿,我一定会向导演部汇报,你就等着接受处罚吧!”说完架起武登屹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帐篷。

由于这个人来得及时,武登屹根本就是受到什么伤害,甚至连昏厥都没有,最多就是呛到水了。让来人这一架像是有了依靠一样,感觉挺受用的,本来是可以自己走得,但考虑也的确浑身没劲儿,所以就没有拒绝。两个人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小帐篷里,借着灯光武登屹看到他的袖标,才进一步确认当初的想法——这个人就是导演部的参谋。

“贾参谋,您别忙乎了,我没事儿。”武登屹坐在那里看着他忙乎给自己倒水,客气道。

贾参谋满意的点点头,手上没闲着,同时笑着对他说:“B大队出来的心理素质就是不一样,这么快就过去了。你可能不知道,刚才审讯你的那个人是师直属侦查大队的杨中队长,这方面很经验。要是一般的兵恐怕当时就什么都秃噜了吧?你的表现很不错。来,这是热咖啡,喝了它对你有好处。”

武登屹一口气把杯子里的东西喝了个精光,热乎乎的咖啡到了胃里,鼻头很快就见汗了。咂摸着嘴里的滋味,咖啡的留香很叫人陶醉。武登屹贪婪的咽了口唾液,不禁有些后悔刚才喝得太快,囫囵吞枣的太过草率了。

“再来一杯?”贾参谋看出了武登屹的想法,善解人意的问道。

武登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不,不用了。”

贾参谋并没有理会他的客套,手里忙活着,很快又弄出两杯,递过一杯:“你这人不爽快,想要就直说,都是战友客气什么?”

细细品尝着手里的咖啡,喝过无数次咖啡的武登屹觉得咖啡本身并没什么特别,只是这沏咖啡的人水平挺高,他应该是个有品位的人。抱着这样的想法,武登屹抬起头开始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贾参谋。三十多岁,中等的身材,宽厚的嘴唇,鹰一样精明的眼睛,山一样严峻的鼻梁,脸庞上那粗犷有如镌刻的线条,以及额头上过早出现的几道很深的很有力度的横纹……一切的一切都明白无误的显示着这是个标准的军人。但他还能有这么一手,武登屹又轻抿了一口咖啡,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贾参谋,我的战友,他们没事儿吧?”因为对这个导演部参谋有着某种好感,加之自己的确担心,武登屹问起了其他被击毙的人。

“没事儿,要不是因为你是通讯兵,而且长得还……嘿嘿,恐怕他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去核对阵亡人员,是他们告诉我你没和他们在一起。我才察觉不对的。”说着还有几分愧疚。

武登屹知道他中间没说出的话是指什么,自己的相貌在战友间的确不那么雄伟,皮肤明显比其他人白了点,个子不算高,身体看上去也没那么壮。没想到为这就判断自己是个软柿子,武登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这没什么,”贾参谋对他的反应有些不以为然,一摆手,大大咧咧的说:“张得怎么样那都在次要。有本事,较劲儿的时候不拉稀,那才最重要。张得一幅空皮囊,其实是个软骨头又有什么?”

这话虽然是在批评自己,但武登屹能听出来,他话里话外对自己在审讯时的表现颇为赞赏。这叫武登屹挺自豪的,话也就多了。两个人一来二去便攀谈起来。聊得多了,武登屹对贾参谋的印象从亲近到喜爱最后甚至有些佩服起来。最开始的印象是军事素质挺过硬,甚至说到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战术要领。贾参谋有些得意地说,这些是他从好几个老士官那儿死磨硬泡得到。后来不无感慨地说,可惜这些东西都要烂在自己肚子里喽。武登屹知道,一个长期在总部做参谋的人渴望下去带部队的心情有多强烈。他和自己说这些不仅是对自己欣赏,更有弥补自己人生遗憾的意思。他不想勾起贾参谋的心思,所以便转换了话题。武登屹没事儿总看书,自信这方面应该是强项便把话题引了过去。但他没想到贾参谋的文学素养比他高出一大截,和人家一比武登屹才发现自己看书不仅没有章法,而且完全属于闻过则喜,不求甚解的那一类。贾参谋书看得不仅多,而且善于总结归纳,对文章的结构,故事叙述等方面都有自己的见解。武登屹听了以后觉得收获挺大,甚至有一种回去把那些书再看一边的冲动。

就在两个人说的正热闹的时候,贾参谋突然一扬手,暂停了两个人的闲谈。猛地站起身跑到了外面,武登屹就听到帐篷外传来他的声音:“你来干什么?难道还想把人带走?”

“贾参谋,您别这么说。我们是来向他道歉的。”这声音明显是出自那个审讯自己的中队长。

“道歉?当你下狠手的时候怎么就没能及时悔悟?”听得出贾参谋说得义正词严,丝毫不给中队长留情面,“想到后果严重后悔了?这世上就是没有后悔药卖,还是那话我那话我会如实上报,你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武登屹这时候有点同情这个中队长了,他知道这件事儿一旦被捅到导演部后果无疑会很严重。再说自己也没受什么伤,他不想为这件事儿毁掉人家一生的前程,更不想陈志军的悲剧再发生一次。在他们三个人的心里陈志军似乎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抹去的阴影,尽管他知道现在发生的这件事和那件有着很大的不同,但他还是着对自己说:那样的悲剧不能再发生,其实我们之间并没什么个人恩怨,只不过都是目标不同罢了。基于这种心理,武登屹打算回来劝劝贾参谋,把这件事儿抹平了了事,那现在呢?让贾参谋教训一下也好,就算是对他的一点惩戒吧。

想到此,武登屹便不再听外面的谈话了,而是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到帐篷的布置上。看得出贾参谋是个干实事的,除了一些日用品和生活必需品外帐篷里看到最多的就书、笔记和地图。武登屹知道这些东西是不能背着人家翻看得,但墙上的一张地图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反正这是打开的不能算我偷看,武登屹在心里对自己说。瞟了一眼,武登就知道这是什么了:导演部掌握的红蓝双方的态势图!再仔细一看,自己的位置上标着一个大大蓝色圆圈!难道这里真的是蓝军的总部?导演部的地图怎么会有假?他想着两天来对这里监视的情况,以及设身处地的观察,越来越确定这里就是对方的团部。两辆装甲指挥车帮着打掩护,师直属侦查大队中队长在此出现,而且防御体系异常坚固很明显是外松内紧……

他满腹心事的坐了回去。这时候就听到外面杨中队长着急的说:“只要我能过关,他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你这个人功力思想怎么还这么重,一点不知悔改,你破坏演习规定还不够,还想拉他下水,好封他的口?”贾参谋立刻便戳穿了他的小伎俩。

杨中队还想说什么,帐篷的门帘被打开,武登屹走了出来:“我答应你不说出去,只要你让我用一下电台。”

“用电台?这好办,一会儿我就把你带的电台拿你。”杨中队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

“你们?”贾参谋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贾,我们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就别管了。”杨中队很是得意的敷衍道。

贾参谋没理他,而是对着武登屹说:“这可是破坏演习规定的事儿,到时候官司打到那儿都不管用了。你可要想清楚喽。”

武登屹冲他点头,又很自信的对杨中队说:“我的电台功率不够,你就是给了我,信号也发不出去。我要用你们的电台。”

杨中队以为他很好唬弄,没想到他居然要用自己的电台。显得很为难。

“不行?不行就算了。”武登屹欲擒故纵,很是轻松的说。

“好吧,”看得出他是经过了好一番思想斗争才做出了决定。“但时间不能太长,我只能给你10分钟的时间。”

“成交。”其实对武登屹来说有三分钟就足够了。“但里面不能有人监视我。不然我的频率和加密工作都叫你们看去了。”

“那不成,你要是破坏器材,我还是要受处罚。”

“我保证不会这样干,要不这样吧。叫贾参谋看着我总行了吧?”对贾参谋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杨中队权衡利弊,一脸恳求的样子对贾参谋说:“要不您就麻烦一趟吧?”

贾参谋没理他,而是问武登屹:“你真要这么做?”

对他抛来的炽热眼光,武登屹觉得有点良心不安,但他很快就想到在B大队训练的时候教官总对他们唠叨的话:你们是特种兵,所以不要刻板于方法。记住,方法永远是为目的服务的。最后,他还是对他肯定的点了点头。可他看到的却是一脸的失望。

“好吧。”贾参谋最后勉强同意了。

偌大的帐篷里通讯器材被占得满满的,里面只有武登屹和贾参谋两个人。当确认再没第二个人之后,武登屹熟练的操作着眼前的电台把频率和跳频都迅速的调好,然后拿过纸来快速的把事前已经拟好的电文腹稿修改、加密,最后发了出去。当他成功的发完消息,把字条销毁,电台重新复位,确定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痕迹之后才如释重负的摘下耳机,朝贾参谋笑着点点头示意都弄完了。

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贾参谋也冲他笑了笑,这笑容是那么的得意、陌生、诡秘,似乎这人他是刚刚认识的一样。

“你们进来吧。”贾参们对外说道。

呼拉一下子进来好多人,其中有两个人把武登屹的胳膊牢牢地扣住,架起来就要往外拖。情况变化的太快了,武登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他一脸茫然的看着贾参谋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

贾参谋这时候没理他,而是对杨中队说:“频率1082、1574、998……跳频150赫兹。”

“和我们监测到的相同。”杨中队点头道。

武登屹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大了,这正是他刚才使用的频率啊,他不但一直在监视自己而且还把这些数据通告给杨参谋比对,这是什么导演部的参谋?“贾参谋,你……?!”他还想说什么但身子却被两个人不断往外拖,武登屹真急了,拼命的反抗想向贾参谋冲去,可一切举动都是徒劳的。

“等一等。”贾参谋叫住了二人,走了过来,杨中队跟在他的身后,笑得很开心。武登屹也不再挣扎了,而是瞪圆了眼睛盯着他。“哦,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不姓贾。他们之所以叫我贾参谋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参谋。”说到这儿假参谋嘴角略微带出一丝笑意,似乎对这个哑谜挺满意。“而且我自始至终也没承认过自己是导演部的。”语气平和的说完,他便把导演部的袖标摘了下来,露出里面蓝军的标志,转身离开了。

武登屹彻底惊呆了。不是因为被他的话弄糊涂了,恰恰相反,他全明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