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二章:初回朝鲜 大榆洞(下)

iji5000 收藏 21 1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爆炸的声音是从刚才丁建伟和康健设置的第一道雷区封锁线上传过来的,丁建伟趴在山梁上向下望去,黑忽忽的也看不清楚,隐约能看见刚才手榴弹爆炸的烟,别的什么都没有。但是同时并没有响起枪声,整个后山坡异常平静,平静的怕人。

“嘿嘿!哪个倒霉蛋踩上了!”丁建伟爬在山梁上坏笑着,如果敌人来进攻,那么肯定已经看好地形了,那为什么自己布置雷区的时候怎么就没看见老子忙活那么长时间?

“你笑得怎么那么难听?!”康健在趴在一边小声问:“当初演习的时候听见炊事班地雷爆炸你狗日的是不是也笑的那么难听?”

“哼!我要不那么干!你小子不得猖狂死!象你们这种出来不带口粮的人我见的多了!不治治能行么?部队每个人的伙食统一标准的,你自己那份空勤灶不吃上我们部队来偷嘴,你还怪我收拾你们,可惜那锅狗肉了,被你们乱跑给踢翻了!”

“滚!老子就载你身上了。”康健打开冲锋枪的保险!头也向山坡下望去。

“喂!你说他们为什么不接着冲啊。”丁建伟往着山下的一片“寂静”。感觉呼吸都有点急促。

“我们下去的时候比较仓促,再加上树丛的掩护,敌人肯定没有发现我们后来又补了手榴弹。”康健看着山下“如果我是指挥官,一是组织火力开道,冲过雷区。二就是指挥队伍撤退!占不到什么便宜马上就走。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会撤退,你想既然占不到什么便宜为什么还要强攻呢?”曹能从一边慢慢的爬过来。

“呼!呼”仿佛是为了否定曹能的说法,两道火线突然在山脚下出现,两条火龙直扑刚才康健和丁建伟铺设雷区的地方。同时,大概三挺机枪也响了起来。

“操!火焰喷射器!来得到底是那的人!经验那么丰富”康健也暗暗佩服山下指挥官的判断和命令是多么及时和准确。

“轰!轰!”用于做鬼雷的连线被烧断或者手雷引爆,同时机枪也开始压制第一道防线上的人民军。后边出现十几个跃进的身影。

人民军的战士开始还击,转盘枪和转盘机枪组成了一道火网,枪声刚一响起,冲击的黑影中的第一个人中弹倒下后,就全部卧倒隐蔽起来,手中的枪也开始点射还击。

“好快的身手,肯定都是老兵。告诉大家听我命令,等到我开枪了再打。“康健倒吸了一口冷气,今天算是碰上对手了。

“知道了!“曹能慢慢的爬回去,挨个告诉大家不要乱开枪。

山下,人民军拼命的开枪压制敌人,进攻的敌人暂时被压制住了。

“见鬼!这群可恶的共产分子”山脚下的杰司上尉放下望远镜咒骂到。没有想到这群北朝鲜家伙居然和自己以前的碰到的不一样,战斗力和心里素质都比以前抓获的俘虏要好的多。拿起步谈机问道。“怀特,情况怎么样??”

“妈的!这群混蛋!我们已经冲过雷区了,但是被他们的机枪压制住了,打得抬不起头来。想办法支援我们。吉姆已经阵亡了,别的人还都好”怀特被压制在一块石头后边,机枪的子弹不断从他头上啾啾的飞过。

“3分钟后给你支援!坚持住!这么猛的火力肯定是条大鱼!没准是金日成,抓到他我们都会得到紫星勋章的,到东京和华盛顿受到麦克阿瑟将军和总统先生的接见的。”杰司在步话机里命令坚持3分钟。

“你最好快点!再拖下去我只能披着星条旗去领勋章了”怀特懊恼的扔掉步话机,瞅也没瞅的扔出一个手榴弹。

“轰!”手榴弹在人民军的简易战壕前爆炸,掀起一堆土,但是没有阻碍人民军的火力压制。

“卡尔斯中士!该你了!叫他们知道你那个宝贝儿的厉害!”杰司上尉冲后边待命的士兵中一个大高个儿黑人小声的喊道。“其他人跟我从侧面上去!”,然后指指旁边的一片另外一片小树林里。正是池效东和张末那挺机枪隐蔽的树林里。

命令下达后,几个美国大兵迅速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冲进树林。几声点射后,上边传来的情况。这边的防守绝对没有正面严密,几个哨兵已经搞定了。

“放心!上尉先生,我叫北朝鲜人和日本人一样的快乐的死掉”说着把身上背的大家伙卸了下来,扛着跑到前边。后边跟着他的助手杰瑞下士。

跑到一个比较平坦的上坡位置,他卸下肩膀上的重物,杰瑞迅速架好四个脚的机枪支架,卡尔斯把那挺机枪架上,接过杰瑞递过来的弹链装进弹仓。整个机枪大概约有30多公斤加上几个基数的子弹,足足将进50公斤,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来吧!杰瑞!我们来告诉他们什么叫真正的机枪。”卡尔斯扣动扳机。7.66毫米的子弹向蝗虫一样飞向人民军的阵地,人民军的阵地被子弹几乎犁了一遍,有挺机枪阵地干脆就哑巴了,看来机枪手已经战死了。

趁着阵地上的火力点被敲掉一个,被压制住的敌人接连扔出手榴弹,个个空爆,居然把人民军给压制住了。一时见局势居然倒转过来。

“这么厉害?”曹能看看前边的人民军阵地火力点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弹雨打掉了一个,吐吐舌头。看了看右翼的树林里埋伏的池效东和张末,两个人架好轻机枪,也听到了山下突然想起的机枪声。心里一样没有低!这群和他们干上的到底是一群什么家伙。握着机枪的手已经开始出汗了。

“天!这是什么枪?”康健看见山脚下欢快的叫着的机枪喷射出来的火舌也瞠目结舌。“丁建伟,你看是什么稀罕东西?”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肯定不是我军装备的!我没管过那种机枪。”丁建伟抬抬头探出身子看看山脚下200多米的地方人民军的阵地正被那挺机枪的子弹肆虐般“检阅”着,借着爆炸的火光,能看见人民军只能低头盲目的射击,想压制住敌人。“不!你们特种兵不都是教怎么识别外军的装备么?你还好意思问我”

“再闹我就拿你执行战场纪律,痛快点!那是什么家伙?”康健把三八步枪放在身边,准备狙击那挺步枪。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师里荣誉室也没有那么厉害的战利品,一支小部队居然装备那么强的重火力机枪。我只能听出来是风冷的机枪,你听听那声儿!多干脆!奶奶的!”丁建伟把头低下,流弹从他们头上不停的飞过去。

康健仔细听了听,那挺怪机枪射击是声音确实很干脆,如果是水冷的应该低沉的咕咕声。

康健把三八大盖顶在肩膀上,开始瞄准那挺机枪,丁建伟看见他准备射击了,连忙抬起头,“风向西北风三到四级,距离一百八十米到二百二十米。目标两个,可以射击了。”

康健的鼻子差点气歪了,这家伙报的数据一点帮助都没有纯熟捣乱来了,只好当丁建伟放屁不去理会。把准星慢慢的套住那挺机枪大概的位置,天太黑了,只能大概瞄准个位置,打头是够戗了,能打上压制一下敌人的火力也好。

“咯!”康健扣动了扳机,结果只听见撞针空响了一下。枪没有子弹了。

“操!怎么没有子弹了!我记得明明有的!”康健心荒了一下,赶紧从上衣兜里摸步枪的子弹。因为胸前别都是冲锋枪的弹匣,掏兜还挺费劲。“老丁!赶紧给我点子弹。”一边掏一边向丁建伟求援。

“给!”丁建伟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弹匣扔在康健面前。

“妈的!”康健抓起来一看!丁建伟居然扔过来的是一梭子卡宾枪的子弹。

“你骂我干什么?我没有别的!只有它了!别的也都是这种。你不是还有子弹么?”

“我记得还有啊!”康健接着翻兜儿。突然想起来了。刚才在刚到洞口的时候自己睡了一会觉儿,感觉有只小手在自己身上摸了几下,他那时候看了一眼是小英楠,以为这小子在翻什么吃的。就没有理会。现在想起来大概是把自己最后的十五发步枪子弹给摸跑了。这小兔崽子!等我回去的!

“轰!轰!”

“呼!呼!”康健和丁建伟在找子弹的时候,山下突然响起一拨手榴弹爆炸的声音,紧接着是两个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焰。在手榴弹中没有被炸死的人民军正好跳起来躲避手榴弹的弹片的时候被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焰侯个正着。

“啊!……啊!……”被火焰包围的人民军开始痛苦的嚎叫,开始有人往山上跑了。

山洞里,刘汉卿和扬帆还在仔细的刮着山洞上的石头,刘飞在一边不住地点评。“刘汉卿,你刮那么多打算怎么花?打算打点什么?能不能送我一点儿。扬帆!你别老刮那一块儿!你换换地儿!对!换换地儿!”

“等打完仗了!部队撤编制的时候把你们15军改成武警黄金部队吧。刘飞你去挖金子好了,看别人挖多痛苦啊。”谢志涛笑着说。

“呵呵!武警?武警黄金部队是在70年代中后期才出现的,那时候我们国家黄金储备不是很大,找金子又是个很困难的活,所以干脆安排部队去找,就这样才成立武警黄金总队的。我有一次在大山里野外空降生存训练的时候碰见过他们,都是当兵的,他们比我们还苦,整天在大山里,吃的也一般。开着金矿!没有一克是自己的。”刘飞不再缠着几个刮金者“你!你!刮完了都得称好分量上报组织统一分配哦!”

一个人民军的士兵慌张的跑进来,越过李成龙他们跑到洞里边,过了不到一分钟,金成换带着20多个人从里边冲出来。一边冲一边用朝鲜语安排着什么。而且越过李成龙他们的时候也连招呼没有打一下。

“老朴!他们在说什么?出什么事情了?”

“我也没听清楚!只听到斩首队和山后!”朴栋勋从背包上爬起来说。

“敌人的斩首队来了?在山后发起了进攻?”谢志涛站起来,一不小心碰翻了扬帆放在他腿上的纸包,刮好的“金矿“纷纷掉在了地上。

“敌人来了?”扬帆顾不得地上的“金子”了,连忙抓过步谈机:“康健!康健!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步谈机里传来康健小声的声音:“敌人从后边……摸上山……来了,火力……很猛!人民军……第一…防线已经……突破……。”

“康健、康健!”李成龙抢过步谈机大声的喊着,里边嘶嘶的不再传过来声音。

“李成龙,我带人去看看。”刘飞抓过冲锋枪“魏大鹏!带几个人跟我走。”

“李上校、刘上校”安金刚出现在他们面前。“金中校请你们负责洞口和洞里的安全保卫。洞外和山后的事情他去处理。”

“不行!山后还有我们的同志,我们得去支援!来了多少人。”李成龙抓着冲锋枪说。

“我也不知道!但是金中校已经带插旗队过去了。洞里的安全只能拜托你们了。”安金刚尽管是执行金成焕的命令,但是面对眼前的“上校”,还是只能用商量的口气说。人民军和苏联军队一样,等级森严。“请相信金中校能安排好前边的战斗。”

“为什么不赶紧安排撤退,赶紧通知首相。”谢志涛质问安金刚。

“这!”安金刚被谢志涛给问住了。

“这是因为彭总已经向这个位置来了,一旦我们撤退,双方又在撤退和前进时接不上头,损失会更大。放心吧,来的只是一股小股部队,人不多。而且离我们最近的大股敌人还在清川江附近,我已经命令附近的人民军陆续赶到山后支援。我们只要保卫住首相和彭总的安全就可以了。”金成焕返回了山洞。

“哦!”李成龙还是不放心外边那20几个自己人,但是被金成焕扣上了保卫金日成甚至保卫彭总的帽子以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希望康健他们不会出什么事情。

“请你们放心!这里的人民军都是精锐,不要有太多顾虑。”金成焕看出李成龙是不放心外边那群兵,于是安慰着说:“我要到前边去看看,这里拜托你们了。”

说完,带着几个人民军战士又出了洞口。

在最靠近洞口最后一道防线的小英楠又悄悄拖着步枪跟着人民军跑了出去,乱轰轰的人群中也没有人注意这小家伙又跑掉了。在最后一道胸前后边眯着觉儿的陈人芳和林雨宏同样没有注意。

山后,第一道防线彻底被摧毁了,还有一道防线和康健带着人在山梁上和两挺人民军的机枪组成的第三道防线。

进攻的敌人显然比人民军的素质更高,占领第一道防线的简易战壕后,没有着急进攻,慢慢的匍匐着向第二道防线爬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第二道防线的人民军显然不想再和第一道的战友一样被干掉,机枪过早的响起来,妄想压制住敌人的再次进攻。

“完了!机枪暴露的太早了,大晚上的怕什么!人家又没有红外线,你暴露机枪的位置那么早干什么。”曹能暗自叫苦,然后自己慢慢的猫腰窜进右边的树丛里,池效东和张末已经开始有点慌神了。

“别着急!等上边的康队长开火了,我们再开火,从肋骨上给他们来一下。”

“恩!”池效东松开紧握着机枪的手,手心里全是汗,风一吹,全身都感觉到冷。

过早的暴露了机枪的位置,敌人那挺机枪早就移动了位置又向前提了一段距离,几分钟的光景,机枪的火舌从一个新的位置又开始喷射出来,舔食着第二道防线的人民军战士。

“妈的!那是什么重机枪!移动速度那么快!”丁建伟看着转移了阵地的机枪骂道:“康健!一会给我下去抓个活的。我想看看机枪旁边到底几个人,这转移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我下去?还是先坚持住阵地再说吧。”康健把三八步枪扔到一边,把冲锋枪又拿起来,从胸前拔出几个弹匣插在腰上的武装带上。“要不你就双手举着枪走下去自己个儿看吧。”

转眼间,第二道防线已经被突破了!残存的人民军战士开始往后狂奔,但是都被延伸的机枪火舌给扫倒了。

“该我们了!”康健说完这句自己心里都没有底的话后以后,看了看趴在山梁上排成一线的“排长们”。

虽然没有被吓得尿裤子的,但是这是第一次正了八经的参加战斗(刚到朝鲜那一战是几个空降兵主力而且是偷袭人家,第二战是在德川城,人民军和南朝鲜军打的热闹的时候放了几枪都跑路了。第三次是刘飞和陈人芳、康健李成龙打的阻击,这是第一次真正的打仗)谁都是新兵,在生死之间只有一次机会的新兵。所以一个一个也都紧张的握着枪,看着山下冲上来的敌人。甚至都不知道冲上来的到底是什么人,是韩国人还是美国人,或者是随便那十五个跟班国家的兵。

“轰!”一个黑影从一个树丛钻过去的时候,绊到了丁建伟下的“绊雷”,但是那个黑影听见手榴弹的嘶嘶声马上一个跃起跳开手榴弹的杀伤半径。躲过手榴弹的威胁。

“妈的!这群共产分子怎么这么老道!难道老子以前碰到的全是饭桶!”差点被手榴弹式地雷暗害的怀特冲山上怒吼了一声“FUCK!”

这一声英语标准国骂,让山梁上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康健、丁建伟、曹能和排长们到没有什么!也大概都能听出是山下那个黑影吃了丁建伟的亏在发脾气。但是人民军的机枪手就没有那么高的水平了,听见那个黑影的骂声误认为是发起冲锋的口令,就赶紧用机枪开始射击压制敌人来。

“混蛋!谁叫你开枪的!”康健恨不得一梭子突突了提前射击的人民军机枪手。赶紧大喊机枪周围的人都离开,离机枪远点儿,排长们纷纷跳着离开机枪远点儿,剩下两个孤独的机枪阵地和四名机枪手和七八个人民军的战士。好就好在这句有点“贪生怕死”的命令人民军一样也听不太明白,还以为是中国战友要发起冲锋了,机枪打的更卖力气了,要不然肯定会影响中朝友谊。

敌人虽然被暂时的压制住了,但是一样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杰瑞!看见那个半平坡了吗?我们去那!马上就上山了!紫星勋章在等着我们!”卡尔斯看见山上的机枪暴露了位置以后,又看了看前边的地形,快速的卸下机枪。

“听你的!大个子!你一向说得算。”杰瑞扔掉打空得布弹链儿,把机枪架快速的收拢后向那个半平坡跑去。高个的卡尔斯也扛着重重的机枪跑过去。

杰瑞把机枪架放到地上,看见平坡上有块石头挡着他要架机枪的地方,就用手把石头搬开,石头扔出去了,一颗手榴弹却冒着烟嘶嘶的响着出现在他们面前。

“上帝!”杰瑞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愣住了。卡尔斯正好跑到地方,用大脚一脚把手榴弹踢了出去,按着杰瑞卧倒。手榴弹飞出十米左右后爆炸。

“亲爱的!在战场上最好不要象你这样!”卡尔斯还没爬起来就风趣的对杰瑞说。“你喜欢星条旗也要在感恩节回到纽约的广场上去看,而不是当被盖,再由仪仗队那群笨蛋抬着小箱子带你回去。快点把架子支好!我们要干活了!

“他妈的!一定好好教训那群混蛋!给他们点厉害看看。”脸色有点儿苍白的杰瑞迅速的恢复过来,把机枪架子支好,然后把一盒机枪子弹的加长弹链掏出来:“好好揍他们!”

手榴弹的爆炸声已经让康健和丁建伟兴奋了一下,敌人的机枪果然转移到那个地方!而且鼓捣响了康健留下的手榴弹,敌人的机枪肯定完蛋了。别的就好办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那挺烦人的机枪又响了起来。火舌直接瞄准了那几挺提前暴露目标的机枪,刚才射击很起劲的人民军登时被压制住了。看到占到便宜的敌人再次跃进了一段距离。

山梁上的兵们被压制的抬不起头,丁建伟把头埋到地上,康健偶尔把头伸出去看看情况,战场上只剩下人民军的两个火力点和敌人的机枪对射,山下的黑影已经不断的开始跃进向山顶移动。

“哧!”一颗手榴弹扔了上来,正好掉在刘川力的面前,刘川力用手上的卡宾枪如同打台球一样把手榴弹快速的打了出去,手榴弹被打到山坡骨碌下山坡后爆炸,崩起的土把刘川力的脸弄的漆黑。

“再不打不行了!”康健看见黑影已经几乎越过池效东和张末埋伏的那片小树林水平的位置了,但是还是没有开枪,显然还是在等着自己这边开打。

“曹能!曹能!”康健摸出手榴弹,然后回头找曹能,想让他准备手榴弹。

“不在这边”一个“排长”小声的喊到。

“跑哪去了?准备手榴弹!延时三秒,预备,拉弦儿!1、2、3扔!”

山上的向飞一样扔下20几个手榴弹,空爆的手榴弹用一片弹片把跃进冲锋的敌人给笼罩中,在几声惨叫声中,黑影再次被压制下去。

但是敌人那挺机枪很快就把火舌在他们的阵地上扫了一遍,甚至精准的敲掉一挺机枪。

“打!”康健实在被逼的没有办法了,一声大喊。手中的冲锋枪对着那挺机枪的大概方向狠狠的扣动了扳机。虽然手中的冲锋枪和在特种部队使用的不是同一种冲锋枪,但是还是先把一梭子子弹扫向敌人最大的火力点,想压制一下敌人的冲锋势头。

排长们的的枪都响了起来。山上突然爆发出的火力让冲锋的人受到很大打击,怀特再次被压缩在一个土包后边。离他不到7米的地方,一个中弹的士兵在抱着被打断的大腿嚎叫着,他身边一个士兵已经被突如起来的火力打穿了前胸。

“手榴弹!火力掩护!”怀特冲自己的人喊到。被压制的空降兵们纷纷掏出手榴弹扔了出去,怀特在土包后边大概判断一下机枪的位置,倒卧着把手榴弹仍向机枪大概的位置。

“轰!”手榴弹的爆炸后,已经开始有人负伤了,怀特的手榴弹甚至扔到了机枪的前边,弹片飞舞中几个人民军的机枪手纷纷倒下,离机枪有点距离的排长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去抢停止射击的机枪,谁都不想死在火力点成成为对方的牺牲品,火力同时也弱了下来。康健的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池效东怎么还没有动静!

在树林里!池效东已经开始打开保险,准备用机枪扫射几乎已经和自己同一个水平位置的敌人了,曹能突然按住机枪:“再等等!透过树林他隐约的能看见敌人那挺机枪在疯狂的射击,但是隔着树林自己用机枪扫射他们是不可能的。但是对康健他们正面威胁最大的也就是那挺机枪了,到底该怎么办?是压制散兵线还是压制机枪?曹能的脑袋上已经出了汗了,那不是热的而是急的。

就在曹能还在着急的时候,十几个黑影从他们身后的树林里也在向上运动,跃进的步伐很快,显然是想借着康健他们在正面被牵制的机会从侧面爬上山坡,却没有发现树丛中埋伏的曹能和池效东、张末三个人。

杰司上尉做梦也没有想到在他们靠上点的位置还居然埋伏着一挺机枪,如果是他,他现在也可能指挥着机枪向怀特他们的散兵线射击了,但是就是这挺始终沉默的轻机枪成为他们的噩梦。

曹能感觉到身边的右侧下方人有在运动的时候,扭头一看:“妈呀!又从这上来了。”他轻轻的用手捅了一下池效东:“后边有人,听我口令一起转回去打! 1、2、3打!”

原本该支援康健的机枪突然调转枪口向偷偷迂回上来的几个黑影扫去,同时曹能的冲锋枪和张末的卡宾枪也朝着怀特带领的散兵线射击。

杰司正催赶着身边的士兵向上冲,被突如其来的扫射打中了胳膊,一颗机枪子弹狠狠的在他的胳膊上咬下一口肉。“Shit!”杰司用手捂住胳膊,身边几个人也全被扫到,惨叫起来。迂回的一个班就这么被打跨架了。

“撤退!撤退!”杰司忍着剧烈的疼痛下达撤退的命令,这个山头上共产军顽强的抵抗和那挺突然出现的机枪让他对这群对手有了新的了解,决定不在靠自己的力量去对付!打算呼叫飞机轰炸后再去打扫战场,既然抓不到活的那么找到死的也好。“怀特!把你的人也撤下来!我们不能再硬冲了。 撤退!叫空军那群混蛋来收拾残局吧!”

“妈的!”被从侧翼突然打来的一梭子子弹惹恼的怀特在石头后边听见步谈机里杰司的命令和伤兵的哀号的时候愤愤的骂了一句,然后扔出一颗手榴弹。借着手榴弹爆炸的间隙开始撤退。

“掩护我们!卡尔斯!”怀特在冲着还在兴奋扫射的机枪手喊到,然后带着几个人开始撤退,刚刚冲出来的二十几个人就剩下7个人了,这场战斗赔了。

丁建伟感觉到敌人的火力在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开始减弱了,抬头看看,那些进攻的敌人已经开是蹦蹦跳跳的撤退了,康健正用手上的冲锋枪点射着,连忙把手上的卡宾枪架好,准星对准一个黑影:“躺下吧!来一会老子就拿你开张了,一个都没打死老子不得叫人笑话死!该你倒霉了!”

“啪!啪!”

丁建伟连开了两枪,倒下了两个黑影儿!,丁建伟眉开眼笑。转过身来摸出刺刀,准备在自己枪托上也刻两个道儿!

“别臭美了!你自己再看看!”康健一边点射一边一边冲他喊:“还刻道儿呢?!给39军丢人”

丁建伟仔细一看,倒下的一个黑影突然爬起来,扶着受伤的肩膀继续跳跃着奔下山!

“怎么搞的!?”

“怎么搞的?你没打中!“康健考虑是不是准备反冲锋的时候。突然从身后响起了呐喊声,上百个人民军端着刺刀从山前冲了上来,跨过康健他们,直接冲下山坡去追撤退的敌人。这是金成换派过来的插旗队。破烂的军装、反着月光和火光的刺刀,呐喊的冲锋,叫山梁上的“排长们”自愧不如!

“轰!”爆炸的声音从张末他们埋伏的小树林响了起来。

“唐强!汤庆!跟我过去!”康健听见小树林里爆炸的声音后,机枪的射击声音也停了,心里一凉!出事了!喊上两个人直接挟刺里冲进小树林。

黑洞洞的小树林里,康健猫着腰,刚才敌人冲上来的时候,他一直埋怨池效东的机枪为什么一直不射击!但是后来看见机枪向侧翼的方向扫射才知道敌人肯定从侧面干掉了人民军的暗哨冲上来,池效东差点让人摸了屁股!他再失手的话肯定就要被人从旁边给自己一下子了!

“康头儿!”池效东背靠一棵小树的树干上坐着,小声的喊着。

“情况怎么样?”康健几个箭步冲了过去。“张末呢?曹能呢?”他在战斗前就看见曹能也跟着进树林了。

“胳膊挂花儿了!”池效东咬着牙把机枪放下“刚才我刚射击,狗日的反应特快,马上还了我一梭子。打到左胳膊上了,骨头没有事!他们被打退了,曹队副和张末追下去了。然后就听见爆炸了。”

“冲下去干什么?!汤庆给他包扎一下!唐强跟我走!”康健带着唐强冲下山坡。

“曹能!”

“张末!”

两个人向下跑了不到30米先看到了7、8具尸体,摸了摸鼻子全是大个的,再往前行了十几米就摸到了倒在地上的曹能和张末,曹能把张末紧紧的压在身下,背冲山坡,张末闭着眼睛躺在地上。

“坏了!”康健一个箭步扑到曹能的身边,摸摸曹能的鼻口,“还有气儿!曹能!曹能!”

“哎呀疼!你摇什么摇!”曹能晃晃脑袋醒了过来。

“我还以为你挂了呢!”康健看见自己的队副还能喘气说话,心里放下了点儿底。“怎么弄的!张末怎么了?”

“怎么了?他们从这边摸上来了。人民军怎么连这边也不多放点人。刚才池效东的机枪干掉5、6个人。我看见有几个受伤往回跑的,想冲上去抓个活的。可是没有想到这群混蛋跑了还给老子留了个手榴弹弹,还把引线往靠近我们这边延长后饶了个弯儿,我觉得拌上点什么,然后看见前边的手榴弹冒烟的时候回头把张末给扑到了,这小子不是那么倒霉吧!压我身下还挂了?”曹能接着晃着自己脑袋,努力的让自己清醒!

“张末!张末!”唐强把地上的张末抱了起来,摸摸胸口还是热的!鼻子的里的气出的仿佛是每天的太阳一样有规律。用手指头狠狠掐了掐张末的人中。

“哎呀我的妈呀!”张末醒了过来。

“别妈呀爹呀的了!赶紧看看受伤没有!康健听见张末还能叫娘估计也是没有什么大事!

“没有!”

“你再跑的时候别跟着老子那么紧!”曹能突然来了精神!“为了掩护你差点牺牲了”

康健懒得再听他们斗嘴!透过树林可以隐约的看见人民军的援兵正向下冲锋着,敌人的机枪在拼命扫射压制着他们,但是没有人隐蔽!还是嚎叫着冲下去。听见伤员的哀号可以判断不少人已经中弹了。

“走!我们去摸掉它!”康健换了一个新弹匣!“注意点脚底下!再有手榴弹就自己上去压住!没有人跟你们吃锅烙!”

唐强和张末跟着康健准备从侧面迂回下去,曹能却憋着气儿站不起来。

“曹能!说实话!到底受伤没有?”康健看出曹能的动作有点缓慢,有点挂花的意思。

“屁股!一弹片儿进去吃肉了!”曹能有点尴尬的小声在康健耳边说道!

康健忍住笑!让曹能回去找池效东,然后带着唐强和张末从侧面快速的飞奔下山。

正面,敌人在撤退,追击的人民军插旗队在机枪疯狂的射击下,没有能追上撤退的敌人,反而被机枪打掉大半,只得就地隐蔽,

康健绕到和那挺机枪几乎一个水平位置的地方!接着机枪枪口射击的火焰,看见一个高大的个子在操作着机枪疯狂的扫射。另外一个人在用冲锋枪射击。

“乖乖!那么大砣儿!不是他娘的NAB出身吧?”康健已经把没有子弹的三八步枪扔山梁上了。这时只能用冲锋枪了。说实在的!他对手上的枪也没有多少把握。

“啊!啊!啊!”康健还没有射击的时候!插旗队在一个挥舞手枪的军官催赶下再次冲锋了,对面的机枪朝着他们怒吼着,不少人民军战士又中弹倒下。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康健和唐强手中的冲锋枪几乎同时开火,都是瞄准那挺机枪。既然瞄准点杀你是不可能了,老子就用弹雨给你来个“无差别”覆盖。

机枪突然哑巴了,卡尔斯被突如其来的弹雨打个措手不及,一颗子弹正好打在他的左胸上,血喷了出来。

“大个子!你受伤了!”杰瑞过去扶住他!

“我不行了!你快撤退吧!把机枪留给我!”卡尔斯呼吸有点困难的说。

“不!我要带着你走!我不能把你扔下!”杰瑞准备背着卡尔斯撤退。

“快滚!还记得东京那次运动会吗?你可是800米的冠军,别让这群共产主义分子抓到。他们是砍脑袋的!快给老子滚!把你的工兵锹留下。”

“给你!!”杰瑞慢慢的放下卡尔斯!让他靠着机枪坐下!然后把工兵锹留下!自己拎着冲锋枪飞快的下山了。

卡尔斯带着微笑看着杰瑞跑下山,猛的爬起来转动机枪,火舌开始吞噬康健他们隐藏的树林。

“卧倒!”康健和张末、唐强赶紧爬在地上。

机枪的射击给正面的插旗队赢得了一点可怜的时间,趁着这点时间,插旗队的战士离着简易的机枪阵地又近了。

卡尔斯看见冲上来一群人,又猛的掉转枪身,冲插旗队射击起来。射击的距离很近,子弹打的人民军战士血肉横飞。

“啊!”那个刚才挥舞手枪督战的人民军军官端着从尸体上拣起的步枪冲上来,然后嚎叫着一刺刀插进了卡尔斯的肋部。刺刀被卡在里边拔不出来,卡尔斯却拿着工兵锹狠狠的朝着朝鲜军官的脑袋上砍了下去。

军官一歪脖子,工兵锹狠狠的砍到了肩膀上,军官惨叫了一声倒了下去。

康健目睹了整个插旗队阵亡的经过,不由得暗暗敬佩那些冲锋的人民军战士。

“冲啊!*你妈美国鬼子!”山上的“捣蛋”兵们看见机枪不再响了!以为人民军已经冲过了机枪威胁,所以也跟着冲了下来。

“他们的喊叫怎么那么奇怪!”肋骨生疼的卡尔斯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怎么和刚才冲锋的人呐喊不一样呢!*你妈?中国人!我在东京的时候听见一个中国人告诉过我!*就是英语中FUCK的意思。来吧!看看谁的家伙好使!中国姥!”满脑袋奇思怪想的卡尔斯挣扎着又抓起机枪。

“啪!”

“哒哒哒哒哒哒”

先是一颗子弹准确的打中了卡尔斯的前胸,他惊讶的看着一团血雾从自己的前胸喷射出来,接着一串冲锋枪的子弹打中了他的脑袋。一种篮球场上扣篮不成被盖帽直接盖在脸上的感觉,脑海开始空白起来,慢慢的松开了马上要扣动的机枪扳机。

“肯定是可恶的中国人!”这是卡尔斯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最后一个念头!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