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94/


1938年的春节在战乱中到来,损失惨重的74军撤出了战场,由于在上海、南京战场表现英勇,74军一跃成为中国主力军,加上军长俞济时是蒋介石的外甥,标准的嫡系,历任蒋介石侍卫、大队排长、连长,侍卫大队扩编为警卫团后任营长、团长,后任第6师31团团长、南京国民 政府警卫司令兼警卫1旅旅长,警卫1旅扩编为第1师后任师长。有这样的军长,损失惨重的74军很快就得到及时的补充,从兵员到武器,74军在修整的时候就开始得到补充。

江西南昌城附近的一个城镇

一支部队正在向这里开进,队伍军装显得有些破旧,武器也很破,除了步枪外和几挺轻机枪,什么也没有,但是,当地百姓却发现这支这样一支破烂的队伍纪律却很好,刚来时大家还担心这些当兵的会胡作非为,在中国胡作非为的兵看多了,什么样的兵都有,所以村民们都很紧张,在这些兵来的第一天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藏起来,把牛羊藏到存外树林,甚至把自家的闺女都不让出门,以防万一。

报告营长,所有新兵已经到达,武器弹药一周后也会到达,报告的是小东北,他现在是侦察排排长,而营长就是周士锋,由于原来301团团长纪鸿斌身受重伤,到后方医院住院,因此团长由1营营长李中辉担任,由于在战斗中表现突出,加上一营死伤惨重,老兵不多,周士锋也就顺其自然成为1营营长。

1营在南京撤出战斗时只剩下30几个,但是,在路上,周士锋收拢了200多个散兵,因此,在新兵到来之前一周,他把这些经历过战火考验的士兵进行编排,加紧对他们进行训练。

训练的重点有三个:一个是射击,周士锋发现一般的中国战士射击水平很有限,由于很多战士都是入伍不久就上战场,所以枪法很差,而日本鬼子枪法则很好,所以在对抗中中国军队常常属于劣势。

二是刺杀,鬼子三八枪刺刀特别长,因此在拼刺刀时中国军队也吃亏,还有鬼子有武士道精神,个个不怕死,而一般中国军队碰到这种场面就会胆怯,周士锋自己在第一次拼刺刀中也有这种心理反应。

训练的第三个重点出乎很多人意料,也是国军训练大纲闻所未闻的,那就是训练战士挖战壕,经过一次次的死里逃生,周士锋比谁都清楚在飞机坦克大炮面前,只有不断的挖战壕,做掩体才能保存自己,这些都是用战士生命换来的经验,他决心不在让悲剧在新的战士身上上演。周士锋没什么文化,但是战争却使他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那就是战争本身的技巧。

训练先从体能训练开始,体能是一切战术的基础,没有体能什么射击、刺杀、机动都谈不上,因此体能是周士锋最重视的。每天训练就从体能开始。

“我知道你们训练很苦,你们可以骂我恨我,但是,我不能停止我的训练,这是我负责,”周士锋话头一转,面色也变得严厉起来“战争是非常残酷的,鬼子是很凶残的,他们有飞机、坦克、大炮,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靠我们自己,用我们的勇气和血肉之躯,如果没有良好的体能和军事素质,上战场就是死路一条。我不想看到我的兵在战场上是个孬种,跟废物一样的白白去死,我要看的是最优秀,最勇敢的士兵,你们是想当废物还是想当勇士,大声告诉我,勇士!一声震天响的回答。再大点声,勇士!毕竟他们都是一些很有自尊心的年青人。

好,你们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士兵,成为一支可以横行天下、所向披靡的无敌劲旅,是精锐中的精锐、勇士中的勇士!那么,从今天起,我就看看,你们有没有信心做到!如果有谁作不到,就给我立即滚出军营回家去!我的军队只要勇士,不要孬种,听明白了没有?”

“有”此刻所有新兵热血都在燃烧,他们是无法接受在同伴面前被淘汰,这是一种耻辱,他们决心成为一名真正的男人。

全体听我口令:向左转,围着屯子跑1圈然后在跑回这里。

全体跑步走,随着口令下达,霎那间,一队一队新兵全副武装地摆成了一条长蛇阵,浩浩荡荡地直奔屯子而去。子屯位于军营以南约3千米的地方中途要经过一片灌木林,围屯子跑一圈大概需要7公里,体能训练就从7公里武装越野开始!

“砰砰砰砰”的脚步声显得齐整而有力,“喀嚓喀嚓”的摩擦声显得响亮而有规律,新兵们不发一言地闷头向远方前进着。

显然,他们在前一个月受到过严格的队列训练。一口气下来,已经跑下来2千多米,很快就到达屯子。队伍还是按照队列开始返回,虽然人人已经开始大口喘气,白色气雾随着每一次呼吸在脸上出现。但还无一掉队!

随着距离的不断增加,跑到了5公里左右,再次进入灌木林,起伏不定地形和密集的树枝加重士兵们负担,新兵开始出现了体力衰竭的状况:汗水如同雨点般滴落而下,嘴唇有些青紫发干;人人面色潮红,努力张大着嘴、急速而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使得整个快速前进的军阵上空形成了一层淡淡的薄雾;而众人手脚摆动得频率也越发变得缓慢而没有规律起来,严整的阵形也因此而变得愈加松散,显然严重的体力消耗已经让他们无法保持原来的队形!

此时,虽然大部分人都感到双腿似灌了铅般的沉重,但还能咬牙支持,毕竟现在的士兵是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身体素质也远比一般人优秀;但一些体力较差的新兵已经忍耐不住剧烈的运动,脚步有些踉跄而蹒跚了了!开始有人掉队

渐渐的,掉队的人越来越多, 快点跑!”“快点,跑这么慢!”“该死,猪都跑得比你们快!”……如果现在就撑不下去,那么就干脆给我滚出军营,因为后面的训练还要艰苦得多!我再强调一次,我的军队只要真正男人,不要孬种!”

周士锋的狠话刺激着新兵,周士锋自己始终跑在队伍的中间,他从小就在山里跑,所以,显得很轻松,营长的以身作则和辱骂,强烈的自尊心和凶狠的战意使得新兵们再一次爆发出新的体能,咬着牙立即又加快了速度向训练地而来!但随着士兵们的呼吸已经越发急促起来:“呼哧、呼哧……”这般疯狂的喘息之声一时充斥于耳、连绵不绝;部队也已经变得稀稀拉拉的几乎拉长了一半之多。掉队的士兵不断出现。

……

直到最后几名新兵回到操场,所有人都 象一条条死狗般在操场上东倒西歪,大口大口呼吸。

立正!

随着一声凄厉的结合声,新兵们条件发射式站了起来,拖动着几乎已经毫无知觉的沉重双腿努力但缓慢地排开了队列。地面上却还躺着数十名累得实在动弹不了的士兵! 周士锋没有给士兵太多的时间,起来,马上起来,马上穿好护具,拿起木枪,

士兵很快准备完毕,分成两队,队伍很快从中间分开。好现在听我口令,现在刺杀开始,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听见没有,否则马上给我回家!听明白没有!?”新兵们内心里一阵呻吟:“完了,这个营长比鬼还狠,真是阎王转世的狠人,这下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杀!杀!训练场上喊声阵阵

所谓的护具只是周士锋请百姓在换下来的旧军装上在缝上基层土布,防止受重伤,但是受伤是难免的,很快不断有士兵受轻伤,青一块紫一块,接着就是晚上涂上草药,这是周士锋专门做的,作为猎人他对草药很有一套。面对这样的营长,士兵们又恨又爱。

训练就这样开始继续下去,同时,周士锋请屯里的铁匠打了一大批的镐子,这些镐子是周士锋自己改进设计的,比农民所用的短小,便于行军携带。到了训练后期,村民们发现这些士兵天天在山里挖沟挖洞,楞是把山挖得面目全非。当然,在春种时,这些士兵居然还来帮他们垦地,渐渐,他们发现这支队伍和以前见过得队伍不一样,很快他们也不怕了。

训练已经进行2个多月,这段时间是周士锋自离开上海战场后最美好得时光,训练之余,他也学习文化知识,这是团长李中辉给他的额外任务,他一个月后,他已经能看一个兵书了。让他觉得满意的是这些新兵有一部分是爱国学生,他们有知识,训练也刻苦想报效国家,所以他们进步很快,武器弹药也准时到位。

由于团长李中辉把1营看作是301团绝对主力,所以1营得到2门缴获的92式步兵炮,这让周士锋高兴一阵子,因为他营有一个是原来西北军炮兵排长,但是他只能把他当步兵排长使用,现在有炮了,他能很快让那个排长成为名副其实的炮兵。其他武器如步枪也换成清一色的中正步枪,不在是老汉阳造,当然,他们营还有一个自己的装备,那就是德国35式钢盔,这是在上海、南京战斗中从一些中央精锐军牺牲战士得到的,因为周士锋觉得钢盔总比帽子安全,所以他一看到就收起来,所以,现在一营除了个别用缴获的鬼子钢盔,大部分都是35钢盔。从上海、南京战役后,中央德式基本损失殆尽,所以,带德35钢盔成为1营一大特色。

就在周士锋在享受难得好时光时候,中国战事又有新的发展,从报纸上得到的消息让周士锋隐隐觉得好日可能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