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拂晓 第十一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50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又是一辆96型轮式步兵战车被呼啸而来的火箭弹给点燃成一个诺大的火炬,红黑色翻滚袅绕的火苗从战车残骸的各个缝隙中喷涌而出,几个浑身是火的车组人员挣扎着踹开已经在殉爆的高温高压下滚烫变形的舱门,惨号着磕磕绊绊的奔逃而出,焦黑燃烧着的身躯很快的便在四下飞舞的枪林弹雨剧烈的翻滚、筛抖。浓重的血腥气味混合着人体燃烧的那种令人作呕的焦臭味道顿时的弥散在充斥着呛人硝烟的空气中。

“只有坚决的顶住敌人的进攻才是给予增援部队最好的支持”说话间,隐蔽在墙角的岳海波探身出去冲着不远的街角处的联军进攻队列‘哒哒’的扫过一梭子,对身后的战士们挥挥手“一组掩护,二组跟我上”

“烟雾弹”随着弯身持枪的岳海波一声大喝,几枚烟雾弹被甩了出去,圆柱体的弹身还没有停止在地面上的打转,伴着哧-的一声,乳白色的浓浓的烟雾顿时的涌了出来,弥散遮满起了整个狭小的街道。

“冲” 岳海波深吸一口气,低头弯身第一个冲了出去,联军进攻部队的轻重武器立即的对着那片浓烟白舞的最深处扫了过来,窜动的曳光弹尽管在白昼里还是显得那样的弹道清晰,火链一样的横扫而过,不断在在耳边划出嗖嗖的凄啸。

两个横穿街口的战士被横飞的流弹击中,闷哼一声,先后一头栽倒,鲜血从被子弹洞穿的弹孔伤口处涌了出来,顿时如同被打翻的油墨水彩一样的扩散开来。

冲过暴露在联军火力下的街口的岳海波背靠在一堵坍塌的大楼水泥砖墙后,剧烈的运动让他狠狠的喘着气,扶了扶有点歪斜的头盔,他冲街口另一边墙后的战士用力的摆摆手。

“火力掩护”从墙角弯处探出半个身子的岳海波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发出连续的射击声,在撞针的哐哐的连续来复运动下,一颗颗黄灿灿的弹壳高速的从抛壳器中跳了出来,叮叮铛铛的在街面上掉落弹起,火热的金属弹丸在发射药的作用力下,沿着枪膛内那圈绕着的来复线旋转而出。

接着掩护小组的一阵猛烈的火力压制,另一队的中国士兵也在付出轻微的损失后顺利的冲过这不过数十米的生死之线。

随着‘T700-GE-701C’发动机沉闷的轰鸣声,采用钢带叠层式接头组件和弹性体摆振阻尼器全铰接式旋翼系统上的四片桨叶呼呼的拍打着空气,两架‘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鬼魅般的从远处猛然的爬升出来,安装在主悬翼顶端的‘AN/APG-78’长弓多功能豪米波射控雷达敏锐的捕捉到了地面上的目标并通过IDM数位资料传输系统将相关的目标数据反映到具备互动式选单功能的多功能平面显示器上。

“隐蔽” 岳海波的话音还未落,两架‘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机身装悬臂式小展弦比可拆卸短翼下便是一片的火光闪动,两架直升机、每架4个挂点共8个19管火箭发射巢152枚70毫米‘九头鸟’火箭弹如雨一般的倾泻而下,铺天盖地的将死亡的烈焰覆盖下来。

一片的烈火硝烟中,一个带着防护风镜、扛着‘QW-3’型防空飞弹的中国士兵跳了出来,迅速的捕捉、瞄准、锁定,一条长长的火龙猛然的窜了上去,正在悬停攻击的‘AH-64D长弓阿帕奇’顿时的乱成一团,手忙脚乱的飞行员拼命的拉动操作杆,试图竭力的将沉重的机身带离这死亡的边缘,即使‘AH-64D’ 直升机上装载有能够灵敏地侦测敌方任何雷达、激光红外装置对自身的锁定并主动地对其进行反制的AN/ALQ-211整合式射频电子反制套件,即使几乎绝望的飞行员还在努力的拉着飞机,但面对着那瞬间而至、火球般扑来的‘QW-3’型防空飞弹,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被横切去半个机身的一架‘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带着坠机时那阵阵嗡鸣着的告警声,一头的斜撞到地面之上,破碎成为一堆冉烟的残骸。

另一架摆脱死亡之吻的‘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高速的盘旋而回,机首下那挺备弹量达到1200发、正常射速652发/分的XM-230-E1型30毫米机炮喷吐出一道嗜血的火蛇,滚烫弹幕横扫下,30毫米机炮弹将早就破烂不堪的街面更是打的一片的坑坑洼洼。

不远处的世纪大厦那里,残酷的厮杀已经彻底的进入了白热化,被打瘫的日本自卫队的装甲战车还在继续的燃烧着,81毫米迫击炮还在继续的对大楼不间断的轰击着。破碎的玻璃渣、大大小小的混凝土砖块到处都是,鲜血和横七竖八的尸体更是随处可见。

几辆87式侦察装甲车转动着炮塔,25毫米大毒蛇机炮扫射着早就已经面目全非的楼表,用密集的火力压制着中国军队反击的火网。不时的从楼内飞出两枚火箭弹,尖啸着砸落而下,爆炸的气浪顿时扬起一片的碎石烟火。

一个沙包填起的窗台后,张涛架着机枪正用点射撂倒一个试图曲身跃进的日本士兵。

“鬼子从东墙处打开了一个爆破口冲了上来”单兵电台里响起了一楼大厅里的反坦克小组急促的呼叫声。

两个小队的日本士兵在一辆96型轮式步战的掩护下,连续的实施爆破,在大楼一楼的东墙上炸开一个直径接近两米的大洞,由此冲进来的联军在连续的端掉了一楼的两个机枪阵地后与反坦克小组的掩护部队发生了激烈的对射,四下狂舞的子弹在大厅的墙面之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弹孔。那辆掩护的96型轮式步战刚转动炮塔对着一片狼籍的大厅打出一溜35毫米机炮弹,就被两枚‘FP-89’火箭弹同时击中,冒出一阵的烟火便再也不动了。

显然人数、武器装备都占优的联军占据了更大的主动性,在连续的火力压制后,他们逐渐的把大厅内的中国守军压向了一角,如果不是楼梯口处的定向雷被日军触发,恐怕整个一楼的中国士兵都将被联军肃清。

“一楼的情况危急,我带人下去增援,这里你盯一下” 张涛提着机枪对民兵团长赵大海说到。

“还是我去吧,这里的情况你不如我清楚,再说大楼的指挥还靠你呢”不容张涛争执,赵大海扯着大嗓门呼到“红旗民兵团的跟我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