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的女儿

找见 收藏 1 12
导读:战友的女儿


战友的女儿



于大海和战友陈山强从部队复员已经二十多年了,但感觉岁月如梭,象转眼的工夫似的。他儿子已经读大一啦;他不知道山强的女儿菊花现在读大几?他猜想菊花肯定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他时常回想起菊花儿时的模样和她那天真烂漫的话语。


他准备借出差机会顺道去沂冡山区看看战友陈山强。他俩一天入伍,新兵连在一个班;分到连队后,他俩又分在一个排。后来南疆有了战事后,他俩又随部队奉命开赴前线。


在战斗的间歇,陈山强曾不止一次地对他说,大海,假如我牺牲了,希望你能到我的家乡沂蒙山区去,替我去看看我的父母双亲,安慰他们一下,就说你们的儿子为祖国捐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于大海说,兄弟,别这么说,也许你陈山强死不了,光荣的可能是我于大海呢。陈山强就笑着说,要是那样的话,我替你去看望你的父母双亲,我去安慰他们-------说完,俩人都笑了。


有一次,陈山强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来让于大海看,他说,她是俺对象,叫香月。俺俩是同学,从小学念到初中都在一个班。我来参军后,她先主动给我写来了信,还寄来了这张照片。她说让我复员后,找个媒人去她家提亲。


战争结束后,他俩都退出现役,复员啦。陈山强有了女儿后,就把女儿菊花满月的照片寄给了于大海,并在信里自豪地说,大海,我有女儿啦,我将来有小面袄穿了;也有人给我打小酒喝啦。于大海也把儿子满月的照片给他寄了去,并在信里自豪地说,我可以当爷爷啦,还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陈山强来信说他是封建思想,新社会啦,男女平等,儿子女儿一个样。而后,每隔一年,他们就给对方寄一张孩子的照片去。又过了几年,陈山强把一张他儿子满月的照片寄给于大海说,我也有儿子啦,我儿女双全啦。


有一次,于大海在信里跟陈山强说,将来把你闺女嫁给我儿子吧,咱俩家轧亲家。陈山强回信说,好啊,就怕俺闺女看不上你那臭儿子。于大海回信说,我儿子长大了,绝对随他爸,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保准你闺女追我儿子,到时候,我还怕我儿子看不不上你闺女呢。陈山强回信说,那不一定,俺闺女要是眼光高的话,你儿子只能靠边站啦。


. 菊花五岁的时候,陈山强领着她去看于大海。于大海带小菊花逛公园;坐电马;还在湖里划了船;还让她和自己的儿子合了影。他问扎着一根小辩子的小菊花,你留下来吧,和你明明弟弟一块上学,怎么样?小菊花看了他一眼,坚定地摇头说,我才不呢,我爸说,我们山区空气好,在那里生活,脑子会特别聪明;你们城市,污染厉害,很容易长病。她天真,但非常认真的话语把于大海逗乐了。


电话和手机普及后,他们就不写信了。但在五年前,于大海和陈山强断了联系,他复员后被安排在乡里干临时工,但家仍住在山村。于大海去党校学习两年,后又到下面挂职锻炼了两年,今年才回市里一个局当上了副局长,由正科提拔成了副县。在党校学习和挂职锻炼的期间,他曾多次给战友陈山强打电话,但因为他已经不在乡里工作了,所以一直没联系上。


于大海终于来到了盼望已久的沂蒙山区。他到乡里一打听才知道,四年前战友陈山强得了脑血栓偏瘫了,现在在家里躺着。他来到战友陈山强住的柿树沟村,在老乡的指引下,他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柴门,一个站在院子里忙活着的,脸堂紫红的中年妇女印入了他的眼帘,中年妇女怔怔地望着他。他断定是嫂子,尽管他没见过嫂子。但嫂子的照片他在战壕里是见过的。尽管嫂子脸上已失却了少女的光彩,但是,嫂子那双明亮的眼睛却始终没变,光彩依然。他亲切地喊道,嫂子,我是大海呀。他感到眼睛湿润啦。嫂子在片刻的迟疑后,睁大眼睛望着他,然后象想起什么似地小声说,你是山强的战友?明明的爸爸?他大海兄弟?于大海点点头,上前紧紧握住了嫂子的手------嫂子眼里盈满了泪,她忙回头朝屋里喊了一声,花儿他爸,你看谁来了?于大海忙跟着嫂子进了屋,他的老战友山强躺在一张大床上,他已经很瘦了,脸色蜡黄,眼睛毫无光泽。他的嘴歪斜着,半张着嘴,见他进屋,他傻傻地看着于大海,一点表情没有。于大海扑到在他的床前,紧紧握住他那双已经变得僵硬冰凉的双手,带着哭腔说,山强,你这是怎么啦?山强还是傻傻地望着他,动了动嘴唇,象要说什么话,但没说出来。嫂子淌着眼泪告诉他,山强已经失语啦。自从偏瘫后,他就失语了,只能从嗓子眼发出啊啊或咕咕的声音,只有她才能听懂他说的什么。嫂子除了伺候他以外;还要忙家务;照料一亩多的责任田。


于大海默默地坐在山强的床前,他俩的目光久久地对视着,于大海的泪水情不自禁地从眼里流淌下来,山强的泪也从眼中默默地淌了下来------于大海的脑海里出现了炮火连天的战争场面;出现了山强那勇敢杀敌的威武雄姿;出现了在战壕里小憇时山强让他看嫂子照片时的情景;出现了他俩通信的情景;出现了他第一次看到山强女儿小菊花满月的照片时的高兴心情;出现了山强带着五岁小菊花去城市看他的情景;出现了他带着小花菊逛公元,坐电马,划船,和儿子合影的情景;特别是他记得他让小菊花留在城市上学时,小菊花跟他说得那几句天真的话语------


于大海替嫂子给山强喂饭;喂药;擦洗身子;给他身上匮烂的褥疮抹药;给他剪指甲;还给他理了发。他就给山强讲战场上的事;讲他离开部队后的故事。他发现,每当他讲战场上的事的时候,山强的眼睛就湿润;或者默默地流泪;或者放出光彩来。


嫂子喂了一群鸡;两头猪;一条狗;四只兔子。他也帮着嫂子喂这些鸡猪狗兔们。他也和嫂子去了趟责任田,那一亩多的玉米长势喜人。嫂子执意给他掰了十几个鲜嫩的玉米煮了让他吃。他问嫂子,山菊在哪上大学?嫂子说,还上大学?她连高中都没念完就不念了。那年秋天她爸得病后,她就不上学了。为这。她班主任老师来家跑了好几趟,劝她回去上学。她老师说,按她的学习成绩,将来考个重点大学不成问题。我发动所有亲戚来劝她,可她就是不听。最终还是跟着几个邻村的小姑娘出去打工去了。他问山菊在哪打工?嫂子说在他所在的那个成市的一个什么大工厂里上班,每月往家里寄一千块钱来,给她爸爸治病,供她弟弟上学。


他问嫂子菊花到底在哪个工厂上班?嫂子说她也不知道在哪个工厂上班。他说他有十几年不见小菊花了,肯定出息成个大姑娘了吧?嫂子脸上露出少有的喜悦来,她说,她那个子随她爸长得高,有一米七左右。说着,嫂子拿过一本影集来翻开,指着一个高挑俊美,穿了一身牛仔装的姑娘说,瞧,这就是俺菊花去年回来过春节时候捎回来的照片。他接过影集,仔细端详着照片上的菊花,确实长成个大姑娘了,那张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脸颊,让他想起了在战壕里山强给他看的嫂子年轻时的照片,菊花的五官随山强,大大的眼,厚厚的唇,高高的鼻梁。但是,菊花的皮肤和脸型以及头发随嫂子,白晰;椭圆;茂密乌黑。他看着菊花,感觉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她既然在工厂上班,肯定是在哪个工厂里见过她。挂职锻炼的时候,他经常到工厂去参观取经。


临走,他要去了菊花的照片,嫂子也给了他菊花的手机号,让他和菊花联系一下,看看她到底在哪个工厂上班。嫂子说,你要见了她,就替我嘱咐她,在外面可要学好,咱庄户人家,这名声还是要紧的。千万别学那些花里呼哨的姑娘。女孩子本份啦,将来才能寻个好婆家。他说,嫂子您放心,您和我山强哥都是本份的人,山菊也不会错的。再说她在工厂上班,又不接触不好的人,怎么能学坏呢?


回到家后,他就打菊花的手机,手机接通了,传来一个姑娘柔美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他马上激动地问,你是菊花吧。我是你爸爸的战友,你大海叔叔呀。大海叔叔?她迟疑了一下淡淡地说,噢,我听我爸爸说起过你,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我从你家刚回来------是你妈妈告诉我号码的-------她说,我很好。你在哪个工厂上班?我在一家大工厂上班。我能和你见一面吗?她又迟疑了一下,缓缓地说,好吧------


于大海终于和菊花见了面,当俩人都相互认出对方后,菊花姑娘慌忙低下了头------于大海望着眼前的菊花,象被人当头狠狠敲了一棒子似的,头脑一片空白------一个多月前,他和几个朋友在饭店喝完酒后,又去一家洗浴中心洗桑拿------事前,他和小姐进行了简短的对话,小姐贵姓?叫我娜娜吧。小姐家哪的?小姐冲他莞尔一笑,猜猜看。我听口音你是沂蒙山那边的。叫娜娜的小姐摇了摇头,先生你猜错了。我是南方人------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菊花姑娘已经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