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三国传 天将下凡的董卓 第十三章 西凉军与洛阳军

zxf810521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9/


第十三章 西凉军与洛阳军


那兰旭清朱唇一启慢慢说道:“何将军,此人乃是小店里的客人,如果你就这样把人带走了,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


这个何城守本是大将军何进的远方表弟叫做何梁,原来通过亲戚的关系被何屠户安排在城守的位置,专门负责洛阳城城门的安全事宜,这人本来就没什么能耐,只是靠着何进何苗兄弟的庇佑才混到今天,每天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看着他脑满肠肥的样子和脸上那一堆堆的肥肉,竟然与董卓相比之下丝毫没有一点逊色。


何梁眯着眼睛色迷迷的看着兰旭清,口水都要流到脚丫子了,他其实早就听说福仙居有个小娘子长得水亮,可是由于当时自己身份卑微,一个守城门的手下能有多少兵马?所以那个非分之想一直没能实现。


不过前天晚上十常侍突然发难杀了何屠户,而何苗又被杀进皇宫救驾的吴匡杀死,这样在短短的一夜里掌握首都军权的两个将军同时身死,那何梁本来就是个狼心狗肺之人,对于一直提拔他的两个堂兄之死不但一点都不难过,反而趁机吞了洛阳的十万守城军与十万禁卫军,几个时辰的功夫便由一个无名小卒,变成一名手握重兵的朝廷大员。


少帝被劫朝廷权势暗淡,虽然何梁这么做根本不合规矩,但是当时汉朝在内忧外患的侵蚀下破败不堪,根本再也经不起什么风浪了,所以看到生米煮成了熟饭木已成舟,所以朝廷也只好默许了何梁这一行为。


这次何梁来到福仙居本来就没安好心,他觊觎兰旭清的芳名已久,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机会可以一睹芳容,他又怎么会错过呢。虽然他只带了五十名进军上楼抓人,可是楼下的大道上还有五百名顶盔挂甲的士兵等在外面,如果形势有所不利那么他们将一拥而入将敌人斩成粉末。


“早就听说了晴姐姐的大名,今日一见之下如见神仙一般。”何梁站在禁军身后抱了一拳说道:“本来看在晴姐姐的面子上如果他们招惹到我,我也可以不与这些人计较,可是这干人等连番侮辱守城军士,这是对国家不敬,所以还望晴姐姐不要怪罪我们拿人。”何梁这一口一个晴姐姐叫得让人头皮发麻胃酸滚滚,这家伙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子,竟然也想尝尝天鹅肉的味道。


霍颜此时上前一步大声嚷道:“我们乃是董刺史手下的西凉军,本来想陪伴刺史的弟弟入城游玩一番,谁知道这个看门的刁皮蛮横无理多加阻拦,所以才给他们一点教训,如果要怪就怪你们没甚能耐,要是想上来试试我们西凉军的实力,那么我们随时奉陪。”梅英虽然心中责怪霍颜说话不注意分寸,不过他还是挺着兵刃站到霍颜身边,要是单论打仗洛阳军又怎么是西凉军的对手。


“妈的,我以为是谁呢。”何梁也不顾兰旭清是否站在眼前,就向身边啐了一口吐沫说:“原来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那个董卓不就是仗着昨日迎回天子才有机会一览圣容么?要是我想找他麻烦,他连洛阳都进不了,西凉军是个什么东西。”


霍颜听了何梁的话气得就要冲过去砍了这个胖子的脑袋,这次梅英有了准备一把将他拽住小声说:“小心主公安全,不要冲动。”要知道晓峰此时还醉酒当中呢,要是万一动起手来有个损伤的话,董卓怪罪下来这些人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虽然董胖子对待下属极好可是刑法却很严厉,这些人宁可死也不愿意尝到酷刑的滋味。


“何大人,您这么做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小女子喽?”兰旭清从来都是被众星捧月般围在当中,像是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兰小姐,刚才我就已经说明了事情原委,如果你非要怪罪于我也无话可说。”何梁此时大权在握不免有些暴发户的感觉,他现在一心要在美人面前施展权术,所以几近目中无人了。


兰旭清听了何梁的话之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开,虽然她背后有很大的势力支持,不过现在的情况下并不是一个小女子可以解决得了的。


何梁看到兰旭清也有所避让,以为在自己的淫威下连兰旭清也只好退避三分,于是心中不由得意洋洋,向两边禁军挥挥手示意上去给晓峰他们一点教训,并且这福仙居内都是洛阳城中权贵子弟,何梁这样做也算是为自己树立一些威信吧。


禁卫军平时在洛阳城里也是横行惯了,看到眼前这二十个家仆打扮的人竟然也敢与他们作对,既然何梁已经发下话来,于是站在前面的那二十名禁卫军纷纷各找对手捉对厮杀起来。其实他们也不相信普通的看家护院胆敢与代表皇室的禁卫军动手,并且这些人以为天下强兵皆出于洛阳,有了这种心态所以才没有一拥而上,只是想单打独斗显显威风。


要说这些禁卫军尽管平日里也偶尔操练,实力虽然不能说很高可是打起那些手无寸铁的老实人没有话说,可是这次他们面对的是长年累月与羌氐异族作战的西凉军,人家那可是舔着刀口上的血活过来的,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力量速度上比这些禁卫军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霍颜刚才就一直想教训一下这伙人,可碍于梅英在身后苦苦劝阻不能出手,这下那些人竟然自己杀了过来,这可是自寻死路不能怨天尤人了。


霍颜怪叫一声挺刀迎了上去,左右两名禁卫军轮起腰刀搂头盖顶的向他砍来,一时间风声鹤唳竟也有些危险,不过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招式又怎能对霍颜照成威胁呢?霍颜举起手中大刀咬牙向空中一架,他要凭借着自己的大力给这两人一点教训。


三刀相撞发出清脆的一响,那两名禁卫军腰刀弹回虎口被震的发麻,连着蹬蹬蹬向后退了几步,霍颜咯咯两声轻笑提刀前赶两步飞起一脚连环踹到那两名禁卫军身上,那两人本来就有后退的趋势,这下被霍颜全力一脚更是身体腾空向后飞去,他们越过何梁的脑袋重重的摔在楼梯旁边的木墙上,只听咔咔两声脆响这两个人被撞断了脖子,两眼翻白的变成尸体顺着楼梯滚下楼去。


要说这欺负人逞个口舌之快的功夫,禁卫军和洛阳驻军如果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可是如果论起这杀人的功夫,西凉军算得上是精密的杀戮机器了,就算不用兵器他们也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致敌死命。


在霍颜动手的一霎那,梅英与其他西凉军也各展兵器与敌人战成一团,结果并没有什么悬念只是成一边倒的局面,那何梁刚刚发现事情不大对劲,这些西凉军就已经解决了眼前的战斗,那些想冲上来占些便宜禁卫军此时全都躺在地上,有些是被拧断了脖子,有些被踢折了肋骨踹断了大腿,就算有口气的此时也躺在地上哼哼着爬不起来。


这个结果令整个在场的所有人为之一惊,不但何梁被这转瞬之间的变化吓得发呆,就连那些官宦子弟此时也傻在当场不知道是应该留下还是应该逃跑,这西凉军的实力也太强悍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将那些平日里飞扬跋扈的禁卫军报销了,听说洛阳城外这样的大军还有十五万!大家以前是不是太轻视西凉军的威力了?


不过何梁惊讶归惊讶,他作威作福也好多年了,骨子里现在自然而然的产生一丝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他下意识的向后面连退两步,然后大声叫道:“楼下众军听令,迅速登楼捉拿反贼!”


他的底气在于楼下还有五百铁甲兵,就算眼前这二十个人有多厉害,那也绝对敌不过数十倍敌人的攻击,只要自己可以坚持到那五百甲兵上楼,那么这仗就算赢定了。何梁身后剩下的那三十禁卫军本来都有些发抖了,他们从来都没见过如此的杀人方法,平时就色厉内荏的他们哪还敢往上冲啊,幸好下面还有五百同僚,如果他们上楼之后那胜利必然是自己,想到这里那三十名禁卫军上前几步将何梁挡在身后。


霍颜本来还想上前冲杀的,可是却被梅英拉住,梅英小声在他耳边说到:“霍大哥,我知道你平日为人正直傲气,今天我在这里恳请你一件事情。”


霍颜心中一奇,暗想平日里这个兄弟倒是经常提点于我,有时候更是关怀备至照顾有加,可是凭着梅英的本事还没遇到什么挠头的事情,今天有事向他相求岂不是怪事?于是霍颜低声说道:“梅老弟,你看看今天这个局面恐怕孰难收场,等下我们只管杀个痛快在黄泉路下再做兄弟。”


梅英看着从楼梯口迅速冲上来的披甲武士,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说到:“霍大哥,我对你相求之事正因如此,董刺史一直对我们恩宠有加,郭大人平日也十分照顾你我兄弟,就连这位晓峰大人刚一见面就厚赠与我们,并且愿意率领大家游山玩水尝尽美味,这些恩德我们无以为报只有今天拼了性命,希望可以保护大人周全。”


他向周围兄弟摆摆手,大家慢慢的向后面退去,秀儿雁儿此时也知道事情不好,所以在两名铁卫的帮助下将晓峰扶到后面。


梅英看了一眼霍颜继续说:“等下我们会尽量拖住这些瓜菜,你只管抱着大人跳下楼去逃回大营,今后点起兵马为我们这十九个兄弟报仇便是了,这里面只有你有能力胜任这个任务,做兄弟的平时从不张口求人,希望大哥这次可以答应我的要求。”


本来那“瓜菜”是平日里西凉人对敌人的称呼,因为上到战场难免紧张,所以为了舒缓压力便把对手说成是“瓜菜”,有砍瓜切菜这个意思。霍颜刚听到瓜菜这两个字本来想笑,可是渐渐的将梅英的话听完眼眶竟然红润起来。


这福仙居二楼离地少说也有四五米的样子,霍颜从前是山中住户所以爬高跳低的事情难不到他,而其他这些人虽然本领不错,可是要想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必然会将腿骨摔断的,与其受到凌辱而死还不如在这里为兄弟拖延时间,今后找人报仇也能寻到正主。


霍颜嘴巴刚动了动想要说什么,身边一个人大声说道:“西凉军都是不怕死的好汉,霍大哥只管保着大人离开,今后春秋两祭别忘了给我们带些福仙居的酒菜,就算是对得起众位兄弟了。”大家听了这话转过头来齐齐向霍颜点头,看到众人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霍颜心下不由得一丝酸痛。


追根究底这场祸事是自己挑起的,可是最后却要这些兄弟替自己赔命,本来放在平时他决不会后退半步,可是此时主公的性命全靠自己之力才能保全,活下来的人要忍受的痛苦和折磨要比死去的人大得多。


“众位兄弟,今日大家受到霍某的连累了,我救出主公给大家报得此仇之后,就会在诸位坟前以死谢罪。”霍颜抱了抱拳将大刀收回身边,秀儿雁儿乖觉的将晓峰放在了霍颜的背上,她们虽然不很聪明却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之下这两位美女也不敢奢求逃命,只要晓峰可以安全逃脱也算是了却了这两女的一片心意。


如果这样的话或许这个人会永远记得我们吧,秀儿看看仍在沉醉中的晓峰心里想到,怪只怪我俩没有福气待在你的身边啊,秀儿缓缓抬起手来轻轻摸了摸晓峰的脸颊,但愿老天爷可以保佑他长命百岁福寿万年。


梅英看到这两个美女并没有哭闹,所以心中暗暗赞叹她们的性格坚强,也不失为豪爽的女子,他从身边抽出两把刚才购买的匕首交到秀儿手中,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霍颜推到窗边,然后与其他的人结成步战阵势准备豁出性命一战。


秀儿将手中匕首递给雁儿一把,她知道霍颜的意思,只要挡在前面的这十几个人一死,那么她们二人将重新落入魔掌之中,如果想保留贞节不愿被其他人侮辱,那么就只好寻求一死了。


雁儿虽然年幼见到这种场面有些害怕,可是她却已经明白如今状况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她颤颤巍巍的接过那把匕首紧紧攥在手里,然后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前方,不知道她的心里此时又在想些什么。


这会工夫二楼楼梯口已经上来二百多名甲兵,那何梁一看对方向后退去,并没有想到霍颜可以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而丝毫不受损伤,他只是以为这些人是因为害怕才贴到墙角的,何梁狞笑一声说到:“你们几个现在才知道害怕可是太晚了,兄弟们给我上。”


那二百多名甲兵挺着长枪大刀向梅英等人一步步逼近,梅英回手推了霍颜的肩膀一把,然后大叫着挥刀向那些甲兵冲去,余下的人此时也双眼圆睁各执刀剑跟在梅英的后面。霎时间福仙居二楼刀光剑影血肉横飞,那些本来想逃走的公子哥见到这种情形吓得想跑都跑不了了。


霍颜眼看着自己平日的兄弟们在面前厮杀,他的双眼慢慢湿润本来想返身和梅英等人一同并肩战斗,可是想到众人的托付于是只好将晓峰抱紧扳起窗框准备跳楼,从大道那一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霍颜向那边望去一支全身束甲的队伍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再看那领军的大将霍颜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他转身将晓峰交还到秀儿雁儿手中,然后在她们不解的眼神中抽出大刀向甲兵们杀了过去。


尽管西凉军身经百战手段强横,可是手中只有短兵器的他们在应付那些长枪兵的时候非常吃亏,那些兵丁当胸平执长枪那一杆杆三米多长的兵器密密匝匝让人很难接近,并且甲兵们平时也有修炼各种阵法,虽然并不熟练可还是在这个时候发挥出了他们的优势。


两名西凉铁卫紧紧攥住枪头向两边分开,梅英趁机舞动钢刀顺着空隙杀了进去,要知道枪阵的弱点就是近身,只要接近长枪兵那么他们就完全等于是束手就擒了,不过虽然梅英已经接近甲兵身体,不过从那两人身后又迅速刺出五枪,这就是洛阳甲兵的人数优势了,他们可以结成几排的枪阵,第一排的防御被突破第二三排就会上前进攻,此时福仙居的二楼完全变成了战场,在中央位置的桌椅都被踢走踩坏,那些甲兵还在源源不断地赶到楼上,向这些西凉军慢慢合围。


那五杆枪的目标分别是咽喉、心肺和两肋,只要被命中一下就有性命之忧,梅英迅速矮身低头躲过上面三枪,然后挥刀猛砍劈飞左右两枪的枪头,这个时候突然在他眼中迅速出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枪头,那长枪来势汹汹直奔梅英的胸膛而来,由于刚才接连几下闪避已经让梅英失去重心,眼看着这枪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就在梅英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只觉得背后传来一股大力将自己拉开,梅英就觉得像是飘在空中一样,全身腾空向后面飞去,他睁开眼睛看到救了自己的那个人竟然是霍颜。


霍颜虽然拉开梅英可是却没有躲开袭击他的那一枪,虽然枪势已然用尽可是枪头还是刺入了霍颜左侧肩膀的肌肉之中。他大叫一声用刀砍断了枪头,然后抢上两步赶在对手下一次挺枪攻击之前冲到了第一排枪兵面前。


那些甲兵谁能想到对手如此强横,眼看着他肩膀上还带着枪头,可是那人竟然尤战不退,他们看到霍颜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心中一阵胆寒,手中的长枪似乎也拿不稳了,像是这些平日养尊处优的洛阳军顺风顺水还能取胜,像今日这样遇到不怕死的敌人的时候,他们那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又怎么能支持战斗呢?


霍颜来到甲兵身边用尽全力抡起大刀将面前两人劈飞,那两人没有了身后掩护的情况下只能任由他人屠戮,两颗染血的头颅向后飞去,两具仍还温热的尸体失去了重心向后面倒去,那伤口还在不住的向外喷射着鲜红色的液体,将后面的人溅得满身满脸都是。


洛阳军多年没有经历过战阵,看到眼前情形更加胆怯了,尽管还是向前突刺着长枪,可是那准度和力道和开始的时候可是差的远了。霍颜现在已在阵中虽然身中一枪可是却激发了他的血性,他左劈右砍硬是在几百名甲兵阵中杀出一条血路。


梅英早就带了几人跟在霍颜身后厮杀,他们虽然现在占据上风,可是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带了点伤,梅英虽然想责问霍颜为何不救助主公而是返身杀回,可是怎奈身边刀枪霍霍不容得一丝分心,所以他也只好埋头杀敌就算大家死在一起,也算应了当日同生共死的誓言。


不知道是谁呼啸了一声,那些长枪兵狼狈的迅速后退露出一百多名盾牌手,这些人手执一块金属盾牌可以遮挡很大一部分的攻击,另外一手攥着钢刀虽然全身没有穿着沉重铠甲,但是他们却是经历过严格训练的,平日负责保护将军安全不随便出手,今天强敌在前所以何梁不得不出动了自己的精锐主力。


盾牌手的出现彻底扭转了洛阳军的颓势,因为这些人不但能攻善守身体轻盈,而且互相之间配合熟练三四人就是一个小的阵势,在抵挡住梅霍等人进攻的同时,身边几人又能趁机进攻,并且刀刀致命互相弥补漏洞,这样一向凭借着个体强横实力作战的西凉军,此时就占不到一点便宜了。


仅仅几个来回西凉铁卫就被砍伤半数,幸亏这些人都是西凉军中最出类拔萃的,在关键时刻还能保住要害没有丢了性命,要不然的话恐怕接手之下这些人无一可以幸免。


梅霍等人搀扶着伤者迅速退到角落,再次把晓峰和二女包围在中间,单兵作战看来是不行了,那么就试着结成阵势能抵挡多久就抵挡多久吧。那百余名盾牌手也不贪功冒进,还是小心的慢慢向前合拢,在他们的眼睛里这二十多人的命运已然注定,那么自己又何必着急于一时呢。


梅英现在眼睛都杀红了,全身中了两枪一刀伤口汩汩的向外淌血,他狠狠地给霍颜一个手肘埋怨他为什么刚才不趁乱带着晓峰逃跑,现在机会稍纵即逝就算再想重施故技也跑不了了。


霍颜嘴巴动了动刚要说什么,就听到楼梯口那边传来阵阵的喊杀声,一时间兵器相撞发出丁丁当当的声音,一声大喝犹如晴天霹雳般在众人耳边炸响,“住手,谁敢动我砍了何梁的脑袋!”


盾牌手回头观看眼睛里满是犹豫的神色,而这边的西凉军们听到那个声音就应知道是谁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