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二十五回 三面夹击

kinghappycat 收藏 21 69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二十五回 三面夹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二十五回 三面夹击


张辽看着敌军的列阵情况,知道如果吕布所部骑兵一直呆在后面的话,张杨恐怕难逃劫数,连忙向吕布汇报,请求吕布积极参战。

不料,吕布瞪着张辽,冷冷地道:“文远,你要是关心张杨,人各有志,我也不拦阻你,你不妨去投靠张杨。你想怎样都可以,不过这些骑兵是我的家底,我可舍不得让他们去和敌人拼命。”吕布说的虽然好听,但是,吕布心里却打定主意,一旦张辽真有去意,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

张辽分辨道:“将军请勿多疑,辽忠于将军,怎敢心存去意。只不过,唇亡齿寒,一旦张使君……”

吕布最不爱听的,莫过于“张使君”这几个字,闻言更不耐烦,打断张辽的话,呵斥道:“你不必多言,小心防范就是。今天的情况,你心里有数,只要把我的骑兵安然带回并州,就算你的首功一件。至于张杨吗,你既然没有跟着他的意思,就听之任之吧。”

张辽心中一寒,不敢再多说话,默然站立。

吕布现在,只能倚重张辽,因此,吕布说了几句狠话后,也得安抚张辽几句。吕布道:“文远,你跟随我很久了,我也知道你的能力,你要尽力辅佐我。回到并州以后,我一定好好奖赏你。”

张辽不敢多说,躬身施礼,执行吕布的将令。

望着张辽的背影,吕布心道:“张杨啊,张杨,如果你和丁原一样,因为攻打冀州丢掉小命,哼哼,这并州就落在我的手里了……”

凭着对吕布本性的分析,赵云认为吕布只会独善其身,不会在张杨危难之时拉他一把。不过,万一吕布突然明白了唇亡齿寒的道理,于张杨合兵一处的话,如果没有预先防范,问题可就大了。本来关羽是对付吕布的首选,但关羽大战一整天,浑身骨骼、肌肉都酸痛难忍,只能勉强在亲兵的搀扶下登上城楼观战,根本无法虽临敌。因此,对付吕布的任务,只能由赵云亲自担负起来。

赵云的武功不在关羽之下,对付体力同样消耗的吕布问题不大,问题是陆军的兵力本来就不充足,却不得不安排兵力应对吕布,人马调动起来很困难。

张杨也知道,自己的人马处于遭受三面合击的位置,别说获胜,就算全身而退都难上加难。更何况,吕布拥兵自重,对他能否施以援手实在是毫无把握。张杨看看敌人,又回头看看后面的吕布统带的精锐骑兵,不由得对自己大力发展骑兵而深深后悔。不过,后悔是来不及了,张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按照陆军的传统战术,应该大军冲锋,但是,赵云认为敌方已经没有什么大将之才可以临敌了,因此决定先派武将出战,杀杀并州大军的威风再说。

邹秦奉命率先出马,他挥动长戟,拍马出阵。

张杨在心里暗暗叹气,只好派眭固出马。眭固虽然心里害怕,但在众人面前,又怎能畏缩避战,只好催马出阵,挥动大刀,迎战邹秦。

邹秦的武器也是长戟,在观看吕布和关羽决斗时,认真学习吕布戟法之中的精妙之处,实在是收获不小。看到并州阵中居然出来一个使刀的,邹秦更是大喜过望,打定主意把昨天学到的东西在这个敌将身上印证印证。因此,邹秦没有一上来就狠下杀手,而是把自己当成吕布,把眭固当成关羽,拿眭固练手。

眭固武艺不佳,根本无法了解邹秦的意图,只是感到敌将的攻击不够猛烈,错以为敌将不过如此,在心中暗呼侥幸。

赵云、令狐翀看到邹秦如此,却都明白邹秦是在拿这个倒霉家伙当陪练,心里不由得暗笑。张杨却看不明白,和眭固一样觉得万幸。

邹秦这么做虽然没有什么害处,但取得首次胜利同样关键,因此,令狐翀亲自出马挑战,打算先取得一次胜利。

令狐翀指挥重装骑兵时,当然要使用战锤,后来离开重装骑兵后,制式战锤的威力虽然巨大,但却不适合高级指挥员使用。因此,令狐翀请蒲元为他改造了战锤,缩小了锤头,加重了锤杆,使战锤更适合武将之间的对决。令狐翀还根据这把战锤的特性,自己创造了一套招数。

令狐翀现在贵为大将,很久没有亲自出马了,当下抖擞精神,催动小乌骓马,冲了出去。看到敌人又有武将出战,张杨只好派出杨丑应战。

令狐翀和以前在重装骑兵军时一样,还是平端战锤,第一目标还是要把敌将撞下马来。杨丑不知道令狐翀的出身来历,虽然感到敌将的姿势奇特,也只好舞动大刀,护住要害,想先小心防守,应付几招再说。

令狐翀的马跑开了,速度之快完全出乎杨丑意料之外,很快就接近了杨丑。虽然杨丑的大刀已经起到了防御的作用,但战锤的冲击力加上乌骓马的速度却让杨丑无法抵挡。

战锤毫不废力地穿过了杨丑的刀光,准确地击中了杨丑的左胸。战锤锤头前部的三棱尖刺顺利刺穿了杨丑的胸甲,紧跟着,锤头重击在杨丑的心脏位置上,在刺伤和巨大撞击的双重作用下,杨丑的心脏立刻停止了跳动。杨丑被撞地飞了起来,人在半空时,鲜血不可抑制地经由口腔喷了出来。当杨丑落地时,已经变成了一具毫无生气的死尸了。

邹秦在和眭固的战斗中,本来就没有用全力,见令狐翀亲自出马了,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练武了,只好充**憾地使出了学自吕布的一着杀手。虽然还没有得到吕布戟法的神髓,但形似还是不成问题,这已经不是眭固这种角色能够抗拒的杀着了。眭固本来还打算着如何拖延下去,不料一股森寒的杀气袭来,雪亮的长戟却不知从哪里刺来,正中自己的面门。眭固根本来不及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糊里糊涂地步杨丑的后尘送了性命。

张杨见自己唯一的这两员将几乎在同时被杀,不由得大惊失色,差点无法继续坐在马上。

还不等张杨稳过神来,赵云已经下达了全面冲锋的命令。伴着高昂的冲锋号声,两翼的重步兵方阵开始向各自的侧前方前进,正面的近卫军第1骑兵师和第20军的两个骑兵师随后也发起了冲锋。

每个并州官兵都亲眼看到了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眭固、杨丑根本不是敌将的对手,惨死在两军阵前,心里正在不寒而栗。赵云发动总攻的时机恰到好处,正是敌人的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

如果张杨不是如此胆怯,如果吕布不是体力严重透支,如果按照张辽的方案全军联合行动,双方的胜负实在难以预料。不过,自张杨以下,人人丧失了勇气和斗志,并州军听着嘹亮的军号声和隆隆的战鼓声,哪还有战斗的勇气?

尽管胆怯,但并州军还没有到落荒而逃的地步,在各级偏裨将佐的统带下,并州军依然进行了不够顽强的抵抗。

双方列阵相隔不远,正好在穿云弩的射程之内,各军的弩兵最先发挥了作用。后发先至的轻骑兵手中的十字弓也随后加入了进攻,无数三棱箭犹如嗜血的精灵一般飞向了并州阵中。

并州军也有弓兵,见到敌人冲了过来,才从惊惶中醒悟过来,匆忙予以还击。可是,和穿云弩统一标尺的射击以及十字弓的近距离射击比起来,作用实在让张杨失望。对于身穿连环铠的轻骑兵和重步兵,杀伤力实在有限。

要是单从双方人数方面考量,这3个轻骑兵实在是人数不足,但是,士气上的鲜明对比却很大程度弥补了这个缺陷。轻骑兵接近后,挂好十字弓,操起单兵武器。在邹秦的率领下,轻骑兵犹如利刃一般,楔入了敌阵。

无论武器、防具、士气、训练程度各个因素,并州军都存在差距,虽然人多势众,但根本无法抵御轻骑兵的杀入,很快就被迫向两翼散开。

两翼斜向杀来的重步兵方阵的速度比轻骑兵缓慢,正好在并州军队形分散时加入战团。前排的超常长矛适时刺出,刺向本来就慌不择路的并州兵。虽然步兵的冲击力没有轻骑兵那么大,但严密的队形使重步兵方阵更加适合于对付慌乱的敌军,杀伤效率更高。

在正前方和侧前方,并州兵都受到了敌军猛烈的打击,只好向后退却,试图从侧后方逃逸。不过,根据事先圆桌会议的决议,杨修和令狐翀同时下达了命令,让所部轻骑兵从两翼齐出,从南北两侧杀伤敌军。这部分轻骑兵的任务并非把敌军赶尽杀绝,而是尽量逼迫敌军向正西方向退却。轻骑兵事先已经特别加量准备了三棱箭,他们并不上前厮杀,和并州军保持大约150米的距离,用十字弓射击。

受到挤压的并州军,按照赵云设想的方向开始全面退却。

在并州兵身后,是邹秦率领的轻骑兵。

在并州兵侧后方,是迈着整齐步伐逼近的重步兵方阵。

在并州兵两翼,是不断射箭的轻骑兵。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