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野劲旅--12军 经典战例篇 著名战例:汤阴战斗,活捉“东陵大盗”孙殿英(解放战争篇)

2野劲旅 收藏 0 2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解放战争开始半年后,刘邓率部从太行山区进行反攻,我六纵和三纵一部于1947年4月5日合围孙殿英盘踞的汤阴城,孙殿英驻守的,是豫北战略要地汤阴。汤阴是个历史古城,是国民党军沿平汉线实施机动的要冲。这里工事坚固,防御严密,火力配备强大,孙殿英吹嘘它“固若金汤”。4月6日,我第六纵队与太行第一旅对汤阴城发起围攻。汤阴告急。国民党中将司令官王仲廉亲率六个旅,从新乡等地出发北援。刘邓首长又增调第三纵队协同六纵队从汤阴城西门加紧围攻;第六纵队千4月15日昔昏攻入汤阴外围重要据点张庄,将守敌一千余人大部歼灭,俘敌二百余名。残敌二百余人利用通城暗道逃进城内。 匪首孙殿英惊呼:“张庄失守,汤阴难保!”急电蒋介石求援。在蒋介石、顾祝同严令下,王仲廉又亲率四个半旅和快速第二纵队,兵分三路再次来援。但是,增援部队遭到刘邓首长派出的第三、六纵队各一部痛击。王仲廉再次逃回新乡,龟缩于城内,再也不敢北援。汤阴的孙殿英已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他再次急电蒋介石求援:“共军正在攻城,汤阴难保!快快派兵救援!”蒋介石与刊、殿英夙有积怨,且确实难以救他,遂回电曰:“望兄以当年守亳州的精神顽强坚守!顽强坚守!”电文不无讥讽之意。当年中原大战,孙殿英坚守皖北重镇亳州城,蒋军屡次进攻屡次受挫,伤亡惨重,蒋介石一直耿耿于怀。孙殿英接电后气得大骂蒋介石:“老蒋身为大总统,一肚子鸡零狗碎,党国岂有不败之理!”他的副手刘月亭也哭笑不得。5月1日下午6时,我军对汤阴实施炮火轰击后,向敌人发起总攻。战斗异常激烈。守城的匪副司令刘月亭亲率“奋勇队”拼死反击,刘月亭叫嚣着:“坚守一个小时赏大洋一百元……”!~我6纵16旅(12军34师)首次冲击受挫。后来,乘敌人麻痹之际,我第46团(12军100团)突然从汤阴城东北角摸上城垣。与此同时,我17旅(12军35师)乘势登上北城垣,随即突破西门。战斗进行到5月2日凌晨,我各路攻击部队陆续攻入城内,进行穿插分割、白刃搏斗.

其实孙殿英早在5月1日晚6时攻城战打响,就趁黑逃往石家庄。我6纵18旅五十三团3营包围了石家庄,六纵十八旅五十三团三营营部书记武英见石家庄敌人还没动静,有些焦急。一旁,还有个和他一样着急的九连连长杨靠山。武英和杨靠山向营长王雨亭请示,先摸到前沿看看,敌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武英和杨靠山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石家庄东城墙墙根下。陷入慌乱之中的敌军根本没发现身边这两个大胆的潜入者。武英小声说:“杨连长,怎么办敌人数量不小啊。”杨靠山说:“回去再带部队上来肯定来不及了。”武英点点头:“咱们两个下去收拾他们,反正天黑,敌人摸不清咱们的虚实。”“对,咱俩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搅它个天翻地覆。”武英眼睛一亮:“咱找它的指挥机关,来他个擒贼先擒王”主意已定,二人一前一后,翻过城墙,跳入城内。武英眼尖,往前不远即看到一个大地堡,很多电线伸出来,还有些军官模样的家伙围在那儿。他右手掂起驳壳枪,左手举着手榴弹,一个虎步跃上地堡顶,大喝一声:“缴枪不杀”喊操喊惯了的杨靠山那声“缴枪不杀”声音更大,吓得地堡周遭的敌军魂飞胆丧,呆若木鸡,武英见状,再吼一声:“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叫孙殿英出来投降”


武英并不知道孙殿英在哪,他敲山震虎。一个副官模样的家伙钻进地堡,不一会儿带出几个高级军官。为首的是个50多岁、又高又胖的家伙,他头戴礼帽,身穿呢大衣,一手掂着把长刀。戴礼帽的家伙一见地堡顶上的共军不过两个人,右手就伸向大衣口袋。杨靠山立即将枪口指向他:“别动,再动打死你”


那家伙吓得老老实实把手缩回来,手上抓着的那把刀也扔到地上。“你是孙殿英吗”“我是孙殿英。”武英上前,从孙殿英右边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美制左轮手枪,并捡起他扔掉的那把刀。杨靠山也上前缴下敌副司令刘月亭和参谋长邓暄甫的枪。“请下命令吧,我的孙大司令,让你的人全都老老实实缴枪,谁敢反抗,死路一条”武英用枪逼着孙殿英,迫其下令。


孙殿英行使了他这个司令官的最后一次权力,令部下缴枪。有个带兵的来问孙殿英,枪放在何处孙殿英转问武英。武英说:“全部放在东墙根下。”


杨靠山补充道:“人和枪分开,不许站在堆枪的地方。”


天麻麻亮了,束手就擒的孙殿英等人实在不甘心就这样做了两名共军的俘虏,相互使着眼色,蠢蠢欲动。武英和杨靠山不放心,再次搜身,又从孙殿英和刘月亭身上搜出两支小手枪。


武英命令俘虏们就地坐下,他右手举着驳壳枪,左腋下夹着那把从孙殿英手上缴来的“指挥刀”。武英想想奇怪,问孙殿英:“你命都快保不住了,还要这把破刀干啥”


孙殿英苦笑道:“破刀兄弟有所不知,这可是三国时大将赵云用过的宝剑……”


“你在说书啊,我的孙大司令”武英不信。“赵云用过的剑,怎么到你手里了”


孙殿英干笑一声:“这不是兄弟当年从慈禧太后墓里……嘿嘿,这个这个,啊这宝剑神啊,昨夜里就自动从剑鞘里跳出来几次,我就知道大事不好,城破就在今晚了……我还有其他宝贝,这位兄弟如果肯放我一马,我一并奉送……”


孙殿英指指副官为他提着的一口大皮箱。因为猜是私人物品,武英和杨靠山都没去管那口皮箱。


武英鄙夷道:“留着你的宝贝吧,如果那真是你的,解放军不拿俘虏任何财物,可若是国家之宝,那就不是你的了……”


“兄弟,请问贵部可是韦杰时任六纵副司令员长官的部下”孙殿英谄媚地笑着。


“你认识我们韦副司令员”


“何止韦杰,连你们刘伯承司令我都认识,我们在抗战时见过面的……”


45分钟后,五十四团一个连冲了过来。武英和杨靠山见援兵到来,松了口气,正要打招呼,不料,十几把冲锋枪枪口和步枪刺刀逼了上来,顶住他俩胸口,压迫到城墙下动弹不得,其他人围上已经入网的大鱼,将已经做了俘虏的孙殿英、刘月亭等人裹挟而去。为首者为五十四团侦察排长史玉廷。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