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丛林 同古大战 (五)守城大战(中)

conglinwo 收藏 3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3/


这时候鬼子的火炮已经开始延伸射击,常城回头往阵地前面一看,只见黑压压的鬼子已经弓着腰猫了上来。“快点上阵地,小鬼子上来了,快点上阵地……”常城在战壕里大声喊道。

听说鬼子冲上来了,战士们迅速从防炮洞里钻出来上了阵地。鬼子的炮弹一颗接一颗的落在战壕里,炸的国军战士们血肉横飞。没有一个人后退,大家都在阵地上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可鬼子在优势火炮的支援下很快就冲到了离阵地300多远的灌木丛里。

常城跑到张刚身边,他还是不放心这个新兵,只见他正趴在阵地上朝鬼子射击,可惜他紧张的双手发抖,一个弹夹打光连鬼子的衣服都没碰到。常城在他身边趴下来一边射击一边说:“别害怕,你枪法其实很好,打不中鬼子是因为你太紧张。你就把鬼子当成你平时打的野猪就行了。”

也许是常城的到来缓解了张刚第一次面对敌人的紧张,他镇定的瞄准射击,一个鬼子应声而倒。张刚看着倒下的鬼子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常城突然一把抱住他往旁边一滚,只听“轰”的一声,一发榴弹在张刚刚才趴的地方爆炸了。常城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继续射击。张刚在后面看他着常城瞄准,射击,鬼子倒下,瞄准,射击……然后迅速的换弹夹,继续射击,整个人就像一部设计精密的机器一样。他从心里感慨:这才是真正的军人!他站起来趴在常城身边继续射击,能和这样的班长一起作战,张刚觉得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

常城又打完一个弹夹后拍拍张刚的肩膀说:“好了,更我到其他兄弟哪去,记住以后作战要永远和自己的兄弟们在一起。”两个顺着战壕走了几十米远就看到了其他兄弟们的阵地。此时卫强正端着机枪朝冲上来的鬼子们开火,他射击的方式与国军其他的机枪手有些不同,别人都是一股闹的扫射和长点射,一个弹夹下去放不倒几个鬼子,只是看起来比较有气势而已。而卫强打出去的全是双发的短点射,几乎枪枪不落空,一个弹夹起码能干掉七八个鬼子。正当卫强卸下打红了的枪管更换备用枪管的时候,一发榴弹落到了阵地前几米处,炸的大家灰头土脸,所幸没有人受伤。

原来鬼子已经注意到了卫强这挺恐怖的机枪,它们趁着他换枪管的间隙把掷弹筒布置在了阵地的前面,准备打掉这个火力点。那榴弹手看第一发没打中,从胸前掏出枚榴弹正准备去填装,却突然一脑袋栽到了地上。鬼子的医护兵立刻冲上了救人,可他只看了一眼就摇摇头去救治其他伤员了。原来那榴弹手的额头给打了个大洞,白花花的脑浆流的满脸都是,胸口上也挨了一枪,鲜血哗哗的往外流,肯定是没救了。

国军的阵地上,常城向旁边的卿正竖了一下大拇指,回头继续射击。卿正对他一笑回敬了一个大拇指。原来他们两个几乎在同时时间发现了鬼子那个不幸的榴弹手的意图,结果就造成了那恐怖的效果。这时鬼子已经冲到了离阵地100多没的地方,国军大量的“汤姆逊”开始了疯狂的扫射,阵地上还击的火力一下子旺盛了起来。鬼子从来没遇到过如此密集的冲锋枪火力一下子被打懵了,很多人开始卧倒来躲避这密集的弹雨。而像常城和卿正这样的老兵则用“伽兰德”精确的点射杀伤着鬼子的的机枪手手和榴弹手。鬼子看到自己的进攻受阻,已经有些稀落的炮火又开始了急促射击。一时间阵地上弹片横飞,鬼子又开始了冲锋。

常城一边射击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鬼子的迫击炮打的很准,再这样窝在战壕里不等鬼子冲上来兄弟们就要被炸光了。他看了看兄弟们说:“横竖都是死,咱们给鬼子来个反冲锋怎么样?兴许还能赚点”

“就咱们班反冲锋那不是去送死啊?”张刚紧张的问。

“放心,团里的兄弟们都不笨,他们肯定能看出来现在反冲锋是最好的选择,只是上面没下命令而已。到时候咱们一冲大家肯定会跟上来的。”

说完,常城命令到:“全体都有,准备冲锋”

随着常城一声青天霹雳一般的“杀”,侦察班的战士们跃出了战壕。几乎就在同一个时刻,在战壕里受够了窝囊气的战士们也越出了战壕开始冲锋,喊杀声甚至盖过了炮弹的爆炸声。

100米的距离一冲就到,鬼子的迫击炮为了防止误伤已经停止了射击。常城掏出一颗手榴弹把弦一拉甩了出去,接着身后几百枚手榴弹就像蝗虫一样跟着飞进了鬼子的人群里,一下子炸倒了一大片。还没等兄弟们掏出第二颗手雷,鬼子的手雷就迎着飞了过来。常城感到左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他伸手一摸感觉到热乎乎的一大片。这时鬼子们已经端着刺刀冲了上来,常城跪在地上朝着一个端着“歪把子”冲锋的鬼子就是一枪,那鬼子身体摇晃了一下就倒了下去。常城调转枪口准备继续射击,可其他兄弟们已经冲到了他面前,上百支“汤姆逊”编织起了密集的火网,鬼子顿时倒下去一大片,其他的鬼子“嗷嗷”叫着继续疯狂冲锋,却一排接一排的倒了下去。战士们讨厌的“汤姆逊”终于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不但不会浪费子弹,还能狠狠的收拾鬼子。鬼子的指挥官很快明白了这是无畏的送死,于是就命令鬼子们撤了下去。

卫强这时候才看到常城跪在地上,脸白的跟纸一样,跑到他他身边焦急的问:“班长,怎么了?”

常城忍着疼痛笑笑说:“嘿嘿,不小心让鬼子的手榴弹给叮了下子,快点撤吧,鬼子马上就要打炮了!”

卫强把机枪往肩上一背扛起常城就往回跑,身后已经传来了鬼子迫击炮的尖利的哨音。

卫强扛着常城刚钻进防炮洞,鬼子的迫击炮弹就落了下来,震的尘土“哗哗”往下掉。他把常城平放在地上撕开裤子一看,常城的大腿上血乎乎的一片,一截手榴弹的弹片还露在白花的肉外面。看来这快弹片在击中长城之前还打中过什么东西。真是老天保佑,卫强心里想。

“班长,放心吧,你没事。是快小弹片,还没舍得全钻进去呢。忍着点,我给你弄出来”卫强笑着说。

“你小子给我轻点啊,平时老子没少骂过你,你可别趁这时候报复老子啊!”常城开玩笑的说。

“你听,鬼子好像又上来了。”卫强突然紧张的说。

“我怎么没听到啊?”常城疑惑的问。

就在他发问的一瞬间,卫强突然一把常城强腿上的弹片给拔了出来。“啊……”常城疼的“噌”的一下翻过身来,卫强一把把他扳过去,往伤口上撒上制血粉,用绷带给紧紧的包扎了起来。

这时候鬼子的迫击炮已经停止了射击,战士们已经都躲进了放炮洞,炮击已经变的没有意义了。这时候班里的其他兄弟们听说常城受伤都跑了过来,看他只是受了点轻伤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几天,鬼子并没有在发动进攻。战士们都在说小鬼子是怕了大家的冲锋枪才不敢冲锋的,可常城隐隐觉得有点不对,他觉得鬼子很可能是由于兵力不够在等待增援。否则以鬼子的天性,再加上他们有绝对的炮兵优势,怎么可能为了避免伤亡迟迟不肯发动进攻呢?

鬼子没有进攻却没有闲下来,他们不断断续续的用迫击炮骚扰这国军的阵地,让兄弟们吃饭吃不肃静,睡觉睡不实在。要是我们的炮兵还在该多好,兄弟们一遍遍的在线里念叨。

这天早上常城刚刚值哨回来就钻进防炮洞睡觉去了。耿印躲在战壕里开始生火做饭,四周很安静,一缕炊烟从战壕里缓缓飘起。卫强提着枪跑过来说:“耿印,你小心点,别被鬼子的炮盯上了!”

耿印笑笑说:“你没看到鬼子的炮今天突然停了,肯定是快没炮弹了。再说咱们在国内的时候不是经常在战壕里烧饭吃么,放心吧!”

卫强觉得耿印说的有道理也就没说什么,提着机枪警戒去了,临走时还嘱咐他小心点儿。

突然天空中响起了迫击炮弹尖利的哨音,一发炮弹准确的落在了炊烟升起的地方,把耿印狠狠的炸飞了出去。常城和其他兄弟冒着挨炸的危险跑到耿印身边的时候,他正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咳血,手里还抓着汤勺。

常城跪在耿印身边察看他的伤势,这时候连里的卫生员也赶了过来。他检查了一下耿印的伤势后就开始给他注射吗啡。常城一把把他推地上,冲他吼道:“你他妈的不给他止血打什么吗啡啊?”

那卫生员红着眼圈说:“你看看,他胸口中了至少两块弹片,腹部也有弹片钻进去了,正在大面积内出血,腿上的大动脉也给弹片割断了。我除了让这兄弟舒坦一点儿上路还能有什么办法?”

常城一下瘫坐在里地上,做为一个老兵,他知道卫生员说的任何一处上都可以要了耿印的命,别说是三处了。这时候耿印哽咽着想说话,常城爬过去一把抱住他,耿印笑着说:“班长,我不能再陪着你打鬼子里。我弄死了那么多鬼子也够本了,你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可要告诉他们你曾经有个我这样的兄弟和你出生如死过……”话还没说完,耿印的身体就软了下去。

常城抱着耿印的尸体静静的做在那里,他想起了那些离开了自己的兄弟,那些和耿印一样和自己出生入死,为了国家和民族而献出了生命的大好男儿,自己的兄弟!

兄弟们埋葬了耿印坐在战壕了相对无言,他们盼望着鬼子快点儿进攻,好让兄弟们杀个痛快,为耿印报仇。可小鬼子就是迟迟不肯进攻,反倒是又开始不停的打炮,这次敌人的炮火覆盖突然变的非常准确了。常城推测肯定有鬼子的炮兵观察员在阵地前沿精确报告目标方位,耿印也肯定是这些狗日的给祸害的,一定要宰了他们!

傍晚十分,常城背着两把“伽兰德”慢慢的从草丛里爬到了阵地前面几十米处的一块巨大的青石后面,常城在青石的两侧各放了一枝步枪,这样就可以在同一个阵地变换角度射击,而大青石正好可以作为掩体。常城刚潜伏下没多久,那个观察员出来了,和战术规定一样,他在经过反复确认没有危险后,登上了一个制高点开始观测。等他第四次出来的时候,长城不客气了,子弹嗖一下飞了出去,准确的从那个观察员的胸口穿了过去,那家伙立刻倒了下去,常城笑笑了笑,遭报应了吧

笑归笑,可常城仍然趴在原地盯着前方,他感觉到鬼子的观察员肯定不止一个。果然,目标再次出现了。但这个鬼子很狡猾,围着掩体前后不停的转,也许是在故意吸引常城暴露位置吧。常城没有贸然射击,如果鬼子是在直线走或者横线走,只要算好提前量就可以击中,可这个狗日的鬼子绕着掩体转,是个弧形运动,很不好瞄准。

常城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决不能射出没有把握的子弹,他在耐心的寻找着最佳的射击角度。突然他灵机一动,那掩体不是圆的嘛,就让小鬼子转好了,我就瞄准一个点,只要他一露头,就干掉他。但这样就需要掌握对方走路的速度和身高,常城将准星校正了三次,迟迟没有击发。那个鬼子也许觉得自己很聪明,不会被打着了,转的更有劲了,先是正着转,接着又反过来转,好像在做游戏。常城的子弹终于出膛了,那个鬼子的炮兵观察员一个跟头载了下去,得到了他应得的下场。

天黑之前,常城再大青石后面不断的变换着射击位置,又干掉了鬼子的三个炮兵观察 员,鬼子炮兵的眼睛瞎了,炮击自然停止了。常城在大青石后面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然后顺着来是的路慢慢爬回了阵地。

第二天早上,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常城又爬向了昨天他潜伏的大青石,对面阵地上的敌人今天今天变老实了,没有人轻易的暴露目标。常城不得不把搜索范围扩大,先天的远视眼这时为他增加了不少便利。这时常城注意到远处的山脚下有几个小黑点在移动,他伸出手指大致目测了一下,距离大概有800米,距离太远了,目标只有巴掌大。

一个黑点进入了常城的视线,常城仔细观察着黑店的运动规律。很快,常城发现那个黑点不仅纵向移动,而且还横向左右摇摆,有时个狡猾的家伙。800米的距离,弹丸飞到那儿已经开始下沉,高度不好控制;而且鬼子怪异的移动和速度变换以及人的上下起伏,目标就更难打了。常城心里想,你这样移动那我就像昨天一样收拾你,反正你有停的点,我只要瞄准你停的点,手快枪快,就不怕打不着你。在这中距离上设计,需要射手有极高的击发悟性和感觉,尤其是对距离的特殊敏感,可谓差之毫厘缪之千里!

常城深吸一口气,狠很的盯着前面的鬼子。就在那鬼子刚要转身的一瞬间,常城冷静的朝鬼子上方几米的地方扣动了扳机,那鬼子立刻就被撂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却没有一个鬼子敢出来救他,不久他就停止了挣扎见他的天皇去了。

常城刚想转移阵地,“嗖”的一声,一发子弹铁着他的头皮飞过去打的大青石火星四溅。“苗头不对,看来有人在等我”,常城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氛。

常城摘下自己的钢盔,用步枪把它顶到了大青石的外面。可晃了半天,却没有任何动静,很显然对手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总算遇到了对手”,常城在心里想。他突然蹿起,几个箭步穿过旁边的空地,对面的机枪打出了一个短点射,子弹紧追他的脚跟,打的地面尘土飞扬。他双手一伸,身子一斜,像被击中似的摔进了单兵掩体里。

这个假动作显然蒙骗了对手,对手暂停了射击。常城慢慢探出头,开始搜索对面的阵地,发现有两挺机枪正向其他地方射击,他么有出枪,因为他明白,这或许是诱饵,而真正的对手肯定正躲在其他地方,搜索他的位置,等待着他开枪。而常城此时很清楚,他此刻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面那个最狡猾也是最可怕的对手。

常城耐心搜索着,终于发现了对手的位置。他立刻将步枪伸出掩体,然而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对手也发现了他,脑袋一偏,身子往旁边一滚,脱离了他的子弹,紧接着对手的机枪也喷出了火舌!常城再一次被压制在了掩体内。这一次,对手也意识到了常城的厉害,机枪始终对准了他藏身的掩体。常城没有着急,他趴在掩体里面,静静的观察着对手的弹着点。过了很长时间,他突然发现对手似乎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掩体的左侧,也就是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而对右侧点射的次数不多,并且中间常常会出现一个间隙。常城在沙袋的掩护下,慢慢的爬到右侧,轻轻的把枪伸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开枪,因为他要判断这是对手的疏忽还是圈套。

观察了大约十分钟后,常城发现机枪的弹着点并没有发生变化,这说明对手还没有发现他已经变换了位置。时机到了,但对手刚刚对掩体右侧打了一个点射,把视线和枪口转向左侧的时候,他猛的起身,枪托抵肩,即刻击发。几乎与次同时,对手也发现了他,立刻掉转枪口扣动了扳机。

高手对决,胜负只在瞬间。常城的子弹比对手快了零点几秒,就这零点几秒决定了胜负。当常城的子弹迎着那鬼子惊恐的目光呼啸着钻进他的头颅时,他的自己也在常城的头皮上飞了过去,把他的头发擦出了一条西瓜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