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 第一章 狼烟起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67/

风变小的那一霎那,邓浩手中的M282狙击步枪在三个人还离着门口8米远的地方响了,清脆的枪声,在清晨的小城里传得特别远,与想象中的一样,那个尖兵被子弹轰掉了半个头颅,瞬间就失去了生命。鲜血在阴天的早晨看起来是暗红色。

另外两个士兵在枪响的一瞬间卧倒在地上。缓缓地朝后退去。他们知道,这是最后夺命的8米。也许是自己永远你走不完的8米。敌人在哪里?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了,在这农贸市场内的那个人是个恶魔。两个士兵诅咒着,邓浩平静的把枪口对准了另外一个士兵,这个时候,邓浩的心中很平静,一天,不,几个小时,在自己眼前消失的生命已经很多了,年轻的,年老的……这些人的生命比这些侵略者的生命更值钱。邓浩手中的枪又想了,居高临下,这个子弹准确的穿过了那士兵脖子处的颈椎。那士兵的脖子一下子被子弹打的粉碎,只有一丝皮还连着。

剩下的那个士兵已经被躲在暗处的狙击手快要折磨得疯了,同伴脖子猛的断开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这血腥的场面,狂叫一声,跳了起来,转头就向外面跑去。还有1米,1米,他就能逃出这个地狱。

“乒!”又是一声枪响,那士兵像被火箭推了一下,冲出了大门,只是他再也站不起来了。当那士兵最后跌出门外的时候,赶过来增援的美军只能远远的看着,那个依然保持着向外冲的士兵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瘫在了地上。

邓浩在枪响的时候,一跃从二楼跳了下来,手中抓着几颗手雷,风一样的在几具美军尸体下面各塞了一颗,也在那没有拖走的悍马下重新放了两颗手雷,被炸过一次的士兵一定会对爆炸过的地方不去多注意了,也许能够废物利用呢,邓浩心道,做完了这些,邓浩把早就准备好的用细线扎起来的手雷固定在碎水泥堆里,在几个美军必经之地重新布下了一些触发手雷。

做完这一切,邓浩重新藏了起来,突然发觉耳机里面又有了声音,一时也想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干脆不去想他,邓浩已经隐隐的想到,美军一定会要把他找出来的。

邓浩的英语还是不错的,作为一个曾经的特种兵少尉,能够听懂从耳机里传出的声音。

美军听到了这个农贸市场内士兵汇报的一切,也听到了刚才农贸市场内发生的一切。增援已经慢了一步,8个美军精锐就这样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全部丧命,美军指挥官看着像一张嘴张的门口,心中想到,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样的举动,难道那个抢车的人是中国军人?还是……

美军指挥官想了想,对着一队美军说道:“里面的这个杂碎有着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刚才已经在里面死了我们8个美军精锐,8个同袍,小伙子们,你们是精锐的,战无不胜的美国军人。现在让我们去拖出这个杂碎,让他后悔他的妈妈把他生出来。一队、二队、三队,进入这个中国猴子的市场。一队先进入,不要急着搜索,先稳定阵地,其余的二队三队再进入。我们要一间房一间房的将这个杂碎给赶出来。好了,小伙子们,出发……”

邓浩听到耳机里传来美军指挥官战术安排,心中骂到:他妈的,这些个美国鬼子,长经验了。邓浩看了看自己设置的火力点,将手中的扣在扳机上的细绳慢慢的扯紧,小鬼子们,等下叫你们尝尝中国爷爷的利害……

一队美军从门口进入了农贸市场,还没有做好防御准备,两个角落的M4响了起来,美军慌忙躲藏,进入农贸市场这一块是个空地,根本没有多少可以躲藏的地方,那些美军只能对着枪响的地方胡乱地开枪,希望能够将对方的火力压制住。同时两个火力支援手手中的枪榴弹已经对准了枪声传出的地方。两颗枪榴弹准确的命中了枪声发出的地方。几乎是同时爆炸,邓浩手中一松,绳子已经断了,邓浩顺手从身边抓过M4。对着两个火力支援点一秒钟之内,点射了两次,两个火力支援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直直的倒了下去。

邓浩一个侧身翻滚,滚到了另外一个伏击点。那个伏击点放的是狙击步枪。透过缝隙看过去,邓浩乐了,刚才两个遥控火力点,居然伤了四个小鬼子。一个小队的攻击力就这一刻就去了80%还多。邓浩的脑袋迅速的在转着,现在自己只能等小鬼子踩到诡雷的时候,才能动作,否则的话,伏击点估计要被一个一个的摧毁。时机,邓浩现在就是在等待时机,像一个猎豹。

美军的医护兵在抢救着伤员,剩余的士兵呈扇形,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在这个几米宽的空旷地上,危险总是时时地跟随着他们。

美军医护屏猫着腰将几个受伤的士兵护了出去。门外的指挥官看着这一切,手一挥,另外两队士兵也进入了门内。美金指挥官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的一阵阵发凉。也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将这个杂碎给逼出来的决心。他想了想,将另外一队士兵叫了过来,指着那辆悍马挡住的入口,做了一个从那边进入的手势。

另一小队士兵迅速接近悍马车,悍马车刚刚爆炸过,如果要进去,就必须把悍马车拖开,要么就是从悍马车顶上翻过去。那美军班长想了想,叫了四个士兵,准备把悍马车拖开,这样进去的话,做战术规避的动作也好做,否则当爬上悍马车顶的时候就是靶子 。

三个小队同时进入了门内。邓浩一看,心中想到,这些美国鬼子还真看得起我,又扫视了一眼另外一个入口。悍马车还好好的堵在入口处。

两个半小队进入了农贸市场内,三队的班长做了一会简单的手势交流,一分为二,一队冲着一侧的楼底下扑了过去,另一队朝另一侧的楼底下掩了过去。两队将从楼底汇合,然后一层一层的清扫。

邓浩看着两队朝两边扑去,心中又开始笑了,嘴里模拟着“砰,砰”的爆炸声,将手中的枪对着那个在中间的班长。

“嘭……嘭……”两个小队的尖兵一前一后的将诡雷绊发。邓浩一看机不可失,手一动,就将已经被准星套着的那个班长送去了西天。

等两边的美军反应过来,两边已经又多出来几个伤员。还好终于已经快要到楼底下了,到了楼底下只需要注意一侧就好,当下将几伤员扶了起来,一起向着楼底下走去,其余的士兵依然戒备着朝楼底下走。邓浩拍了拍手上的M4,一个侧身翻滚的同时,手上的枪响了,另一侧楼下的士兵已经看到邓浩,手中的枪也对着目标开起了枪,美军显然军事素质都不低,这么急促的瞬间,依然是点射,一颗颗子弹从邓浩的身旁飞过。打到墙上“啾啾”直想,邓浩一边翻滚着避开子弹,手中的子弹也不住的洒向对方,短短一个交锋,对方一侧又有四个美军丧命或者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邓浩刚进入另外一个伏击点,拿起了准备好的弹夹。入口处的悍马车又爆炸了。那些在入口处推悍马的士兵怎么也没有想到,悍马下面依然有着炸弹。还好悍马车挡住了大部分的碎片,只有几个人受伤,不过这个攻击小队显然也不能在继续进行攻击了。

农贸市场内的美军,对着单兵通信系统狂叫,“对方是个有着很强战术的家伙,我们发生严重伤亡,要求增援,现在我们被压制在楼下,对方占据着制高点……增援、赶快增援……”

门外的指挥官听着从里面传来的求援声,眉头不由得拧到了一起。心中盘算着如何对现在的局势做出正确的判断。他通过单兵通讯电台向门内问道:“john,你那边的具体情况请汇报一下。”

很快,john也就是进攻小队二队的班长回复了市场内的情况。指挥官心里基本上有了想法:现在看来这个杂碎在农贸市场内设计了多处伏击点,属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类型,那么我把能够看见的攻击点全部摧毁怎么样。心生一计。

M1AI坦克在急促的求援声中冲进了农贸市场内,后面还跟着一队12人的士兵,利用坦克的掩护对藏在农贸市场内的邓浩进行着清扫。

在提前进入的小队的指引下,M1A1调转炮塔,对着攻击点一个一个地进行清扫。不过在农贸市场狭小的地方,一炮下去,倒是有很多瓦砾堆积了起来,激荡起来的阵阵烟尘反而成了邓浩进行游击战的最好掩护。就在坦克开炮的时候,邓浩又点杀了几个美军,这种情况下,美军也是一筹莫展。开炮吧,趁着坦克掉转炮口的时间,对方早就进行了狙击然后离开了。对于这种不停变换阵地的打法,美军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活靶子,到处都有可能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而枪声过后,必然是自己一方一个已无生息的同袍。这种打法,让所有的人的都觉得胆占心惊。

这样肯定不行,john对着对讲机大吼着。农贸市场外的指挥官看到这样强攻也不是办法,对方的头发还没有丝毫损伤,自己这方倒是已经挂了不少,于是很明智的让M1A1撤了出来,同时命令,还在农贸市场内的士兵做好警戒工作,控制好已经清扫的地方。

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指挥官,他必须在中国人反应过来之前,建立好登陆基地,同时肃清城内的一切反抗力量。对于这样一个小小的农贸市场居然会冒出这样一个棘手的人物,一时间怎么办还真的是想不出办法来,不过他倒是真的很想活捉这个家伙。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活捉!?他突然想起来了一个方法,用中国人胁迫让他自己乖乖走出来。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喊到,就这么办!立刻叫了传令兵去带了几个中国民兵战俘,押着他们来到农贸市场的门口,安排了一个懂中国话的士兵拿着个大喇叭在门口喊着:“里面的中国人听着,立刻出来投降,否则的话,我们每过5分钟将枪杀一个俘虏。”那士兵说完从腰上抽出手枪,“卡嗒”一声,打开了保险,对着其中一个民兵的头。看了看手表:“现在是6点16分,5分钟后,也就是6点21分,如果你还不出来的,你这个同胞将在你的面前死去……”

几个被俘的民兵显得很惊慌,这6个民兵看起来营养都还不错,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青衣块红一块,其中还有几个脚上都没有穿鞋,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精神都很萎靡,大部分人的眼中流露出悲伤和狡诈,眼睛在骨碌轱辘的转个不停,这是中国很多小市民式的狡诈,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中国已经几十年没有打过战了,这些民兵一年到头都摸不着一次枪,还是今天被临时组织起来的,根本自己都没有做好作战的准备,很多人是迷迷糊糊的慢吞吞的叼着烟去武装部报道,到了以后才知道是美军入侵,这些没有战斗经验,很多民兵甚至是小痞子之流的居然就被安排负责难民的逃难。当美军开始第一轮进攻的时候,这些民兵已经抛下了不知道有没有子弹的枪,四散逃去了。

战火总是残酷的,民兵也是兵,只不过这些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的老百姓,当真实地杀戮和血腥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时候,瞬间就让他们崩溃了。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民兵制度的一个悲哀。

那个被枪顶着额头的民兵,腿不住地打着颤,脸色苍白。邓浩透过瞄准镜看到这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很年轻,也很俊俏,平常肯定很受姑娘喜欢吧,只是此时,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透露出害怕。他悄悄的将眼抬起,看了看周围,此时那双眼是那么的无神,绝望中也透露出对生的渴望,他此时甚至在想,这个让美军如此头疼的人物也许会大发神威将自己从枪口下救出,但这显然是空想,小伙子的头低的更低了。

邓浩将瞄准镜从那个小伙子身上移开,慢慢的移到拿着手枪的士兵身上,在瞄准镜内看着这个士兵是如此的近,他身上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只要一枪,谁也救不活他。邓浩迟迟下不定决心开枪,一旦开枪,那些年轻人都没有活路。

俘虏,这个词不符合邓浩长期以来接受的教育,他脑子里压根儿就没这个词。脑子飞快地转,希望能有一个万全之策。这时,那士兵扯着喉咙叫着:“暗处的先生,现在开始倒计时,10,9,8……”随着倒计时的开始,那被枪顶着脑袋的小伙子一下就失禁了,顺着裤子流了下来。旁边的美军大声地怪笑。

邓浩没有其他选择,将狙击枪放下,拿起了旁边的M4,换上一个新的弹夹,高声叫道:“停,我出来了!”

那美军高声说到:“你将武器扔出来,双手放在脑后,慢慢的出来!”

邓浩心中这时做了决断,坚决不投降,这些民兵是战俘,如果自己不出去的话,他们一定会开枪,自己出去,不问出去的方式如何,他们都不会再对民兵做出什么举动了。

邓浩高声应着了,却慢慢地退到另外一个伏击点。所有的士兵都将枪对着邓浩刚刚说话的地方。邓浩却猛地从另外一侧跳了出来,跳在空中的一霎那,手中的枪开火了,目标正是对着那个拿着手枪对着民兵的士兵,啪啪啪!三声,一颗子弹也没有落空,那士兵直直地倒了下去,他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去见上帝了。

邓浩刚开枪,那些反应过来的士兵手中的枪也响了,不过邓浩已经落(换个词)到了地上,顺着地面一个翻滚,避开第一波子弹,甩手扔出一颗手雷。站在楼下那一侧的士兵像被针刺的一样,立刻卧倒在地上。邓浩趁着他们失神之际,一个鱼跃,扑到右侧的水泥台边,手中的枪不失时机地响了,场内硝烟弥漫。邓浩闪身冲进了身边的一个门市。

当所有的士兵看着邓浩冲进门市的时候,手中的枪都停了,这个家伙居然自己进了死胡同。

美军们看了看自己的周围,还好,这次只有一个毙命,两个受伤,而且都是轻伤,避弹衣还是有点作用的。

几个士兵立刻将枪榴弹对着那个门市部,高声叫道:“里面的兰博(?)听清楚了,你还有五分钟可以出来,我们指挥官想见见你,否则的话,我们将轰平你所藏身之处。”

邓浩迅速地扫视了一下门市周围,这是一个水产门市,地面上只有一些丢弃的塑料盆和塑料桶。一张床和厨房用具,没有什么可以好利用的。邓浩看着门外包围的士兵,手中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只剩下一把手枪和一个手枪弹夹了。邓浩想起了父母,爸爸,妈妈,孩儿生不能尽忠尽孝了,等待来生,我还做你们的儿子,好好的补偿你们……

邓浩从身上掏出手枪,静静地看着外面的士兵,外面的士兵显然对他已经有了一种恐惧感,只是在等待时间到了以后,如果自己不出去,将会把这个水产门市彻底铲除。

邓浩举起了手枪,慢慢的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20多年的经历如同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一一浮现,胡闹的童年,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爱,还有那个心中的她,当想到她的时候,突然自己惊了一下,她现在的模样是怎么样,怎么只是记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记得她的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她长得是什么模样了?回忆依然在继续,对于自己来说,记得最深刻,却是在部队的日子,部队养成的很多习惯,学习到的技能,已经成了自己的本能,曾经以为自己会一直在部队。不过这个时候想的还是自己那些战友,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房子外的美军在呼喝着让他赶快出去投降,看来美军还是很精明,不会一拥而上,不然自己这颗手雷还能拉几个垫背的,看来自己是穷途末路了,邓浩最后扫视了一眼周围,满怀眷恋的看了看,心中道自己该离开了。生我养我的父母,生我养我的祖国。

就在他扣下扳机的那一刹,邓浩突然看到左侧的一个塑料盆动了一下,跟着塑料盆被移开,探出一个头来,邓浩手中一动,抽出了军刀扑了过去,却发现是一个女孩,中国女孩,那女孩子看着邓浩,轻声的叫道:“兵哥哥,快过来从这里走。”

邓浩一看,原来是一个下水道的入口,那女孩正是从下水道里面钻出来的。邓浩心中一喜,立刻提起旁边的煤气罐,跟着这个小孩下了下水道,朝里面钻去。

五分钟,没有任何动静,那帮士兵又等了5分钟,依然没有动静,那帮美国鬼子互相看了一看,其中一个人做了一个掩护我的手势,慢慢地向着水产门市潜了过去。

到了门口,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跟着喊道:“那个杂碎跑了……”其余的美军一听,也都冲到门市内,地下盖着铁盖的下水道赫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两个士兵刚移开下水道的铁盖。沉闷的爆炸声传了出来,一股热浪涌了出来,美军大叫一声:“卧倒!”所有的美军立刻趴在地上。

原来邓浩进入下水道后,将一个手雷绑在煤气罐上,然后又用绳子系在铁盖上,美军只要移动铁盖,手雷就会爆炸,同时引爆煤气罐。炸塌通道。

美军等到硝烟散尽,呆呆的看着被炸塌的下水道,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水产门市,向上级汇报去了。却没有想到在替死去的同胞收尸的时候,居然被诡雷又炸伤了几个。美军现在对邓浩可是恨到了极点。也知道邓浩入了下水道。这个城市下水道四通八达,一时到哪里去找。只能加强戒备,并安排搜索队进入下水道搜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