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居然还有"美奸",还是战斗机驾驶员!zt

冷儿 收藏 24 17570
导读:二战中居然还有"美奸",还是战斗机驾驶员!zt

1944 年10月13日,一架美军洛克希德 P-38“闪电”战斗机突然降落在意大利米兰附近的荒野中。“闪电”来的是如此突然,德军的防空观察哨和高射炮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直到飞行员自己打开座舱盖,高举双手走出飞机,德军才反应过来,他们迎来了一个叛逃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丁·J·蒙蒂中尉,被认为是二战期间唯一一个叛逃到纳粹德国的美军飞行员,蒙蒂出生于美国的一个极度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在这样的环境下,成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并不奇怪,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蒙蒂与其他许多年轻的天主教徒一样,大量收听了柯林神父的广播布道,并被其夹杂着种族主义、纳粹主义和反共思想的极右翼煽动性言论深深地影响了,从而成为柯林神父忠实的追随者。但这并不影响他加入美军,接受飞行训练并前往前线,毕竟,这是在战争时期获得面包的捷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4 年 9 月,蒙蒂作为第 126 补充营的一名少尉被调往印度,随时准备被补充到欧洲 P-38 战斗机部队参战。但美军在欧洲西线已取得了绝对的制空权,对补充飞行员的需求并不很大,蒙蒂又过了一阵子无所事事的生活后,才被调到意大利的 Pommigliano,成为第 82 战斗机联队的一名飞行员。与当时许多美国年轻飞行员一样,蒙蒂渴望成为英雄,渴望通过在战场上的表演来证明自己,从而获得女性的青睐,同时也能挣得更多的面包钱,但战局的变化却没给他这样的机会,蒙蒂曾经面见过第 82 战斗机联队联队长埃德温森上校,要求到一线部队与德国人作战,但他的请求被拒绝了。蒙蒂此时的思想非常混乱,他自幼就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国家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但加入美军后又接受了大量反纳粹教育,同时又受到官方和民间大量“非正式”的反苏反共宣传的影响,因此蒙蒂并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美军飞行员而存在的意义在哪里,直到有一天,一个念头突然闪进他的脑海:到德国去,加入德军,去和苏联作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时,想法和机会是同时出现的,不由人有后悔的机会,就在蒙蒂上前线的要求被拒绝后几天,第 354 维护大队的一批新出厂的 P-38 战斗机抵达了 Pommigliano,这些飞机将在 Pommigliano 接受检修,然后分派到一线部队参战。在与地勤人员的闲扯中,蒙蒂注意到一架序列号为 44-23725 的 P-38 F-5E 的侦察型“闪电”的 A1 维护工卡上有个红*,这表明这架飞机刚完成检修,但需要试飞。这对已下定决心叛逃的蒙蒂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 Pommigliano 无所事事的他终于有机会独自驾机上天,同时不用担心身边有任何其他美军飞机的干扰。1944 年 10 月 13 日,蒙蒂提出申请,志愿担任这架 P-38 F-5E 的试飞飞行员,并毫无问题地得到了批准。起飞后,蒙蒂立刻调转航向向北飞,希望在飞越前线后找到一个德军机场着陆,但毫无实战经验的他很快就迷航了,视野中看不到一条跑道。蒙蒂陷入了慌乱,虽然是测试飞行,但他的 P-38 携带的燃油仍然够他在空中多逗留一阵,但蒙蒂却急于着陆,因为他不想在空中遇到任何一架飞机,无论是美军的还是德军的。幸运的是,前方不远处一片细长条的草地映入他的眼帘,潜意识告诉他,这是唯一的机会了,蒙蒂立刻降低高度,把飞机安全地降落在了这块草地上。这就是先前出现的一幕,德军士兵围了上来,惊讶地看着这架崭新的 P-38 以及它高举双手的飞行员,直到有人回过神来,将蒙蒂押解到了德国空军主审官汉斯·夏弗(Hanns·Scharff)的办公室。汉斯·夏弗是德国空军最出色的审讯官之一,主要负责对美第 8 和第 9 飞行联队的被俘飞行员进行审讯,他是一个很敏锐的人,但也很多疑,但绝大多数经他审讯过的美军被俘飞行员认为夏弗同时也是一个人道的审讯官。当蒙蒂向夏弗说,他想加入德国空军,前往东线对苏联作战的时候,夏弗吃了一惊,这与他审讯过的其他美军飞行员的口径截然不同,作为投诚者,蒙蒂没有携带任何有价值的文件,在言谈中也没有表现出对美国憎恶或反感。夏弗将蒙蒂的案子和上级通气后,得出结论,马丁·J·蒙蒂是一名美国间谍,而不是变节者。但夏弗始终不明白,美军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派出这样一名“间谍”。可以肯定的是,蒙蒂被投入了战俘营。但关于他在战俘营里的表现,却存在多种说法,有的说法是他一直被当作普通战俘关押,直到战俘营被解放,也有资料说蒙迪在战俘营没住几天就被转移到了柏林,在那里,他成为了纳粹的宣传工具,通过广播向美军士兵朗读柯林神父所写的极右翼文稿,而更离奇的说法是,蒙迪在柏林加入了党卫队,后来身着党卫队制服在意大利向美军投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无论蒙迪是否受到纳粹的青睐,他带来的那架 P-38 却让德国技术人员如获至宝,虽然德军也曾缴获过 P-38,但是多少都受到过损伤,而蒙迪带来的 P-38 F-5E 却是一架崭新的,没有任何损伤的好飞机,这架 P-38 F-5E 编入绰号“罗萨琉斯马戏团(Wanderzirkus Rosarius),因专门试飞各国缴获飞机而得名”的德国空军试验飞行部队,以找出在空中对付这种飞机的办法。1945 年 5 月,“罗萨琉斯马戏团”的 P-38 F-5E 在奥地利的雄告(Schoengau)被美军发现,此时,它的机身上满是纳粹空军的标志,鼻轮也严重受损,飞机趴在地上不能动弹,美军并未对这架飞机进行修复,只将其扔进了废品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丁·J·蒙迪的故事并未到此结束,他在战后接受了美军军事法庭的调查,讽刺的是,军事法庭仍未能发现蒙迪的被俘实际上是因其叛逃未国,因而只给其极轻微的处罚,并恢复了蒙迪的军籍,军衔为列兵,1948 年,蒙迪以上士的军衔退伍。但纸终究包不住火,当时审讯过蒙迪的汉斯·夏弗战后移居美国,在美国,夏弗参加了配合美军调查的一系列活动,在此期间,夏弗指证,马丁·J·蒙迪的被俘完全是其个人的叛逃行为,虽然蒙迪本人并没有向德军提供任何美军机密文件,也没有直接将飞机交给德方,但其的行为却有明确的政治目的。蒙迪退役后,FBI 立刻拘禁了他,罪名是叛国、偷窃贵重军用物资以及参与纳粹宣传,按美国的当时的法律,这足以判其死刑,但在战后美国近乎疯狂的反共浪潮之下,蒙迪的辩护律师以其叛逃的目的不是反美,而是反共为由,为其争取到了减刑,最终,马丁·J·蒙迪被判处 28 年徒刑,并于 1977 年获释。


整个蒙迪叛逃案,是对美国自身在二战前后对苏联盟友表里不一最直接的证明,也是美国战前对纳粹主义的纵容而酿成的苦酒,蒙迪在战后戏剧性的轻刑和随后的麦卡锡时代,无一不是莫大的讽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