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军团龙凤斗]营救(五)

herman_zh 收藏 17 44
导读:[原创][影子军团龙凤斗]营救(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营救(五)


复死山口直径约一公里,垂直向下大约有三百米的凹陷。复死山上的暗域神社并不在复死山顶,通往神社的黑漆长廊在向上经过八百米左右就钻入了复死山的腹地。


刚经过巨大能量攻击的复死山脚下,现在倒更象人间地狱。地面的裂缝越来越深,被微波能激得爆沸的熔岩将硫磺烟雾不断向外喷发;山麓湖水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从冰变成水,从水变成气,转而又被冷凝成水滴与冰块,反反复复。空气中的水汽又与硫磺结合,落下的水滴变成了强酸,山林被炭化,雪地与岩石被侵蚀,混成一股股浑浊的泥石流向山脚奔涌而来。空气中弥漫的强酸已不能让任何地球生物正常呼吸!


恶劣的环境让赫尔曼四人太空作战服的供氧系统自动启动。恶劣的环境已经影响不了四人了,但逐渐被泥石流堆埋的神社门廊让四人加快了脚步。


进入黑洞洞的门廊,那种不需要任何媒介的寒冷再次传来,深入骨髓,四人不禁打了个冷战。外面的阳光已经不能透入,但神社深处并没有因此而漆黑一团,四壁散发出神秘的幽幽光亮。脚下硬硬的台阶慢慢变得黏稠,软软的如有生命般地蠕动,一阵阵怪异的吼声不时从黑暗的尽头传来。这里似乎成了另外一个世界,刚才外面发生的激战已恍如隔世。


“这里面好恶心!”芙若儿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接着说:“前面有很多人,怪怪的,要小心点儿了!”


继续往前走,无数人低沉地吼声越来越近了。四人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穿过了长长的门廊,已经进入了复死山的腹地。继续前行五百米左右,有节奏的低沉吼声让暗壁都微微震颤。


四人穿过了一段黑雾门屏,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在四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大厅,高约六、七米,面积大约有五、六个足球场,在大厅的另一端是一个高约两米的神台,神台背后又是一个黑洞洞的门廊。大厅内至少有七、八千穿着黑衣的蝎湓人机械地拿着战刀向着前方的神台呼喊着必胜的口号,站在神台上的正是蝎湓人的最高长老——A.金山。


金山长老已经看到了四人的闯入,眼睛里冒出了寒光,他高高举起了他的双手大声呼喊:“臣民们,黑暗是永恒的,光明是短暂的,是迟早会被吞噬的!我们蝎湓人是最伟大的,是无敌的!我们马上就可以与黑暗融为一体,生命是一个意外,我们马上就可以复死了!整个世界也将被我们统治!五大帝国的文明、科技也将被我们伟大的蝎湓人征服、奴役!蝎湓人必胜!”大厅内又是一片低沉的必胜吼声。


转而,A.金山长老将手指向了出现在大厅门口的赫尔曼一行四人,对着膜拜的人厉声喊到:“阻止他们,我马上就可以让黑暗再次回来!我们蝎湓人的力量将是无穷的!你们每一个人都将不可战胜!就把他们作为礼品献给暗域吧!”金山长老朝他的助手和卫队挥了挥手,转身闪入了内厅。


“站住,不要走!”博格远远看见金山长老要走,着急得大吼了一声。


但这样的喊叫是徒劳的,大厅里的七八千被蒙蔽的蝎湓精英们高举着战刀,呼喊着复死与必胜的口号,木纳地向四人走了过来。


“你们这些蠢材!生命是无价的,不要白白送死了!”博格大喊着。


闪着寒光的战刀纷纷向四人身上落下。不过这样的攻击对于装备了太空作战服的四人来说,根本无济于事,伤不了分毫。四人一边承受着,一边大声地向拥挤上来的蝎湓人呼喊着,希望他们能够觉醒。这些拿着原始战刀的蝎湓人在他们眼里无异于手无寸铁,四人虽然装备了最先进的攻击武器,却始终不忍对这群狂热的、无任何防御的蝎湓人开火。


更多的蝎湓人拥挤了过来,四人已经被挤散。四个伙伴每人周围都变成了结结实实的人壁。露丝与芙若儿体力较弱,已经被肉壁挤得动弹不得,作战服已经开始散发蓝光,抵御着外界的压力,抵御着无数刺在她们身上的寒光。


一把漆黑的刀从人缝中递了过来,只奔芙若儿而去了。赫尔曼从人缝中看到了,他马上认出这不是普通的刀具,参加过对黑暗作战的他,马上就认出了那是一把黑暗武士用的暗粒子刀,是足可以穿透作战服的。赫尔曼不再徒劳地呼喊了,他首先扣动了扳机,并对芙若儿大叫:“芙若儿小心那把刀!大家反击吧!”


芙若儿的意识能在暗粒子刀接近时也感应到了危险,她想闪开,无奈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她的粒子枪也开火了。她周围一圈的蝎湓人倒下了,但她左胳膊还是被深深地划伤了。与此同时伙伴们的激光枪、粒子枪纷纷开火了。冲上来的蝎湓人象麦杆一样纷纷倒下。很快,整个大厅都弥漫了尸体的焦糊味。


剩下的蝎湓人并没有减缓前进的脚步,依然呼喊着口号不断向前。长老的卫队夹杂在人群中,利用人体盾牌的掩护,用电子发射枪时不时朝四人这边打着冷枪。四人匍匐在刚刚堆积而成的尸体堆下向外反击。尸堆不断被电能弹击中,嗞嗞啦啦地放着电,体温尚存的尸体在电流的刺激之下不断地抽搐,死者的肌肉也在电流的作用下而扭曲,在幽黑的光线之下更显狰狞。被反复击中的尸体表面已经焦黑、硬化,转而又被强大的电能激得肉末四溅,焦臭的肉末在多股能量的撞击下很快弥漫了整个大厅。即使象露丝与芙若儿这样久经战阵的女孩,也忍不住颤栗、呕吐!


“算了吧,不能再拖延了。我们必须尽快抓住长老,时间拖久了,还不知道他会耍什么阴谋呢!”赫尔曼皱着眉头对大家说:“我看这群人已经无药可救,放走了他们,他们将回把战争的狂热又传染给其他人。死亡已经震慑不了他们,他们追求的就是所谓必胜的复死,我们成全他们吧!这不能算屠杀,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


博格的粒子炮和芙若儿的次声炸弹一次次在人堆中爆发了。暗域神社的大厅一次次亮如白昼;粒子弹爆裂的风暴,和着强力的次声谐振一次次穿透了一堆又一堆蝎湓人的身体。肢体的撕裂、内脏的爆裂让每个狂热的蝎湓人身上都溅满鲜血,暗域神社大厅的地面被尸体的碎末与鲜血染红了,地面变得更加的黏稠不堪!


芙若儿的手开始颤抖了,扣着次声炸弹发射器的手指已经不听使唤了,眼前的一幕让她晕眩。博格粒子炮弹的发射也减缓了,如地域般的惨境同样让他震撼!


“够了,你们醒醒吧!”赫尔曼忍着弥漫的尸体粉尘,站了起来,朝着仍在机械向前的狂热的蝎湓人喊到:“你们是善良的,不要被蒙蔽了!不要在为那个人白白送死了!停……”赫尔曼还没说完,一串电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肩头。战斗服的能量在受攻击处迅速凝聚,使得赫尔曼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但他还是被强大的冲击力狠狠地掀到后面的暗壁,重重地摔在地上,几乎晕厥,右半边身体几乎麻痹!


“他们是敌人,是恶魔,别再把他们当正常人了,不要仁慈,杀吧!”露丝呼喊着,用更猛烈的火力还击着。


很快,刚才大厅里的七、八千人被强烈的能量风暴撕扯成了一滩滩的肉泥。但战斗并没有因此而结束,更多的蝎湓人从神台后面的内厅涌了出来。赫尔曼四人的火力已经完全封锁了内厅的入口,堆积的尸体不断将入口填埋,但很快又被从里面涌出的蝎湓人推开。两米高的神台下面不多会就被推下的尸体填满。


“蝎湓人是在拖延时间,我们不能和他们耗了,要赶紧冲进去抓住金山长老,不能让更多无辜的人白白送死了!金山长老可能还有更大的阴谋,我们赶紧冲进去吧!”赫尔曼招呼着大家踩着已堆满尸体的大厅向内厅入口逼近。


芙若儿的定向次声波向内厅不断发射,蝎湓人来不及冲出就已经被次声波的谐振撕裂了内脏。


四人进入了内厅长廊。内厅的长廊看上去象一个螺旋向下的楼梯,深入复死山底座。每下降四、五米就又是一个类似于大厅的楼层,每层又有许多的休息室和物资贮备室。不断的有蝎湓人从楼层出口向内厅螺旋向下的长廊涌出。


螺旋的长廊深不见底,要从无数的房间中找出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何况又是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神社!


“金山长老在最底层,也就是暗域神社的中心!不过,那里有很奇怪的能量源,我们再向下五百米左右就到了。但中途会经过将近一百层的楼层,这里面有数不尽的狂热的蝎湓人!好在他们没有重武器。”芙若儿的灵性,准确地感应到了金山的位置。


赫尔曼咬咬牙,对伙伴们说道:“那还等什么,要抓住金山长老,只有——杀!”


“芙若儿,你在前面用次声炸弹开道,封堵冲出的蝎湓人;博格,你的粒子炮殿后,消灭追击的蝎湓人;我和赫尔曼作为火力的补充,狙击漏网之鱼!”露丝迅速向大家传递了自己的意图。


伙伴们开始不断向下杀去。整个神社似乎都被这无尽的杀戮撼动了,黑暗的墙壁在粒子炮弹的冲击下不断震颤,充分爆发意识能的芙若儿将次声波的谐振透过每一个缝隙向前衍射,无数的蝎湓人在还没来得及冲出,内脏就已经裂成浓血。四个杀红了眼的伙伴踏着厚厚的尸体堆终于到达了神社的最底层。


芙若儿用持续发射的定向次声谐振源堵住了底层的入口,四个伙伴朝神社的中心走去。


神社中心是一个小厅,通过小厅是一段长长的过道,过道的两旁密密麻麻的供满了所有为黑暗与狂热“献身”的蝎湓人灵位。


“这次他们又要增加无数的灵位了。”博格有些调侃地说道。


“不!”赫尔曼很坚毅的说:“他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这次我们要彻底地摧毁他们心中的黑暗,摧毁这个暗域神社!”


暗域神社中心的小厅仍然是密密麻麻的灵位。在偏前方的中央,一个漆黑的小圆球悬浮于半空,仔细看去,似乎还有许多细小的黑丝连接于暗壁之上,这就是驱动蝎湓人疯狂控制蝎湓人意识的黑暗之源。金山长老正在黑球之前,用自己的意识召唤着更多暗能的聚集。


A.金山长老没有料到赫尔曼四人能这么快的到达,他对暗能的召唤嘎然而止!望着紧逼上来的四人,金山如被逼进绝境的困兽一般,抽出了自己的战刀。


“你们,你们,你们……”功亏一篑的金山在绝中望声嘶力竭地嚎叫着,猛地将战刀切向了自己的腹部,狰狞地朝四人狂笑着:“你们别想知道更多!我将是永恒的,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你们自以为将黑暗赶出了太阳系吗?哈哈哈哈!”


赫尔曼冲上去,抓住了金山的胳膊,狠狠地对他说:“你这混蛋,先不要死!你把我们的扬和十八怎么了?快说!!”


“想知道他们吗?嘿嘿,他们好得很!暗物质是伟大的,轻而易举就在你们堡垒内部制造了一个虫洞。他们已经是我们的一部分了,就在我们的基地里,你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哈哈哈!”金山扭曲的脸狰狞地笑着,但笑声越来越弱。


“那他们在这里吗?快说!”着急万分的赫尔曼狠狠地摇晃着金山。


“黑暗,快来吞噬这一切吧!”金山大吼了一声,猛地狂喷一口鲜血,再也不动了。


悬浮的暗球开始有节奏地伸缩,连接至暗壁的黑丝如黑色血管般膨胀起来,整个暗域神社开始震动、坍塌,神社即将被完全被这如黑洞般的黑球吞噬。


“原来黑暗力量就是这样被蝎湓人引导进来的!大家攻击暗球,将它的暗能分裂、中和,不要被吞噬了!”赫尔曼大喊着。四人的火力集中向暗球倾泻而去。


暗球在受到攻击后猛然收缩至几乎肉眼看不见,紧接着又迅速膨胀,更强烈地吸收着四周一切可作为能量源的物质。金山的尸体被吸收了,博格凶猛的粒子炮被吸收了,博格本人也被强大的吸力卷入暗球之中。芙若儿大喊了一声冲向了他,想拉住博格,他们的手终于紧紧的拉在一起!但她在博格被卷入之后也被手拉手地卷入,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没有松手。露丝见同伴有危险,猛扑过来,紧紧拉住了芙若儿的手,但她身上作战服的反引力同样抵御不了暗球的吞噬力量,同样被慢慢卷入。


赫尔曼扔掉了手中的粒子枪,冲上前挽住了露丝的胳膊,另一只手拔出激光发射器,将一束激光射入暗球。赫尔曼尽力挽住了伙伴的手,奋力地维持着,爆发的意识能不断催发着激光的发射。暗球的跳动更厉害了,更疯狂地吸收着四周的能量,暗域神社已经完全坍塌、收缩了,神社下的熔岩向上翻腾着,薄薄的岩石层已难以束缚翻腾膨胀的熔岩了!


赫尔曼同三个伙伴并没有放弃,与暗球的对峙还在继续着。赫尔曼不断爆发的意识能抵御着暗球的吸噬,暗球也强烈震动着,吸噬着周围的一切,但过多能量的注入,似乎让暗球难以承受,在吸噬之余不断膨胀!


赫尔曼意识能的爆发已近极限,但仍没逃出被吸噬的厄运,他的身体离暗球越来越近了。赫尔曼咬着牙,用尽最后一口气力大喝一声,催动着体内所有能量的一并爆发。在这一刻,赫尔曼的身体迸发出耀眼的光芒,紧握着手的另外三个伙伴的意识能也同时被催动,在虚无的黑暗中同样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暗球的吸噬也接近极限,熔岩在暗球强大的牵引力下冲破了薄薄的岩层,反将暗球吞噬。暗球终于不能承受这强大自然力量的冲击,象炸弹一样爆发、膨胀,冲破复死山口向上猛然爆发出去!


在华汉帝国的中央、在土卫六的影子军团战时司令部、在蝎湓南部海面游弋的使者,都同时监测到了这样的一幕。复死山爆发了,与其他火山爆发不同的是,一团黑暗膨胀的球形首先冲天而起,在暗球之中似乎还有一串光点在穿插,接着才是熔岩的喷发。暗球迅速向大气层外圈移动,不到两分钟便脱离了大气层的束缚,后面留下了长长被撕裂的大气层轨迹!


“早该想到黑暗最后的基地就在这里,大家立即出击,去接应我们的英雄吧!”帝国的军事总长H.霍克元帅用最简洁的话语向影子军团司令部发出了作战动员令……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