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一章:英雄当烹(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当那场漫长而残酷的战争最终在太平洋上落下帷幕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共和国都有意或无意的回避着战争这个话题。而那些为了祖国的荣誉和命运浴血疆场的名字,也逐渐的消逝在了岁月的滚滚长河之中。

直到很多年后的一个中秋之夜,几名年轻的记者再次扣响了那一扇早已冷落多时的大门。他们今天要采访的是中国人民国防军的一位陆军退役军官—冯吉河少将。战争能给予军人的惟有荣誉,空前惨烈的国运决战之后,中国人民国防军内将星云集,一时之间阵容之盛甚至大有赶超建国初期之势。

所以采访一个退役少将对于年轻的记者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何况冯吉河在这次新闻节目中所担任的角色也不过是一个陪衬而已,借助他的口吻为共和国塑造出一个新时代的战神形象。

门徐徐打开,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个朴实无华的中年男子。被炮火削掉的左臂让他的身体显得特别的单薄,已经洗得泛白的军装却难以掩盖这位久历战火的军人身上的英气。

让进房间之后,已经走访了多位将军的记者此刻多少有些惊讶。这个房间布置格外的朴素和平淡。房间的墙壁上挂满了这个房间主人在自己军旅中与战友们的合影,而在无数照片正中显眼的地方挂着一枚锈迹斑斑的勋章。那并不是价值连城的八一胜利勋章、或万众仰望的人民功臣奖章。而是当年为了鼓励包围圈部队的士气而批量生产空投前线的“墨累河盾牌”。

简单的寒暄之后,记者们便直入主题的开始了采访:“冯将军,我们知道在您的军旅生涯中,有一位您的战友和领导给予了您莫大的影响和帮助。您能谈谈他的故事吗?”

“是这样的。在那一晚之前,我一直觉得军人只不过是一种职业,但那一晚之后,是他用他的行为向我证明了,军人是一种天赋,是一种责任。” 冯吉河微笑着回答道。

“是这样啊!那您能说出他的名字吗?” 记者们职业的微笑着,将一个“攀龙附凤”的机会送到了冯吉河的嘴边,他们期待着这位老将军说出那他们期待的名字。

“可以!他就是我一生的所钦佩和仰慕的—陈万剑大校。”冯吉河云淡风清的笑着答道。看着记者们惊讶的表情,冯吉河继续侃侃而谈:“是的,他直到战死疆场,军衔也不过是一个大校。连颗将星也没有捞到。不过他的所作所为却可以令很多生而显赫的将帅们汗颜不已。”

他的故事可以从2006年年底说起,那一年作为军队构建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国防军四总部联合建立了行政监察协调机制。这一行政监察协调机制由总政纪律检查部牵头,四总部机关16个相关部门参加,组成总部监察工作联系协调小组。协调小组定期召开工作会议,遇有重要事项需要协调时,随时召开。

这一行政监察协调机制建立伊始,便开展大规模治理商业贿赂的行政监察工作。全军各部队将按照总政治部、军委纪委的统一部署,重点治理工程建设、物资装备、医疗卫生、军交运输、财务、军需、通信、有偿服务以及社会化保障等领域在招投标、采购等军地经济交往中的商业贿赂行为,确保军队高中级领导干部和机关干部严格自律、廉洁从政。

在这一场席卷全军、雷厉风行的“廉正风暴”中,多名中国人民国防军高官落马。而其中不乏一向号称“全军最廉洁的”驻港部队的高级军官,一时间引的香港舆论一片哗然。素有“香港最大反对党”之称的香港民主党,更利用其在香港的所控制媒体大肆攻击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驻军政策。

民主党以驻港部队属于正军级单位(相当于省军区)这一特殊的编制,故意夸大驻港部队的规模。捏造所谓“大陆年年增兵香港”、“中共在香港部署有大量影子部队”、“香港正日益军事化、要塞化”等等虚假消息。

宣称仅仅是为了“行使主权”,北京政府根本没有理由和必要在香港驻扎如此之多的军队,其真实用心“诡异莫测”。并且一口咬定,北京政府每年从香港特区的财政收入中秘密抽走大量资金,用于支持广州军区日益庞大的军费开支,以及为其他军队科研项目筹措资金。

香港民主党的种种骇人听闻的宣传,以及信口捏造和拼凑出来的所谓证据,迅速在心态浮躁的香港民众中,先入为主的树立起了一系列错误的结论。即:驻港部队的存在,对香港的繁荣和昌盛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的煽动一度组织了数十万香港居民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要求特区当局向北京中央政府要求撤消驻港部队。这也就是所谓“香港反驻军运动。”

不过一系列的所谓“反驻军运动”,就如香港民主党之前所制造的种种煽动对立情绪的事端一样最终以一场闹剧收场。但是此后所引发的却是共和国党内军内对香港驻军地位的思考。这些主流的观点甚至认为:香港回归之初,北京中央政府在香港驻军,无非出于三大理由:

1、行使主权,2、防止动乱,3、抵御入侵。

但多年以来的实践证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主权已经无人质疑,而面对多次大规模的游行和罢工等群体性时间,香港的警队也证明了自己有能力维护香港的秩序。

至于外来入侵,两岸和平统一和越南内战之后,中国的国防第一线已经扩大的第一岛弧线以外,香港已经处于内线的地位。已经无须再驻扎如此之多的军事力量。何况香港本身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现状也不适合作为军事要塞。

而相反在越南内战之后,中国军方需要在越南全国各地的执行“维和”任务、建设金兰湾等一系列海外军事基地,同时还要启动和维持缅甸沿海的“兰狮计划”和澜沧—湄公河一线的“银龙计划”。庞大的资金和人力缺口,一时间也迫切需要缩减在香港的驻军。

面对来自民间和军方的多方压力,中国政府最终决定削减驻港部队的规模,降低其级别。2007年1月1日起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的由正军级单位(相当于省军区)、副军级单位统一降低为旅级单位。驻港部队的主力—陆军部队也由步兵旅规模缩减为步兵团级规模。

长久以来驻港部队的指挥岗位一直成为军队高级干部的跳板,所有在此任职的领导基本上都能得到重用和提升。但在规模削减之后,这个岗位的前途一时变得不明朗起来,有潜质的青年军官都已经清楚知道。驻港部队的发展前景较之越来越多的海外军事基地相比已经日趋暗淡。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在广州军区司令钱箫中将的推荐下,陈万剑上校出任了新一任的驻港部队司令员。

应该说在陈万剑上校在他任期的第一年,工作的并不比他的任何一个前任更出色。驻港部队的日常工作也并不比这位32岁的上校此前管理过的部队更为复杂。如果不出意外,陈万剑上校可能会在2008年的年末顺理成章的得到晋升。成为中国陆军某个机械化步兵旅的旅长或者某陆军师的师级干部。

但是2008年1月12日的午夜,这位共和国年轻军官的命运将得到彻底的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