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进入开罗

bigstore 收藏 7 26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进入开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我们的防区里出现了身份不明的人,这些人均会说一口流利的美国英语。对我军的条令十分熟悉。他们尽量模仿我军士兵的一些习惯。经常冒充我军的宪兵部队。在我军后方大肆进行摧毁我燃料供应站。弹药库的行动。并在我军中散布假命令和谣言,使用一切手段制造混乱。”自布雷德利报告了发现不明人员后,在他报告前又出现了两个燃料库和一个弹药库被炸。据生还的守卫哨兵说在爆炸之前都有美国宪兵的出现。美国特遣部队司令部发出了将那些冒充美国人的德国人全部抓获的命令。

默尔德尔斯少校他们搞的破坏行动确实在美军特遣部队中引起了恐慌,几天之内,苏伊士城内城外的的美军各部队均接到了关于‘穿着和美军穿着的一样的英国军服的德军出现’的报告,各种传言也在苏伊士城内城外的的美军各部队中不径而走,并且不断夸大。

一时间美国大兵们每逢在路上互相遭遇时都会彼此怀疑对方是敌人。各部队开始严格警戒,认真盘查过往车辆和人员,任何官阶、证件和抗议都不能使通行者在经过一个交叉路口的时候得以免受严格的查询。除要求对方回答口令外,还会询问一些美国的风土人情,如橄榄球队的比分或棒球明星的名字等。一旦认为回答可疑便立即扣押,结果却往往误抓己方。连德国人都听说了由于草木皆兵的美国军人开始怀疑一切,有很多人被误抓。其中一名美国坦克兵上尉仅仅因为穿了‘可疑’的长统靴就被宪兵不由分说逮了起来。

在第四天,英国负责对德军心理战的‘加来电台’照常用德语向德军官兵广播,声称当天美军逮捕了250名身着美军制服的德国士兵,周天雷听后不禁哑然失笑—他一共只派出了十几个人的破坏分队,就算加上在那里以贝督因人身份活动的接受过德国训练的阿拉伯人也不会超过40人,美国人上哪去抓几百人的身着美军制服的德国士兵。如果是那样,说明盟军误抓了自己的士兵。还有一次,两名美国士兵在别的部队用餐时因说了一句“味道不错!”而被审查,因为几乎所有美军士兵都认为军营里的伙食非常难吃,认为其美味必然可疑。

美军的布鲁斯。特纳将军也被自己人误抓,被关在一个仓库里达5小时之久,当他脱口辱骂囚禁自己的宪兵时,那宪兵皮笑肉不笑地说:“忍耐一些吧,将军!纳粹正想收容您哩!”

最后,甚至连美国特遣部队司令巴顿将军也亲身经历了这种怀疑一切的检查。一次他乘坐一辆吉普车前去寻找布雷德利准将,短短的旅途中遭到多次盘查,尽管他每次都表明身份,但各路口的哨兵仍不时问他一些有关美国的事情,回答稍有迟疑便会引来警觉的目光。事后巴顿将军回忆说:“最初一位检查人员问我,伊利诺伊州的州府在哪儿,我回答说是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伊利诺伊州首府),没想到他‘纠正’我说应该是芝加哥。还有一个岗哨的士兵问我电影明星蓓蒂。格拉伯(美国兵的偶像)的现任丈夫是谁?我立即回答说是哈里。詹姆斯,结果令他们颇为满意。”

据布雷德利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全部的美国兵,互相见面时简直如猫见了耗子一般,大眼瞪着小眼,互相怀疑着对方。”

周天雷在自己派去的破坏分队在和事前埋伏在那里的德国间谍接头后,德国间谍发回了接头顺利的情报,随后他们就开始保持了无线电静默。不过自己还是可以通过了很多渠道了解到在苏伊士城内的美国军队现在已经处在了混乱的状态。开始向驻守开罗的英军进行增援的计划不得不一推再推。

周天雷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现在就是看隆美尔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在开罗的蒙哥马利和亚历山大知道了在苏伊士城的美军部队防区里出现了大批的身着美军穿着的英军制服的德国人,他们在美国后方执行破坏任务。到现在为止美国都还没有肃清这些德国破坏者。听说他们抓起来了接近一千余人。蒙哥马利和亚历山大知道那里面肯定有很多的无辜者,因为随便什么破坏部队都不会有这么大的规模。

两个人坐在一起商议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蒙哥马利建议撤退到苏伊士运河一线。和美国军队编为一体。两军共同防御。因为在他们的侧后方还有德国的海军两栖部队,如果不是在苏伊士城出现了美国军队,在塞德港的德国军队肯定会配合自己正面的德国北非装甲集团军共同对自己进行前后夹击。

而撤到苏伊士运河一线则可以使自己处在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步,并且和美国军队在一起可以使自己的实力有所增强。自从德国军队突破了自己精心布置的阿拉曼防线,自己在该防线上的很多部队就被德国人分割包围。也幸好是这样,再加上自己从尼罗河上游抽来了预备队,才在开罗外围挡住了德军的先头部队。不过自己心里也很清楚。那个临时构筑的防线坚固度远不及自己的阿拉曼防线。果不出其然,在一天以后防线就失守了。

而亚历山大则出于对英国传统利益的考虑认为英国军队应该在开罗打上一仗。如果不战而退。对英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蒙哥马利无可奈何的说:“我何曾不想和敌军在开罗作一个最后的决战。可是你看我们现在在开罗能集结起多少部队?如果被德国人在开罗将我们的军队聚歼。那我们才真正丧失了在中东的地位。而且现在美国军队我们也无法指望他们的增援。只有我们撤出该城。与在苏伊士城的美军相回合才有可能打败德国军队,卷土重来。”

两个人经过了长时间的商议。结果亚历山大还是听从了蒙哥马利的意见,由于开罗城的重要性。他宣布开罗为不抵抗城市。而英军部队则逐次掩护向苏伊士运河撤退。

德国军队先期到达开罗附近的部队数量不多。对英军的撤退行动也无法阻拦。只好看着英军撤离。不过对亚历山大宣布开罗为不抵抗城市的决定还是欢迎的。他们本来是预备了和英国人一起在开罗打一个惨烈的巷战的。但是由于英国人的主动撤离。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因此可以庆幸自己不会在巷战中丢掉性命了。

德国军队开入了开罗,在大街上空荡荡的看不见多少人,即使有人出现也是象被火烧了尾巴的兔子似的。快速的在街头走过。很快就消失在街头尽尾。德国指挥官下令要部队加强纪律的坚守。不准骚扰开罗没有和英国人一起撤走的市民。

奥特。施瑙费尔的连队是在开罗被德国军队接管后的第三天中午抵达开罗的。根据命令。德国装甲部队的坦克一律不准入城。全部按事前的规定在开罗城外驻扎。

奥特。施瑙费尔带着几个人开着两辆卡车去临时后勤仓库领取坦克的易损件、油料和淡水等补给。在入扎前一些损坏的坦克也已经送到了刚刚建立起的修理工厂进行修理。

奥特。施瑙费尔手里拿着他写好的这一星期的战况的报告的副本,正本已经在入城前就已经交到了团部。在战报里他当然没有忘记写上自己俘获1辆、击毁15辆敌坦克的辉煌战绩,当然他关心的是那些隆美尔元帅许诺的那些改进型的四号坦克,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战果使他已名副其实地成为了一位王牌坦克手,他的名字已经被人事部列入“候补军官”一栏。

在临时后勤仓库他们领取了坦克的易损件、油料和淡水等补给后。奥特。施瑙费尔要部下自己先开卡车回驻地。自己则搭乘了一辆去开罗城的便车去送战报。

奥特。施瑙费尔在师部找到一个经常往来最高司令部的少校参谋,花了两包‘骆驼’烟的代价托他将战报的副本带给隆美尔。

等他回到了连队。他在和自己的部下说着:“你们见过埃及的那些肚皮舞娘吗?她们。。。。。。”

可是自己的部下却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他的指挥坦克炮长鲁佐递给他一叠纸。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看,差点没有把下巴掉在地上,现在在他手里拿着的正是他写的战况报告。“那。。。。。,那我给元帅送去的是什么东西?”奥特。施瑙费尔结结巴巴的说道。

隔了一会,奥特。施瑙费尔发狂的去翻自己的包,发现了他写给那天带自己去野战医院的德军护士丽莎的情书不见了。顿时奥特。施瑙费尔大脑一片空白。战报没有送出去可以再送。可是自己却将情书当成战报送给了隆美尔。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呢!

忐忑不安的他在第二天早上突然被鲁佐给叫醒。他在行军床上翻了大半夜,在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在梦中他梦见一辆四号特别型坦克越开越远。而现在被叫醒当然没有好心情。刚想发火鲁佐却说在外面有人找他。

奥特。施瑙费尔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自己的帐篷。在帐篷外面他看见了那个替自己送报告的参谋少校。正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上前立即敬礼。参谋回了礼后对他说:“请你在这份接收报告上签字。”

奥特。施瑙费尔看了看报告后。抬起头问道:“有新坦克?在哪,我先去看看。”

少校参谋将他带过了一顶大帐篷后,顿时奥特。施瑙费尔的下巴就掉在地上了,在他的眼前是十辆新型的Pzkpfw-Ⅳ型坦克,它们全部都漆有沙漠保护色。但是最关键的是那长长的75mm KwK 40 L/48坦克炮正在以最大仰角对着天空。好似古代全副盔甲披挂的骑士。在他的背后,全连的官兵也在眼馋的看着这些坦克。

少校参谋碰了碰正在发楞的奥特。施瑙费尔说:“签字吧,你们可是德国装甲部队头一个装备这种坦克的单位。还有刚才你出现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你就是这个连的指挥官。那么我就只收你一半报酬吧。”说着掏出了一包‘骆驼’烟丢还了奥特。施瑙费尔。然后拿回了奥特。施瑙费尔签好字的接受报告上。尽管奥特。施瑙费尔签字由于心情激动而是歪歪扭扭的。

然后他又掏出了一个小本子递给了奥特。施瑙费尔:“还有这个。”

“这是。。。。。。。”奥特。施瑙费尔打开一看,上面印着他的名字、日期,还有几行小字:兹认定以上战斗员的战绩属实,鉴于其出色的服务,授予奥特。施瑙费尔一级铁十字勋章,下面还有一些名字是授予的二级铁十字勋章。

少校参谋笑嘻嘻的对他说:“本来元帅是要来亲自授勋的,不过他现在有一个紧急会议,所以就派我来了。立正。”

少校参谋小心地从盒子里取出一枚锃亮的十字勋章,佩在哈特的左上衣袋正中,然后郑重地握手:“祝贺您!”

奥特。施瑙费尔只是一个劲地傻笑,活象一个躺在面包堆里的饿汉。

少校参谋走向自己的汽车,拿出了一个衣箱对奥特。施瑙费尔说:“这里面是你的新军服。上面的军衔是中尉。你打开穿上吧。”

等奥特。施瑙费尔穿上了崭新的德国装甲兵中尉军服,在新军服的衬托下更显得他的威武。他的部下见了不由的向他行以军礼。参谋少校将他们连获得的一些二级铁十字勋章交给了他,要他自己发给他的部下。在最后对他说:“元帅有句话要我带给你,他说你写的信很不错。他希望如果一切顺利战争结束后他能亲自主持你们的婚礼。”

奥特。施瑙费尔在少校参谋离开后,转过身来说:“弟兄们,今天晚上除了值班的,其他人跟我去开罗狂欢去。”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