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美国’宪兵

bigstore 收藏 6 0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美国’宪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把洗干净脸的默尔德尔斯少校一行带到了一个小院子后。敲了敲门。一会在门上的小窗子上北打开。后面露出了一个人的头,他看了看在门口的十几个穿着阿拉伯长袍和阿拉伯头巾的人。对他们说:“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默尔德尔斯少校上前说道:“在最后的晚餐上犹大究竟拿了多少金币才出卖了耶稣的?”

那个人听了之后神情稍稍有点激动起来。但瞬间激动的神情就从他脸上消失了:“不是金币,是三十枚银币。”然后他将门给打开。让一行人进去。

在进到屋子里后默尔德尔斯少校介绍自己的身份说道:“德国海军少校菲勒。默尔德尔斯,我们有12个人。”

那个人回答说:“海军情报局上尉军官汉森。勒布。我也是在进入苏伊士城才发现美军竟然没有穿自己的制服,而是穿英军的制服出现的。我紧急向指挥部发出电报。可是你们已经离开了塞德军港。而且你们也没有准备英军制服。所以我就紧急出去准备了你们的英军制服和钢盔。不过幸好美国军队还是使用他们的制式武器。不然我的事情就难办了。”

他把默尔德尔斯少校带到了一个夹层,用机关打开了夹层。在里面挂着数量众多的英军制服。勒布进去后将一个柜子的抽屉给拉出来。取出了十几个黑底色,在上面缀有白色‘MP’的袖套来。

默尔德尔斯少校看见后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勒布回答道;“这是为你们准备冒充美国军队宪兵的工具,经过我的仔细观察,他们的宪兵就是在右手的袖子上套上这个标志。,如果他们戴的是美国的头盔,应该是头盔正面喷有白色‘MP’这符号。侧面是一道白杠。”

默尔德尔斯少校知道在美国军队里‘MP’这两个字母就是军事宪兵的简称。他很佩服勒布情报收集的细致。他将其他的没有担负警卫的士兵叫了过来,让他们进去试衣服大小。试好衣服的士兵去替换警卫哨兵。

这时勒布拿出了一包‘骆驼’香烟,给默尔德尔斯少校弹出了一根,问道:“抽烟不?”

默尔德尔斯少校接过了香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脸上现出一种陶醉的表情。说道:“好久没有抽到美国香烟了。”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个他们为了模仿美国军队而特别准备的美国ZIPPO汽油打火机。为勒布点燃香烟,也给自己的嘴上的香烟给点燃。

在吐出一个烟圈后,他突然想起自己在进城看到的那个美国将军,于是就向勒布询问。勒布在听完默尔德尔斯少校的描述后,想了一会说道:“你们确定他是美国陆军将军吗?”

默尔德尔斯少校点点了头。勒布一拍大腿,说道:“你们可能遇到了美国在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官了。”

“你说我遇到的是美国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乔治。巴顿?”默尔德尔斯少校问道。

“很有可能是他。我看见他昨天进了苏伊士城的。”勒布说道。

“真是见鬼了,我要知道是他,我当时就应该开火干掉这个家伙的。为德国,也为我的一个长辈。”

“你的长辈?参加过一战?”勒布说道。

“是的,我们在上个世纪搬到美国去的。我的一个叔叔后来在一战中参加了美国军队。他说他已经是美国人了,虽然对上的是自己祖籍国。但是他是一个美国公民,必须为美国服役。”默尔德尔斯少校说道。

“后来呢?”勒布问道。

“后来我叔叔在战斗中失去了一只手。然后他从军队里退役。但是你大概也知道后来美国遇到了经济危机。当时政府欠了那些退伍军人很多的退伍金和伤残抚恤金。当时我叔叔也和其他退伍老兵一起去了华盛顿。在那里他见到了巴顿。他一战的时候就是在巴顿手下服役。在见到巴顿的时候很兴奋。可是巴顿却率领了一队骑兵冲进了老兵的队伍。使用马鞭使劲的打那些一战的美国老兵。我叔叔在背上挨了一马鞭。后来他还是趁混乱的状态逃脱了。没有变成那些被踩在脚下的人。后来我从美国回来考入了德国军校,并参加了德国军队。高特将军在知道我的身份后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这支特别部队。我就这么来了。”默尔德尔斯少校在吸完最后一口香烟后,将香烟头在地面上踩熄。

“不说那么多了,你先和我说一下美国军队的布防情况吧。”默尔德尔斯少校对勒布说道。

在一个小时后。默尔德尔斯少校一行人离开了汉森。勒布的住所。他将在一个小时后也离开这所房子。他告诉默尔德尔斯少校一个秘密地点,在那个地方放着为默尔德尔斯少校他们准备的汽车和油料。

默尔德尔斯少校离开时他们还是穿着他们进城的阿拉伯长袍和头巾。而勒布将以一个瑞典工程师的身份离开。

默尔德尔斯少校他们很顺利的通过了美国在苏伊士城门的检查,骑着骆驼一直向那个秘密地点走去。

在到达了那个秘密地点后,默尔德尔斯少校在确定了地点没有错误后。他向一个大沙丘走了过去,,开始用折叠式工兵铲挖起沙子来。其他人也上来帮忙。

在挖了二十分钟后。他们挖到了一个帆布、这时有人爬上去将上面的沙子给赶了下来。然后几个人一起动手将帆布掀开。在里面是一辆美国M3装甲侦察车和三辆默尔德尔斯少校看到巴顿坐着的敞蓬小汽车。

默尔德尔斯少校现在已经从勒布口中知道了这是美国最新制造的军用小型越野车,是一个四轮驱动的小型越野汽车。在美国现在是由班塔姆(Bantam).威利斯(Willys-Overland).福特(Ford)三家汽车公司生产。他们拿到的是由威利斯汽车公司生产的吉普车。他们很快就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了油料。默尔德尔斯少校开上了一辆威利斯吉普在沙地里跑了一圈,感觉这家伙的性能还不错。

默尔德尔斯少校随后按计划宣布了分组。这个时候穆罕默德他们也告辞了。现在就剩他们去单独执行任务了。一会默尔德尔斯少校将这个地方重新隐蔽后,他们换上了英军制服,乘上了几辆美国汽车离开了这片沙漠。

在通向苏伊士城的一条公路上的交叉口上,几个右手上带着‘MP’袖套的‘美军宪兵’在那里指挥交通。在他们的路标上标着去苏伊士城的里程数,路标下停着一辆威利斯吉普车。

德国人正在把去向苏伊士城的汽车指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他们告诉前来的汽车司机,在原来的那条路上的一座通过一个已经干涸的河沟的桥在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桥中间的路面已经垮了。现在工兵部队正在重建那座桥。现在请前往苏伊士城的美军汽车走另外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比老路要绕的远一些。路面情况也不是太好。

德国人在指挥美国的交通的时候是仔细考察过这两条道路的。在那座桥上做了手脚。不过维修的工兵部队就基本是杜撰出来的。不过他们推荐去的那条道路虽然也确实是通向苏伊士城的。但是他们在指路牌上做了手脚,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正确的指示方向。并在一个下坡急弯处他们把指示牌给改了。如果还是有能正确走通的牛人美军司机,在下坡后突然一个急转弯大家都晓得是什么结局。并且他们在路面上做了一个沙堆来阻挡美军司机的视线。

这时一辆威利斯吉普车来到了这个路口,在汽车上跳下了一个挂着准将军衔,头戴英国钢盔的美国准将。他看了看在那路口摆着的路障。又看了看几个‘懒洋洋’站在那里的‘美军宪兵’和一个‘美军宪兵’向来往的汽车打着交通手势。

他走了过去。这时几个‘美军宪兵’看见一个美国准将过来,几个‘美军宪兵’开始悄悄的将枪口对准了那个美国准将。

美国准将在走到负责指挥交通的‘美国宪兵’跟前。‘美国宪兵’在看到了美国准将走过来后。吊儿郎当给他行了一个军礼。这时在他的嘴巴还在大嚼口香糖。而美国准将也向他回了一个美式军礼。

美国准将走到负责指挥交通的‘美国宪兵’跟前对他说:“士兵,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为什么把汽车往那条道路上指引。

‘美国宪兵’对他用美式英语说:“报告长官,这条路上的大桥昨天晚上发生了垮塌。工兵部队正在对那座大桥进行维修加固。我们则奉命指挥交通,指引交通的正常运行。”

美国准将看了看后问道:“这里离苏伊士城还有多远?”

‘美国宪兵’说道:“报告长官,还有40英里。”

美国准将转身离去。那几个认为是他们可能有什么破绽露出来的‘美军宪兵’仍然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那个美国准将。直到他上车离去。

等美国准将坐的威利斯吉普车离去后。几个‘美军宪兵’立即凑在了一起。一个为首的人说:“你们说,那个刚才问我们的美国人是谁?”

有一个人说:“我看过照片,他好像是奥马尔.纳尔逊.布雷德利。”

那个为首的人说:“不管怎么样,这个人好像对我们起了疑心。我们还是趁现在的车辆稀少,赶快撤离这个地区吧。在桥上留的料足够这些美国人他们享用了。”

几个人连忙将路障给移开。然后乘上了他们的威利斯吉普车,发动了引擎,快速向南面而去。

在那辆吉普车坐着的人确实是奥马尔.纳尔逊.布雷德利,他被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任命到巴顿军队担任一个类似中国古代军队‘监军’的职务。巴顿在发觉了他的职务的真正实质后,向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提出要么将布雷德利正式归入美国特遣部队的指挥部,要么就将他调走。巴顿是这么说的:“我他妈的不能容忍一个间谍在我的司令部周围转来转去。”

布雷德利这次去苏伊士城的目的是去检查在苏伊士城附近的的美军后勤仓库的建设和隐蔽情况。在他刚才碰到德国人的时候,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天自己出来的时候可没有人告诉自己那座桥出问题了啊。而根据宪兵的说法是在昨天晚上垮的。那为什么没有人通知自己呢?

他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自己的司机派普中士。派普中士说:“长官,我觉得那没有什么问题的,可能您出来的时候工兵部队的人认为他们已经树立了警戒标志。并且有宪兵负责指挥。所以就没有通知你吧。”

这时他们遇到了一个车队停在路上。挡住了去路。布雷德利要司机派普去问问看是怎么回事!派普去了一会就回来说:“将军,那是路牌指示错误,可能在昨天晚上倒下来,扶起他的人没有看方向就把它给插进去了。那条错误的路是通向沙漠的。这条路我跑过,所以我知道正确的方向。”

在那个车队启动后,布雷德利的威利斯吉普车超过了车队向前驶去。才开出了二十公里。又看见了美军车队拦在了路上。

派普将汽车停好后,打开车门下去前去查看情况。一会他转过来说:“报告将军,前面出车祸了。三辆卡车摔出了山崖。死了很多人。”

布雷德利连忙对他说:“中士,带我去看看。”

在走了200多米后,布雷德利看着一群人围着这个路牌在叫嚷。派普去了之后,马上就转回来说:“将军,那路牌好像被人换了。原来这里是下坡带右急转弯。可是在在那个路牌上确不是这个,而是一个长下坡的标志。”

“不好,那几个‘宪兵’有问题,赶快回去看。”布雷德利对派普说道。

等他们的威利斯吉普车在快到达那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派普马上将车头横在了路边。两个人跳下汽车隐蔽起来。等了一会也没有见有什么异常反应。他们迅速开上汽车到了那个路口,几个‘宪兵’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们连忙驱车向大桥开去。刚转过一个弯就看见了一辆美国卡车在燃烧。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