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淮海战役之前,邓小平、刘伯承等中原军区的首长正在研究配合淮海作战的问题。会议决定埋伏一支奇兵在鄂西,钳制住武汉的白崇禧集团,然后准备打襄阳。“那么,哪个纵队留下呢?”李达参谋长问。刘伯承司令员说,“我看,就留6纵队吧!邓小平你看呢?“行!王近山再合适不过了,就把这块硬骨头留给他啃!”邓小平政委的口气很坚决。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两位首长的用意。谈到王近山率领的6纵,谁心里都清楚:这是一支以敢打硬仗、恶仗而著称的队伍。自从解放战争打响后,王近山指挥的6纵出陇海、战兰封、激战大杨湖、强攻上官村……关键时刻顶得住,是一支打不垮、拖不烂的队伍,使敌人闻风丧胆。这一点从以后缴获的敌方档案中得到了证实,蒋介石的国防部对第6纵队是这样评价的:“该纵,长于攻坚,指挥及纪律均佳。匪称之为主力纵队。

数日后,豫东战场捷报频传,“华野”外线兵团攻克开封后,继续发起瞧杞战役,把敌军区寿年兵团5万多人装进了口袋。蒋介石、白崇禧慌了手脚,急调大批人马北上增援,而南面汉水流域的守敌此时势单力薄。刘伯承、邓小平决定抓住这一战机,打响襄阳之战。

襄阳,位于汉水中游,与樊城隔水相望。它北通关中、洛阳,南接沙市、宜昌,西制川陕大道,东临武汉三镇,是鄂豫川陕四省的要冲,自古为兵家要地。蒋介石更把它看作是他“汉水防线”的枢纽,并以这里为中心设立了第15绥靖区,特派他的忠实信徒康泽到襄阳任15缓靖区司令,并把川军三个旅交给他指挥。


康泽,四川安岳县人。黄埔三期生,国民党中央委员,领中将军衔。此人是蒋介石的得意门生,他组织过“复兴社”、“别动队”和“三青团”等反动组织。死心踏地地从事反共反人民的活动。抗战爆发后,蒋介石原本打算让他出任热河省政府主席,无奈战事紧迫,只好委以重要军职。


王近山指挥部队向南山高地发起进攻,正当战斗节节胜利时,敌人施放了毒气弹。为防部队伤亡过大,王近山果断下令暂缓攻山。他召集几位旅长研究对策,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襄阳城东、西南面守敌薄弱,我们何不避实就虚,把攻击的重点放在西门,变不利为有利,这就叫掏心战术。为什么就不能打破自古兵家攻打襄阳必先攻南山的老套子呢?你们看怎么样?”各旅长异口同声地答道:“好,听司令员的。”


一个新的攻城计划形成了,6纵由西面担任主攻,沿琵琶山、真武山脚下的走廊直逼西门,其他几支兄弟部队有的配合6纵,有的佯攻南山。王近山的这一作战方案,很快就得到刘、邓首长的批准。


战斗打响以后,担任尖刀任务的17旅旅长李德生不负众望,前后只用15分钟就拿下了琵琶山。王近山在电话里听完了李德生的汇报后,异常兴奋地说:“你们打得好,我要给你们请功!下一步切莫马虎,防敌后扑。”“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话筒里传来了李德生坚定的回答。过了片刻,李德生又报告:“49团团长苟在合同志牺牲了!”王近山拿话筒的手在颤抖,他好半天没说话,就那么呆呆地出神。然后喃喃地念道:“多好的同志啊,可惜了!”他的眼眶一片湿润。后来,部队在安徽蒙城召开庆功会,在念到英烈苟在合的名字时,王近山竟泣不成声,可见苟在合在王近山心中的分量。


不久,王近山的部队以旋风般的行动将襄阳外围全部扫清,人民解放军就像一把巨大的铁钳,从东西两面紧紧夹住了襄阳,康泽已成为瓮中之鳖。


总攻的时候到了。只见两颗红色信号弹高高升起,紧接着6纵的20多门不同口径的大炮和100多挺轻机枪一齐愤怒地吼叫起来。刹那间,山摇地动,襄阳城一片火海,敌人的碉堡一个个飞上了天。在炮火的掩护下,6纵的工兵又连续进行爆破,外壕炸断了,鹿砦、铁丝网炸飞了,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城墙被炸开了,冲锋的时刻到了!


王近山的“疯劲”又上来了。他带领两名参谋,在枪林弹雨中飞一般地穿行,他要到最前沿指挥战斗。面对子弹“嗖嗖”地响,炮弹就在身边炸,参谋不禁为他捏了把汗,说:“司令员,咱还是回去吧,太危险了!”王近山说:“什么?死不了的,跟我走!”就这样,他们径直来到了城下。这时54团已攻上城头,正与反扑的敌人搏斗,团长卢彦山听说司令来了,大吃一惊,急忙从城头跑下:“司令员,你怎么来了,多危险哪!”王近山不以然地说:“快说说城上的情况!”听完汇报,王近山指示:“抓住战机,扩大战果,最重要的一条是活捉康泽,不要让他跑了!”战士们看司令员不顾个人安危冲在了最前线,无人不受到鼓舞,整个部队气势高涨。顷刻间,敌人的城防体系土崩瓦解。


各路攻城大军,像无数支离弦的利箭,射进了襄阳的大街小巷。敌人纷纷举手投降。战士们如呼啸的狂风,又直向康泽的司令部卷去。清点俘虏时,却找不到康泽了。战士们谁都知道,这个康泽是一座微型情报库,国民党的高层机密和特务组织的重要情报全装在他那个脑子里。而且王近山司令员攻城时一再强调“不但攻下襄阳,还要活捉康泽;如果把他放跑了,打死了,那战役只算取得了一半的胜利。”搜,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来,是死是活也要人。


后来,经过做工作,康泽的随从泄露了天机:“康司令官——可能钻地道了。”


果然,康泽躲进了地道,他一见有人进来,就躺下装死。这哪能逃过战士们的眼睛,他们将康泽从死人堆里拉起来时,只见这个堂堂的中将司令一副狼狈相:他上身穿一件士兵服,下身只穿一条短裤,脚下也只有一只袜子,半个面颊沾满了血污……


一代枭雄,如此收场。


襄阳战役结束后,王近山的6纵得到了党中央和刘、邓等首长的高度赞扬,邓小平说:“襄阳战役的胜利,其政治意义不亚于军事价值。”


刘伯承说:“襄阳战役极似打篮球,双方互相牵制,以一人乘机钻空投蓝。”


陈毅说:“这个‘王疯子’,还是下险棋的高手嘛!”


此次战役12军103团被授予襄阳特功团的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