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节 基地(1)

梦游者 收藏 11 38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五节 基地(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滚装船主要用来运送汽车和集装箱。这种船本身无须装卸设备,一般在船侧或船的首、尾有开口斜坡连接码头,装卸货物时,或者是汽车,或者是集装箱(装在拖车上的)直接开进或开出船舱。这种船的优点是不依赖码头上的装卸设备,装卸速度快,可加速船舶周转。银河号的开口在船尾。


全部武器都在船底板以下——那是特制的货舱,载重量也只有不到5000吨。相对于2万5千吨的货运轮船来说只占了1/5的载重。张自强他们在路上开始清点船上的其它货物,发现除了清单上的武器以外,货仓里还有许多货物——这些是货轮正常装载的贸易货物:


——20吨玻璃钢杂货集装箱50个,其中:21寸彩电2000台;25寸彩电2000台;29寸彩电1000台;冰箱1000台;全自动洗衣机500台;“联想牌”台式家用电脑2000台、手机5000部、电话机10000部(含安装工具和导线)、电话程控交换机2套、手机用无线发射站设备3套,可以建成覆盖一个中型城市的无线通信系统。


通信设备是中国援助该国建设的有线、无线通信网工程所需要的设备。


2009年,中国的家用电器仍然是出口的重点,非洲也是最欢迎中国电器的地方。


——30个50吨大型油罐装载的1500吨柴油;10个50吨大型油罐装载的500吨航空燃油;5个30吨不锈钢水罐装载的150吨净化饮用水;10个20吨不锈钢冷藏集装箱装载的200吨各种冷冻食品和军用食品、微波炉、太阳灶等系列厨具;各种型号的军用润滑油若干。


这些是保障中国部队作战的军用物资(当然也可以民用)。


——40个30吨钢散货集装箱装载的4000吨机械产品:


印刷机2套、数控卧式铣床1台、数控立式升降台铣床1台、龙门式铣床2台、立式铣床2台、立式车床2台、数控车床2台、超精磨床(用于加工圆形工件如凸轮轴、曲轴、活塞销、齿轮轴、万向节、转向节、减震器活塞杆、缸体、缸盖、气门顶杆、球头销及燃油喷射系统的燃油泵和喷射元件等)2台、普通电焊机20台、亚弧焊电焊机20台、用于数控机床、高速铣床、磨床、车床的轴承及配件若干、各种电焊条、电工工具等。


——成品机械有:农业用的谷物播种机、施肥播种机、联合收获机、秸秆切碎还田机各2台;建筑施工用的装载机、叉车、推土机、挖掘机和混凝土浇灌机等20台;各种机械设备的配件、润滑油。


这些是中国政府的有偿援助物资。


——10吨木散货集装箱10个,有各种日用化学品:洗衣粉、洗发香波、护肤品、化装品等;各种电子产品:计算器、电子玩具、石英表、DVD播放机(1000台)、电影光盘、电脑游戏光盘、陶瓷艺术品、各种中国民间手工艺品、各种成衣服装、各种布匹等。


——一汽产“红旗牌”防弹轿车5辆(送给政府领导人);普通“红旗牌”轿车50辆;“北京牌”豪华越野车50辆。


——“东风牌”50吨牵引车2台、30吨牵引车2台、20吨牵引车2台、10吨牵引车2台共8台牵引车辆(装卸货物用);总计共155辆各式集装箱拖车、油罐拖车。




这些对2009年的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对张自强他们来说,都是绝对的无价之宝。每一件东西的出现,在1917年都将是一次技术革命啊!


他们决定:所有涉及机密的民用货物在能够量产之前都予以保密。这样,可以公开拿出来的就只有那些陶瓷艺术品和民间手工艺品了。就是各种成衣服装和布匹,也因为现在的纺织和印染水平达不到那种水平,同样被列入保密之列。




巴布延岛在地图上只是一个小点。实际上,它的面积有43.5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中型城市的大小,也不能算小了。全岛的陆地面积中,山地就占了55%左右,平原由海岸附近的许多合成冲积扇组成,面积大约有10平方公里,其余是丘陵。岛上林木茂盛,山中小溪潺潺。林中群鸟争鸣、鲜花盛开,用现代人的眼光看这里,那是真正的“洞天福地”了。


1917年,岛上住有300余达悟族人。达悟族是一个十分古老的民族,主要分布在附近的几个小岛和巴坦群岛上。21世纪初,菲律宾政府曾经为这里申请过世界文化遗产。


达悟族社会中并无常设的头目制度,基本上是一个非阶级性的平等社会,族人将飞鱼视为神圣之物。


他们实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认为胎儿是由父亲的精子与母亲的经血结合而成,怀孕期间丈夫必须与妻子共同遵守特定的禁忌,以确保胎儿平安顺产。孩子的出生稳定了夫妻的婚姻关系,也提升了他们的社会地位。一对新婚夫妻在妻子分娩时另搭小屋,与父母分居,另起炉灶而食,一个独立自主的家庭个体也就诞生了。


达悟族人以农渔业为主,农耕为女性的主要工作,海上的渔捞则是男性主要工作,主要作物有水芋、山芋、甘薯、小米等。他们将一年分为三季。由于四周环海,季节的划分与飞鱼捕捞的活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飞鱼汛期相当于3月下旬至7月上旬;飞鱼捕捞终了的季节相当于7月下旬至11月上旬;冬季相当于11月下旬至3月上旬。


他们对食物的分类原则,特别是鱼的分类很有趣味,与对人的分类原则相同:是依年龄与性别来分。鱼有女人鱼(好鱼)、男人鱼、老人鱼(与男人鱼同为坏鱼)以及小孩子的鱼(好鱼)。女人鱼是好鱼,所有的人都可以吃,男人鱼则是只有男性可以吃,老人鱼只有老人可以吃,吃小孩子的鱼的人一般都是体型较小者。据说一个人如果吃了不该吃、不能吃的鱼,就会发生恶心呕吐,严重者甚至死亡。


每年3月,飞鱼由南方随着黑潮抵达这里,飞鱼祭就开始了。这是该族一年中最重要的祭典。在飞鱼祭之前,渔夫们首先上山砍鱼架,出门之前,先穿上礼服,戴上银环。上路时要小心,如跌了一跤,象征着海中翻船,要送掉性命。路的左右两边得注意动静,发现有青竹丝(一种蛇)必须打死,否则不能捕捞到飞鱼。飞鱼季节准备期,所有工作包括山上和家里的都要做完,人在飞鱼祭开始前要理发。没有理发的男人,无论大人、小孩都不能去迎接飞鱼的到来,更不能吃飞鱼。


飞鱼祭开始,渔人在海边杀鸡后,大家以指沾血点海边的石头,之后,每个人带着食物到共宿屋。晚上一定要住在共宿屋,不可与妻子同房。共宿的范围绝不让接生婆、怀孕妇女经过,船员家属除外。女人不可以到海边,也不可摸渔具,否则将捕不到鱼。飞鱼祭前半段是船组经集体的方式以大船进行夜间的火渔,后半段则经由个人日间船钓,渔捞的活动逐渐由集体转为个人。




汤喀是达悟族的英雄,因为他曾经两次救回被居住在附近的加拉延岛上的他加禄人虏走的本族妇女。现在正是飞鱼汛期的开始,他驾驶着自己的独木舟正在海里扑捉着飞鱼。


他到过台湾和吕宋,知道外面的世界。但是,他不适应外面尔虞我诈的生活,也不能忍受外面世界的人们把他当动物看而搞的恶作剧和那些鄙视的目光。1年之后,他还是历经磨难回到了自己族人生活的地方。族里出去的有9个人,回来的就只有他和米罗两个人,其他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远处,一艘巨大的轮船出现在海平面,他惊呆了!


这里不是航线,也从来没有如此巨大的轮船到过这里。


船在离巴布延岛不远的海面抛锚了。一艘黄色的小船从大船上用绳子(是钢缆)吊了下来,没有看到船桨,速度却非常快。看来他们要上岛了!


汤喀用尽全身的力气划着船桨,向岛上划去,准备向族人报警。


当他气喘吁吁地上岸的时候,5个装束怪异(迷彩服、对讲头盔、自动步枪他当然不认识)、手拿“铁棍子”的人已经先他一步上了岸,站在那里,似乎是正在海滩上等着他。他见过那样子的“铁棍子”:它能喷火,在比弓箭和投枪杀伤距离远得多的地方也能杀人。看到“铁棍子”让他感到了恐惧。


其中的一个人用友善的目光看着他,用英语对他说:“你好。”


汤喀听得懂英语,那是他唯一能够听明白的外族语言,这得益于他那1年多的痛苦的经历。


两边开始对话,意见却无法统一。对方要占据他的家园,汤喀不愿意失去族人的乐土,双方不欢而散。


外族人对着嘴边奇怪的小球(话筒)说了好长时间的话。然后有3个人留下了,另两个人抻了一下小船上的一根绳子,小船发出“突突”的声音,开始移动,越来越快,很快就远去了。看样子是回大船了。


汤喀知道,对方要找来更多的人。外面的经历告诉他:反抗的结果很可能遭到灭族之祸,拿“铁棍子”的人都是杀人如麻的。他曾经亲眼看到那些皮肤惨白的人(白人)杀害手无寸铁的吕宋岛山区的矮黑人。


汤喀小心翼翼地后退到他认为安全的距离,然后拔腿就跑——他没有听到让他做了好久噩梦的“铁棍子”打雷一样的响声。那3个人静静地站着,没有任何阻拦他的行动。


70多名成年男性族人拿起他们的武器——木制的鱼叉,开始向海边走去。他们是视死如归的战士,宁可战死也不能把自己的家园让给敌人。妇女、孩子和老人由20名战士保护着,去山上的密林里躲藏。


海边上,救生艇已经回来了,一堆包装整齐的货物摆在海边的草地上。


刘思扬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手上拿着一个宋代陶瓷双耳瓶(2009年的仿制品),迎接一群来势凶猛的达悟族男人。为了防止误会,3名战士的自动步枪都背在肩上,可是他们的右手都紧握着腰间枪套里的92式手枪的把手,随时准备拔枪射击。


汤喀和他的族人们停下了脚步。看到对方人员没有增加,手里拿着贵重的物品(他知道那是贵重的中国瓷器,那些白人把它们视若珍宝),地上还有东西(他猜测那可能是礼物),知道对方没有敌意。


达悟族人本性善良,思想单纯。经过刘思扬的一番口蜜腹剑的游说,接过那些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瓷器、柔软鲜艳的衣服、据说可以让他们老婆变得更年轻漂亮的“神油”(化妆品)、锋利漂亮的刀具(工艺品军刀),一个个大男人兴奋得手足无措。有性急的拿起“神油”,向山上的老婆所在地跑去。


“看来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啊!”一边在心里感叹着,刘思扬一边从心眼里佩服计策的制订者——南宫平。一场可能的流血冲突,终于和平解决了。


这是他们的运气好,碰到了汤喀和米罗这两个见过世面的人。两个人都明白与这些所谓“文明人”作对的下场。能够如此不失尊严地、体面地和平解决问题是族人的大幸。


他们的要求不过分。建立港口、驻扎军队,达悟族人根本阻止不了。


看对方谦虚诚恳的样子,当然还有那么多珍贵的礼物和以后尽力帮助他们改善生活的许诺,那是朋友的态度,不是那些残忍的白人能比的。达悟族人感受到了对方的尊重,所以只提出:不能占据他们居住的平原地带,对方非常痛快地答应了。那些山地在达悟人眼里没有价值。


因为这里将做为他们的基地而严格保密,所以南宫平他们决定可以拿出那些化装品和服装。为防止流血冲突,他们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在后来竞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