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战纪 脱胎换骨 天堂与地狱

组工人 收藏 4 14
导读:双星战纪 脱胎换骨 天堂与地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3/


第一节 天堂与地狱

山洪——顺水漂流——坠落——迷宫——少了一个人

肖然掉进那个洞窟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整个人类的命运都将改变。

仲夏,群山透着一缕超然物外的清凉。对于实习期间来这里旅游的肖然和他六个同学来说,这凉意真是直沁心脾。

“大家小心点,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灰溶洞特别多。别掉进去当野人的老婆!”最后一句话肖然是对女同学们说的。

“去你的,我看你就是个野人!”说完纪雨蕊才发觉自己这句话有语病,其他女同学都正喘着气,就她回了一句,那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她看着肖然的目光不禁有些异样。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野人,健硕的身材,清朗的面容,再配上一对闪亮的星眸,称得上标准的帅哥。纪雨蕊想起因为自己是“校花”,加上成绩总是和肖然排在全年级的一二名,大家都叫他们“金童玉女”,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还好他们都没注意”,她想。

顺着一条嶙峋的山道爬上去,前面是一个小台地,一些坐车上山的游客都在这里下车步行。肖然他们这些带着回归自然愿望的大学生当然不愿意和这些人一同走,他们选了一条比较险峻的路上山。刚准备走,天空风云突变,不到两分钟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家只好跟其他游客一起涌进路边的凉棚。

“这老天,好像拿着浴室里的喷头来玩,”葛良伸手接外面的雨向旁边的女同学泼,“我也来帮你们洗洗。”

“要死啊,二秃!”梁玲燕叫骂起来。葛良其实并不秃,一帮好事者附会他是葛优的弟弟,加起来就是“优良”,葛优是光头,所以叫葛良“二秃”。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这个。”葛良怏怏地嘟囔了一句,顿了顿又看着正低头沉思的纪雨蕊说“‘雨关初见花间蕊,雨后兼无叶里花’,在这天堂一样的地方就是当野人也不错,何况还有愿意嫁给野人当老婆的美女。嘿嘿,是不是啊,肖然?”

“懒得跟你说,整个一欠揍。雨停了,我们出发吧。”

下过雨,刚才的山路没法走了,大家只好跟着那一群游客走大路。很快前面出现了铁丝电网----到野生动物园区了。前面那一群众游客正找管理员买鸡喂猛兽。

“这些人肯定是政府机关的。”肖然说。

“就你知道,说不定是哪个公司的呢。”梁玲燕一直对肖然不服气,她每次成绩都紧跟在肖然后面,老是超不过去,连实习那一小组都是肖然当组长,她作副组长。

“年龄在25到50之间,手上没茧,皮肤都很白,肚子都有点挺,说话带点颐指气使的感觉,除了政府机关人员是什么。你们看,前面那个穿蓝衬衫的人多半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每次都是他往里面扔鸡,其他人跟着他笑。”

“算你有道理,福尔摩斯那儿学的吧,那你毕业了会不会从政?”梁玲燕瞪着肖然问。

纪雨蕊恨恨地看了那群人一眼说:“我们走原来那条路吧,我不想看见这些蛀虫,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啊,对不起,肖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纪雨蕊是从农村来的,五年前她的伯父因为没交提留被乡干部打了一顿,一个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所以她对行政干部没什么好感,却忘了肖然的爸爸是一个县的组织部长,不由得急红了脸,不知该怎么致歉。

“没什么。我们从那边走吧。”肖然没注意纪雨蕊的窘态。思索着“毕业后干什么”这个问题,从政还是经商,或者留在大学教书?他自己也有点莫衷一是了,边想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别人的问话,跟着大家手脚并用地往陡峭的山崖上爬去。

“大伙小心!前面山洪下来了!”

肖然一下子回过神来,抬头望过去,在一公里开外的地方,一条暗黄的水龙推攘着翻滚的石块汹涌而下,急速往他们站立的崖壁冲来。

“快,上面有个石台,快上去!”肖然一个手刀砍下一根儿臂粗的树枝递给下方的三个女生“抓住,我拉你们上来!”

他们刚登上石台,洪峰就冲到了面前,离石台的底部不到两米,翻跳的大石不断地撞击着石台,七个人都被大自然的伟力吓得噤若寒蝉。

“肖然,有点不对劲。这石台好像在动……真的在动!”赵宁馨本来胆子就小,这时她已经快要哭了。

“大家快到向水的这边来,别让洪水把石台冲翻了。”肖然把大家集中到石台靠水的一边,手拉手蹲下来。他自己也没发现,他正拉着纪雨蕊的手。石台缓缓下滑,还好这一段山谷比较平坦,石台只是不断地摇晃,没有翻倒。几个人蹲在石台上,在水流的推动下进行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谁也没敢说话,好像一说话就会让不幸中的万幸变成万劫不复的厄运。不过即使说话也会被隆隆的水声淹没。

“My God! My God!”一直没说话的尊尼突然叫起来,一急之下母语冒出来了。

大家回头一望,都出了一身冷汗。前面一个悬崖,洪水到那里就变成一道瀑布直泻下去,如果石台从这里掉下去,他们肯定没命。“把树枝给我”,肖然站到石台边,不断将水里翻起的石块向石台下拨。

“好像没什么作用…”葛良大着胆子蹲到石台边看 “不,等等,石台好像有点向岸边移动了,”又摇了摇头说 “不过,只有一点点”。

其实肖然也知道这起不了多大作用,但做总比不做强。现在只有希望老天保佑了。慢慢地,大家发现石台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不断地向岸边靠去,可能河床下面的石块帮了他们的忙。终于,石台在离悬崖不到十米的地方,撞在岸边一块巨石上停了下来,大家都悠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过岸边这块巨石很高,他们只有等洪水过后经过河床才能出去,这时所有的人才觉得手脚发软,都坐着不说话。肖然一个个打量着这些劫后余生的同学们。

韩景儒,一个很帅的家伙,肖然的死党,聪明、稳重,外号“教授”,刚才山洪暴发就是他发现的,这时镇定地盘坐着,时不时看看表,他的习惯。尊尼,古度亚,加拿大留学生,人如其名,常常犯点小糊涂,个子高但有些难看,特别恨美国人,不过没人知道为什么。葛良,山东人,油嘴滑舌,很耿直。梁玲燕,聪明伶俐,快嘴快舌,长得挺漂亮,一头碎发加圆脸蛋配上大眼睛,迷倒不少男生。赵宁馨,身材很好,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就是胆子小了点,这时坐在两个女孩中间缩成一团。右边……

“呀,我还拉着纪雨蕊的手!”肖然急忙放开。这时纪雨蕊正似有意似无意地看着他,搞得肖然像作了贼一样,只好四处张望,装着看周围的环境。

半天过后,山洪终于退了,河床上的石块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走喽!”葛良跳了起来,其余人纷纷起身。突然“轰”地一声,石台带着众人坠了下去。

肖然从昏迷中醒来,头疼得厉害,有点像宿醉未醒的感觉。头顶是石台压穿的一个洞,很高,看来很难上得去了。石台掉下来后落在一片软泥里,陷进去两米多深。很幸运,要是下面是块石头或硬泥,他们不死也得残废。其他同学都昏了,一半是震的,一半是吓的,肖然好不容易才把他们都弄醒。

“这是哪儿啊,好黑。”赵宁馨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这是一个很大的洞穴,目力所及也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洞顶昏暗的阳光照进来,在他们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直径约10米的光圈,朦胧的光线向四周发散,越往外围越暗淡,直至什么也看不见。黑暗像怪兽的大嘴,等着吞噬走进去的人。

“喂,有没有人哪,救救我们……”葛良扯开嗓门向上面的洞口喊,其他人也跟着叫起来。直到大家都口干舌燥,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算了,那儿很少有人来的,就算有人,这里离地面起码有50米,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见。”梁玲燕说。

“那我们不是出不去了。肖然,我们,我们会不会死啊。”赵宁馨又想哭了。

韩景儒拍拍赵宁馨的肩膀说:“别怕,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往里面走走看,说不定有出路。”

听韩景儒这么说,肖然凑过去低声问:“景儒,你是不是知道出路在哪儿?”他知道韩景儒很聪明,而且稳重,没把握的事从来不随便说。

“我怎么会知道出口,但我觉得一定会有。我们掉下来多久了?”

“到现在?”

“到我们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我醒来后看过时间,大概半小时。如果这里是封闭的空间,那空气应该很浑浊,你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没上面好,但也蛮清新。嗯,你是说……”

“你想到了?先别告诉他们,我不想大家的情绪波动太大。而且现在也没很大把握。”前面出现了一个洞口,太黑看不清里面。

韩景儒转过头向葛良伸出手:“打火机用一下。”

“我哪有打火机。”

“你不是抽烟吗。都什么时候了,还藏着。”肖然知道葛良从读大一起就抽上了瘾,不过经常是躲起来抽罢了。伸手从葛良衣袋里掏出打火机,找来几束枯枝,点燃一束和韩景儒带头走了进去。

“想在女士面前保留一点光辉形象嘛。”葛良甩了一下前额的长发,很潇洒的样子。

几个女生噗嗤笑了出来。梁玲燕横了葛良一眼说: “你的形象很光辉吗?我们怎么不觉得?”

一群人走了很久,纪雨蕊突然说:“肖然,我觉得不对劲,这里我们刚才走过,你看,这是我用石头在这里划的。”

“是啊,我也觉得这里好像走过。”

“那怎么办,我们不是都走不出去了。”

“My God,回去也不行了,完了。”

大家乱了方寸,几个人叫嚷起来。肖然只好问韩景儒:“景儒,你说现在怎么办?我们的火把很快就烧完了。”

“看来这里是个迷宫,不知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

“怎么说?”

“人工的有规律可循,天然的我也没轭。”想了想又说“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那你快说呀,你看赵宁馨都哭了。”肖然也急了。

韩景儒还是不温不火地道:“大家听着,我们的火把快完了。不过这洞里的空气很新鲜,应该有通风的出口。我们顺着有风来的地方走,应该可以走出去。”顿了顿又说“一个牵着一个的衣服,一只手摸着石壁,注意别走散了。我在最前面。”

“摸着石头,会不会有蛇呀。”葛良小声说

“你别提那个!有蛇也先咬你。”梁玲燕打了葛良一拳。几个女生想起那弯弯扭扭、软软滑滑的东西,头皮都有点发紧。

“别怕,这里应该没有。我走最后面,蛇咬人都是咬最后面的。”肖然退到最后。他当然不能拉着女同学的衣服前进,只好跟着感觉走。

韩景儒带着后面的一排人,摸索着慢慢前进。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股异常清新的风扑面而来,仔细一看,前面有一点星光。他知道出口不远了,脚步越来越快。

“哈哈!我们出来了。”葛良举起双手“蓝天啊,我想死你了。”

“可是这里好像并没有路通往外面的世界。”尊尼四面望了望说。这时大家才发觉这是位于悬崖中部的一个突出的平台,只有30平方左右大小。下面云雾缭绕,不知道有多深,上面离崖顶也非常高。

“不行不行,我脖子快望断了,回去要做个针灸。”葛良望着崖顶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油话。”看样子梁玲燕又想一拳挥过去。

葛良伸了伸舌头:“景儒不是说了嘛,天无绝人之路。”

赵宁馨也抬头望了望崖顶,对韩景儒说:“这里到崖顶恐怕有好几百米高,而且崖顶好像只是个山尖,怕不会有人能到那上面去。”

“是啊,现在上是上不去了,下去也不行。四周不是悬崖就是深谷,我们怎么出去呢?”

尊尼见韩景儒也没办法,沮丧地坐了下去:“完了,那我们永远也出不去了,完了,完了。”韩景儒发现他特别喜欢说“完了”,正想过去安慰一下,突然纪雨蕊叫道:“肖然呢?”

是啊,肖然刚刚还跟在大家后面,现在到哪儿去了?韩景儒有一个不祥的感觉,立即叫其他人在原地等着,他再回去找找。

“当然在原地等着,不然能走哪儿去。唉”葛良也没心情说笑了。

等了好一阵子,正当大家担心韩景儒会不会也不见了的时候,他埋头走了出来:“没找到。出来的时候我们迎着风来的方面走的,回去就没办法了。肖然没找到,我们自己也没法回原来那个山洞了。”看见大家很丧气,几个女孩只差没哭出来,只好装作轻松地笑了笑“别担心,肖然他应该还在迷宫里,那小子很机灵,又练过武术,说不定过一会儿就自己走出来了。我们在这里等等吧,反正岩壁这些果子可以吃。再升堆火,希望有人看见。”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天,既没有人来救他们,肖然也没从洞口走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