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四.现在就准备. 69.热火朝天18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说话算话,我的确很少上朝找谁麻烦,让大家过了个顺心年.只有内务府大臣没过好,因为我强行命令他拨出五百万两银子给曾国藩.三百万两做军费,二十万两建个综合学校,最后一百八十万两给了军械所,因为钢铁厂项目必须上马,从列强那儿进口钢材可不保险.老子打地就是他们,战争一开始,叫我求谁去啊!

大臣们年过痛快了,还有闲话说着玩儿,那就是李鸿章被免去禁军副都统职位,改任工部侍郎.工部,油水或者不少,但向来是个没权的部门,一个侍郎,哪如军权在握的禁军统领.

李鸿章本人却十分满意,因为我向他保证过了,工部里的烂摊子能治理就治理,不行就先放在一边,只要把那些能工巧匠拉出来就行了.从北方组织一批工程技术人员,到安庆军械所调几位管理人员和工程师,到西山建京师兵工厂才是正理,等赶走列强后再放手大干.我可是先让他各部做一圈儿尚书,然后做总理大臣的.不过,先还得兼着特种部队司令职务,等接手人来.

没让我苦等,正月底,彭玉麟,刘铭传,周盛传,三人一起赶到京城,直入大书房觐见监国王.

轰了八大臣一顿的效果显著,他们在军事上果然不再啰嗦,刘铭传顺利成为禁卫师副师长,周盛传成为独立特战旅副旅长.我任命肃顺兼任两个正职,却有事没事抓着肃顺谈国务.肃顺倒也自觉,禁卫师和特战旅算是交给刘周二人管理了.只是在军队官兵剪辩子这事儿上,八大臣抗辩了几句,我没和他们死争,给他们好好解释了一回长辩子在战斗中的副作用,所以,大部队我可以让步,但特战旅三千人一定要剪.八大臣也没坚决和监国王做对.

特战旅官兵剪掉辩子的第二天,我专门去看了看,了解一下官兵的感受,周盛传回答说:十分不习惯中又特爽快.

刘铭传周盛传好安排,彭玉麟怎么办?马上就建设亚洲第一海军吗?不可能.火烧眉毛的事太多,大清穷是不穷,尽情用却也不行.目前啊,还是以建一支中型舰队为佳,就这,还怕Y国鬼子卡脖子呢!

为此,我思考了好几天,左右权衡,最终决定,黄翼升和彭玉麟俩人一定要合作,但要各管各的.这是怎么个说法呢?

我认为,这时的清朝组建新式军队,就没一个有真正经验得行家.陆地战争,原本就有求变想法的曾国藩左宗棠的军事观点都好改变,在几千年累积下来最最杰出得军事思想熏陶下,在陆地上改变战略战术不用操多少心.但海战不行,不能说华夏民族从没重视过海洋,但至少可以说,从郑和之后,我们的民族遗憾得放弃了它.

那么我能指望彭玉麟的水军经验么?

不保险.因为在河流湖泊上的战斗经验根本无法与海上战争可比,即便宋明两代有一些海上战例可供借鉴,也早已落后了.那么,还是以黄翼升的理想来建海军更好,因为他没有多少落后经验桎梏,而且几个月来,黄翼升常到大书房坐着听我吹海军,我到安庆待了一个多月,他正好整理了思路.这样做,或者说有些冒险,但可以相信,彭玉麟更倾向于近海防御,而伟大得蓝水海军会更快从较少教条主义的黄翼升手中展现.

可彭玉麟绝对是个人才,怎能浪费呢!是的,不能浪费,所以,我希望他能够在黄翼升的支持下,组建海军陆战队.

海军陆战队从来都前沿力量.它的使命永远不是防御,而是进攻.自从我成为监国王以来,还没有琉球使者来向宗主国求救,可却记得,清朝再不管琉球死活,未来的华夏海上安全屏障就要属于倭国畜牲了.

理想中的新式海军还在筹备阶段,我就给黄翼升彭玉麟下达了任务:"琉球群岛,大清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练兵场."接着,我又说出最爱说地一句话:"如果琉球群岛在你俩手上丢了,后者说丢了而没抢回来,你们就死在那儿吧!"

把军港设在威海确实不错,北洋舰队为什么选择威海卫?呵呵,不知道,但我知道那里离琉球很近,于是,把黄彭二人派去了威海先做工程领导去了.而后马上找来载垣和翁同龢,让他们去催促Y国佬,大清订购地军火怎么还没到,不想赚暴利怎么着?

给我催,想方设法得催,钱好说,就没指着省钱.我当买架梯子,好以最快速度爬到列强头上去.军火一到,决不会全给部队,百把条枪,艘把军舰,哪怕更多,立马儿拉到安庆军械所去,让工程技术人员们可劲儿得拆完了装,装完了拆.留着它自己下蛋,做梦去吧!

安排好这些,好像没我什么事了,嗨,答应了八大臣不去朝堂上找人麻烦了嘛!但我可能轻易放弃权力吗?

金銮殿里,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在扯蛋,它就不是个干正事儿得地方.我还不想做教授,犯不着跑那儿去浪费太多时间.

远了不敢去,免得朝廷有乱,就待几个地方.到吏部和工部给翁同龢李鸿章打打气,谁捣乱治谁.到户部和内务府查帐,乱花钱不行.到禁卫师和天津,看看新军训练情况.总而言之一句话,先不和保守派正面作对,连大部分军权我都没争,比如南北大营驻军,照样还在八大臣控制下.但时机一到,这些都要一次性砸碎.

忙忙碌碌得1862年正式开始了.四月里,对北方尚不熟悉得李鸿章寻访到了几位京城附近懂[奇技淫巧]的知识分子,工部所属地工匠们也调了出来,京师兵工厂将进入建设阶段.但这十来个知识分子和百年如一日干原活儿的工匠们对现代工业毫无经验,当然,给以时间,他们同样能给大清工业建设撑起一片天空,只是哪有时间浪费呢!

越想越对自己的先见之明得意不已,三月初,我再发一纸调令去了安庆.命曾国藩派一千工人,一个施工队.还有三十名工程技术人员上京.安庆军械所的工人数量将近两千,那是照着正常情况三倍配置地,工程技术人员大慨有上百人了,还有建大龙山秘密兵工厂的施工队.因为我在京城事多,精力无法及远,所以安庆那边的兵工厂和学校的日常事务全交给曾国藩处置了,相信他能办好.但这样一来,搞地我也不能完全了解安庆的情况.

四月中旬,安庆来人以李善兰为首抵达京城.李善兰直入工部,李鸿章作陪,我亲自接见了这位老科学家,听到了许多令人兴奋得好消息.

首先,工程技术人员钻透了科技发展纲要上的先进炼钢法,再和能工巧匠们通力合作,经过几次失败,在李善兰率队上京之前,终于试建成功一座粗陋得小型炼钢高炉,在摸清了新式炼钢炉的脾性后,炼出了质量仅仅稍次进口钢材的产品.那一天是1862年3月14日,华夏民族在炼钢技术上,再次走向世界前列,不再受制于人了.

现代空气动力学基础也在研制无动力滑翔机的过程中打下,我画了个滑翔机的简单图样,几个极有兴趣得专家很快就试制出来.这玩意儿没多少技术难点,就是要不怕死敢试验,因为上面坐头猪肯定不行.于是,一个多月时间就摔伤了几位勇敢得[试飞员],但这活儿还是有不少不怕死得争着抢着要干.要不是曾国藩坚持不许,可能有几位专家都冒险上天飞一圈了.飞天之梦,对人的诱惑太大了.

另一大项就是迫击炮,李善兰说,理想中的迫击炮还有不少技术难题,但我从他话中听出,军械所的专家们利用反作用力原理试制出了掷弹筒一类的武器,一分钟能发射六枚弹药.因为是按迫击炮的外形设计地,所以高底射界的控制简便.最大得缺点是射程太近,最远只能打四百多米.另一个缺点是炮弹爆炸威力不大.要看徐寿主持地无烟火药研制进程如何.李善兰对此持乐观态度,他认为,有科技发展纲要指引,无烟火药最迟在两年内就将出现.

耶-----,可爱得科学家们,努力.我们的军队就靠你们,干死列强那帮狗娘养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