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好笑的.

攻打三义庙据点的乌龙战[萨苏 于:2006-12-03 09:34:56


萨家祖籍河北,有个老乡张子龙院长,在抗战的时候横行本地,打游击打出了名。后来这人到了晋察冀搞法律,和我们另一个老乡孙广瑞搭档,接待过李公朴,审判过日本女特务,还崩过俄国间谍,一生都是传奇,堪称河北抗战的活档案。


他给我讲过的第一件当时旧事,是刘关张把鬼子八路一块儿忽悠。


刘关张不是三国时候的么?还能忽悠鬼子八路?难道是显灵了不成?那倒不是。张子龙是共产党,还是搞法律的,他不能胡说。


他说的是五一扫荡之前一次土八路和日军周旋的事情。


刘备,携民过江,三让徐州,在传统文化里是个仁德的君主,不过,最近流行翻案,所以认为刘备伪善的有之,认为其奸诈的有之,这些自有其道理。然而,在我们河北老家,对刘备的看法一直比较正面。没办法,刘玄德是河北人么,所以,乡里乡亲的自然偏向一点。


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河北乡间多有三义庙,是纪念刘备,关公,张飞结拜,“上扶社稷,下安黎庶”的。


在百团大战反囚笼政策时,张子龙的部队,是土八路新编旅的一个地方团,驻地附近,有个伪军据守的据点就叫三义庙。


这个据点不大,可是恰好把土八路的两个游击区分开了,还有个当地俗称“望乡台”的四截子大炮楼,八路在这周围要有点儿动静就让人家看得一清二楚 – 炮楼这玩意儿要换苏德战场或者太平洋战场就是纯粹的靶子,一炮就开花,可在冀中冀南,这就是鬼子对付八路的法宝,生生欺负八路军没有重武器么。


问题是八路虽然没有重武器,可攻炮楼另有绝招。这个三义庙据点的伪军属于“警备队”系统,分成两个小队,有一个日本指导官。其中一个小队是新从高阳调来的,其中有八路的三个“关系”,这“关系”是当时的专业用语,地下工作者或者脚踩两只船的伪军是也,张子龙所部的八路,就奉命出动一个营,在这三个“关系”的配合下,把三义庙据点拿下来。


不过,三个关系所在的小队,不能控制中心炮楼,所以,估计这一仗还是要打一段时间。


这就麻烦了,因为日军搞囚笼战以后,新建了不少炮楼,主要驻扎伪军,在附近的桥头子镇(根据发音推测)驻有日军一个大队,是日军独立混成旅团直接指挥的,专门为附近伪军据点提供二线支援。如果打起来,这支日军肯定会来增援,对这支敌人,土八路的战斗力还是很挠头的。


还好,作战计划是军区统筹的,当时冀南的军事指挥官陈再道面子大,有一支山西八路叫“老二团”的一部在这里路过,就被陈再道拉了来帮忙打一次阻击。老二团是正宗的老八路(不过具体番号我没查到),战斗力很强,也就满口答应了。预定凌晨新编旅打响,老二团当夜十二点前在三义庙东边五里的渡口进入打援阵地。


战斗打响以后,新编旅这边不太顺利,据点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住进了一批日本伤兵,伪军想投降不敢,只好死拼,一个多钟头还没拿下来。这时候忽然有通信员回来,说老二团预定伏击阵地上鬼都没有一个。。。


这下子可把指挥战斗的新编旅上下干部吓了一跳,这要是鬼子摸上来可要吃大亏的。问题是八路和军阀不一样,虽然穷,但军令严明,就算老二团资格老也不敢违抗命令阿。这件事情实在希奇。


更麻烦的是土八路没有电台,通信手段落后,要弄明白哪里出了毛病可就费劲了。


还是张子龙老先生灵光一闪 – 老二团是山西来的,对这周围地理不明,战场在桥头子镇以北,他们别是跑到桥头子镇南边去了吧。因为南边,也有个村叫三义庙,向导不是八路,也不知道要打的是哪个三义庙!


已经打成这样要撤就是夹生饭了,这边一边自己抽调部队向日军方向警戒,一边派人过去一打听,果然,老二团在南边那个三义庙东边稳稳当当的等鬼子呢 – 人家还说,你们不是说三义庙东边五里的渡口么?这怕不有十五里阿?


没办法,赶紧往回赶吧,只是估摸着日军已经出动了。


幸运的是,等老二团赶回来,这边据点已经给打下来了,鬼子伤兵让打急了的伪军砍了,变成了“投名状”,桥头子镇的日军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连呼幸运的八路连夜转移了。


事后,通过敌工部,才知道那天在桥头子镇带队增援的日军中队长被打了耳光。


理由呢?


八路打的是平乡县的三义庙,他带着增援部队竟然跑到距鹿去了。


因为,那儿也有个据点叫三义庙。。。


“老二团”临走的时候说,到山西打仗,三义庙倒没那么多,叫关帝庙的地方可是多得很,同志们一定要注意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