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4/


1945年11月5日在河北省磁县马头镇组建了晋冀鲁豫军区第6纵队(即12军前身),下辖三个旅。共1.3万余人。

1946年8月中旬,晋冀鲁豫野战军出击陇海铁路(今兰州—连云港)开封至徐州段作战,打乱了国民党军对解放区进攻的南线部署。下旬,国民党军统帅部匆忙从陕南、豫西追堵中原军区突围部队的兵力中抽调3个整编师,从淮南、徐州等地抽调1个军和2个整编师,加入冀鲁豫战场,连同原在郑州、新乡、商丘等地的8个整编师,共14个整编师32个旅约30万人,企图以优势兵力钳击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陇海路以北定陶、曹县地区,占领鲁西南,然后打通平汉铁路(今北京—汉口)。为此,国民党政府主席蒋介石派国防部长白崇禧、参谋总长陈诚到开封督战,令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到考城、民权前线指挥。其部署是:以郑州“绥靖”公署所属整编第68、第55师各1个旅及暂编第4纵队1个支队由兰封至商丘一线进攻曹县,整编第3、第47师自封丘分两路进攻定陶及其以北地区,整编第41师由封丘进攻东明;以徐州“绥靖”公署所属第5军和整编第11、第88师共5个旅的兵力,由虞城至徐州一线进攻鱼台、丰县、城武(今成武);另以13个旅在安阳、新乡及其以东地区佯动,以4个旅和2个保安支队位于陇海铁路开封至商丘段维护后方交通。


此时,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率第3、第6、第7纵队正在鲁西南地区休整。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凡与敌正规军作战,每战必须以优势兵力加于敌人,其比例最好是4:1,至少3:1,歼其一部,再打另一部,再打第三部,各个击破之。刘伯承、邓小平据此分析形势认为,当面之敌虽占优势,但其第一线进攻兵力只有15个旅,若再深入解放区,必将更加分散。徐州一路中虽有所谓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2个军,但非主攻方向;郑州一路只有整编第3、第47师战斗力较强,如能歼其1个师或2个师大部,即可打破敌之进攻。我军士气高昂,有根据地人民的大力支援,只要充分利用敌人弱点,积极创造战机,实行集中兵力,各个歼敌,是可以粉碎其进攻的。因此,决心从豫北调第2纵队来定陶地区参战,集中4个纵队5万余人,4倍于敌的兵力,准备首先诱歼整编第3师(辖第3、第20旅)于定陶以西韩集地区,尔后视情况再歼整编第47师一部或大部。部署是:以第2纵队(欠第4旅)和第6纵队主力共5个旅为右集团,以第3纵队(欠第9旅)和第7纵队共5个旅为左集团,集结于定陶县城西南地区,准备分割围歼整编第3师;以第6纵队2个小团采取运动防御,消耗、迟滞整编第3师,将其诱至预定战场;以第3纵队第9旅1个团和冀鲁豫军区第5军分区部队阻击整编第47师,扩大其与整编第3师的间隔;以第3纵队第9旅2个团和冀鲁豫军区第5军分区1个团位于曹县以南,阻击整编第68、第55师等部;以冀南军区独立第4旅牵制整编第41师;以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和第3军分区部队位于城武地区阻击第5军等部。


9月2日,整编第3师在第6纵队2个团的节节阻击下,伤亡1500余人,进占秦砦、桃园地区。整编第47师进占黄水口、吕砦地区。此时,刘峙将整编第3、第47师会攻定陶的计划,改为整编第3师进攻菏泽,整编第47师进攻定陶,这样该两师的间隔即由原来的7.5~10公里扩大到10~12.5公里。而其余各路国民党军分别被阻于东明西南、曹县以南和单县、城武以东地区,距整编第3、第47师达40~100公里。刘伯承、邓小平当即决定乘徐州、郑州两路敌军钳形攻势尚未合拢,整编第3师已经疲惫,且与整编第47师间隔加大之机,于3日晨放手诱整编第3师冒进,并将战场由韩集西移大杨湖地区。待整编第3师进入预定战场后,右集团主力向南,一部由东向西攻击;左集团先楔入整编第3、第47师之间,然后主力由南向北攻击整编第3师,一部向南阻击整编第47师。


3日下午,整编第3师第3旅被诱至大黄集,师部进至天爷庙,第20旅进至大杨湖;整编第47师进至三丘店、常路集以南。23时30分,晋冀鲁豫野战军左右两集团突然对整编第3师发起攻击,首先把攻击重点指向较弱的第20旅,同时以一部兵力佯攻和牵制其师部和第3旅。4日,整编第3师在飞机、坦克配合下顽强抵抗,晋冀鲁豫野战军仅歼其3个营。整编第3师师长赵锡田发觉已陷入重围,紧急求援。刘峙令其他各师驰援。4~5日,整编第47师企图由南面向整编第3师靠拢,被第3纵队阻于桃园地区;其余各师亦向整编第3师增援。5日,晋冀鲁豫野战军向整编第3师发起全线猛攻,战至6日晨,于大、小杨湖地区全歼其第20旅,重创第3旅,并进逼其师部。中午,整编第3师师部与第3旅残部向南突围,晋冀鲁豫野战军于秦砦附近地区将其全歼,俘抵中将师长赵锡田。


以下为我第12军36师108团7连支书张景小同志回忆<活捉赵锡田>


我军向申倪寨攻击,火力直接威胁着蒋匪整三师师部。9月6日上午,整三师中将师长赵锡田便率残部西撤,从天爷庙退到大李寨去。敌人退却时那种狼狈样子,真是好笑。21团7连支书张景小在追击敌人时连喊:“加油,快追呵!同志们!决不让敌人跑回去!

我军追到天爷庙,立刻就占领了村边的坟地,用机枪封锁住敌人的退路。冲进村后,又占了小庙。敌人只在一个院子里转圈圈。张景小趁敌人混乱之际,带着一个组进了村,派了另一个组去断敌人的退路。战士们把敌人所占领的那个大院团团地围住了。一齐喊:“缴枪不杀”!

敌人的警卫队长还不管死活的在顽抗。战士乔玉生气急了,冲上去一刺刀就结果了他的性命。从墙上往下看一不份敌人像受了惊的小鸡,把头都钻到土洞里去,有的伏在地上做预备缴枪的姿势,大多数国民党军士兵歪戴着帽子坐在一边,听候处理。

在大院的西边,张景小发现两辆汽车,他带了三个战士冲了过去,一阵手榴弹把敌人打得满脸都是灰。只见一个国民党军官还依在汽车旁进行抵抗,张景小一举枪,正好打中了他的头部,倒下不动了。那个国民党军官躺在地上,卫生员去给他止血,包扎伤口,问他是什么人,他还狡辩地说是“军械主任”。张景小又问俘虏,才知道这个负了伤的蒋军军官就是蒋匪整三师的中将师长赵锡田。


注:21团为12军36师108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