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拳 第六章退隐江湖之黄山之颠 第二章高手之湘西之行

mohei610 收藏 0 9
导读:邪龙拳 第六章退隐江湖之黄山之颠 第二章高手之湘西之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0/


三月三日


宜婚嫁祭祀郊游


不宜下葬狩猎


凤凰风景秀丽,历史悠久,名胜古迹甚多。城内,古代城楼、明清古院风采依然,古老朴实的沱江静静地流淌,城外有南华山国家森林公园,城下艺术宫殿奇梁洞,建于唐代的黄丝桥古城,举世瞩目的南方长城……


这里不仅风景优美,且人杰地灵,名贤辈出。为了维护民族尊严怒斩外国不法传教士,一品钦差大臣贵州提督田兴恕;民国第一任民选内阁总理“湖南神童”熊希龄;文学巨匠沈从文;国画大师黄永玉。凤凰古城---远去的家园,梦里的故乡,古老而神秘的地方。


但这个美丽的地方多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他,江护,出身民国11年,土匪起家,成为湘西一霸。解放湘西的时候,抵抗失败,从贵州转站云南,在缅甸的毒枭帮助下,从缅甸出逃台湾,带走了大量的黄金白银,在台湾成为一个投机商人,混迹台湾20年后,成为竹联帮的长老,骨子里憎恨当初进湘西剿匪的解放军队。改革开放后,带着自己的儿回道凤凰,进行所谓的投资。当地为了吸引台资,大开后门在10多年的时间里,成为凤凰的一大毒瘤,几乎所有的恶势力要做的他都沾。成为凤凰人口中新一代“土匪”。


今天,也就是三月三日,他的儿子为他举办八十四岁大寿。这些年,他在凤凰作威作福,没有少欺负这里的百姓,连不少官员都要给他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美丽的凤凰被这个老家伙弄的乌烟瘴气,可是正义在那里,正义没有出现在凤凰,他依旧是他,老的掉渣了,还在四处寻花问柳。昨天,他的那些恶毒的手下,不知道从那里抓来一个年幼的少女,女孩不从他,竟然被他用拐杖活活打死。这个更年期已经过几十年的老家伙,还有处女癖。“这个天杀的,也不知道何时才有人能够制止。”一个有良知的佣人低声嘀咕道,“书上不是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吗?为什么这个恶人活了这么久都没有人来收拾他。”他这些年在这里做佣人,没有少给上面写过检查信,但是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小翠,过来,帮老爷我捶捶背,没有看见老爷我都还没有歇着吗,就想偷懒。你这个死丫头。”老家伙说着拿起拐杖朝那个叫小翠的女孩打去。


“对不起,老爷,刚才二夫人叫我过去看看那个寿礼的厅堂准备好没有。”小翠带着哭腔说道。


“你还有理了,我叫你顶嘴。”说着又朝小翠打过去。


“对不起,老爷,是我错了,是我错。”小翠哭着求饶道。


“哼,没用的丫头,大小也不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也不为难你。去,把二夫人叫来。”老头子朝小翠吐了一口说道。


“知道了,老爷,我马上就去,要不要我把小兰叫过来帮你捶腿。”小翠小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会儿,你先扶我道房里在说吧。”老家伙有些气喘的说道,“老爷我累了。”


“是,老爷。”说着小崔把老家伙从躺椅上扶起来。


老家伙在小翠扶他的时候,趁机摸了一把小翠的奶子。这个老家伙,更年期都过了好几十年了,还想着占别人便宜。


还没有过十一点,客人已经多起来了前厅别墅的草坪和外面的马路上停满了轿车,都是些名贵的车子,好像在开车展一样,如果这个时候有车迷出现的话,肯定收获不小。三十多个厨师在一块5到6亩的草坪上准备着上千份人的食物,本地的名流也闻声而动,收到请帖的人脸上笑开了花,没有收到请帖的人四处奔走,去弄请帖。吉首长沙等地一些主要领导人也到此视察工作。这个老家伙的生日成为湖南政界和商界的一大盛事。


老家伙的大儿子江云在其间穿梭,不时的和这个那个朋友打招呼。其实在场的都知道,这个老家伙这些年在凤凰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但是碍着他的关系网和钱,没有可以撼动他。几个想扳倒他的高官不是被他弄走就是被双归。在这个地方的官场上他可以决定很多东西,这些潜规则,那些官场的老油子都知道。最主要的是,他是混土匪出生的,到了台湾后又混黑社会,积累了那么五十多年,没有倒下,没有实力,说出来谁不相信。如果那些个台独分子闹反,他要策反一两个师还是有可能的。他的大儿子江云虽然没有他那么出色,但在他的提携下,也成为独挡一面人物。小儿子留在台湾,护住自己老窝,但今天是他的生日,从台湾赶了过来为他祝寿。几个孙子个个蛮横,大孙子在台湾黑帮火拼时,被人废了一只脚,自称独大,出了名的狠。


今天是他八十四岁的生日,他躺在床上,想着待会儿到主席台上的威风,不禁笑了起来,然而笑时咳嗽代替了笑声,他的肌能已经老化了,不再年轻,皮肤已经皱褶的不成样子,但他的心还没有老,到现在都还在想着怎么奴役别人,权力欲望也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最近也命令手下多弄几个小女孩供他丫玩,想着昨天那个小女孩的反抗,老家伙不禁有些恼火,本来有的兴致都给她弄没有了,还好,几棍子就打死了,也解了一下气。


“爹,时间到了,外面的客人等急了,是不是出去和大家见个面。”大儿子江云敲了敲门走进来对老家伙说道。


“嗯,我知道了,叫小翠进来扶我出去。还是先让他们等等吧,不然怎么体现我们的高贵。”老家伙咳嗽的说道。


“是,爹。”说着出去,顺手把门轻轻的关上。


“唉,本来想今天传位给你的,可是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没有全局的观念。”看着自己的关门出去,老家伙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江家要想在进一步,难了。”


过了一会儿,小翠敲门进来服侍老家伙来到主席台。


在礼仪师的引导下,老家伙走上主席台讲话:“各位领导,各位来宾,非常感谢你们在万忙中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本人在此感到万分的荣幸,希望大家可以可以在这里吃的高兴,玩得开心。”


“可惜有很多不会开心。”台下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打断他说道。


“为什么?”老家伙有些不快的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吗?”帅气的年轻反问道。


“如果我爹知道还会问你吗?”老家伙的大儿子有些恼怒的说道。


“你是来捣乱的。”老家伙的小儿子江飞接过他大哥的话说到。


“不是。”帅气的年轻摇了摇头回答说。


“我看你不是来祝寿的,除了祝寿外就是来捣乱的。”独大阴阴一笑说道。


“我是来灭你满门的。”帅帅的年轻人面带微笑,轻轻地说到,但是这个声音左右的嘉宾都没有漏听道。


“年轻人,今天是我大寿,我不想动武,你还是离开吧,等一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老家伙说出这话的时候,全场寂静的连针掉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为什么?”帅帅的年轻盯着老家伙说道。


“因为这个。”说着独大从怀中掏出一把金黄色的手枪,对着年轻人说到。


“这个东西确实有些震撼力,不过比起那些被你家族害的家破人亡的人恐惧来说,比这个威吓更有效。今天你们家族的人全部都到齐了,这凤凰人的恩怨也该是了结的时候了,不是吗?”帅帅的年轻人语气平缓的说道。


“凭什么,你凭什么来了结。”老家伙微笑说道,但咳嗽的痛苦代替了他的微笑。“就凭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吗?这里的守卫至少有三百个,至少有两百个手中有枪,每个人朝你身上开一枪,你连骨头都找不到。”


“确实如此。我只有一个人,手中有八把刀,仅此而已。”


“我佩服你勇气,如果你是我儿子,你绝对有能力接替我的位置,但你不是,所以你今天就是得死。”老家伙此时还是带着微笑,说话还是那么平和。真的很怀疑他是个一个大恶之人,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你是杀七,你是杀魂组织的杀七。”独大盯着帅帅的年轻人问道。


“曾经是,现在是杀八,所以才派出我组织才派出我来湘西。”帅帅的年轻人古井不波的说道。


“没有想到我们家尽然可以吸引到杀魂的杀八来灭门,真是抬举我一家了。”老家伙咳嗽着说道。


“而且还是自我爹八十四岁生日的时候来,哼,就算是杀魂全部出动你们想要安全的离开,也要掂量掂量。”江飞接过他老家伙的话狠狠地说道。


“是吗?你也太抬举自己了,你的命还没有那么值钱。值得杀魂整个出动的人还没有出现过。”杀八轻蔑的说道。


“哈哈,好,好,我到要看看你这个杀八怎么把我家给灭了。”老家伙气愤地说道。


“我会让你看到的。”杀八笑了笑说道,笑声中对江家有些讥笑。


“年轻人,做事要考虑后果,我省委的,今天是江老八十四大寿,我不希望有人在这里闹事。”一个官腔十足的人走上来说道。


“这是江湖事,江湖中人不希望政府出门,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做好你父母官就可以了。”帅帅的年轻人蔑视的说道。


“哼,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能力,能够和我较量,你们给上去把抓起来。”他对后面的几个保镖说道。


三个保镖还没有靠近年轻人的身边就被放到在地,那个省委的官员连看都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几个保镖就被人家撂倒了。看到自己的同伴在自己没有看清的情况下就让人给放到在地,后面的几个保镖马上上来把省委的官员给围住,让他撤开,害怕他受到伤害。那个省委的官员也知道这几个保镖的身手,脸色惨白的退出了人群。这个时候来给老家伙祝寿的嘉宾都给那些保安撤到外围,剩下将近两百个保安把杀八给围起来,不少人都已经拿出枪对准杀八。


“你可以看到现在有多少人在这里,难道你认为你可以在这些人中把我一家灭门后轻易的离开吗?”独大盯着杀八说道。


“不能,我不相信我在如此多人和枪的情况下从容离开。”杀八叹了口气说道,“我是个平凡人,不是神,怎么可能从这么多人手中逃离。除非我是神,但我是神吗?显然不是。”


“既然你知道你无法安然的离开,为什么还要来灭我满门呢?”老家伙有些不解的问道。


“生活所迫。我是个穷人,所以找事做,我其他都不会,只会杀人,所以我来了。”杀八解释道。


“那你投降,过来帮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只要你想用拥有的,我都可以给你。”老家伙也有些欣赏这个杀八,在这么多人面前没有半点害怕,有这种胆识的人不多,放在那里都是独挡一面的好手。


“我要你一家八口的命,你会给吗?”杀八笑着对老家伙说道。


“说到底,你还是要努力一拼,把我一家给灭,是不是?”老家伙在好的修为也不免怒气上升,何况这个老家伙是土匪出生呢,要不是今天是他的生日,见不得血,否则早就让人把杀八给灭了。


“确实如此,我接受了别人的佣金,所以要替人家把事给做完,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杀八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说道。


“他们给了你多少佣金,我出双倍,你把他满门给灭了。”老家伙看到这个幕后家伙把自己的寿筵个搅和了,有些气愤地说道。


“今天早,我刚到凤凰,发现我没有足够的钱吃一碗米线,但是我已经叫了一碗米线,而且已经吃了一口。。。。。。”


“才一碗米线,是不是在凤凰古楼米线铺。那里的米线虽然好吃,也才3块钱,今天那个老师傅就在这里做事,我可以让你吃个饱。”老家伙又好笑又好气地说道。


“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当时我还有两块钱,那个小姑娘帮我付了剩下一块钱,所以我答应她为他做任何一件事,结果她让我杀了


你全家,所以我就来。”杀八有些无奈的说道,“没有想到每次出任务都是那么的廉价。我都快养不活自己了。”


“我一家人的命就值一块钱,在你的眼中,我这一家人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独大气愤地说道。开始还以为自己家人的命至少也要上亿才能够请的动杀魂高手来要家里人的命,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用一块钱来买自己家里八口人命。


“本来连这一块钱都不值的,但是今天早上小姑娘有了这个要求,所以你一家人的命升值了。你应该感到高兴。”杀八不紧不慢的说道。


“说完了没有,说完了我要动手了。”独大气愤地说道。


独大还没有把话说望,后鼻音还没有拉完,杀八就动手了,八把刀朝不同的方向射了出去。在杀八动手的同时,主席台上保镖用人墙护住江家的人,可是他们慢了,他们的速度赶不上刀飞的速度。八把刀,八个伤口,刀刀毙命。这些保镖中也不乏好手,但是他们太小看了杀八了,认为两百多人,杀八玩不出什么花样,可惜杀八完成了任务,并且安全的消失了在这两百多人的面前。枪打道之处一个下水道,在那一瞬间,射出八把刀,把井盖弄开,从容离开。剩下八具尸体,一群混乱的保镖,和一些惊惶失措的宾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