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七章:丛林之虎(三)

红色猎隼 收藏 25 68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七章:丛林之虎(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爪哇海北部卡里马塔海峡,中国南海特混第一海空攻击集群正以18节的战斗巡航速度向南航行着。经历了惨烈的“纳土纳群岛海战”之后“上海号”核动力航空母舰战斗编队的总体战斗力下降了30%以上,特别是舰载机的消耗。

拥有各型战斗机81架的第7舰载航空联队在海战中共损失了26架固定翼战斗机,飞行员和飞机的疲劳度也几乎接近了上限。但今夜他们还有任务--对三宝垄国际机场和淡目地区的我军登陆场提供空中支援。

“海面风力4级,浪高5米,达到起飞标准;飞行甲板清理完毕;第一波攻击机群整备完毕,请求登舰;一号升降机准备完毕,甲板飞机牵引分队准备接手完毕。”“上海号”核动力航空母舰的舰桥上到处可见航母各部门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

“喂,你好象占了我的位置啊?!”“上海号”舰长马澜中校轻轻的拍了拍中国南海特混第一海空攻击集群司令徐杰大校的肩膀说道。“呵呵,不要这么小气嘛!”坐在设在舰桥左侧可以透过窗口眺望整个飞行甲板运作情况的舰长座上徐杰大校端着茶杯轻松的说道。

“部队休整的怎么样?”品了一口手中的碧螺春,徐杰回头问道。“还好,昨晚开过庆功会大家睡的应该都不错。但是根据情报显示,三宝垄国际机场和淡目地区都有敌军的野战防空系统,对地支援任务存在着不小的危险性啊!”接过勤务兵递来的茶杯,马澜中校皱了皱眉说道。

“那也没有办法啊!在孙力军那小子的对地支援舰队和刘易大校的南海混成舰队第2海空攻击集群赶到之前,我们必须对负责战场形式负责。”徐杰大校起身站到窗前望着灯火通明的飞行甲板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孙力军上校那有趣的嘴脸。

孙力军上校是徐杰的老同事了,早在驱逐舰第二支队担任177号驱逐舰副舰长时,徐杰便认识孙力军。孙力军有个很有意思的外号“海上小炮手”,这个绰号不仅来自于他个性爽朗,说话粗俗。更是因为他对中国海军发展有着自己的思考。

“由海向陆是世界海军发展的一个大方向,中国没有美国那样的经济实力可以豢养十几个航空母舰。以现有的海军舰艇组织起最大威力的对陆火力压制舰队是‘浙江级’两栖攻击登陆舰下水之前的必作的功课啊!”在中国人民国防军南海舰队的“海军沙龙”里,孙力军的提议得到了广大新生代中国海军指挥官们的认同。

而2005年介入越南内战也给了孙力军将他的想法化为现实的机会。在顺化阻击战中由孙力军指挥的对地支援舰队充分发挥了大口径舰炮对地攻击的效用。以老式的近海防御舰艇--旅大级驱逐舰炮击沿海目标竟取得了非凡的战果,令中央军委大为吃惊。于是在接下来两年里孙力军上校被委于全权,组建一支高效费比的中国的近海支援舰队,以填补3艘“浙江级”两栖攻击登陆舰下水前中国海军对地突击能力的空白。

“原则上说航母的主要作用是夺取制海权,虽然自二战以来我们所看见的都是美国人驾御着他们的‘海上堡垒’游弋于别国的沿海。那是因为世界上没有一支能和美军争夺海权的舰队。有人提倡‘非对称’,却那里知道唯有能‘对称’才能到达‘非对称’的目的。”想起前些年国内关于是否要建设航空母舰和建造什么类型的航空母舰的问题,徐杰大校不仅有些想笑,或许中国海军应该感谢越南,因为正是他们提供给了中国海军一个机会,一个证明大海军效能的机会。

“好了,命令部队出击吧。”望着通过升降机一架架进入起飞阵位的中国海军航空兵的“雄鹰”,今夜徐杰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但要飞行员们注意保护自己。他们可是祖国最珍贵的财富啊。”

夜间起降任务对飞行员的要求相当的高,即便是“上海号”上的第7舰载航空联队这样的精锐部队能够承担这样任务的飞行员们也不过70%。今夜出发的战机将分为两个编队,A队编组有4架J-11H,8架J-10H型战斗机主要负责攻击淡目地区正在围攻第22空降师的日本“南洋派遣军”的地面目标,B队则编组有2架J-11H,6架J-10H型战斗机主要承担对空掩护任务。

“杨若兰上尉,1978年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97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科技学校。97年入伍,5年后转入海航地勤部队。老爸是南京军区空军的高级工程师。”走出休息室僚机小王神秘的跑过来低声在刘庆征中校耳边说道。

“你这小子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虽然心里感谢小王提供的情报,但刘庆征还是佯怒的呵责道。“呵呵,中队长这就是你的不对,明明对人家关心的要死,昨天庆功会人家没来,还一个劲的向地勤组的人打听,还暗示我帮你去查。现在好了翻脸不认人啦,好在没把最关键的情报告诉你,否则杀人灭口都有可能。”小王呵呵一笑轻松的吊着刘庆征的胃口。

“你小子到底说不说。”刘庆征有些按耐不住追问道。“我说,我说。杨若兰上尉在2002年结婚,丈夫高少校是沈飞的一名试飞员。但不幸在2004年的一次飞行事故中殉职。”虽然小王说的轻描淡写,但刘庆征却似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种永失所爱的痛苦。

“哦!是这样。”撇下小王,刘庆征独自向通向甲板的电梯走去,“队长,记得你答应我的双份的营养早餐啊!”小王的声音从身后断断续续的传来,刘庆征根本没有听进去。甲板上地勤们在对即将出击的战机作最后的检修。走到自己的座机前,恰逢杨若兰满身油污的从刘庆征的座机下钻了出来。

“杨工,昨天的事情是我自己太不冷静了。”灯光下看着杨若兰有些憔悴的面貌,刘庆征忙开口向对方道歉道。“刘队客气了。地勤组的同事已经转达过你的道歉了。其实也没什么,我根本没望心里去。”杨若兰微微一笑,拍了拍刘庆征的座机说道。

“昨天刚刚经过激烈的空战,飞起来小心一点。”那一刹那的美丽,令刘庆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杨工,我想照顾你。”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却表达了一个再明确不过的含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