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七章:丛林之虎(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那是2年前中国人民国防军受命介入越南内战,以帮助被国内保守派势力控制的政变军队赶出河内的越南国家主席阮西山。当时中央军委抽调成都、广州两大军区的精锐部队共同组建越南及南中国海战区司令部。

和这次对印尼的军事行动一样,当时成都军区最年轻的副司令员任令羽少将受命,担任了这个新组建的战区司令部副司令员。他统帅着成都军区最为精锐的山地作战部队--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进入广西地区进行地面部署,而广州军区则出动南海舰队的2个航空母舰作战编队(“香港”号,“澳门”号)以及军区空军对越南北部实行全面的海空立体封锁。

当时广州军区流行这样的说法--此次对越作战是成都、广州两家出本钱,成都方面出陆军,广州军区出海空军。不过军方高层对形式的分析还是乐观的,这样的军事部署与其说是为了准备介入越南战场,不如说是为中美联合的和平斡旋垒起的军事筹码而已。

但很快由中美两国进行的外交努力宣告失败,控制着越南北方,几乎操控着越南陆军总兵力的80%以上强大的保守派势力军队--越南人民联合阵线军(简称“越人阵”),扣押中美两国斡旋的外交使团,突然开始向依旧由越南国家主席阮西山控制的越南南部进犯。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同样令中国军队措手不及。当时中国军队唯一可以在越南南部使用的地面武装力量,就是奉命前往胡志明市执行保护侨民任务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

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任令羽向广州军区司令钱萧中将要求将这支部队投入前沿防御,以争取支撑危局的时间。于是满载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的运输舰中途改道,只有轻武器的3000人的先遣部队在已经遭遇“越人阵”军队炮火奇袭的顺化港登陆。

这是一个不是很吉利的地方,1965年3月8日,首批美国海军陆战队就是在顺化登上越南的领土,在这座城市还爆发过空前惨烈的“顺化攻防战”。但那时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面对的只是越南小股部队的地面渗透游击战术,而今天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的正面是超过25万的“越人阵”的正规军队所发动的立体的坦步协同进攻。

在登陆的头24个小时里,越南人的自大帮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忙,前期进入市区的越南军队第15机械化步兵师凭借着强劲的火力将中国军队压制在港区内,便试图穿越顺化城区继续向南挺进。顽强的中国海军陆战队趁着夜色发动反击,迅速控制了顺化城区内的主要街区,反而切断了越南军队第15机械化步兵师南下箭头的后续部队和补给,使其不得不停留在顺化地区,越南军队的首度进攻受挫。

按道理来说,部署在中国广西境内的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应该迅速展开地面进攻,展开向心突击,迅速攻占河内以结束战争。最大限度的减轻顺化地区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但是任令羽旗下的成都军区的部队却迟迟没有行动。越南内战全面开战后的48个小时内,在相隔数百公里的两条战线上,一边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下辖的各部队不断的在顺化港登陆,面对象潮水一般涌来的“越人阵”的军队,凭借着海空优势的火力掩护,顽强的阻击着敌人的攻势,而另一边是百里中越边境上平静如常,如果不是没有了昔日往来穿梭的商旅,很多人甚至不会以为这是两个交战国之间的国境线……。

整个顺化阻击战持续了4天,在那血与火交织的4天里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挡住了“越人阵”2个机械化步兵师以及2个装甲旅的轮番猛攻。毙伤越军114000余人,击毁各种坦克、装甲车辆1200余辆。但在奉命回撤的时候,也有1500名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官兵永远的留在了顺化残墙断瓦之间。

“顺化”这个名词也永远留在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字典里,顺化成就了一支英雄部队,也埋葬着1564名年轻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的忠魂,而这一切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旅官兵的眼中全都是拜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少帅”任令羽所赐。“因为不是自己军区的部队,所以不惜才将我们旅搁在第一线和敌人死拼。”可以说每一个经历过顺化阻击战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77旅的官兵心中都会刻下这个充满怨恨的名字--任令羽。

爪哇海的星空下,那架孤独的Y-5D飞的很低。独自凝望着窗外那一片蔚蓝的大海,任令羽似乎又回到了2年前那些对越作战的日子。

“一个绝佳的阻击阵地。如果将整个越南比作一个沙漏的话,那么顺化就是这个沙漏的结合部,它的西边是越老(挝)边境的长山山脉,东面是我国南海。这个地形很类似于我军在解放战争时期塔山阻击战,其正面宽度不过20-30公里,仅能展开一个师左右的兵力,越南军队数量上的优势将无法展开。而且我军牢牢的控制着战场的制海权和制空权,第77陆战旅完全可以在这里坚守2天。”广州军区的作战参谋在香港号航母的舰桥上自信的向任令羽和钱萧中将汇报着战场局势。

“2天?不行,告诉李克坚,我要他和他的部队象钉子一样的给我钉在顺化4天以上。”钱萧中将大手一挥,远方的海岸线上由2艘现代2型驱逐舰,2艘旅大D型驱逐舰组成的对地支援舰队正以密集的炮火压制着“越人阵”沿海部署的炮兵阵地。

如果有机会的话,任令羽一直想对第77陆战旅说一句“对不起。”,为了共和国他们牺牲的实在太多了。飞机依旧在向南飞着,爪哇岛那粗略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水天之际。

在第一波部队登陆成功的同时,中国远征军的第二波攻击也在紧张的准备着。战前特别加强过的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特遣坦克团已经登机完毕,只要得到三宝垄国际机场修复的消息便随时可以起飞。

第22空降师利用夜间又将2个营的兵力空运到勿里洞岛,为明天天亮后的二度空降作好准备。而更为大手笔的则是中国陆军第一支空中突击师--陆军航空突击第171师“捕蛇者”利用一天的时间空中机动,迅速的在“南洋解放军”和伊斯兰极端势力“天堂旅”控制的加里曼丹岛南部展开部署,而陆军南线快速反应师259机械化步兵师的重型装备也已在越南南部的头顿港装船。

一张由中国军方编制的围绕着爪哇岛的巨大的包围网已经开始慢慢的收紧了。而在战前外交承诺将与中国军队密切配合的东盟诸国也开始有所行动。泰国南部军区的快速反应营以维持地区稳定为名,假道新加坡,在印尼邦加岛登陆,控制了岛上最大的机场--槟城国际机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