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七章:丛林之虎(一)

红色猎隼 收藏 35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2005年12月4日顺化城外。“在山的那一边就是越南陆军精锐的第12装甲旅,空军方面和海航会给予我们足够的支援。我再重申一边:顺化是整个越南南部的门户,我们不能放弃。好了,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坦克团出发!”

隆隆的轰鸣声中20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63D型水陆两栖坦克沿着由河内直通胡志明市的高速公路向着敌军挺进的方向发起突击,在他们的上空一队队FB-7D型轰炸机,Z-11H型轻型武装直升飞机不时掠过战场,公路两边到处可见被击毁的越南“北军”的T-72型主战坦克的残骸,有些依然在熊熊燃烧着。

“报告。正前方发现越军装甲编队,‘伤心车’T-7212辆,T-5520辆,БMΠ型3辆。装甲部队准备接敌。我们会先压制他们。”随着耳机里传来,海航Z-11H型轻型武装直升飞机攻击机群长机的声音,所有63D型水陆两栖坦克迅速进入战斗状态,闷热的炮塔内一枚枚105毫米钨合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紧握在中国坦克兵的手中。

“我们开始了,祝你们好运。”随着掠过头顶的轰鸣,6架Z-11H上12具七管HF-7D火箭发射器密集的射出那令人窒息的火焰,远方的敌军坦克编队内顿时一片火海。

“到我们了。”营长的指挥车内传来坚定的攻击信息,还保持着海军迷彩涂装的63D型水陆两栖坦克加速向前,在刚才敌军坦克释放的烟雾中,剩下的大概只有可怜的呻吟而已吧!

“妈的!还有活口。”排头的125号车的电台传来了车长老张略带惊恐的声音,顷刻间125号车左侧的装甲就被对方的炮弹击中,虽然改用焊接炮塔后的63A比采用半蛋形铸造炮塔的老式两栖坦克相比进一步强化了防护能力,还加挂了反应式装甲。但在俄罗斯陆军的“棱堡”炮射导弹面前还是脆弱的象纸糊的一样,殉爆的炮弹将整个125号车的炮塔掀掉。

“125号车出事了。各车打开简易热成像系统,敌人就在烟雾之中。给我狠狠的打。”63D型水陆两栖坦克营的炮火密集的射向那一个个火控系统上模糊的影象。而他们的队列中也不断有坦克被击中。

“我们打穿他们的前装甲。”北方公司的外贸样品上说105毫米钨合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初速1455米/秒。对2米高目标的直射距离为1830米,在2500米距离上的穿甲威力为105毫米/60度。105毫米加长型钨合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初速1530/秒,2000米距离穿甲威力为150毫米/71度(相当于445毫米均质钢板),对2米高目标直射距离为1830米。可击穿德国豹ⅡA1/A4坦克的前装甲。但数字在实战中却是那么苍白。

击中一辆敌人T-72坦克的炮弹虽然致命,但敌人的炮火却越来越密集,因为更多的敌军坦克出现在63D型水陆两栖坦克的简易热成像系统上。“我们不可能打垮一个装甲旅啊!”又一辆海蓝色的63D被越南人的炮射导弹击中变成燃烧着的地狱。

“我们需要空中支援。”看着似乎永远没有枯竭的可能敌军的装甲目标,沈方中尉的脸上开始出现了胆怯和绝望。他的坦克连已经有3辆坦克被击毁了。虽然至少有一倍的敌人坦克同样被打成了烂铁皮,但这样的伤亡却是刚刚登陆的中国海军陆战队无法承受的。一枚AT-4反坦克导弹落在沈方中尉座车的右侧,“敌人的步兵上来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沈方中尉脑海上闪过。

“是敌人的机械化步兵。”一辆满载着越南人的БMΠ型步兵战车突然驶出了中国坦克队列的右侧密林。“这帮越南佬疯了。”沈方准确的跳过炮长,直接将主炮掉到右翼将那辆БMΠ型步兵战车一炮打翻。看着浑身起火的越南步兵从战车内狂呼着跑出,空中也传来了中国空军FB-7D型轰炸机那熟悉的音爆声。“敌人的机械化步兵在我们右翼的丛林里……。”一枚RPG-70反坦克火箭弹射来,沈方中尉的座车猛的一震……。

“团长,部队就要登机了,是不是和大家说两句。”团参谋长走到沈方中校的身旁问道。“有什么好说的,老子点背又赶上那个什么任令羽这个瞎指挥。这把骨头就等着交代在印尼吧!”胡志明市西郊的“中越友谊”军用机场的跑道上各式隶属于中国人民国防军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特遣坦克团的装甲车辆正徐徐驶入Y-8S那敞开机腹内。

夜幕下勿里洞岛刚刚易手不久的“紫翎”机场上灯火通明,从越南各地前沿机场转场来的2个中队的50架FC-1B型战斗机和FB-7型战斗轰炸机已经前期抵达开始部署,在这个无人入睡的夜晚之后,他们将成为从这里前往支援爪哇岛的第一批中国战机。而在勿里洞岛的腹地,中国特种部队在残存的日本自卫队的战斗也还在继续着,不时从远方传来的枪声便是证明。

今天晚上,经历了今天长途奔袭中国空军不得不暂时退出战场进行休整而将前沿对地支援的任务交给海军航空兵部署在“上海号”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群了。任令羽紧拥着心中挚爱走出紫翎的临时指挥部,望着爪哇海上那清澈如洗的星空,任令羽多么希望自己站立的地方不是战场。

“注意点影响嘛!”娇嗔着挣脱爱人温柔的臂弯,冷紫翎的眼中闪现那不易被觉察的不舍。“答应我保重自己,等我娶你。”轻轻的吻过爱人的额头,任令羽深情的说道,“什么嘛!倒是你快些回到你的指挥岗位去吧!”冷紫翎微微一笑,星空下那被南中国海的骄阳晒黑的脸上竟也会有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的红晕。

回到自己那架古旧的Y-5D型专机上,任令羽回复成为一个军人,一个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军人。“飞向爪哇岛三宝垄国际机场。”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任令羽下达了一个对大多数高层指挥官来说只能用疯狂来形容的命令。“可是,司令员同志,我们……。”飞行员一脸错愕的看着任令羽,以为自己听错了。

“油料不够嘛?!”计算过Y-5最大飞行距离的任令羽知道,能从胡志明市飞到这里,也同样可以从这里飞往爪哇岛上的三宝垄国际机场。“司令员同志,我们的空军还没有取得全面的制空权,这样的行动是不是应该先向钱司令员同志汇报一下啊!”飞行员无奈的回答道。

“这是什么话,那么多战士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冒着被敌人打下来的危险飞向前线的,我为什么不可以。”任令羽有点愤怒了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是!”飞行员无奈的打开发动机准备起飞。

“不用担心,运-5D采用的是木制蒙皮在现代的雷达屏幕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加上现在战场上敌我双方复杂的电磁环境,敌人没那么容易发现我们。即使发现了也不会认为这样一架古董有什么战略价值的。”略微平静了一下,任令羽用柔和的语气将自己的考虑告诉依旧提心吊胆的飞行员,应该说到三宝垄国际机场实地勘察一下机场的受损情况的想法早就存在在任令羽的脑海里,机场跑道是否还能修复、修复后的跑道是否可以起降Y-8S型军用运输机、以及稍后将投入的伊尔-76大型运输机,后期抵达的装甲部队是否可以顺利从机场发起突击。

这些情况都需要作为一个战场指挥员的任令羽实地去勘察,熟知战争史的任令羽知道在1941年5月20日至6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巴尔干战役中,德军为夺取克里特岛而于实施的代号为“水星”的大规模空降作战中,第一波着陆的部队伤亡惨重,正是一个情报参谋克莱上尉冒险搭乘空投补给品的飞机前往战区获知马拉马机场已被己方控制的消息,才令斯徒登特下定决心立即命令所有机场上的运输机起飞,将每一个能征集到的士兵都投入马拉马机场。令战局开始向有利于德军的方向转变。而更多促使任令羽作这次前线之行的原因是可能来自他对海军陆战队第77陆战旅--这支英雄部队的愧疚之情吧!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