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七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39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七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七章


陈芸依偎在白墨的怀里,她如一只野性的小猫,回到主人的怀抱,白墨轻轻地抚摸她裸露着的手臂和小腿,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那怕是在本城呼风唤雨的父亲,也不能给她这种感觉。


但这时,白墨轻轻地抱着她,站了起来,然后把她放在椅子上,没等她回过神来,白墨轻吻了她的脸颊,抬起头对她说:“对不起。我们很投契,也许因着你,我有必要,改变对帮会中人的看法,但对不起,我,我是一个诚实的人,家母,家母是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对不起,我走了。”


“不!”突然间惊醒的陈芸带着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也许是太过焦急,或者是她没有穿惯这样的高跟凉鞋,又或是扭伤的脚踝还没有完全康复,她整个人扑倒在地,但她的双手,紧紧的挽着白墨的腿。


她那握惯了刀枪的,强悍无比的双手,此刻只有如水的温柔,只有款款的深情,她并没有用握刀的力道,去阻击白墨的离去,她用她的心来挽留,她把胸口紧紧贴在白墨的腿上,她把泪水染在白墨的腿上,她甚至被白墨没来得及停下的步子,在地上把她拖了半米。


但就算如此,她仍紧紧抱着白墨的腿,她抬起头,眼中只有不绝的情丝,只有绵绵的情意。白墨蹲了下来,轻轻地扶她起来,但她可能一时间,脑袋里转不过弯,她仍紧抱着白墨的腿,哭泣道:“不要走好吗?我就和你说的一样,我没有,没有朋友,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不要走,不要走。”


“小子!你他妈的是找死!”从包厢门口传来一声暴喝,接着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杀气如风卷入,白墨并没有去理会,这种级别的对手,他根本不虽然要集中精神,尽全力来应对,但还没有等他动手,首先冲进门来的那个家伙已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却是刚才还在地上如一只小猫一样的陈芸,飞身跃起,一脚就把那家伙踹飞了。陈芸厉声道:“妈的小三!你给我滚远点!小心我剥了你的皮!谁再进来我今晚就杀了谁,敢在外面偷听一会给我留下耳朵!给我关上门!”


门马上就被关上,外面有个年轻人焦急地道:“姐,你哭啥?这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我这不着急吗?小子,你敢欺负我姐,你小心老子把你砍成十八截!操你妈,在我们的地盘上,你还想走就走呢?我告诉你,今晚要没我二姐开口,你自己开窗瞧瞧,你就他妈的跳楼下去,也把你砍成肉沫!”


白墨笑了笑,推开窗,下面果然黑压压的一大片人。陈芸扑到白墨身上,把头埋在白墨怀里,泣不成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最讨厌这样,对不起,我不是想这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想这样子的……”


把食指轻轻地印在陈芸嘴唇上,白墨微笑道:“你还没有问我,姓什么呢。我姓白。”他轻轻抚了抚陈芸的头发,笑道:“你就坐着,不要乱动了,这样很漂亮,尽管你把自己的脸抹成小花脸了,来抹一下脸吧。”


陈芸几乎被白墨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撞昏了,她呆呆地望着白墨的眼,真诚的眼神,让她感到那种安全,这是一个不会骗她,不是图她什么的人,一个好人,陈芸这么想,白墨连他的母亲不会赞同和她在一起都说了,还有什么,可以不老实的?


白墨打开门,对着门外用平缓的声音低沉地道:“谁是小三?哪位方便介绍给我认识吗?”这时塞得满满地过道里,一个满脸粉刺的高个子青年人挤了出来,指着白墨吼道:“操你妈!小三是你叫的吗?他妈的你敢这么叫三爷?你不想活了吧?”


谁知陈芸在包厢里厉声叫道:“小三!你不要这么粗俗行吗!”顿时整条塞满混混的过道里,鸦雀无声,大姐芸居然说,不要那么粗俗?好象砍人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她,粗口扯得最大声也是她噢,刚刚还有一个兄弟被她一脚踹出来,踹昏过去到现在还没有醒呢。


白墨微笑着道:“三爷是吧?三爷,方便借一步说话吗?能进来聊聊吗?”陈小三冷哼一声,一副“老子还怕你吃了我”的表情,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跑到陈芸身边道:“姐,姐,你怎么了?”


“三爷,能不能,麻烦你把门关上呢?”白墨仍是挂着微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陈小三一听就要发作,不料陈芸抬头骂道:“随手关门啊!我们家这么没家教吗?还有叫外面的杂碎,不想死的给我滚远点!”


不等小三吩咐,那过道里的混混不一刻就走了个清空,陈芸说一不二是出了名的,这是谁也不敢触的霉头。陈小三极度不快的站了起来,一脚把门踢上。白墨微笑道:“通常,用手关一下就可以了,当然,阁下可能家教比较特殊。不过没事,关键有一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


“有屁就放!”陈小三要不是陈芸在这里,他不会这么客气的,他怕陈芸这个二姐,比对他父亲还要尊敬。因为这个二姐在他妈死了、父亲坐牢、大哥在读大学时,操着砍刀在街上收保护费养大了他。所以,他更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小子把二姐弄哭。


白墨笑道:“是这样,我不太喜欢别人在我吃饭时打扰我。我也不太喜欢和朋友在一起时,被人踹开包厢的门。三爷,你做这些事,并没有带给我什么惊喜,但总的来说,你让我今晚的心情,差到了极点。所以我想,你是否愿意表示一下你的歉意呢?”


“我歉你妈啊!”陈小三怒道:“姐,你不要管,我好好修理这个小白脸一顿,我让他以后敢把你弄哭!修理完了,保准你叫东他不敢向西!”陈芸地泪水莫名地又淌了下来,她的脸上尽是苦笑,她轻轻地摇着头道:“小三,不要,听姐的话,你回去吧。”她要的是一个平等的,可以互相关怀的朋友,而不是一条狗或一个小弟,如果要这样的角色,她有许多。


白墨侧了侧脑袋,笑道:“三爷,如果你拒绝道歉,我会因此认为你不尊重我,那么我向你提出决斗,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在这里就好。也许,陈芸作为我们的见证人,你我双方都没有异议。”


“小子,带种啊,不过光带种是不行,你得有那个份量!让三爷教你怎么做人!”陈小三气到笑了起来,他对着眼前这个一脸书生气的家伙,又瘦又矮,他就想不通这小子怎么想找死。但没等他动手,陈芸就挡在他身前,陈芸冷冷地望着他,这让陈小三打了个冷颤,他知道,他二姐这次真的发火的,只听陈芸道:“陈小三,你很能打是不是?来来,你打死我再说!”


“不要这样。”白墨微笑着轻轻搭着陈芸的肩膀,对她道:“不要这样……”


“不,不,你疯了!你不知道这家伙……”陈芸转身把白墨向后推了几步道:“这家伙原来在散打队,就是喝酒把人打残了,才回来的,你不要和他,不要和他打,白,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受到莫名其妙的污辱……”


陈小三快要疯了,他搞不懂一向很豪爽的二姐,怎么和个言情剧女主角一样,说着一些电影台词一样的话,还“让你受到莫名其妙的污辱”呢,这都让陈小三怀疑是不是今晚这么早就喝高了呢,要平时,他二姐最多就说“操,搞得你没面子,明天喝酒算我的。”


白墨轻轻地把陈芸按在椅子上,笑道:“战争,让女人走开。并且,如果你当我是你的朋友,你就应该相信我,尊重我,那怕我今天倒在这里,这是我维护一个男人的尊严的选择,如果我身为一个男人,要够女孩的保护,才得以平安,那么,我不配作你的朋友,或者说,我不配是一个男人。”


“小子说得好!操,有文化说着是不一样,小子你这性子我喜欢,你自己喝三杯,三爷我就走了,你好好对我姐,别再把她弄哭,这事我们就,算了!”陈小三被白墨一番撩拔得几乎引为知己。


“不好意思,道歉的应该是你。”白墨慢慢地走到陈小三面前,对他道:“如果你仍不道歉,让我们开始吧,生死各安天命。因为我不能保证,一定能留手。但你必须保证,如果你输了……”


“操!你真他妈想跟我来?你这身板?也不掂量掂量?我日,我要输了,我跟你混,我管你叫老大,你叫我干啥都行,你叫我从这跳下去都行,别说道歉了!来来,我考,还各安天命呢,姐,你也听到了。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