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六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4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六章 作者 荆洚晓



第六章


而这时,在宗元市的公安局里,局长彭力正焦急地和刚刚成立的专案小组在研究,彭力很急地道:“各位,白墨这个人,很难对付,你们总是不相信他就是九纹龙,国安那边也不承认,但我以人格担保,这个恶魔就是九纹龙白墨!监控娃娃的那组同事有消息没?快查一下!”


“彭局,还没有,娃娃这是在不同的地方买东西,她简直就是一个购物狂,她已经买了不下五万块钱的东西了,大豪客啊!我瞧她不是来这里行骗的,反而是来促进本市经济倒是真的。”这话逗得其他的人也大笑了起。


彭力用力地敲了敲桌子说:“严肃一点,不要这样,我们要明白,我们面对着的是……”


“彭局,你说了好多次了,国际性的骗子,我们知道,可是这个娃娃,她不一定就是来行骗啊,再说,恶魔也没有出现啊,他们都没有行动,我们盯着他们也没有用,而且珠宝会就要开了,如果我们全力盯着他们,那样的话,警力不足,如果有其他人对珠宝展下手,我们根本照顾不过来。”一位年长的副局长这么说。


局政委也点头道:“常委开会表决一下吧,我是反对这么杯弓蛇影的,再说白墨并没有做什么祸害人民的事,如果恶魔就是白墨,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盯着他。因为白墨不可能是个骗子,白墨是情报界近年来少有的英雄啊!如果恶魔是个骗子,那么,我们没理由把两者强行拧在一起,树一个靶子,再来打倒。”


“我支持政委的意见。”“我也支持。”……


会议散了,只有彭力一个人按着太阳穴瘫在椅子上,他们不知道白墨有多可怕,他们只见识了白墨的武力,他们不知道,彭力在警界扬名立万的那单珠宝劫案,中间有多少功劳是从白墨身上抢来的。


在当年保安公司查内奸时,彭力取得的成果,几乎七成以上,是白墨的功劳,而当时白墨因为私事不能查下去罢了。所以彭力很清楚,白墨不是没有脑子只有武力,只会喊打喊杀的人,只有和白墨共事过,才知道这个家伙的可怕。


并且最致命的一点,白墨这个人,他喜欢喝酒,也喜欢抽烟,喜欢女人,也喜欢名车,他也不会说为了面子去强逼自己做什么事,他甚至晚上敢大声地说:“那边黑,我害怕,咱们一起过去。”可是必要的时候,白墨可以在黑夜里,击杀一个泰拳王。这样的一个人,可以说全身上下都是空门,但你却找不到击败他的点。


恶魔一定是白墨!彭力这么想,如果他现在可以找到恶魔,他一定会亲自去求白墨不要在这个城市动手,他只能去求,是的,警界铁汉面对白墨,他充满了无力感,他根本就提不起斗志去和白墨比试,只因他深深地明白,白墨能干什么。


所以他只能去求,求白墨不要在他的辖区内搞事。这是他一直没有说出来的事,因为这样会让人觉得他疯了,但彭力没疯,因为曾被国安借用,他知道一些内幕,比如白墨在国安期间如何完成一个巨大的转移计划,包括从训练有素的D孩子手里,把一个目标,从重重防守的D孩儿手里完好地弄回国来。


但这些他不能说出来,所以他无法说服其他的常委。现在他感觉,他就如同坐在火山口,明明知道火山就要喷发,但却不能制止也不能去做任何事。这时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彭力抬起头,却是政委,政委笑道:“老彭啊,不要这样,我们还是要一起把工作做好……”


“得了吧!你们完全不了解白墨能做什么!我要求把我的意见备份记录在案。”彭力没好气地甩开政委的手道:“恶魔一定来了,恶魔一定就是白墨,常委不支持我的意见没关系,但到时出了事,我不为此负责!”说罢他愤然地拿起帽子,不管那手仍僵在半空的政委,自顾离去了。


而这时白墨正和陈芸坐在一间高级的餐厅里。这是陈芸家里开的餐厅。一个豪华的包厢,白墨来到这里时,不论从大堂经理到侍者,都极端卖力的招呼着,因为从陈芸的身上,任谁都能体会到,白墨的不凡。能让大姐头陈芸变了一个人似的,来者一定不寻常。


白墨来到包厢时,他第一眼见到陈芸,就笑道:“你今晚很漂亮。”陈芸很明显的经过了精心的打扮,她把那五颜六色的头发染黑了,脸上应该是做过面膜,并且修过眉毛夹了睫毛,身上也不是之前那身古惑仔的打扮,一条及膝的YSL吊带皮裙,衬在黑色半透明喱士衫,把她的身材映衬着恰到好处,那经常运动而富有弹性的古铜色小腿,衬着系带高跟凉鞋,也使她显得修长些。


她对白墨的赞笑,显得有点羞涩,这倒是白墨始料不及的,因为白墨料想陈芸这样的一个女人,资料也表明她有过好几个男朋友,估计必定是很开放的,但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表露出羞赧的一面来。


白墨笑着对她道:“说好是我请你的,怎么倒成了你安排地方?这是专门来让我破产的吧?不过,为了今晚美丽的女孩,我愿意。”白墨举起杯子,和陈芸轻轻地碰了碰杯沿,浅尝一口,便吩咐侍者不用招呼了。


陈芸低着头道:“你,不怕我吗?”她的话让白墨笑了起,白墨一把握住她的手道:“你希望自己让人害怕吗?”他轻轻地抬起陈芸的下巴,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睛,陈芸开始有点不习惯有点想挣脱的心思,但慢慢地,她从白墨的眼里,读出了真诚,她咬着唇,点了点头。


她说:“我希望别人怕我,他们怕我就不敢欺负我,因为,我爸爸当年坐牢里,我上学天天让同学欺负,还有老师,那个变态的老师天天打我手心,后来我不读书了,我拿刀去砍他们,每天和他们收保护费,他们就怕了,他们没人敢再欺负我……”


陈芸说着说着,竟垂下泪来,白墨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搂紧她,然后把她整个抱起来,自己坐到椅子上,陈芸因为喜欢运动的关系,身上的肌肉很紧实,白墨抱着她,感觉手感极好,禁不住在她的小腿轻轻的抚摸了两下,这让在他怀里哭的陈芸,擂了他胸膛一下,低声道:“你好坏!”


“哭出来吧,我知道,你把我当朋友,才会这样的,可怜的女孩,你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个朋友,你是怎么走过来的呢,唉,哭吧,哭出来好一点。”白墨的话,仿佛有魔力一样,溶去了陈芸平素坚强的外壳,此时的陈芸,和平常的女孩没有区别,一样的,柔弱而娇媚。


白墨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他是从心里,对她同情。因为很明显,这些东西陈芸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直到今天,被白墨触动才会说出来,而这段回忆也一直,被她锁在某个刻意遗忘的角落,这时说起,才突然间感触,才会情不自禁的垂下泪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