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五章 作者 荆洚晓

在铁血读书 收藏 0 15
导读:骗无不色 第一卷第五章 作者 荆洚晓

第五章


“我又咋粗俗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嘛!”陈芸在白墨穿上外套,跨上摩托车的时候,终于赶了上去。白墨把头盔抱在手上,冷冷地道:“小姐,粗俗就是粗俗,这玩意叫修养,起码你就是这样,至于你哥我没见过,读过多少书不代表他是否就有气质。难道你无知到没听说过,暴发户三代以内成不了贵族?气质它毕竟不是钱可以堆出来的,就如同你开车的水平臭,你开法拉利也还是水平臭,这不是法拉利能改变的东西,法拉利唯一能证明的,只是你有钱,OK?简单的说,你连撒娇都不会!一个女孩子不是不能要强,但一个女孩要强到摔倒还不给男士一个机会扶你起来,你这就不叫要强了,叫粗俗。并且粗俗之余,你还没信用。”


“我怎么就没信用了?”可以在带着手下把对方一班混混从街头砍到街尾的陈芸,此刻不知道为什么,脸红着有点发烧,下巴低得就要碰到胸口了,她有点扭捏地道:“你说,你说,我怎么就不守信用了?你去宗元市打听一下,我陈芸在道上是有名的守信用。”


“你不守信用的,算了,我不会你这黑帮中人说,我还躲不起吗?一会说着说着,又拉一帮人要来‘红’了我,我可以死在决斗台上,但我可不要莫明其妙让人砍。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陈芸是谁,我也没兴趣知道,如果我有得罪你的话,请见谅,让开一点,我走了,好不好?”白墨说着戴上头盔。


谁知他的话提醒了陈芸,陈芸一把捉住他的车把,急得大叫道:“我不!我不嘛!我怎么不守信用了?你,你,你不要污辱人!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和你没完!”要是宗元市的黑道中人,见到有名的大姐头陈芸居然这么俏脸通红,眼角含泪,恐怕一定会以为自己眼花了。


白墨摘下头盔,苦笑道:“那么,我记得我刚刚似乎赢了吧?我们不是打赌的吗?但我仿佛没有见到,失败者有那怕一丁点愿赌服输的样子吧?”说着他拔开陈芸的手,便又做要走的样子。


陈芸咬着嘴唇,就是不撒手,白墨耸了耸肩,下了摩托车,把头盔放在车上道:“无所谓,总之我不会和不守信用的人打交道,尤其还是不守信用的黑道中人。你喜欢这辆车,我送给你好了,尽管我没有你有钱,但一辆摩托车我还是可以送给你的,再见,小姐,愿你玩得开心。”


“喂!”白墨刚走没两步,就听身后陈芸在叫他,他回过头,却见陈芸用力的抛了个东西,白墨伸手一掏,却是一把车匙。只见陈芸有点不好意思地压倒了声音道:“那我的车送给你。不许推!你刚不是把你的车送给我了吗?为什么你能把车送给我,我就不能把车送给你?我的车也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车证发票什么都在车里呢!”


“问题是你为什么要把车送给我?”白墨苦笑道:“我把车送给你,是你很喜欢啊,你捉着就是不撒手啊小姐,我这叫无奈之举,你把车送给我,也总得有个可以让人接受的理由吧?我也不要你的车了,你让开,我还是开我的车走就好了。”


陈芸憋了半天,还真给她憋出一个理由来了:“你,你车开得比我好,你别得意!就好那么一点点!一小点!但是,但是宝剑赠英雄嘛,就,就送给你好了……”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小得和蚊子一样,一个习惯于呼呼喝喝的人,一时间掉文,那是比让斯文人骂粗口还难为情的事。


白墨微笑道:“好吧,那么我可以考虑,以后再打你屁股,不许撒赖,有本事,自己赢回去,够赖皮有什么意思?那么,这样吧,为了谢谢你送给我的车,我想不如晚上一起吃顿饭,赏脸吗?”


“到时,到时再看吧……”陈芸有点害羞着低声,却听白墨笑道:“这是我的电话。”就把一个手机扔了过来,陈芸给他逗着笑了起来,爽快地把自己的电话扔了过去,白墨笑道:“那好,晚上我给你电话,你的脚,还能骑车吗?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才不要呢!你走好了!”陈芸要强的性子却是改不了,她是拒绝接受别人的怜悯的,白墨点了点头,指着她笑道:“现在这样子,很有女人味,再见。”说着按到了车匙,车门打开,白墨坐进法拉利里,快速地绝尘而去。


在陈芸的心里,留下一个骑士的背影。不论哪一种女人,她们都有自己心目中的骑士。陈芸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连白墨叫什么都没有问,不过这时她实在不好意思打电话联系白墨,想了半晌拔了一个小弟的手机道:“给我开辆车过来!快点!”


不用五分钟,就三四辆车一起过来了,车上下来一堆小混混,叫着大姐头,陈芸走到一辆好点的车边上,拿过车匙坐了进去,对一个小弟招手让他过来,然后对他道:“把这辆摩托车给我好好地开回去,听到没有?开慢一点,妈的要是刮花一道,我就朝你脸上砍一刀,要掉一块漆,我就剥你一块皮!”


“是!是!大姐你放心,我们保证把它当亲爹一样送到你那边去。”小混混连忙不迭声地答道。等陈芸走了,他们才搔头不知怎么弄,这车开在路上,谁能保证百分之一百就安全了?你不撞别人,别人还撞你呢!但这大姐头陈芸的性子可是向来说一不二,要真把这辆旧款摩托车弄花了,那倒霉的可是自己。想了半天,他们终于决定了:叫拖车。


白墨刚一上车,就从身上掏出那一个手机,他当然不会真是把自己的手机扔给陈芸,那个手机上只有一些无谓的电话和通话记录。白墨拔了一个号码,笑道:“法拉利到手,你那边怎么样了?”


“头,你神了!哈哈!”电话那头道:“放心,那个小区早就给安排好了,上个月就安排好的,你过去就行了。白哥,什么时候传授我几招?天啊,陈芸都给你这么搞定了!”白墨不想和他废话,说了两句马上挂了电话。


白墨准备这个小区,就是为了钓陈芸这条大鱼的,因为如果住在酒店的话,那就会人产生是不是故意做这么一出戏的嫌疑,因为陈芸这边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家在这个城市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了。


要过关就一定有投入,所以白墨早早在二个月前,就以一个学成归国的硕士,弄下了这个小区的一个的屋子,是弄下来了,可以说是骗下来的,不是租。然后白墨安排人手在装修。而这可不是一简单的小区,当然不是北京的贡院六号那种用钱堆起来的房子。


关键是这个小区就在大学里面,是大学里的教师宿舍。而住在这里,恰恰可以让陈芸在这里显得低微。因为这校园里的书卷气,足以榨出她心里的空虚,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能让白墨处于一个强势的位置。


白墨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里不是陈芸他们家的势力范围,在黑道上的势力划分范围来讲,这样的话,如果一旦出事,一旦被识破,也不至于马上就会人砍,一个好的骗子,是不会事到临头才来见招拆招的。


停好了车,白墨辨认了一下位置,尽管他第一次来这个大学,第一次来这个小区,但在图纸上他见了许多次了,早就烂熟在胸,所以不一会白墨就找到了自己租下的那所房子,他微笑着对下楼的老者说:“王教授好。”老者笑着和他打了招呼。


不要以为白墨真的认识这位教授,只是白墨在一个月前已把这幢楼里住着的什么人都摸清了底子了。他租的这个房子,那位教授半年前移民去了美国,所以白墨是从互联网联系他,并承诺租三个月来装修,装修完了如果感觉好的话就买下来,以欧元或美金结帐。


并且白墨把应该付的金额,就是买断的钱,划到贝宝上,表示自己有经济能力买这房子,真心想要的,不过贝宝和国内的支付宝一样,得确认,卖家才能收到钱,所以那位教授也就不租了,直接让他亲友给白墨送了锁匙,给他三个月装修时间。因为就算白墨最后不买了,这装修还是屋主赚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白墨用锁匙打开门,却听到门里有声音!他偏着耳朵听了一会,便笑了起来,想不到杨文焕的动作倒是很快。白墨推开门,却见杨文焕和一个壮实的中年人坐在客厅里,白墨一脸不快地道:“杨兄,你怎么随便带人来我这里?我这是做研究的地方!”


杨文焕忙讨好地道:“白博士,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听说你从海外归来,他想见见你……”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应酬,你让他走吧,我要喜欢应酬我就不用回来了,杨兄,你太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了,这样实在太不礼貌了。请回吧。请回,我不送了。”说着白墨脸色铁青地检查桌上的手稿,还有电脑里的东西,一边不停地推着杨文焕,杨文焕和那个中年人,很快就被白墨推出门外,门,很重的就关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