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二节

帝俊缔结 收藏 1 13
导读:《苍狼》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众臣拜倒迎接,不一会儿,殿外传来刘彻豪情满怀的大笑,随之,喜色满脸的汉天子在卫皇后和宠妃王夫人的陪同下,领着霍去病说说笑笑的迈进殿来。刘彻看着鸦鸦一堂人,挥挥大袖,免去种种繁文缛节,宣布晚宴开始。


依照品级官衔排位的话,骠骑将军只属于将军中的二等军衔,不够资格和大将军卫青紧挨着坐,但是,他才是今翻宴席的中心人物,因而,他不单可以紧紧的挨着舅舅,还是距离刘彻最近的臣子。他一面要回答陛下的问题,一面要和舅舅交杯换盏,忙得不亦乐乎。其余众臣,则在乐府(汉武帝创立的宫廷音乐机构)主管李延年编的新曲演奏下,一面把盏言欢,一面观赏刘彻的宠妃王夫人在殿中起舞。


若是在别的朝代,要皇帝的爱妃给群臣起舞,定会是匪夷所思之事,甚而给迂腐之辈作口舌攻击之用。然汉代人喜好歌舞,也精于歌舞,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小吏平民,日常生活中,只要兴致来了,则率性起舞,歌咏相伴。尤其是在聚会席宴间,酒到酣处,更是集体群动,声色飞扬。想当年汉的开国国君刘邦,在登基六年后回到故乡沛县,与父老乡亲纵酒狂欢。酒酣,高祖一边击筑,一边唱起自己即兴创作的《大风歌》,还遍“令儿皆知习之”;随后,他自己因兴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到了他的子孙后辈,则将此作风发扬光大,皇室宫宴,君臣同舞,更是气象万千。正如司马相如在《上林赋》中所描绘的:“撞千石之钟,立万石之钜;建翠华之旗,树灵鼍之鼓。奏陶唐氏之舞,听葛天氏之歌,千人唱,万人和,山陵为之震动,川谷为之荡波。”


不过此时,众人还未酒到酣处,还没有因性而动,满足于看那王夫人腰肢轻摇,长袖款摆,莲步姗姗,娇笑浅浅。然酒过十巡,热血随酒流动,心尖处的豪情便张扬上窜。待王夫人一段舞毕,退还到刘彻身边,另一队宫女就要踏着丝竹管弦的节拍轻歌慢舞,东方朔遂起身离席,走到刘彻面前,稽首曰:“陛下,今日乃是骠骑将军的庆功宴。骠骑将军千里长驱,出奇不意,可谓是功勋卓著,扬汉之雄风,壮汉之气魄,怎能光看这些柔弱靡靡的歌舞,而不见我大汉飞扬的神采!”


彼时,张骞已从乡下回来,他虽然被贬为庶民,然刘彻还是将他视作重臣,特招他赴宴。此刻,他亦站起身,附和道:“陛下,太中大夫(东方朔的官衔)所言甚是。此种宴席,当是骠骑将军为我等歌舞,弘扬我大汉军威!”


刘彻哈哈大笑,双目盯着霍去病:“骠骑将军,盛情难了却,厚望不可推。这下,就看你的!”


霍去病起身行礼,自负的笑道:“敬诺!”


随之,霍去病大步走向中庭。众臣一见骠骑将军即将起舞,不由得人人精神大振。霍去病除去黑色外袍,只剩内里的红色直裾深衣,他右手一伸,早有宦者将宝剑呈上。一般说来,剑舞者当除尽裙服,只穿贴身小衣,方好灵活舞动。然直到汉武帝刘彻时代,身着便袍的中原男女皆是穿开裆裤,行走坐卧间,一时不慎,便要将私处显露于人前,这可是大大的失礼行为。因而,霍去病的剑舞就只能是宽袍巨袖,估计是难得轻灵洒脱。


可骠骑将军是什么人!纯粹的马上精灵,剑之鬼魅!但见他手腕轻动,剑光闪寒,其身影随之游走奔窜,翩若蛟龙,矫如健鹰,戏于流水,翔于天地。飘飘乎如急风,浩浩乎似厉雨,雷霆万钧,霹雳闪电,眩人眼目,醉人心田!更兼他舞到酣处,放声高歌:“长空渺兮鹰飞扬,壮士雄兮怀四方!边庭苦兮寒风瑟,不斩胡虏兮不还乡!”


骠骑将军的剑舞本来就让众人心中摇摇,不能自己,而他的即兴而歌更是激起众人的满腔豪情,于是,众人放酒盏,手拍案几,将此歌反复迭唱:“长空渺兮鹰飞扬,壮士雄兮怀四方!边庭苦兮寒风瑟,不斩胡虏兮不还乡!”


一时间,宏宏大殿,千人唱,万人和,真的是“山陵为之震动,川谷为之荡波”。此刻,最受鼓动的,则是那些追随骠骑将军出生入死的校尉们。早先,这伙平常只晓得在军中猜码划拳,大呼小叫的大老粗们,在大殿上,君王前,于这高雅的帝王盛宴中,不免万搬拘谨。现在,骠骑将军的一翻歌舞,激起他们心头的自豪感,他们纷纷起身,走向骠骑将军。左右宦者深知其意,忙递上刀剑。拿了刀剑,他们便随骠骑将军且歌且舞,将大汉儿郎的威威之气挥洒到了极至!


舞罢歌毕,满堂喝彩,众人大呼酣畅快意。满脸笑容的刘彻放下酒盏,唤过霍去病:“骠骑将军,随你出征的校尉全在这了?”


一听这话,赵破奴的心猛然一缩,他紧张的看看周边弟兄——他们和他一般,尽皆失色。再看骑将军,却见将军镇静自若的道:“回陛下,全在这了。”


刘彻的脸上虽然露出不解之色,但笑意仍在,他用手温柔的抚摸着王夫人的肩头,道:“怎不见大校王抉?”


随天子话落,王夫人亦疑惑的看着霍去病,盼他快给出答案。


霍去病根本不理会王夫人的盈盈秋水,他直视刘彻,缓缓的道:“回陛下,臣已经将王抉斩首示众,血祭军旗了。”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众臣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听得“哐当”一声,王夫人手里的酒盏就滚落于地。随之,便是宫女的惊呼:“娘娘——”接着是短暂的忙乱:宦者宫女齐心协力,想要弄醒王夫人。刘彻蹙起眉头,吩咐将王夫人送回寝宫。一时间,方才的热烈气氛烟消云散,众臣鸦雀无声。大伙都知道王抉何许人也:既然彼与彼都是皇亲国戚,就看天子如何决断。卫青初听霍去病的话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叫声“不妙”。凭他对汉天子的理解,他明白刘彻此刻的恼怒是属于那种性质的,因而偷眼看去,但见天子的脸上恼意窜出,便忙放下酒盏,欲要出列请罪,却听到刘彻冷冷的开口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么?”


霍去病微微低下头,随即又抬起头来,坦然的道:“不是,陛下!臣斩杀王抉,乃是遁军法行事!”


“说!朕倒要听听,你是怎么个遁军法行事!”刘彻咬着牙根,隐然的怒火,似乎在滚滚而动。


霍去病自君王的口气里嗅出了火药味,他是有些吃惊的。他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合乎汉家法度,他所不理解的是:像王抉那样的龌龊人物,何值得陛下动色而怒焉?然而,疑惑只是短暂的,霍去病更有把握的是天子对自己的宠爱,以及真相大白后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因而,他定定神,沉着的将事实道来:“臣穿越巴丹吉林沙漠的时候,缺水断粮,大校王抉鼓动士兵哗变,阻挠汉军西进。臣便将他斩首示众。因军机不可懈怠,臣便一直没有禀告陛下。”


闻听此语,刘彻的气恼生生灭了下去,恨不能为霍去病击节叫好:那王抉活该!就算他能活着回来,自己也会将他赐死——只是可惜了那张阴柔娇美、一如女子般的脸!当然,刘彻心底还是有点小小的不爽:他固然心疼王夫人,但是霍去病这愣小子也没少让他头痛!本该早早说明的事情,却偏偏拖到这样公开的场合才说,让他猝不及防,难以下台。就在汉天子心头捣鼓的时候,老臣汲黯却端着酒盏走上前来,大声曰:“骠骑将军不愧为我汉军后起之秀,杀伐决断,生猛有威,堪称国之栋梁也!”


霍去病吃惊的张大嘴巴,呆呆的注视着汲黯:自来只晓得这老头子专与皇亲国戚为难,动不动就要挑自己的刺,现在他却挺身而出,为自己说话,这真是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其实,老臣汲黯固然狭隘而目光短浅,但他更有耿直而捍卫正义的一面:他从前即便是看不惯霍去病的一些作法,可他认同霍去病为国出生入死的那份责任感!


还没等骠骑将军回过神来,汲黯又高举酒盏,向刘彻道贺:“臣恭贺陛下得骠骑将军这样的良将!此乃我大汉之幸事!”


与此同时,东方朔,张骞,以及御史大夫张汤等人亦上前祝酒,纷纷道:“贺喜陛下得此良将!”殿下群臣便也来凑热闹,齐声高呼:“贺喜陛下得此良将!”


顿时,这样的呼声此起彼伏,震动殿内。本来,王抉与霍去病之间的事,关起门来,便是帝王家的家务事,反正亏不了谁。但是有汉一代,中原人性格刚烈率直,富于积极的进取精神,他们时时渴望建功立业,一但有这样的机会,便会处处张显出强烈的责任感和自尊心,会不计一切代价去追求成功。自然,他们也就格外的推崇和敬重那些能历尽艰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大英雄;至于那些贪生怕死、忘却国家尊严的卑鄙小人,则是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两相一对比,他们的情感天平就全部倾斜在霍去病身上:何况,骠骑将军按军法处置扰乱军心者,乃天经地义的行为,无可指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