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三国传 卷二 翔龙在天 第四章 心理防线

海·翔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8/


第四章 心理防线

袁逢看着整齐站在自己面前三十几名袁卫军,迎着他们坚毅的目光,袁逢心里百感交集,很想放弃这次行动,但是他一想起自己的大哥袁成和袁平的嘴脸,还是狠了狠心,挥手叫道:“渡河!”

众袁卫军欣然领命,没有一点胆怯,没有一丝犹豫的神色,各自小步跑上船,大声吆喝着船家开船。

一名头发须白的老汉大声叫道:“开船~~~!”,众多撑船汉子大喝道:“呀啊!”,袁逢所乘坐的大船徐徐朝着黄河对岸驶去。

“你们是否调查了这些船家?”,袁逢出声问到,经过昨天夜里的事情,他已经害怕了,害怕他所见到的每一个陌生人。

“调查过了,他们都是黄河一带的船家,祖辈都生活在这里,以船运为生。”,一名袁卫军恭声答到。

袁逢点点头,当先站在船头上,迎着河风,身后的披风迎风飞扬,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三十几名袁卫军紧紧的站在他的身后,紧紧的盯着他们的主人。

可是,袁逢虽然有这种悲壮的感情和视死如归的精神,却也无法挽回他的失败,因为他对上了一个不该对的人---唐宇

更重要的是,在这次行动中,他犯了兵家大忌:知己不知彼,唐宇对他的动向掌握得一清二楚,而他却对对手一无所知,这就注定他失败的下场。

当船行使在河中央的时候,船家的头领----白发老汉看着站在船头的袁逢等人,轻笑了一声,对着其他撑船的汉子使了一个眼色,众汉子点点头,各自拿起一条藏着船舷上的绳子,慢慢捆在身上,随后在这严寒的天气中跳入黄河之中。

正沉醉在自己悲壮情怀中的袁逢突然听到一阵阵闷闷的声音,就像轻捶战鼓一样,十分的闷心。

袁逢疑惑的问道旁边的袁卫军:“什么声音?”

在他身边的袁卫军侧耳倾听,寻找声音的来源,随后众人慢慢的把耳朵贴在船板上,仔细倾听,随后,几名袁卫军慢慢走入船舱中,没过多久,进到船舱的袁卫军恐慌的跑出来,惊恐的说道:“主人!有人在凿船!”

“啊!”,袁逢惊讶的叫出声来,随后四周环顾,问到:“船家呢?船上其他人呢?”

“我,我不知道。”,其中一个袁卫军结巴的说道。

“啪!”,的一声,袁逢气愤的扇了回话的袁卫军一个耳光,大骂道:“饭桶!”,看到滚滚湍急的黄河之水,袁逢又急又恨,大叫道:“都给我伐船去,到不了对岸我们都得死!”,袁卫军听完,立刻行动起来,匆忙的拿起船槁奋力伐起船来。

“船被凿穿了!”,一名袁卫军看到河水从船底下大股大股的冒出来,惊恐的大叫起来。

“划快点!”,袁逢发出的声音中冒出丝丝颤抖,他现在已经后悔自己带队这次行动了。

在黄河的渡口隐蔽处,几人拉着一跟绳子,慢慢的朝着岸上拉,而绳子的尽头赫然是一个人,一个手上拿着凿船工具的人,正是那些跳如水中撑船的汉子!

岸上的汉子们不停的拉着绳子,水中不断的冒出人来,最后一个从水里跳出来的正是那位白发老汉。

白发老汉看着黄河中的那艘船以及船上四处跑动的人影,发出了一声冷笑。挥挥手,对着其他人说道:“我们走吧。”,随后带着人消失在黄河渡口边。

“魁子,圆满完成你交代给我的任务了。”,白发老汉带着人来到一位青年的面前,半开玩笑的说道,再细看这位青年的样貌,竟是李魁!

“呵呵,纪老勇猛不减当年。”,李魁恭敬的对着这位白发老汉说道:“‘水蛟龙’这个称号名不虚传啊。”

“哈哈,小魁子啊,你还真会拍马屁。若不是你来请我的话,我才懒得动呢。”,被称为纪老的白发老汉笑着说道:“这也算我把欠你的恩情还上了,呵呵。”

“那点小事不足挂齿,纪老何必放在心上呢。”

“行了,我有我的原则。”,顿了顿,纪老继续说道:“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会帮人做事去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过的无聊了吗?”

李魁听了纪老的话,轻声笑了起来:“呵呵,纪老有所不知,我跟随的人可是人中之龙!”,说完,眼中冒出一股向往的神色。

纪老看见李魁的样子,大感好奇的问道:“哦?人中之龙?说说看?”

李魁看着纪老好奇的样子,心里笑了笑,故做神秘的问道:“您老知道最近人人最喜欢谈论的东西是什么吗?”

纪老低头想了想,不确定的回答道:“应该是蜡烛吧,我们村的都在使用,只不过是最便宜的那种。”,说到这,纪老忽然望向李魁,惊讶的说道:“你跟的人不会就是飞驰马场的主人吧?”

“呵呵,纪老神通,我跟随的正是飞驰马场的主人,唐宇。”

纪老双眼一亮,对着李魁说道:“哦,有意思,那你就给我讲讲他的事吧,我倒看看他到底还有什么事迹值得你跟随。”

李魁笑了笑,歉意的对着纪老说道:“还请纪老原谅李魁无法现在和您细说,等我完成主公交代的任务后再和您老相谈。”

纪老听了李魁的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着道:“呵呵,我倒把这个忘了。好,你快去快回,我等着你。”

“是,纪老。”,李魁恭敬的告退后,慢慢消失在纪老的面前。

看着李魁消失的方向,纪老喃喃的说道:“我是不是也该怎么那帮徒儿找个明主了?世道快要乱了啊。”,语气中充满无限惆怅。

再看袁逢这边,众袁卫军看到船被凿穿了后,心中对生的渴望渐渐充斥身心,个个奋力的撑船,想在船沉的时候到达对岸。

也许是上天眷顾他们,就在船将要沉没的时候,船舷重重的撞在了黄河岸边,袁逢惊恐的跳上岸边,等他踩落实地的时候,心里终于松了一口,瘫坐在地上,其余的袁卫军也都大叫着,惊慌的跳上岸。而身后的船只则慢慢消失在奔腾的黄河之水中。

再看这些活着的袁卫军,任他们平时再坚韧,任他们杀人的时候再冷血,此刻他们的冰冷的心已经崩溃了,在生与死的边缘崩溃了,在他们心中已经产生了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恐惧,他们已经没有了战斗力,没有了战斗的意志,不仅他们,连袁逢也是这样。

这也是唐宇想要达到的效果,他打的就是心理战,打的就是兵不刃血。刚开始唐宇还不能确定他是否能成功,但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成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