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进入苏伊士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奥特。施瑙费尔他们的坦克和德国步兵一起到了英国坦克燃烧的残骸前,德国步兵跳下坦克去寻找受伤的英国人和死亡的托米。在找到足够的受伤的托米后他们叫来德国坦克,将这些托米抬上德国坦克,向后方的德军野战医院的方向开了过去。而死亡的托米则把他们的尸体埋进挖好的坑里,然后用英国步枪做简易的十字架插在坑前,并在上面挂上了英国步兵标志性的小钢盔。

而奥特。施瑙费尔则和他们的部下一起在统计战报。隆美尔元帅可是许诺他的连队将是非洲军里第一个装备德国新型坦克的连队。这战报可不能马虎。他们已经根据坦克上还可以认出的标志初步判定这些坦克属于英国王牌坦克部队-英国第7装甲旅的部队。看到这里奥特。施瑙费尔不由的激动起来。

这时装填手利沃夫在另外一边叫了起来:“头,发现一辆好像是好的英国坦克。”

几个人立即赶了过去。炮长鲁佐打量了一下‘英军坦克’觉得有些不对头:‘这明明是一辆意大利M13/40中型坦克,保持着原来的砂黄色,但是车身侧面漆着白色的大老鼠,但是画得够差劲。这个老鼠长着可笑的大脚板和大肚皮。’

奥特。施瑙费尔查看了一会车身上的标志,神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鲁佐捅捅他:“头儿,这就是‘沙漠之鼠’?他们的美术肯定不及格。”

“不对,这坦克是澳大利亚第7师的。”奥特。施瑙费尔说道。

“那又怎样?”鲁佐说道。

“怎样?不怎么样,说明英国的后撤部队已经被我们彻底打乱了。所以他们混在了一起。我亲爱的老鲁佐,我们必须将我们发现的东西向上报告。我军需要对英军来一个猛烈的突击。”

“那老鼠。。。。。。是老鼠吗?”鲁佐说道。

“你没见过袋鼠吗!笨蛋!”奥特。施瑙费尔不耐烦地叫道:“全体出发返回我们的防线!”说完自己却钻进意大利M13/40中型坦克:“我检查一下这家伙。”

“喂!匀点油给我,这家伙还可以开。”随着一阵启动发动机的声音过后奥特。施瑙费尔从驾驶舱门探出头来喊道。

“看来他是要过把飚车瘾了!”‘黄色9’号IVD坦克驾驶员拉威克说道。他转身从自己的坦克上拎了一小桶油过来,倒进了意大利M13/40中型坦克的油箱里。

坦克一顿一顿的起步了。奥特。施瑙费尔开了两圈过后转回来说:“和88高炮的人说一下,说我要把这坦克开回去,叫他们别瞎打炮。”

在三十分钟后。德国坦克群夹着奥特。施瑙费尔开着的意大利M13/40中型坦克回到了德国防线。

奥特。施瑙费尔刚刚钻出缴获的意大利M13/40中型坦克的驾驶舱。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淡褐色党用热带勤务服和礼服裙,遮阳帽上佩戴国际红十字标志,右袖佩戴‘南丁格尔’三角袖标漂亮的德国野战医院的女护士走了过来。

“你们哪位是坦克部队的指挥官?”漂亮的女护士用她那好听的声音说道。几个正在吹起的口哨声音顿时消失了。

“我就是。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效劳的?美丽的小姐!”奥特。施瑙费尔嘴上叼着已经点燃的从死去的英国人制服口袋里找出来的雪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你跟我来一下,有人想见你。”漂亮的女护士说道。

“好的,弟兄们,把坦克停好并检查它们。”奥特。施瑙费尔回头说道。然后和护士一起离开了。在身后传来了几声长长的口哨声。并且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

炮长鲁佐悄声对‘黄色9’号IVD坦克驾驶员拉威克说道:“你说这个叫我们头去的妞的胸围是多大?”

黄色9’号IVD坦克驾驶员拉威克根本就没有听见鲁佐的说话,他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护士被礼服裙所包裹的臀部在随着走动一扭一扭。

鲁佐问了两声没见拉威克回话,转头一看,气的顺手就给了拉威克一个爆栗。拉威克抱着头对鲁佐说:“你为什么打我?”

鲁佐说:“你小子小心点,以后不要在头面前露出那色眯眯的眼神,头的女人你都敢抢啊?到时别说兄弟们不救你。”

拉威克说:“你又比我好到哪去,刚才的口哨难道不是你吹的?”说着也是一个爆栗打了回去,鲁佐早有防备,灵活的躲了过去。然后向外面跑去。拉威克跟着背后追了出去。

奥特。施瑙费尔和那个漂亮的女护士在去野战医院的路上一直交谈,彼此已经混熟了,奥特。施瑙费尔知道了这个德军护士的名字叫库特。维尔特,维纳丽莎。今年22岁。来自于德国的汉堡。而库特。维尔特,维纳丽莎(以后简称丽莎)也知道了奥特。施瑙费尔的一些基本情况。她对奥特。施瑙费尔刚才击退英军坦克群的行为大为钦佩。奥特。施瑙费尔也顺口将自己的一些作战经历添油加醋的说给了丽莎听。听得丽莎不时地掩嘴惊叫。

在进入了医院后。丽莎把奥特。施瑙费尔一直给引到了一张病床前,在病床上躺着一个头上缠满了绷布的英国人,他旁边摆着的英军制服上的军衔标志表示出了他是一个少校军衔的英国军官。丽莎告诉奥特。施瑙费尔说这英国军官是被他们用坦克运回来的他们击败的英国装甲部队的指挥官,他腿已经被打骨折了,头部被一块弹片划伤。现在腿部已经打上了石膏和夹板。他清醒后提出要求想见见带兵击败自己的德国坦克部队指挥官。所以医院方面派出了丽莎来到前线来找到了奥特。施瑙费尔。

当这个英国军官知道了站在自己跟前的德军中士就是击败他们的德国装甲部队的指挥官的时候,他说道:“我不信,你们是一个坦克连,不是一个坦克小队,不可能是一个中士来指挥的,你们的军官都阵亡了?”

奥特。施瑙费尔平静的说:“我的老连长已经在前几天中了你们的埋伏阵亡,在那次战斗中我们的军官也伤亡惨重。我在那次战斗中击毁了你们三辆坦克。隆美尔元帅看到了我的英勇行为,在战场上任命我为这个连的代理连长。并将我的名字记入了候补军官名单中,等我将刚才的战斗情况写成报告交上去后。我的中尉军衔就会下来的。并且正式的任命书也会下来的。”

这时英国军官挣扎着想坐起来。丽莎连忙将他扶了起来。他将右手抬起,右掌外翻举到额前,向奥特。施瑙费尔行了一个标准的大不列颠军礼。而奥特。施瑙费尔犹豫了一下,将右手缓缓平举到帽檐下,回敬了一个普鲁士军礼。然后很长时间内两人相视无语。在奥特。施瑙费尔回到了自己的阵地后,看到的全是自己部下一脸不自然的笑容。他摇摇头,也没有说什么。

这时德国JU-52运输机开始将执行特别任务的德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装上了飞机,他们将在西奈半岛一个秘密的地点空降。队员在潜入苏伊士城后和德国间谍接头后将开始分散执行任务。不过他们在飞机飞出后三十分钟接到了在苏伊士城埋伏的德国间谍的紧急电报,称美军穿着的是英军制服。但用的武器还是美制武器。但是在飞机上的德国海军陆战队队员已经无法换装,他们只带了美军制服和德国海军陆战队制服。

飞机在飞到了预定地点后按照地面发射的无线电定位信号。德国海军陆战队员开始跳伞。在地面的几个使用无线电引导他们降落的由德国训练的贝督因人接应了他们。贝督因人一见他们就用结结巴巴的德语告诉他们在苏伊士城内的美国军队穿着的都是英国军队制服。不是他们身上穿着的美国军队制服。在城内的间谍要他们换别的衣服混进城内。然后再换英军的制服。

带队的队长默尔德尔斯少校心中大骂自己的长官,怎么这么晚才让他们知道这个关键的东西。现在只有靠着这些贝督因人想办法混入城内先去为自己搞一套英军制服再说其他的问题。他问接应他们的人有没有替他们准备阿拉伯人的长袍和头巾。

几个贝督因人微笑不语。最后一个看起来象是他们的头告诉默尔德尔斯。他们有一些阿拉伯人的长袍和头巾,不过就是有些旧,而且比较破烂。如果德国人愿意穿这些东西的话。他们并不介意。

默尔德尔斯少校催促他们赶快将他们说的那些阿拉伯人的长袍和头巾给取出来,等等这几个贝督因人拿出来后他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开始扭扭捏捏的。原来这些阿拉伯人的长袍和头巾不仅破烂,而且上面还有很多污垢。上面还有一股异味。根本使人无法靠近。

贝督因人说:“我们就这些东西。你们要穿吗?这样子你们穿上去我们可以把你们都伪装成病人,说是到苏伊士城内求医。现在在苏伊士城内美国人检查的很严。你们都是一副欧洲人的样貌。美国人肯定会对你们起疑心的。”

默尔德尔斯少校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招呼过来自己的部下脱下了美国军服。换上了这些臭不可闻的东西。然后贝督因人又拿出一些水将地上的黄沙调了一下。然后将这些东西涂在了德国人的脸上,说是这样可以使他们装的更像。

一行人骑在骆驼上,慢慢的向苏伊士城走了过去。在3个小时后他们看见了苏伊士城。在这一路上他们已经互相熟识。贝督因人和德国人跳下骆驼,贝督因人将德国人的脸上的化妆又调了一下。这时为首的贝督因人(他的姓名太长,所以默尔德尔斯少校叫他穆罕默德)交给默尔德尔斯少校一件东西,默尔德尔斯少校一看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穆罕默德告诉他,这东西放在嘴巴里嚼一会后。可以往嘴巴外面吐白沫的。一会在美国人面前演戏可以演的更像一些。

在他们的骆驼群队到达了苏伊士城门口后,果然美国人在门口用沙包修建了两个临时工事。在工事里面可以见到两挺美式重机枪的枪口。不过由于枪身没有露出来,所以默尔德尔斯少校没有认出来那枪的型号。在大门口美国军人虽然穿着是英国制服,头戴英国钢盔。但是一律手持‘汤姆逊’冲锋枪。他们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对有大包小包的进出的人拦下来实行开包检查。

当美国人看到这些由穿着阿拉伯人长袍,脸上黄黄的由德国人扮装的‘阿拉伯’人。他们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这个时候穆罕默德连忙跑了出来,笑嘻嘻的对美军士兵用结巴的英语说:“长官您好,他们是我的亲戚,他们得了一种怪病,我们的医生治不好他们。所以带他们到这里来找医生来看。”

美军士兵瞄了瞄他们的那‘蜡黄’的脸色。担心的说:“他们不是什么传染病吧,就是可以传染别的人的病。”

穆罕默德点头哈腰的说道:“我们也不知道,不过我和他们呆了很久,你看我都没有什么事情。”说着掀起自己的阿拉伯长袍。露出自己的手臂亮了一下。

这时一个挂着少尉军衔的人出来。他看了看这些人,和盘问穆罕默德他们的美国士兵说了几句话后下令道;“放他们进去。他们那么远来找医生就不要为难他们了。”

在骆驼进入城内后,突然远处传来了警报声在大街上开来了几辆美军的敞棚汽车。穆罕默德连忙将骆驼拉到一边。默尔德尔斯少校斜眼瞧去,只见在为首的敞棚汽车上挂着美国将军的标志。在敞棚汽车助手座坐着一个50多岁的将军。在他的头上戴着一个风镜。汽车很快从他们身边掠过。向城门飞驰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