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废的战争 第三部 鬼神咱也不在乎 第三章 讨价还价(下)

一木人 收藏 0 0
导读:残废的战争 第三部 鬼神咱也不在乎 第三章 讨价还价(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9/


散席后,皇上把我叫进御书房,君臣见礼后,圣上赐座。

“爱卿啊!知道朕为何单独召见你吗?”皇上道。

我摇摇头,心想这附近最少埋伏20名以上的高手,还叫单独呀?

“爱卿,目前国内这两场灾害,说是天灾实为人祸,就算有天宠相助,它们也不能发展如此之快,而你向民众述说和上仙拼一死战时,国内却有人说:这是要改朝换代了,因为神仙都看不惯了,如不是菩萨现身施法,国内局势不定怎样呀?”皇上叹道。

“都是卑职办事不利,有负圣心。”我忙检讨。

“这并不怪你,而是有些王爷和大臣勾结企图立新君。”皇上道。

“这不是谋逆吗?陛下,需要为臣怎么做,您就下旨吧!”我道。

“司马老将军向我推荐你,他没看错人,我也没看错人,这是一道密旨,关键时刻可以调动兵马,这是金牌,如朕亲临,这是兵符,是调动御林军和禁军的,你现在手里有四样东西,这就是说除了朕,你是唯一可以调动天下的人。”皇上肯定地说道。

“皇上,我,我、、、、、、”我急忙跪下,不知道如何说,因为这一切太快太突然,我一点儿准备也没有。

“爱卿,平身。”皇上说。

“谢陛下”我站起来,没敢坐。

“爱卿啊!这几年来朕一直觉得有人在监视朕,因为朕刚要决定做点事情,还没等说就马上有大臣或省督上折,不是旁敲侧击就是有了对应之策,让朕很是郁闷呀!”圣上叹气道。

“那皇上没有查查?”我问。

“查了,可你又能怎样,连NPC都以消息换钱,何况真人。现在是贪污成风,若大个华夏国库已经没有多少钱粮可调了,全被地方财政给截留了。”圣上道。

“那陛下为何还如此重赏为臣呀!”我有点儿糊涂。

“朕是把钱都转移到你这儿,省得别人惦记。”皇上道。

“皇上,为臣还有一事没来得及奏,菩萨将两个葫芦丝送给的为臣,里边可能是不老蝈蝈,陛下,您看怎么处置。”我拿出两个葫芦丝。

“斩,明天五门外,百官陪斩,让天下人看看,朕连天宠都敢斩,还怕那些贪官污吏吗?”皇上厉声道。

“皇上,您更应该保重龙体呀!”我故意道。

“叭叭”皇上拍拍手,有两个黑影飘了进来,站在不远处。

“爱卿,朕知道你有身好功夫,来帮朕参谋一下。”皇上道。

“为臣那三角猫的功夫岂能入行家法眼。”我谦虚着。

“猫大人两杀龟田,炸传递站,毁复活点,剐了龟孙、腾野,阻杀三和运输队,这等本事使老朽等汗颜呢!”一个黑影道。

“猫大人别多想,我俩是炼彩霞的师兄。”另一个黑影道。

“圣上,臣听说您有八虎卫,能否一见?”我问。

“叭叭”皇上又拍了两下手,门外进来了八位持枪的健硕男子,进退都保持着阵行。

“见过猫大人”那八人抱枪拱手道。

“客气,客气,八虎卫名震天下,在下久仰,今日一见,果不一般,初次见面,没有别的,这八杆枪乃天宠金头将军所用,正好归你们用。”我说着从装天镯中拿出那八杆枪递给他们。

“猫大人,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们不能要。”行家一眼就看出这是八杆枪的价值。

风雷无极枪,神器,需200级以上,将军级使用,攻击时带风刃、雷击,这时的市值在八千万到一亿,如八枪配阵十亿都不止。

皇上一听这八杆枪价值十多亿,也有点吃惊。

“陛下,好钢用在刀刃上,您就让他们试试这枪的威力吧?”我道。

“好,朕就看看去。”说完君臣一行悄悄来到演武场。

“两位护殿将军,陪八虎卫练练吧!”圣上说。

“尊旨!”两黑衣人抽出宝剑走入阵中。

顿时间,电闪雷鸣,烟尘四起,炸响声连连,大阵气势逼得我和皇上退出老远。

在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后,一切归于了寂静,尘埃散去,只见场地中间出现了个排球场大小的坑,最深的中间位置有5米左右。

再看两个护殿将军,衣衫褴褛,惨不忍睹,皇上大吃一惊。

“圣上,卑职无能。”两位护殿将军跪倒在地。

“平身”圣上道,然后转身看看八虎卫,又大吃一惊,这八人跟没事一样。

“参见陛下”八虎卫抱枪行礼。

“免礼”皇上道,皇上看了看深坑,又看了看这伙人。

“爱卿呀,平常八虎卫打不过两位将军,怎么今天会如此这样呀?”皇上不解的问。

“回禀皇上,过去不是有这么句话吗,叫手巧不如家什妙,就是说这神器风雷无极的攻击是百分之两百,加上这阵所以他们八人的能力比过去提高三倍多,两位将军焉能不败。”我讲解道。

“那朕是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圣上问。

“也不尽然,好虎架不住群狼,陛下应该多注意,另外陛下这里没有外人,臣跟陛下说实话,臣在外有一支私人武装,但这些都不是针对陛下或某个人的,而是准备对付那些对华夏帝国有危害的国家和个人的,臣请皇上详查臣的话。”我向皇上交底道。

“这些朕都知道,朕是想说,国家太大了,稍微出点偏差,就会出现大乱,所以有些事朕在上面不好办,而你在外面以民间,以个人的劳力去做,就无可厚非了,朕的意思你明白吗?”皇上道。

“为臣明白,有陛下的话臣就放心了。”我道。

“爱卿,还有什么需要朕为你做主的,尽管说。”皇上一挥手,所有人都四处警戒。

“一个是为臣的身份,请陛下保密,二是臣手下得有个位置,要不然不好在外行走。”我道。

“行!朕给你四名三品带刀侍卫名额,赐金腰牌,可在大内行走,另在刑部给你两个天下刑名副总巡检使的官,安排管情报,再就是在兵部给你一个骠骑营的编制,无屯驻地,便宜你行事,爱卿觉得如何?”皇上十足的给了我面子。

“谢主隆恩!”我忙跪下行礼。

辞别了皇上,出了皇宫,来到了专为进京官员准备的驿馆休息,我下了线,并马上换了桶营养液,现在几乎是一天一桶了。

今天的收获太大了,今后华夏帝国真就任我行了。

高兴的推开房门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就马上联系杜凌云他们,并把这些职务分配给了他们,让他们抓紧时间去报道,然后胡乱吃口东西就打坐休息了。

我这边没事休息了,可华夏帝国和周边的几个国家各种势力都聚集在这里研究讨论这几天的事。

“王爷,连您也不知道这姓猫的是怎么个来历。”一个二品官问。

“要知道还研究个屁。”王爷气恼道。

“皇上这一手真厉害呀,神不知鬼不觉的提上来个官还灭虫灾散了钱粮。”一个一品大员叹道。

“行了,别瞎嚷嚷了,都回去防着点,别让人抓着把柄,这被尚方宝剑砍了的永不超生。”王爷说道,于是众人就都走了。

在成都的川王府里,福王正高兴到对王妃说:“这下我可给咱丫头找了个女婿,过几天就让你看看。”王妃问是谁,福王就是不说。

汉中王在长安城里像蚂蚁一样来回转,弄的几个王妃在一旁干着急。

“都是南王害的我,今后我再也不会听他们的了,这么大的灾难皇上一点没怨我隐瞒不报,饶了我的欺君之罪。”汉中王哭道。

而在哪儿小岛上也有几个人在研究这事。

“首相,您说咱们的天照大神比不比他们的菩萨厉害?”一个穿着皇袍的问跪在对面瘦猴精。

“陛下,这菩萨只是华夏帝国供奉的一个普通的神,据说他们如来佛祖殿下有八百罗汉,还有不少活佛什么的,不好对付呀!”那个瘦猴精一样的首相道。

“这么说我们永远无法吞并华夏帝国了?那我可怎么完成我太祖爷爷的遗愿呀,呜呜------”这个穿皇袍的人哭了起来。

在东亚地区某地,几个蒙着方格围巾,只露着眼睛的汉子正在议论这事。

“长老,快派人去华夏帝国,求见他们的国王,请他们派菩萨来帮咱们灭了犹太吧?”

而在另一个大陆,一个很小的国家里边有人再开会讨论这件事:“启禀教皇,能否让万物之主宙斯显灵一下?和异教体徒的菩萨比一比。”一个大主教道。

“这,一是不能的,二是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教皇道。

“可要不这样,我们在那块大陆上的势力将荡然无存,现在所有佛教国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就连一些信真主的国家都改信佛教了。”另一个大主教道。

那位教皇大人吐出了血晕了过去。

在大样彼岸的一个国家也有人在谈论这件事。

“国务卿,你实话实说,咱们圣祖圣灵和先知们能不能对付的了他们的菩萨?”一位金毛男子问。

“不能,真的不能,希尔顿,我们的国家才三百多年,而人家的最末一个王朝:清朝,都有四百多年了。

“那让我向这本破书起什么誓。”说着希尔顿将书扔进壁炉。然后又道:“通知有关人员,重新审查程序,怎么这几天大洋那面的事这么多呀!”

于是间,现实社会中的各个国家、各种团体,又重新审核起当初的设计程序来,整整忙了半个多月,各国的专家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因为各国的神灵都在里头,之所以不显灵,只能归于心不诚了。

还是三和公司的楼内,也有几个人在议事。

“李桑,据可靠消息,贵国在北方地区又新增设了一个标准建制的快反旅,不知它的意图是什么?”贰仁问。

“太君,您的情报是不是有误呀?这么大一支部队,怎么没有到我们管委会的国防开支中立户呀?”李兴道

“这个么,李桑,你心里先有个数,关键是这个灭虫害钦差猫大人,是不是就是杀害贰仁皇叔,和龟孙国舅的凶手?”犬仁太子问道。

“真的难查呀,现在一听说是给咱们干活,大家都躲,”李兴道。

“李桑,对你弟弟李天的事,我们道歉。还有你叔叔,那不过是一场游戏。既然游戏里我们不能共事了,现实生活中帮帮忙还是可以的吧。这个你拿着以后,每个月都是这个数。”犬仁太子递给李兴一张八千万元的银行本票。

“放心吧,太君,有了钱就好办事,我马上找人去查,”李兴站起来鞠个躬走了。

“一个喂不饱的支那猪,”龟孙气得骂了一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