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王朝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中国的骨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97/


龙鹰华和雷建超的部队在东北如同秋风扫落叶般的扫荡日军,毫无还手之力的日军不得不调集伪军进行抵抗以掩护自己的撤退,然而伪军中除了满族骑兵还有点战斗力外,其他部队基本是乌合之众。在两军的打击下溃不成军,纷纷投降。


雷建超厌恶的看着眼前厚厚的一摞东北各地投降官员发来的信件,这些官员全部都是燕朝投敌的官员,有的是因为被敌人俘虏后投降,有的是主动倒戈的,现在看见日军大势已去,纷纷表示愿意起兵响应雷建超的部队或者带领整个城市投降。“识时务者为俊杰”雷建超自言自语的说这句话成为多少投敌卖国者的借口。“如果他们都能够投降,那么我们可以节省很多时间。”龙鹰华说,“而且可以减少对城市的伤害。”“那他们会怎么以为?”雷建超反问,“一个投敌者可以轻而易举的返回原来的阵营并且继续担当要职,这不是玩电子游戏。”“他们也是形式所逼迫。”少将说,“如果我们不同意他们的倒戈,无疑只会让他们顽抗到底,增加许多无谓的战争。”“我不会对汉奸投敌分子手软的。”雷建超斩钉截铁的说,“这群无耻没有骨气的东西不配在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继续生存。”将军顺手将这些信件统统扔进垃圾筒,“格杀勿论!”龙鹰华无奈的点了点头……


位于山海关的后方司令部,粱文成大校和雷建超手下的乐群将军共同负责,而粱文成是名义上的指挥。这天,指挥部来了个不速之客-大燕帝国皇帝燕龙。“我是来借设备的。”燕龙开门见山的说。“你需要什么设备?”粱文成问。“你们未来的监控设备,我要做一些调查。”燕龙回答。“这个……”粱文成犹豫了,“我必须请示上级。”“那你抓紧吧,毕竟我的这次任务很重要。”……“监控设备?”龙鹰华惊奇的说,“他要监控设备干什么?”“是这样的。”雷建超急忙解释,“燕龙是奉我的命令去调查关于内奸的情况。”“奉命?”龙鹰华觉得好笑,封建社会敢于命令皇帝并下达任务的可谓前无古人,“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们?”“这是高度机密,而且毕竟是燕国的内务。”雷建超回答。龙鹰华沉思了一下,他很早就有敌人有安插在燕国中枢间谍的预感,但是自己也不好插手,“给他一架侦察机。”少将命令。“明白了。”粱文成大校回答。“你们是否需要我派遣一支特种部队暗中协助,有这支部队能够顶5个师。”少将问。“不用了,燕龙有自己的部队,而且拿到设备后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就别混了。”雷建超谢绝了龙鹰华的好意……


“你给我个玩具什么意思?”燕龙看着这个比模型飞机大不了多少的东西问。“玩具?”粱文成说,“你们想造出这种玩具起码还差100年。”他拿出一台手提电脑开始解释,“这是CX156型空中侦察机,表面看上去很小,但是用途广泛,性能好,它可以飞到5000米的高空,并且会自动根据周围的颜色进行变色,会自动隐藏自己的行踪,可以连续飞行3个月而无须补充能量。”“但是我不是要侦察敌情啊。”“这就是这个小东西的用处了。”粱文成打开侦察机的舱门,一些很小的东西出现在眼前,“这是小型侦察器,外表类似飞虫,可以在任何角度,任何地方传输高清晰的图象和声音到这台电脑,而它们只需要你指出大致的位置,会将方圆1公里内的情况如实上报,而且在能量即将用完的时候会自动返回侦察机进行补充,并继续工作,而且具备水下侦察的能力,你想侦察任何人,任何地点,这个东西都够用的了。”“这么复杂,你给我找个专家去协助我好了。”“专家?我这里的人手严重不足。”大校说,“这个东西的AI人工智能级别非常高,你只要下达简单的命令就可以了,它会自动把这些都给你做的好好的,这台电脑可以有声控,就算狗熊挂个香蕉都能操作。”“我不是狗熊,挂什么都没有用,万一我要是把它弄坏了呢?”“那还真是不简单。”粱文成笑着说,“根据计算,你们这个年代的子弹是奈何不了他的,而且防震,防水,放火,估计叫你破坏也比较难。”“好吧,就这个。”燕龙说。于是,在经历了简单的培训后,燕龙带着这套东西走了。“你去打开37号屏幕,监视一下他的电脑。”粱文成对郝全少尉命令。“为什么要监视那小子?”少尉问,“只是规定,以防万一的,而且我们要确定他的作为。”


“他已经开始使用了。”少尉报告,“不过好象正在实验。”“在监控哪里?”大校问。“这个……”少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粱文成看过去,只见许多官兵正围在屏幕前面兴致勃勃的看。“没有工作了,都去干活去。”大校边嚷边走过去,众人急忙散开,只见屏幕上,赫然出现无数裸体女人沐浴的场景。“这是哪里?”粱文成大声问,“应该是京城的女浴室。”郝全少尉说。“这么贵重的侦察机就用来干这个!”大校大怒。“立即给我在他的电脑上打上马赛克,这小子还没有成年。”“是。”少尉急忙开始操作……


“这什么啊?”燕龙惊奇的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马赛克,不一会。屏幕上出现几个字,“反黄软件正在运行中!未成年人不得观看以上镜头。”“扫兴,人工智能居然这么高。”燕龙说了一句,该干正经事情了。燕龙调节电脑,飞机向呼和浩特飞去。


赵言武如果是内奸,那么他到达呼和浩特一定会联系日军,提前镇压巴颜达夫的起义,这样虽然对蒙古同胞不好,但是也将消除蒙古军事势力最大的王爷,为日后控制蒙古做打算。因为如果巴颜达夫能够成功,他的名声和势力必将增大,而此人历来不服从燕京方面,只是迫于日军的压力才被迫考虑合作的,一旦作大,对中央来说不是好事。燕龙希望能由雷建超的部队解放蒙古,不但可以加强国家的影响而且也顺便加强对蒙古的控制,打击一小部分分裂分子。而如果赵言武不是内奸,那么他如果成功的说服巴颜达夫不要起兵,最后依然是由龙鹰华,雷建超的部队解放蒙古,燕京的目的还是达到了。而如果他不能说服,最后导致巴颜达夫起兵,不论成功与否,最后依然要雷建超的部队入蒙古,而赵言武就会因为这次的失败遭到一定的怪罪,反正年纪也大了,可以罚他提早退休,那样雷建超的阻力就小了。燕龙是这么考虑的。屏幕上很快出现目的地呼和浩特。


赵言武在几个保镖的跟随下,乔装进入了呼和浩特市。这里充满了战前的气氛,到处是纷乱的日军和蒙古士兵,显然,东北的败仗已经让他们开始惊惶了。“大人,此处不宜久留。”一个保镖提醒。赵言武点了点头,几个人于是抄小路前进,过了一会儿,几人到达了接头地点的屋子,一个穿蒙古人服饰的汉人正在等着接待他们。“这不是洪大人吗?”赵言武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好久不见了。”洪远抱拳行礼,“师兄。”“已经多少年了?”赵言武感触的说,“当年我们同时在大儒方孝先先生那里求学,后来我考上了状元,而你却名落孙山,数次不举。”“论才学你我不相伯仲,但是你却是家世甚高,而我出身贫寒,顾有此结果。”洪远心有余悸的说,“后来我也看清楚,想明白了,所以离开中原,到这里施展我的抱负,还好王爷赏识我的才华,我才得以享受今日之荣华。”“洪贤第。”赵言武惋惜的看着他,“如你能重返大燕,施展才学才是正途,今大燕外有倭寇肆虐,内有雷建超等人痛斥孔孟之道,废弃祖宗之法,正是需要我等儒家子弟奋起报国之时。”“40年前兄长对我说这番话就好了。”洪远站起来退了几步。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惨叫,“赵大人快走!”另一个在门外放哨的保膘拼死叫出这句就没有声音了。“你!”赵言武怒目而视眼前的这个人,保膘则立即拔出枪,但是门外刹那间闯进数十名持枪的日军,两个保膘还没有来得及开枪就被打成了筛子。“师兄,对不住了,士为知己者死。”洪远说,“那巴颜达夫做事张扬,早被日军发觉了企图,昨日刚刚被秘密处决,日本人爱惜我的才华,让我继续为官。”一个日军大将走了进来,“赵大人。”军官皮笑肉不笑的用流利的汉语说,“鄙人是大日本帝国蒙古方面军副司令昭田康夫,久仰赵大人的名气,今日得见,三生有幸。”赵言武抬起自己的头,不看对方。“赵大人显然也在朝廷中受气,那雷建超凭借自己是皇帝老师的身份,目中无人,多次侮辱阁下等文人,阁下虽为首辅却有名无实,不如就此弃暗投明,他日推翻燕国,大人依然是首辅。”“是啊。”洪远在一边附和,“日军说到做到,已经有不少我辈之人为雷建超所害,投奔日本,日本也深受儒家思想熏陶,重用我们这些文人,师兄才高八斗,为何不投奔过来,我师兄弟同为天下施展抱负……”“咳!”赵言武咳嗽了一声,然后悠然说到,“老朽是人,听不懂畜生之言语。”话音刚落,一个日本士兵猛的用枪托砸在赵言武的脸上。“赵大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昭田康夫的脸色有点难看,在他的眼里,这些中国的文人是最没有骨气的。“师兄,识时务者为俊杰!”洪远急忙提醒。赵言武的嘴里流出了鲜血,他怒视洪远,“我等文人之脸皆被汝等败类丢尽了,我赵言武生为大燕人,死为大燕鬼,绝不与禽兽畜生为伍。”“哼!”昭田康夫立即拿出了下面一手,“那就请赵大人跟我们走一趟吧。”几个日军架起赵言武,拖了出去……


燕龙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侦察机将所有的画面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巴颜达夫这个废物!”燕龙骂了一句,赵言武显然凶多吉少,但是现在燕龙手里根本没有可以用来解救他的特种部队,唯一的办法就是向龙鹰华求救,但是目前东北的战事正在顺利发展,人手必然不足。而更深层的意义就是,燕龙的潜意识里有放弃营救赵言武的想法,此人虽然有骨气,但是却是个“顽固分子”,如果他死了,那么雷建超将能够把持朝廷,国家的改革和发展必定更快。于是,燕龙伸向电话的手不知不觉的缩了回来……而与此同时,粱文成也清楚的看清了这段画面,并且将消息报告给了龙鹰华。“……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集结了一支12人的特种部队,并准备好了直升飞机,在1个小时内就可以赶到呼和浩特,组织营救。”看着粱文成的报告,龙鹰华犹豫了,燕龙并不知道粱文成在监视他,一旦暴露,双方的关系就紧张了,而燕龙的做法肯定有他的意义,作为即将参加这个国家的龙鹰华部队,现在就插手最高层内部的事情,有些说不过去。“待命,随时准备出发。”龙鹰华命令,然后他命令自己的手下去找雷建超回来,但是,这却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赵言武被带到一片广场上,广场的中央竖了跟柱子,周围白满了柴,上面还浇上了汽油。“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赵大人。”昭田康夫耀武扬威的说,他曾经看到过很多“宁死不屈”的人在看到这个火刑场所后吓得跪地求饶,赵言武虽然掌握很多东西,但是随着东北的失败,此时已经没有进行审讯并且转移的时间了。“师兄!”洪远用几乎是哀求的口气说。“我没有畜生师弟!”赵言武愤怒的说,他毅然走向广场中央的火刑台。一个日本军官举着火把站在他面前,这个军官的面目已经扭曲,十分恐怖,“你想被烤熟吗?”赵言武蔑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自己拿过火把,“你们这些禽兽别把我弄脏了。”赵言武说。


雷建超知道情况后只说了一句话,“请你派人把他救回来。”于是,特种部队出动了。


赵言武走到了火刑台上面,周围是目瞪口呆的日军官兵。“师兄啊,不要做傻事。”洪远大叫,赵言武左手拿着火把,右手伸出手指,猛的抠出了自己的眼珠,扔在地上,然后大声说,“我赵言武有眼无珠,认识你这个畜生,今日我把眼睛放在这里,以观他日雷建超将军扫平汝等蛮夷国贼之时。”他的左手一松,火把掉在了浇满汽油的柴上面,顿时燃烧起来,火光中,赵言武最后大叫,“雷将军,大燕和皇帝就交给你了,他日平灭倭寇复兴大燕时,勿忘给老朽烧纸报信!”此时,直升飞机离那里只有15分钟的路程……


看完最后一段,雷建超默默的摘下了帽子。“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家伙,但是他还是个有骨气的中国文人。”龙鹰华说。“特种部队在那里收集到了赵言武的遗体,已经烧成了骨灰。”粱文成报告。”“请帮我放在山海关,我这就去取。”雷建超说,“这里先交给我的副手叶威。”……


燕龙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现在不敢见雷建超,就像做了错事的孩子害怕见父母一样,当然,他还庆幸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赵言武虽然讨厌,但是他的举动很让燕龙感动,毕竟有骨气的文人已经不多了。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一个人不顾守卫的阻拦,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老师。”燕龙看到雷建超面无表情,顿时心中产生了恐惧,雷建超将一个写着“赵言武之灵位”的牌位和骨灰盒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到了燕龙的面前。燕龙顿时不知所措,就像一个将0分成绩单藏起来的孩子发现父母已经拿到了这个成绩单。雷建超一言不发,突然抬手抽了燕龙一个嘴巴,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雷建超身后的侍卫已经傻了,而燕龙的眼睛里则充满了惊讶,毕竟这是雷建超第一次打他,而且是为了他在朝廷中的政敌。雷建超打完这个孩子后,转身向外走去,“东北的战斗还没有结束,我必须回去继续指挥。”走廊里只留下这句话。“陛下,这是大逆不道啊!”一个侍卫说。“都给我出去。”燕龙大叫,几个侍卫急忙跑了出去,并关上了门,在门关上的一刹那,一个侍卫惊奇的发现,这个于死亡的前线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大燕之龙潸然泪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