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五章 狭路 狭路(二)

royf22 收藏 38 22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五章 狭路 狭路(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张仁杰走后,李勇不免又对他的“虚怀若谷”大为赞叹了一番。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周卫国突然想起了那封信,从公文包里取了出来,放在桌上,说:“老李,你看看这封信。”

李勇笑道:“谁的信?不会是我们陈县长给你的吧?那我可不敢看!”

周卫国笑骂道:“你就不能想得正经一点?”

李勇笑道:“我怎么不正经了?你和陈县长……”

说着,拿起信,看了眼信封,说:“咦,这个人名字好奇怪,竟然叫竹下俊!听起来倒像是日本人的名字……”

说到这里,李勇突然停了下来,吃惊地看向周卫国,说:“难道这人真是日本人?”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没错,这个竹下俊就是个日本人!”

李勇呆了一会儿,疑惑地取出信看了起来。

由于有看汤炳全那封文白夹杂的信的经验,所以这封信李勇看了两遍倒也看懂了。

看完后,李勇有些迟疑地说:“从这封信看,这个叫竹下俊的日本人和你好像很熟……”

说到这里,李勇又停了下来,不自觉地看向周卫国。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的确很熟!因为他是我以前在德国军校的同学,也是我曾经的好朋友!”

李勇“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周卫国笑笑,说:“不过可惜,他是个日本军人!所以‘七·七事变’后抗战爆发,我回国之前就和他断交了!”

李勇这才释然,随即问道:“这封信怎么到你手上的?”

周卫国说:“今天白天赵杰他们在骑风口抓住了一个形迹可疑的家伙,一问之下,那人说是有人派他送信给我。赵杰他们扣押了那家伙,又让王二牛把信送给我。我看过信后,中午特地去了一趟里垄村,审问了那个被抓住的家伙。那人嘴巴倒也严,除了说自己名叫田木一夫,是竹下俊的手下,而竹下俊现在已经是‘北辰一刀流’的流主以外,就什么也问不出了!后来,我看扣着一个送信的也没多大意思,就让赵杰把他放了!”

李勇愕然说:“‘北辰一刀流’是什么东西?‘流主’又是什么东西? ”

周卫国解释说:“‘北辰一刀流’是日本剑道最有影响的一个流派之一。‘流主’就是这个流派的主持人,相当于我们中国门派的掌门人!”

李勇大笑,说:“没想到你这个老朋友竟然还是武林中人!”

周卫国摇头说:“没这么简单!”

李勇讶道:“这话怎么说?”

周卫国说:“这个竹下俊可不是个普通人物!当年我和他刚在德国军校相遇的时候,他就精通中文、德文和英文!对军事也有着远超常人的悟性!如果说这世上只有一个日本人是值得我佩服的,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竹下俊!”

李勇接口道:“所以你和他才会成为好朋友?”

周卫国说:“是的!而且,他还毫无保留地教过我剑道!说实话,如果不跟他学习剑道,我的单兵格斗能力远达不到现在的水平!”

李勇笑道:“原来你老周还有师傅!我还以为你的武功也是无师自通的!”

周卫国正色说:“日本剑道讲求实用,招式虽然简单,但却无一不贴近实战!竹下俊是‘北辰一刀流’的嫡系传人,他在剑道上的修为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在德国军校,他和我学的都是装甲兵专业,成绩也一直很优秀,像他这样的人才,正是日本陆军需要的!再加上他‘北辰一刀流’嫡系传人的身份,日本军界没道理会任他自由自在!”

李勇说:“这么说,他现在还是军人?”

周卫国点头说:“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李勇皱眉说:“那他来涞阳干什么?”

周卫国摇头说:“我不知道!”

李勇说:“不会是他的上司派他来对付你吧?”

周卫国沉吟着说:“这个可能性我也考虑过,但他是装甲兵军官,最擅长的是指挥装甲兵作战,而我们虎头山根据地都是山地,装甲部队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就算他只是负责指挥装甲部队和我们在平原地带作战,他应该也知道,我们总不会傻到把部队集结在平原送给他当靶子吧?所以我不明白,他的上司怎么会想到派他来对付我呢?”

李勇说:“那也说不准,谁叫你们以前是好朋友?日本人里面最了解你的恐怕就是他了!再说,你刚刚也说过,他对军事的悟性很高,说不定他会对山地作战无师自通呢,就和你老周一样!”

李勇最后一句话其实只是玩笑话,但周卫国听了,脸上神色却凝重起来,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和他分别已经有将近五年!竹下俊是一个天才!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一个天才学会任何新的战术了!”

李勇微笑道:“看来这回你老周要遇上对手了!就不知你准备好了没有?”

周卫国笑道:“日本人竟然想到派我的老朋友来对付我,看来我周卫国还真是有面子!我又怎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李勇说:“那你还准备和他见面吗?”

周卫国说:“见!当然要见!要不然怎么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再说了,我已经让那个叫田木一夫的带话给竹下俊,说我一定会去见他,说过的话,怎么能不算?”

李勇想了想,说:“我还有一点想不通,他约你在清源县城外二十里半山亭见面,可那里是汤炳全的地盘啊?他一个日本军官怎么能跑到汤炳全的地盘和你见面?”

周卫国随口笑道:“可能是他刚到涞阳,一时还弄不明白虎头山周围的敌我形势吧!”

李勇跟着笑了。

笑着笑着,周卫国突然脸色一变,失声说:“不好!竹下俊可能要偷袭清源国军!”

说完,立刻大声叫道:“通讯员!”

通讯员王二牛在门外大声应道:“到!”

周卫国大声说道:“立刻骑马去给山外的清源国军刘营长送信,就说鬼子可能要偷袭清源山!让他们注意防备!”

王二牛在门外应了一声后飞速离去。

周卫国连连拍着脑门说:“糊涂糊涂!像竹下俊这样的人,只会谋定而后动,又岂会这么轻敌?我怎么早没有想到呢?”

其实周卫国忘了,今天白天他的确是被张仁杰给气糊涂了!

李勇安慰道:“老周,你别着急,半山亭离清源县城只有二十里,鬼子未必敢真的打那里!再说,半山亭在清源山,那里不是刘志辉的防区,竹下俊就算偷袭那里,刘志辉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周卫国长叹一声,说:“你不明白竹下俊这人的可怕!我能想到的,他一定也能想到!清源山是清源城外的第一制高点,如果被他打下,就相当于在清源国军中插入了一根钉子!清源国军无形中就被分割成了南北两块!同时,我想他打清源山还有示威的目的!他就是要告诉汤炳全,哪怕离清源县城只有二十里的地方,也不安全!以汤炳全的性格,这么难缠的对手他肯定不敢主动招惹!这样一来,竹下俊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就可以腾出手来专门对付我们了!只需要这么一个动作就可以大大牵制清源国军的军事部署!果然不愧是竹下俊!何况,无论竹下俊偷袭哪里,受损失的都是我们中国的军队啊!”

李勇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被竹下俊打下了清源山,对我们可是大大不利!”

周卫国苦笑,说:“希望我的消息送出的还算及时!”


第二天上午,周卫国收到了刘志辉派郭玉忠送来的信。

信里是个坏消息——昨夜清源山阵地失守,清源警备旅防线全线震动!在信里,刘志辉还无奈地告诉周卫国,虽然周卫国送出的消息很及时,但负责清源山防务的警备旅一团二营却自恃地形险要浑不将这个消息放在眼里,最终让鬼子从后山偷袭得手!渎职的二营长虽然已被军法处枪决,但清源警备旅的防御态势一下子就陷入了一个极其不利的境地!

看完信,周卫国陷入了沉思,良久,才长叹一口气,说:“我敢肯定,这一定是竹下俊的手笔!也难怪守军会不在意我们的提醒,清源山的地形实在太险要了!他们真是做梦也想不到鬼子能从后山发动偷袭!如果我没有猜错,竹下俊手中一定有一支专门用于山地作战的部队!”

李勇奇道:“你怎么知道?”

周卫国说:“清源山地形的险要你也清楚,后山就更不用说了!竹下俊能在夜间从后山发动偷袭,怎么可能没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山地部队?”

李勇皱眉说:“你的意思是,我们真正的对手来了?”

周卫国叹道:“来了!该来的,迟早总是要来的!”


中午时分,涞阳地下党送来了最新情报:华北日军于前日傍晚向涞阳日军混成旅团派来新任中佐参谋长一名,姓名竹下俊。随行卡车八辆,据内线消息,卡车内装载有士兵,但具体人数及装备不详!该支小部队驻地戒备森严,仅少数持特殊证件日本人可入内。目前正进一步设法了解详情。

在李勇也看完这份情报后,周卫国叹了口气,说:“就是这支小部队了!竹下俊啊竹下俊!看来你和我一样,手中也有一支特战队!而且你的特战队比我的规模还要大!就不知真的打起来会是什么结果?”

李勇面有忧色,说:“老周,这次竹下俊约你见面肯定不怀好意!”

周卫国说:“这是当然!竹下俊这次约我见面最起码也是为了重新见面摸摸我的虚实,毕竟我们也快五年没见面了;当然,在见面时找机会干掉我也不是不可能;还有就是,借机把我引开,偷袭根据地!”

李勇说:“老周,你既然都明白竹下俊没安好心,还是别和他见面吧!我担心你的安全!”

周卫国断然说道:“不!我一定要去!别人都欺到门上来了,我周卫国难道还要做缩头乌龟?”

李勇只好无奈地说:“即使要去,你也要多带点人,以备不测!”

周卫国摇头说:“不,我就带三个人去!”

李勇大惊,说:“这么少?”

周卫国说:“当年关云长可是单刀赴会!我现在带三个人去已经差他很多了!”

李勇哭笑不得说:“老周,都这时候了你还跟我说笑话?”

周卫国正色说:“老李,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听我说,竹下俊的目标绝不是我周卫国一个人,而是整个虎头山根据地!这次见面,我的安全与否,不在于带多少人去,而在于根据地是否让他有机可趁!只要我们严阵以待,他的特战队再厉害,作用也有限!你要知道,我们不是清源的国军!再说,我们也有自己的特战队!”

李勇长叹一口气,说:“你老周决定的事,我还能反对吗?你准备带谁去?”

周卫国说:“杨大力,林水生,柱子!”

李勇皱紧眉头,说:“林水生和柱子都是虎头山头号神枪手,你带他们去我明白,可你带杨大力去干什么?你就不怕他给你添乱?”

周卫国一笑,说:“老李,杨大力这家伙是个福将,带着他运气好!”

李勇听得目瞪口呆,说:“这也是理由?”

周卫国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大声命令道:“通讯员,命令全团营以上军官,立刻到团部开会!”


在一下午紧张的军事会议之后,周卫国对全团下达了一级战备的命令。虽然和竹下俊见面的日子是后天,但兵不厌诈的道理谁都明白!他可不想竹下俊提前对虎头山发动偷袭时部队没有防备!

林水生和柱子也被派了出去,他们的任务是:提前对半山亭展开侦察,并潜伏下来,负责保证见面时周卫国的安全!当然,在必要时还可以直接狙杀竹下俊——不过这需要周卫国的命令!

果然,当晚就有一支十多人的鬼子小部队潜入了虎头山。

这支鬼子部队甚至摸掉了虎头山外围民兵和独立团二营的共六个潜伏哨!但最终,他们却在石门口遇上了正好担任潜伏哨的特战队第一分队狙击小组!还没照面就被这个狙击小组干掉了两个人!而且反应迅速的特战队第一分队和二营四连还一度包围了这支鬼子小部队。虽然最后这支鬼子小部队凭借着惊人的火力、精准的射击和强悍的战斗力突出了包围圈,但还是又留下了五具尸体!

战斗结束,清点伤亡,特战队一分队仅有两名队员轻伤,但二营四连却有六人阵亡,十人重伤,二十多人轻伤!

但留下的七具鬼子尸体,却也让周卫国获得了竹下俊手下的这支神秘部队的第一手资料。

这些鬼子和一般鬼子不一样,他们都是身材高大,头戴绿色贝雷帽,在军服外面都穿着特制的黑色作战服。主要武器是一种9mm口径,折叠枪托,直弹匣,大量采用冲、焊、铆工艺的零部件,连周卫国都叫不出名来的德制冲锋枪(MP-40Ⅰ),手枪周卫国倒是认识,竟是卢格P08!这几个鬼子身上还携带有塑胶炸药和勾索!甚至连他们的鞋,都是特制的登山靴!

检查完这几具鬼子尸体,周卫国心中直叹气,和竹下俊的特战队比起来,自己的特战队装备差得可不是一点点!

不过,这次鬼子的偷袭,自己虽然吃了不小的一个亏,但七名鬼子特战队员的损失,相信连竹下俊也会肉痛!


经过这次战斗,虎头山周围的局势又趋于平静,仿佛这次战斗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至少到周卫国准备出发和竹下俊见面时,鬼子还是没有再次发动偷袭!

在周卫国告诉杨大力将带他和上次偷袭虎头山的那支鬼子部队的指挥官见面后,杨大力简直要高兴坏了!心里直夸周卫国够义气!

不过在临行前,周卫国突然对杨大力说:“大力,你的驳壳枪就别带了。换步枪吧。”

杨大力虽然不明白周卫国为什么让自己带上步枪,但还是依言卸下了驳壳枪,找战士要了步枪。但在佩戴弹药盒时,周卫国又吩咐他去掉左前弹盒和后弹盒,只佩戴右前弹盒。杨大力也不多问,干脆一一照办。

周卫国又和杨大力约法三章,不外乎是“没有命令,不许乱说话、不许乱动、更不许笑!”

杨大力也知道周卫国和自己约定这些都是因为自己上次在清源的表现,所以很爽快就答应了。

周卫国最后向李勇、吴有财、赵杰等人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后,终于和杨大力一起骑马朝清源方向出发!

快出虎头山时,周卫国忍不住低声说道:“‘其道远险狭,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竹下俊,我真的很想看看你究竟玩的是什么花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