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再起之抗战风云 第二卷 奉天战役 第九章决意战死沙场的中校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 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02/







1931年9月27日晚上,位于奉天城北大营的兵营里,驻扎着大批我军的官兵。此时我正趴在作战市的地图上研究着查看地图,暂编步兵第一师师长乔清辰正在向我汇报外面的情况。突然,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警卫营营长中校王春和疾步闯了进来:“报告司令员,东北军沈克将军的第6步兵旅中校作战参谋蒋玉武带领不到一个排的兵力要求见你!”


“把他赶出去,败军、败将还有脸见我们!一个师连鸭绿江的一个桥头都守不住!还有什么脸来见我们,”乔清辰的作战参谋气愤的道。


“蒋玉武?”乔清晨小声的嘟囔道。


“怎么?乔师长,你认识他?”我抬起头,看着一脸疑惑的乔清辰。


“恩!是的!他曾经和我一同在张少帅的警卫团里共事过!”乔清晨轻轻的解释道。


“既然这样,就把人请进来吧!”我用缓和的语气说。


乔清辰的作战参谋田大栓一见我的态度,有只好转过话头说:“把他的武器收了,还有他的一个排在院外休息,不得进来。”


“乔师长,蒋玉武非要把他的步兵排带进院里不可,在这个时候是不是不见蒋玉武比较好呢?”王春和连忙上前笑着小声对乔清辰说。


“这个司令员已经决定了…….”


“王营长,请客人进来呀!”我见王春和跟乔清晨嘀咕什么,忙大声道。


乔清晨对蒋玉武了解一二,他原是冯玉祥7的特务排中士,1930年冯玉祥联阎西山倒蒋失败后,西北军解体,蒋玉武跟着一小部分西北军退进山西省南部地区。当张少帅允许改编这支残军为29军,宋哲元为军长,进驻泉阳、辽县地区后,北平张少帅部一副官来泉阳会见宋哲元,一下子认出蒋玉武是他的老乡,通过这个副官的关系,蒋玉武先到张少帅警卫团任上士班长,旋任少尉排长,上尉副官,少校作战参谋,当九一八事变前一个月,蒋玉武被调到驻守在鸭绿江江畔的第6步兵旅任中校作战参谋。现在这个春风得意的中校又是什么事非带兵见司令员呢?难道说是因为他们旅防守鸭绿江失礼…….


“哒哒哒哒……”院外一阵急促的轻机枪扫射声,顿时人声鼎沸,到底喊什么也听不清楚,我只听到坦克的发动时候的轰鸣声,还有部队整齐的跑步声。


“报告司令员,东北军第6步兵旅任中校作战参谋对空扫射,要求见司令员!”又是一个警卫员跑进来报告。


“把他们的枪下了!”王春和大声道,并且转身就往外面走。


“慢!”我拧紧眉头,“凭什么下人家的枪?”


“司令员,在万一……”


“我怎么不能见?他要见我我为什么不见?叫他进来!”


“司令员,他一个人不来,他必须要带着他的那个加强排进来!”


“好!请他们都到后院集结!”


“是!”


没有一会的功夫,我亲自走到后院门口一看,50号人的队伍一律手握毛瑟手枪,5挺重机枪、被整齐的摆放在地上,30挺捷克轻机枪由士兵抱着,枪口朝天,蒋玉武挺立在队伍前面,一见我与乔清晨出现在门口,立即大声道:“立正,敬礼!”


“唰”地,全体官兵立刻向我和乔清晨立正敬礼。


我也向他们还礼,蒋玉武中校大声道:“报告解放军总司令英将军,原东北军第6步兵旅中校作战参谋蒋玉武,率领50位第6步兵旅的血胆官兵投靠贵部,请司令批准!让我们可以与日本人决一死战!”说完双腿跪下。


“呼!”50位官兵跟着跪下。


我被眼前这阵势弄愣了。


“长官,第6步兵旅首战不利,在国人面前丢尽了脸!”蒋玉武大呼。


“起来,弟兄们快起来!”我双手扶住蒋玉武。


“拔剑!”蒋玉武挣脱了我的手,面对众弟兄大声道。


一阵寒风,每人从腰里拔出一把自卫的锋利匕首。


蒋玉武这时又转过身,面对我大声道:“长官,我蒋玉武与弟兄们,认定您是铁汉将军,是一个坚持抗日的将军,今天特地带领弟兄们来投靠您来了,如果您不收留弟兄们与您一同打小鬼子,我和弟兄们就死在您眼前!”


“跟随将军抗日!”众弟兄们异口同声地道。


我感动得热血沸腾,两眼凝视着以蒋玉武为首的这批官兵。


“长官!您知道我们第6步兵旅在丹东是怎么样冒火的啊……”蒋玉武悲愤的告诉我。


原来9月24日,第6步兵旅团长纪可正上校感到旅部,喘着粗气对旅长沈克道:“旅座,今天早上,对岸的日军开始渡江,现在有敌人大约一个的中队的骑兵正向我正面阵地大摇大摆的走来,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您只要再配给我5挺机枪,我团一营就能全歼这群小鬼子!”


旅长沈克并没有立刻表态,沉思片刻对正立于左侧的副参谋长说:“余子明,我走了,你跟纪团长研究一下,天黑之前部队必须全部到达上级指定地点。明白吗?”


“是!”副参谋长余子明连忙回答。


“旅座!我跟您请示命令,您上那去啊?”沈克白了纪团长一眼,快步走出去。


纪可正忙追上去,余子明截住他:“纪团长,旅长去那里,有必要要通报你吗?”


“余副参谋长,鬼子来了,我要枪打鬼子!”


“撤!把部队撤下来!”


“什么?撤退?”


“对!马上执行命令!”


“这是谁的命令?”


“中央!中央的命令!也是张少帅的命令!怎么你不相信?”


“不!不行!我们不能撤!9月18日小鬼子占领奉天我们都没能回师增援,现在奉天虽然被解放军占领了,但是那毕竟是我们中国的军队,一旦我们撤退了,那么不就等于安东(今丹东)完全让给日本人吗?而且我们身后还有刚刚消灭日本关东军,占领奉天的解放军,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怎么抵挡日本人的进攻啊?虽然我们大家属于不同的派系,但是毕竟都是我们中国的军队,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军队被日本人一点点吃点!既然你们不打,那么我打!”


“不执行命令我军法处治你!”


“打死我也不执行后退的命令!老子不当亡国奴!”


“好吧!人各有志,我余某就不勉强纪团长了!你请便吧!”余子明说完并摆了摆手,侧过身子,让纪团长通过。


纪团长刚出门,余子明拔出手枪对着纪团长的后辈就瞄准了,只听到“砰”地一声纪团长就直挺挺的倒下了。在屋内正在收拾文件的蒋玉武早就耳闻多时的纪、余的对话,听到枪声连忙跑出来,纪团长的卫队已经将余子明的缴了,并且有一左一右把他架住,防止他有其他的动作。


“我们团长是来向旅部请示打鬼子的,你凭什么开枪打他?”


“你是汉奸,是日本人的间谍!”……


“怎么回事?”蒋玉武凭着旅部作者参谋的中校身份,分开人群走过来。“胡来,谁叫你们这样的,余副参谋长是代旅长执行战场纪律!”


“蒋副官!”有人抱着血流如注的纪团长走过来,“我们纪团长只是要求旅部支援武器打鬼子,然而余副参谋长命令我们撤出阵地。可是我们纪团长再三说明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执意要求抗日,可是余副参谋长一枪就打中我们团长的后胸,抗日战将没有倒在抗日的战场上,反到是倒在自己长官的枪口下,这天上地下还有没有道理啊?”


蒋玉武默默的点了点头,“马上把纪团长送到医务室抢救!告诉他们一定要把纪团长给我抢救过来!”说完这些,蒋玉武又转过身问:“余副参谋长,纪团长是你开枪打伤的?”


“不执行命令军法处置!”余子明扭着鼓起青筋的脖子喊道。“怎么样?我这样还犯法啦?”

“余副参谋长,旅座走的时候是这样给你交代的?”


“蒋副官,你这是话是什么意思?”余子明听出话音不对,忙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说完蒋玉武就套出手枪顶在了余子明的脑门上,“伤害我爱国官兵,就是我们的敌人!”说完手指一动“砰”的一声,余子明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血洞。


众官兵全部被蒋玉武的举动惊呆了。


“弟兄们,走,跟着我去搭鬼子去!”


蒋玉武带着人赶到江边一营阵地时,日本鬼子一个骑兵中队正与一营进行激战。蒋玉武指挥一队官兵迂回过去一阵猛冲,除了一个日军中尉左大腿负伤被俘外,其余的鬼子全部被炸死在一营的阵地前,一匹匹战马倒在地上,长嘶挣扎……


“蒋副官,您看!”中尉方斌跑过来指着鸭绿江对岸的天空喊道。


正在指挥部队收拾日军枪支弹药和未伤战马的蒋玉武听到方斌的呼叫,忙抬头望去,敌人一批轰炸机正在沿第6步兵旅北撤的方向赶来。一场轰炸机突袭地面部队的激战马上就要展开了。


“马上占领两侧的山头,把敌机吸引住!”蒋玉武大声命令。


官兵们包着刚刚从敌人尸体上扒出来的机枪,背着子弹立即占领了4座山头,14挺机枪组成了一道空中火力网,封锁住敌人向旅主力前进的航道。


蒋玉武在第二号山头上指挥4挺轻机枪对空扫射。28架来自平壤机场的轰炸机只留下8架与他们在这空域周旋,而另外20架轰炸机突然爬高,在轻机枪的射程之外向第6步兵旅的主力部队赶去。蒋玉武立刻对身边的通讯兵道:“马上给旅长发电报,防空!防空!”


电报发出去了通讯兵连同电台被日军的一颗炸弹击中。两挺轻机枪被炸哑。从泥土中挣扎出来的蒋玉武环顾四周,4个小山头的机枪火力全部被炸哑,8架日本轰炸机正高速追赶旅主力去了。蒋玉武只好鸣号收兵,请点人数,300多人的步兵营经过两场血战,只剩下50位英雄了。


蒋玉武指挥着这半百弟兄撤出这血染的阵地,向大部队赶去,途中蒋玉武见到旅部情报参谋赵长生正在路边的一具死尸上躺着,他的双腿被飞机炸断了,右手举着一条手巾有气无力的摆动着,证明他还有一口气。蒋玉武跑过去抱起他。“赵参谋,旅长呢?”


赵长生叹了口气,指着遗弃满地的枪炮、子弹和无人管理的大批伤员,无人掩埋的官兵尸体说:“蒋参谋,我们旅从丹东向北撤退,旅长自己先开车向长春跑了。留下没有指挥的弟兄们,没有指挥,弟兄们根本不知道往那里撤退,只好乱哄哄的向北撤退。没有想到竟然遭到敌机的轰炸,损失很大!我反正已经不行了,山炮、野炮你带不走,但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用处大,又便于携带,我请求您把这些机枪和迫击炮动员弟兄们带上吧!将来打鬼子是好武器,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赵参谋,我背着你走!”


“蒋参谋,根据情报,前面正越过山梁的那支部队,就是最近突然冒起并消灭占领奉天日军的解放军。虽然我不是了解解放军是一支怎么样的军队,但是我知道张少帅的卫队长乔清晨,他决定是一个血性的汉子,我听说他也加入了解放军,而且还荣升为师长,如果你要打鬼子就去投奔他吧,去吧!为我和弟兄们报仇,我不能连累你了!”说完自己就对自己开了一枪。


蒋玉武告别了战友,收拾了一挺挺遗弃在道上的机枪和迫击炮,并向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弟兄们简单的介绍了解放军的情况,大家异口同声道:“投奔解放军军!打鬼子去!”


整理好队伍,蒋玉武望着越过山梁,穿着绿、蓝两种颜色军装的部队正在收捡自己部队主力遗留满地的枪炮子弹,收容第6步兵旅掉队的官兵、伤员。通过军装,蒋玉武知道,身着天蓝色军装的部队一定和自己一样,原来都是东北军的部队,而那些身着奇怪的绿色军装的部队,就一定是赵参谋口中那支神秘的解放军了!


凭借着自己中校的身份,蒋玉武找到了一个正在带领部队收捡枪支子弹的东北军营长。从他的口中蒋玉武了解了他们这支部队是为了牵制和监视正在渡过鸭绿江的日军,而且指挥部就设在奉天的北大营。


就这样,蒋玉武率领部队经过三天的急行军,终于赶到了奉天。


我听完蒋玉武的述说后,又跟每一位勇士握了握手,回头对蒋玉武问:“弟兄们信任我吗?”


“长官,“蒋玉武立正道:”西北军是我的娘家,我们这支部队在张少帅‘枪口不对内的’号召下,驻守鸭绿江苦练一年多,部队训练士气高昂,而且过去练兵一直是把日本鬼子当成假想敌。但是没有想到,九.一八事变,被中央的一句不抵抗就全给毁了!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日本占领了奉天,还好长官带领部队及时出现并夺回了奉天,替兄弟们做出了榜样!现在只要长官你有命令,我蒋玉武和弟兄们死也甘心,但是必须是杀日本鬼子!”


“好!是条汉子!”


“传我命令!将蒋玉武中校的部队编入暂编第一步兵师的序列,所有官兵全部官升一级,蒋玉武中校担任一师3团上校团长!”


“谢长官提拔!”


“为国奋战,我英桐嘉决不会把弟兄们朝卖国路上领的!”


“为国战死!”众管兵异口同声的喊道。

“司令员,353团郭团长来电!”一个通讯兵赶归来报告。


我一看电报,顿时眉头紧皱。


天若亡我,我必逆天!地若灭我,我必毁地!人若欺我,我必杀之!借我三千虎骑,复我浩荡中华!饮马恒河畔,剑指天山西;碎叶城揽月,库叶岛赏雪;黑海之滨垂钓,贝加尔湖张弓;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遥祭华夏列祖。汉旗指处,望尘逃遁——敢犯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