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海上武工队——特殊年代的特殊编制

绿色山野 收藏 21 13002
导读:[乌龙山原创]海上武工队——特殊年代的特殊编制


说到武工队,大家都容易想到抗日战争年代我军派出的一些小队伍,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穿着便衣,揣着盒子炮,神出鬼没,打得小鬼子心惊胆战。我们所了解的武工队大都来自影幕上的形象,比如[敌后武工队]中有勇有谋的魏强,还有[平原游击队]中令鬼子汉奸头疼的李向阳,当然还有什么[铁道游击队][三进山城]之类的电影中频繁出入敌占区以各种形式袭扰敌军的小分队。但随着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军的强大,在与敌斗争中动辄以数十万军队打一场战役,这种在持久战中的对敌斗争方法似乎悄然退出了军事斗争的舞台。因此留在我们记忆深处的武工队那就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军用于敌后斗争的一种独特形式,一种特别编制的小队伍。

不久前,离休多年的父亲到我家来小住,一日与父亲闲聊,不知怎么谈起了我小时候在他所在的部队的一些琐碎小事。同是军人出身,先是谈些我儿时的趣事,主题很快地转移以到了当时部队与现在部队的一些不同。谈到当时守备部队(现称为海防部队或边防部队)的种种艰辛与对敌斗争任务的繁重,也谈到了守备部队编制的复杂,小到一个连队里步兵、炮兵、通讯兵,雷达兵都有,大到一个团里编制几乎包含了陆军海军。当然这种情况实际上在现在的海防部队和边防部队里都还存在。只不过有些地方的部队除了个别连队外,凡海防连队,编制装备及员额大致都相同了。但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当时部队所面对的敌情比较复杂,这种复杂更多的是体现在真刀真枪的武装斗争上,实际上这种枕戈待旦,一触及发的情况一直延续到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当时双方还常派遣人员进行侦察袭扰,而目前这种武装人员的行动已逐步被隐蔽战线更为复杂的斗争所替代。

父亲所在的部队番号是守备88团,因为这个番号已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消失了,因此说出来也无妨。当时这个团驻扎在与金门隔海相望的晋江至同安一带,守备任务相当繁重。当时对方在金门驻军也相当多,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驻金门的军队还有6万多人,有四个重装步兵师,一个轻装步兵师,还有诸如反共救国军的这样的海匪部队。当时守备88团的兵力也是非同一般,仅守备连就有15个之多,还有相互独立的四个炮兵连,装备的火炮也非同一般,是现在少见的用汽车牵引的160毫米迫击炮。在一线连队里还有用来抗登陆作战用的85毫米的加农炮,以及可高平两用的高射机枪。当时部队看电影,看到每个连队入场,那真是壮观,什么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小炮以及相关的弹药,能带的是都带了,好象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也确实有电影看到一半,某个连队突然就被拉回去了,可能是当面有点动作。

由于两岸军事斗争形势紧张,双方都时常以一种独特的形式来锻炼部队,显示存在,威慑对方。除了必要的军事侦察行动以及常规的炮击外,我军曾经搞过“拔敌旗”的行动。就是乘夜暗,派遣侦察兵渡海上岛,将敌占岛上的旗帜拔掉,插上我方的红旗。敌方也不示弱,也会派遣“水鬼”上大陆,插旗或进行其它破坏。有时为了考核特工人员,也会要求渡海登陆,带点可以证明是大陆的物品回去。当然什么摸哨的传闻也比较多。

在1958年,国家搞大跃进,人民公社,原来的一些渔村也相继变为公社所属的生产大队、小队。当然生产行为也改为集体生产了,在农村是吹哨敲钟上工,渔民就不同了。他们是以船为单位出海生产,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对方时常派出船艇拦截,破坏渔具、抓扣我方渔民。当时我父亲所在的团队负责守备的正面上,没有海军船艇护渔,各守备连的任务是严密监视对方的军事行动,一旦有情况不惜代价,守住既设阵地。对海上敌方对渔民的袭扰基本上是无能为力,渔民生产受到很大的影响。部队对此深感内疚,并且向上多次反映情况。

使部队改变这一困境的原因是因为敌方的一次登陆行动。一天清晨在一连的驻地塔头村的海滩上赫然插着敌方的一面旗帜,这个影响就大了。在你一个连队负有守备任务的地段上竟然让水鬼上了岸插了旗,尽管旗是插在海滩上,但说明了什么?当然在海滩活动与深入到岸上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但第二天,在对方的广播以及报纸上就播出及刊载了“歼灭共军一个大队,并将国旗插上共军阵地”的消息。塔头村是有一个大队不假,但那是人民公社下属的塔头生产大队。当时双方互相封锁,对方民众一听说将旗插上塔头大队的阵地,那岂不实消灭了共军的一个大队?要不怎么将旗插上去?大队作为一个军事单位,少说也是一个营,多的可以是一个团。看来国军是取得了赫赫战果了。为了避免再发生这种情况,不让水鬼上岸,除了守备连队加强了巡逻,在可能登陆地段设置了些触发式发光发声以及照明设备外,最大的变化就是在我父亲所在团增配了一个特殊的建制单位——海上武工队。时间大概是在1959年。

这支海上武工队其实是一个连级单位,人数不足70。编配有8艘小艇。最大艇的可搭载乘员10人,小的艇也只乘3至4人。每艇上还配备一挺轻机枪,一部电台。以确保火力和通讯。海上武工队人数不多,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单兵装备在当时来看也是相当不错的。当时一个步兵班中只有一、两支式冲锋枪,是装备给班长的。其余的都是步枪。实际上在在59年,我们很多部队的轻武器还是53式步枪,56式半自动步枪还未正式列装。我记得似乎是在66年吧,一个干部拿了支56式半自动步枪来与我比身高。估计半自动步枪可能是那前后几年全面装备的。直至1979年我军的步兵班仍然是正副班长配备56式冲锋枪,其它战士配备56式半自动步枪。而这个武工队是人手一支冲锋枪,而且还配备了一只手枪,一只匕首。在当时来看,单兵的火器还是挺猛的。每人在出海时身上还配有装具,据父亲的描述来看,可能是可以起到防弹作用和近身格斗的防护装具。作为陆军中的“海军”他们的任务主要是海上护渔巡逻,防止敌方海上袭扰及水鬼登陆。一旦海上发现敌方小股出动,立即以数艘小艇包抄拦截,将其歼灭在我方控制的海域内。如果发现敌方登陆,即切断其海上退路,使其上得来,回不去。

由于要出海,海上武工队的官兵伙食标准也比较高,就以每人每餐后有一瓶水果罐头这一点来看,就是一些军内高级领导在当时也难以达到这一标准。当然,我父亲他们在那时也是比较关心这支小队伍的。毕竟它是一支守备团唯一可以在海上与敌方进行小规模武装斗争的精干小部队。也是现在意义上的快速反应分队。开个玩笑,就是去检查工作,稍微侵占一下队长指导员的个人利益,享用一下他们吃不完的水果罐头,那也是相当奢侈的。在当时那么困难的条件下,特别是后来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武工队的的生活标准也没有下降。

这支队伍组成后,训练相当艰苦,陆上射击战术擒拿来格斗,海上操艇巡逻追歼以及泅渡。虽说船艇不大,但是经常在渔民的作业区边活动,那些以往时常出没的海匪大队及小股特务也不那么明目张胆地前来骚扰,给渔民以一种安全感,渔民的捕捞作业也能够正常进行了。艇小了,自然抗风浪的能力也差了些,但官兵们为了完成任务,除非台风来临,海上武工队都坚持出海巡逻和训练,由于加强了海面上的昼夜巡逻,“水鬼”也再也没有出现在防区内了。但这支队伍不知什么原因,大概在60年代未或70年代初就撤编了。

父亲说,海上武工队成立后,虽然没有发生真正意义上的海上战斗,但它的作用已经显现出来。成立这一支海上武工队的目的也达到了。据说这支海上武工队虽不敢说是全军独一无二的,但至少在当时的福建省军区是独一无二的,虽然当时福建境内有多达四、五个守备师。

多年后,我到一支海防部队任职,面对的依然是我父辈的对手,但是我们没有海上武工队,只有船艇部队,而船艇部队的主要装备是登陆艇,是用于平时向守岛部队进行运输补给以及登陆作战时运送兵员装备的。每当在一线观察所看到对方海巡部队的船艇耀武扬威地在海上快速通过,或靠近甚至越过中线临检我方渔船,就在想,有时一种编制的存在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被撤消也能找到合适理由,但对我们一线的官兵来说未必一定正确。我方可能将这些任务都移交给了边防武警了,因为我们的装备决定了我们没有能力到海面上行动。但平时和渔民聊起来,谈到对方海巡部队官兵以各种理由不准我方渔民进行生产,甚至抓扣我方渔民,没收(其实就是公然抢夺)渔具及海产品,甚至打伤人员时,就时不时想起要是有这么一支海上武工队有多好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