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无敌88’

bigstore 收藏 5 30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无敌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奥特。施瑙费尔他们突破了英军在舒布拉海构筑的第一道防线,不过由于奥特。施瑙费尔他所率领的连队损失有些惨重,只剩下了一半,所以被命令在英军在舒布拉海构筑的第一道防线休整。补充弹药,救护伤员,协同其他的后勤部队看守英军俘虏。其他的德国部队已经向前突进了。

和他们留下来的除了配合他们进攻的步兵外,还有一个88高炮连。剩下的基本是后勤部队。奥特。施瑙费尔很不高兴的从坦克里翻出来。然后在一个死去的英国人的食品包里找到了一块美国制造的巧克力,放在嘴里尝尝,做的还不错,于是靠在坦克上看着步兵把战俘赶在一个圈里并持枪看守他们。在远处德国88毫米高炮的炮手们忙碌的正在做着炮阵地的构筑。

老天爷看起来和奥特。施瑙费尔糟糕的心情差不多,也是一副阴沉沉的嘴脸。这个时候空军应该是无法起飞侦察英军的动向。英国人的一切举动都无法知道,只好看自己的运气了。这个时候装填手利沃夫从装填手舱口爬了出来,他在看到英国俘虏的垂头丧气的样子后嘴里高声的唱起了‘装甲兵之歌’

无论面对风暴或是雪花,

还是太阳对我们微笑;

火热的白天,

寒冷的夜晚,

扑面的灰尘,

但我们享受着这种乐趣,

我们享受着这种乐趣。

我们的坦克轰鸣向前,

伴随着阵阵尘沙。

当敌人的坦克露出踪影

我们加大油门全速向前!

我们生命的价值

就是为了我们光荣的军队而战!

为德国而死是至高的荣誉!

伴随着雷鸣般的引擎,

我们在坚实的装甲板后像闪电一般冲向敌人。

与同志们一起向前,

并肩战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深扎进敌人的(坦克)队列

面对敌人所谓的屏障

我们给予轻蔑的嘲笑

然后简单的绕过;

如果前面的黄砂之中,

隐藏的是那炮火的威胁,

我们就找寻自己的道路,

跃上那冲向胜利的通途!

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

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

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

如果我们在劫难逃,

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

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其他的坦克乘员在听到‘黄色9’号IVD坦克装填手利沃夫的领唱后开始和了上来,歌声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歌声响彻了整个沙漠。连奥特。施瑙费尔也不由的跟着哼了起来。

这个时候站在坦克上的炮长鲁佐突然指着东北方向说:“头你看那边是什么?”

奥特。施瑙费尔立刻爬上坦克向炮长鲁佐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发觉在炮长鲁佐的方向那里有一股很大的沙尘向这里扑过来。等沙尘近了一些后奥特。施瑙费尔拿起望远镜向那看去,脸色立即变了,他大声喊道:“全体注意,是英国坦克,准备作战。”

英国的第7装甲旅的一个坦克营和一个连的步兵在后撤的时候走错了路,向海边方向撤了过去。在找到正确方向后到了英军防线的时候听见炮火连天。他们立即赶来增援。不过由于他们内部那慢悠悠的‘马蒂尔德’II坦克的速度,等他们赶到了战场后战斗已经结束,德国留下了一只小部队在打扫战场,救治伤病员,看守英军战俘。其他的部队去追击英军去了。英国指挥官没有发现德国88高炮,只看到几辆Pzkpfw-Ⅳ型坦克和不到一个连的步兵,剩下的德国人看起来都是后勤部队于是放心大胆向德国部队冲了过来。

德国人发现了英国人后,后勤部队开始向后押着俘虏撤离,但是奥特。施瑙费尔寄予厚望的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却告诉奥特。施瑙费尔,他们的大炮的穿甲炮弹还没有从弹药车上卸下来,他们根本没有做好对敌人坦克射击的准备,于是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要他和那个步兵连先将英国人拖住十分钟。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递给了奥特。施瑙费尔一把信号枪,操着一副公鸭嗓子对他说:“到时候用这个来联系我们开炮。一发绿色信号弹。”

“第二坦克连全体上车!方向正东北,前进!” 奥特。施瑙费尔带领他的坦克连队和支援步兵向英军靠近,凭着丰富的经验,他在接敌之前就找到了一条浅沟将坦克和步兵悉数埋伏起来。奥特。施瑙费尔让自己的坦克稍微开得高一些,躲在一个沙丘后打开观察口紧张地等待。

托米的编队冲了过来,先头的‘十字军’巡洋坦克天线上飘扬着红色的三角旗。奥特。施瑙费尔知道这是英军的中队指挥车,而从侧面对付这种快速坦克只有一种好办法,他通过喉部受话器发令:“各坦克注意,全体高爆榴弹上膛,看到我开炮后马上退后自由射击!”

当英军的指挥车飞速靠近的同时,奥特。施瑙费尔指挥的‘黄色9’号IVD坦克突然从沟里冲了出来。‘黄色9’号IVD坦克的火炮对准了那‘十字军’坦克。英国坦克也发现了德国坦克,但是它在之前可是高速行驶,现在想要刹车也来不及了,德国75毫米高爆榴弹击中了‘十字军’坦克的引擎舱。英军中队长当场就见了上帝,‘十字军’坦克在致命的火焰中迅速熔化。这时其他德国坦克的排炮开始怒吼,英军编队一片大乱,车辆挤撞成一团而变成极好的靶子,奥特。施瑙费尔看准机会连续射击又干掉3辆‘十字军’。刚到10分钟,英军第7装甲旅的先头部队灰飞烟灭。

可是88毫米高炮部队毫无动静。“干什么呢,快呀!” 奥特。施瑙费尔预感到这短暂的停战孕育着不祥的危机。果然,英军步兵在惊骇之后立即组织起一轮反击,在一片喊杀声中三十多辆‘马蒂尔德’II坦克缓缓逼近,第二坦克连只回敬了1次穿甲弹排炮。击伤了两辆‘马蒂尔德’II坦克,其余的‘马蒂尔德’II坦克们仍然继续推进,在奥特。施瑙费尔的指挥电台里传来了其他坦克车长的呼叫声:“连长,我们没有穿甲弹了,只有打步兵的高爆弹了。”

这时15分钟已过,高炮部队竟还是没有反应!英军步兵看准机会从‘马蒂尔德’II坦克背后蜂拥而出,数人冲破配合奥特。施瑙费尔他们的德国步兵机枪的火力爬到了第二坦克连的坦克顶上,这下可热闹了—坦克兵推开射击口把MP38伸出去拼命乱打,英军把Pzkpfw-Ⅳ型坦克当成了午餐肉罐头,拿刺刀叽叽嘎嘎一通猛撬。想把坦克的舱门撬开向里面扔手榴弹。德国步兵眼看不好下手,也扔下机枪和步枪抽出工兵铲冲了上去和英军士兵搏斗。。。。。。奥特。施瑙费尔哪敢打开舱门,这是他在非洲遇到的最不成体统的一次战斗,他正在车里把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的祖上从他父亲一直骂到腓列特大帝时代的时候时,‘黄色9’号IVD坦克通讯电台里终于传来他梦寐以求的声音:“施瑙费尔代连长!喂!在不在?”

“不在!我已经被英国士兵扔的手榴弹给炸死了!”奥特。施瑙费尔没好气地回敬了一句。

“那您是在上帝的天使带领下和我通话了。那您是不是还穿着我们的制服,使用坦克电台。上帝的天使有那么穷吗?”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听了奥特。施瑙费尔的说话后一点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对不起,刚才和你开的玩笑你不介意吧,我们刚才遇到一些技术故障,现在已经排除准备就绪!你的任务完成了。”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接着说道。

“没有,你听听我这里。白刃战。你现在绝对不要开炮!”奥特。施瑙费尔一身冷汗-现在开火的话,第二坦克连的坦克非得和英国步兵和‘马蒂尔德’II坦克一起做了陪葬不可。

“没关系,我现在通过望远镜能看到你们。那个是‘马蒂尔德’II步兵坦克,它很。。。。。。”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说道。

“它是什么关我屁事!我只知道它的皮很厚!”奥特。施瑙费尔气哼哼地打断了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的说话。

“也很慢,快速倒车就能甩开他们。拉到1000米的距离就打信号给我。”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丝毫不为奥特。施瑙费尔话里的语气给引动。仍然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知道知道。”奥特。施瑙费尔气哼哼的打开自己的喉部受话器,“各坦克乘员都听清楚了?先通知车上的步兵弟兄撤退,然后我数一、二、三后就全速给我倒车。甩掉英国坦克和步兵,和他们保持距离。”

“明白!”从坦克内部联络器接二连三传来了其他坦克车长的回答声。

各德国坦克的车长开始扯开嗓门用德语大叫:“倒车!注意!”正在和德国坦克上与英国步兵打得起劲的德国步兵一听,纷纷抽身跳下德国坦克去迅速捡起机枪和步枪。这时在奥特。施瑙费尔的耳机里传来了坦克车长们的回答:“准备完毕。”奥特。施瑙费尔在喉部受话器里数道:“一、二、三。”然后他的‘黄色9’号IVD坦克驾驶员拉威克猛的挂上了倒档,狠狠踩下了油门踏板。

英国士兵那里听得懂德国坦克的车长用德语大喊的话,他们见到德国士兵纷纷跳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德国坦克倒车的巨大惯性给拉倒在德国坦克车体上,眼看着自己的‘马蒂尔德’II坦克离自己越来越远,托米们也忍不住纷纷跳车,结果不是一口啃在地上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就是成了德国步兵手中的MG34的猎物。然后这些步兵在向英国人发射出了弹药后立即转身向他们刚才隐蔽的浅沟狂奔而去。谁可不想被自己人的炮火来个‘玉石俱焚’。

奥特。施瑙费尔抹了一把从自己额头上渗出的也不知道是沙漠热出来的还是因害怕而出的冷汗,问自己的炮长鲁佐:“现在我们离托米的距离?”

“800米。”炮长鲁佐头也不回的回答,他眼睛凑在瞄准镜上向英国人的方向看着。这时英军‘马蒂尔德’II坦克见冲上德国坦克的英军步兵已经没剩下几个活下来的。英国‘马蒂尔德’II坦克们开始火冒三丈地用他们坦克载的快炮疯狂射击,可是2磅炮弹在800米外的距离上对第二坦克连的Pzkpfw-Ⅳ型坦克前装甲没有任何作用。

“距离950米。”炮长鲁佐准确的报着第二坦克连的Pzkpfw-Ⅳ型坦克和英国‘马蒂尔德’II坦克之间的距离。

奥特。施瑙费尔已经等不及了,他装好信号枪里的信号弹,打开炮塔顶部车长指挥塔的顶盖。奥特。施瑙费尔先伸出MP38冲锋枪向外面扫了一梭子子弹,以防在坦克上还有英国的步兵。然后向上打出一发绿色信号弹。

很快,从自己的背后方向传来一阵阵沉闷的轰鸣。随着空气中剧烈的波动和炮弹划破空气的啸叫声,先头的‘马蒂尔德’II坦克在橘黄色的爆炸火光中变形、扭曲,接下来的一炮从翼子板上方将这不可一世的英国坦克的炮塔给从底盘上撕裂下来。炮塔飞了出去。一直飞出了十多米远。显然那是‘马蒂尔德’II坦克内部的坦克炮弹殉爆的结果。

奥特。施瑙费尔和自己的部下们的眼球几乎从望远镜里弹了出去,这就是我军的‘无敌88’高炮的威力!炮长鲁佐拍拍自己的炮座摇摇头:‘唉。老家伙不行喽。”

“喂。”‘黄色9’号IVD坦克的通讯电台里又传来了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的公鸭嗓子:“别忙着高兴,刚得到的消息,今天还有飞行表演呢!”

“什么飞行表演,多半是唬人吧。”奥特。施瑙费尔的话还没说出口,88毫米炮已经将英军轰得昏天黑地。只有几辆殿后的‘十字军’ 巡洋坦克凭借速度的优势开到射程以外正没命地奔逃。

‘无敌88’高射炮沉寂了,炮弹的数量是不允许无谓浪费的。奥特。施瑙费尔钻出炮塔,站在自己的坦克车体上用望远镜看着英国‘十字军’巡洋坦克渐渐远去的身影心想:‘没全干掉倒是可惜了。’

这时88毫米高炮连的指挥官的公鸭嗓子又‘不识时务’地从通讯电台里冒了出来:“喂喂,你们看仔细了!”

一阵尖厉的啸叫声传入奥特。施瑙费尔的耳膜,他一把撸下耳机在坦克的钢板上猛敲:“破玩意儿!”

“头儿快看!”驾驶员拉威克用手指着天空说道。奥特。施瑙费尔顺着拉威克的手指指的方向抬头望去,几个黑点从昏沉的云雾中笔直地俯冲,饿鹰扑食般咬定英军‘十字军’巡洋坦克。它发出刺耳的警报笛声,给这个小小的战场平添了几许恐怖。这些猎手的轮廓随着它们的俯冲高度的降低而越发的清晰,一刹那英国人和德国人的牙缝里都用一样的发音迸出了同一个词:“‘斯图卡’!” 斯图卡猛地拉起,燎人的火舌中北非沙漠又绽开了3朵地狱之花。

J-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猛地拉起,燎人的火舌中在北非沙漠上又绽开了3朵地狱之花。

“这飞行表演倒是挺不错,大家鼓掌,来!”奥特。施瑙费尔带头致意,在一片乱七八糟的掌声和口哨声中,3架J-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在他们上空打了个漂亮的盘旋然后追上护航机群,慢慢消失在天地一线处。

奥特。施瑙费尔通过喉部受话器说道:“走,我们去把战场给打扫了。顺便看看我们的对手是英国那个部队的。”第二坦克连的坦克开始拉上了德国步兵坐在车体上向英国坦克的残骸们开了过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