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突破英国雷区

bigstore 收藏 5 14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突破英国雷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舒布拉海英军构筑的防线前,奥特。施瑙费尔躲在一个沙丘后自己修建的隐蔽工事里正在那里看着让他们伤亡惨重的英军防线。

他举着望远镜看着那几辆已经在英国人布设的雷区中停止燃烧的德国坦克的残骸,不由得一阵阵的心痛,那里面有他的好几个部下,自己前天所说的到开罗最地道的酒吧喝咖啡饮酒。这些弟兄昨天还在和自己一起吃晚饭,一起听《莉莉。玛莲》,当时自己还说要去找几个听说在埃及跳肚皮舞很好的舞女来一起为弟兄们跳舞助兴。可是这里面很多的兄弟还没有看到开罗就已经在战场上阵亡了。

想当初自己被隆美尔元帅所任命代理指挥的坦克连和90轻装甲师的一个坦克连一起在15分钟后的炮击后冲击英军阵地,因为当时的指挥官认为英军也是刚刚抵达,不可能有很完善的防御。但是没有想到英军在这个防线早有布置。当德国坦克被困入雷区的时候,英军预瞄炮火很轻松的对他们进行了一个火力覆盖。他们不得不丢下了阵亡的兄弟们撤退了。

当时奥特。施瑙费尔指挥的连队损失了6辆坦克。而90轻装甲师的连队也丢掉了4辆坦克。他们在战斗结束后和防守阵地的英军谈判,要求可以让他们回收可以回收阵亡的德军士兵尸体。这样他们才将一部分死去的弟兄的尸体从尚还能打开舱门的毁坏的德国坦克拉出来和从被击毁的坦克里逃跑却被英军炮火爆炸的弹片命中而丧生的弟兄尸体。并且为这些阵亡的德国装甲兵士兵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

他现在在想一个可以突破英国人阵地前雷区的办法。这个时候他的炮长鲁佐前来找他:“头,吃饭去了。”

奥特。施瑙费尔又盯了那个英国阵地两眼,这才爬出来和鲁佐一起向回走。在几个人从炊事车那里拿回来了面包,涂抹面包的果酱,煎好的香肠和德国胡椒炖肉肠汤。他们好几天都只有靠饼干和比潜艇兵们好一些的劣质罐头。吃的胃都想吐了,今天好不容易炊事车从后方上来了。当然这些德国兵要好好安慰自己的胃。

他们几个人回到自己的坦克边坐下,几个人围成一堆。在那里将果酱涂在了面包上,然后就着煎着吱吱冒油的香肠,小口喝着滚烫的德国胡椒炖肉肠汤吃起了他们这几天吃到的第一顿的热饭。

在吃完了饭后,他们收拾了残局后,驾驶员拉威克从工具箱里拿出了工具,开始拆坦克的发动机进气口的滤清器,他一边拆一边小声说道:“上帝保佑,希望不会有沙子进了发动机。”炮长鲁佐在他旁边帮助他。

而装填手利沃夫则光着上身坐在在坦克旁边的一个弹药箱上擦着一发穿甲弹。沙漠里着实太热了,如果哪个人在沙漠里还穿着漂亮的制服在太阳下晃。他是借着坦克的阴影来躲避沙漠里的阳光。而且坦克里面也是一个大火炉。

而奥特。施瑙费尔则去检查连队里的其他坦克的情况去了,至于机电员艾勒他们都说他是一个一根肠子的人,每当吃完饭后他一会就说肚子不舒服,要去方便。

等奥特。施瑙费尔在检查了连队其他坦克的情况后回来后。驾驶员拉威克和炮长鲁佐已经更换完了发动机的空气滤清器。、装填手利沃夫还在那里擦着炮弹。而机电员艾勒也已经方便完了,手上不知道是从那里搞来的香烟。见到奥特。施瑙费尔后说:“头,来不来一根?”

奥特。施瑙费尔接过香烟。机电员艾勒给驾驶员拉威克和炮长鲁佐也各甩去一根。而装填手利沃夫由于手上的活没有完,他将机电员艾勒扔过来的香烟夹在耳朵上。没有象其他几个人把香烟点起。

奥特。施瑙费尔皱着眉头在思考如何突破英国人设置的雷区,如果靠工兵显然速度比较慢。现在上面的军官都为如何突破英军阵地抓破了头,英国人的这个阵地的两翼是大面积的流沙区。他们不能从英军阵地的两翼进行突破,只能在正面设法突破英军的阵地。可是英军在正面有雷区还有预瞄火炮,他们失败的进攻就是这么被英国人给打退的。

炮长鲁佐见奥特。施瑙费尔虽然嘴上一直叼着点燃的香烟,但却一直没有抽一口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头还是为今天失败的进攻而烦恼。他走到奥特。施瑙费尔身边说道:“头,不必去想那么多了。我们今天失败不是我们的技术和战术不好,是英国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我们现在没有突破在海边的海军炮火支援了,不过想起来那些巨大的炮弹,它们将那些地雷都给引爆了。那场景还真的是让人吓一跳啊。”

奥特。施瑙费尔快速抽了两口后将香烟在坦克甲板上扭灭,正想走开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对炮长鲁佐说:“你再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炮长鲁佐莫名其妙,但还是又说了一遍,奥特。施瑙费尔突然兴奋起来:“你说炮弹将地雷引爆。”

炮长鲁佐说 :“头,可是我们哪有那么多的炮弹啊,我们相当一部分的牵引式大炮都还在后面的沙漠里呢,如果不是上面严令要求,我们今天的进攻的火炮恐怕都没有。而且炮弹数量也不够啊。刚才炊事车和后勤保障部队上来也没有带很多的炮弹的。如果我们把炮弹都拿去破坏英国人的雷区。待会我们就算突破了英国人的防线,面对英国人的反突击我们也没有炮弹去将他们击退了。”

“我知道我们的炮弹不够,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清楚面前的是反坦克雷区。这些地雷在没有一定的压力的情况下是不会爆炸的。就算里面还有反步兵雷但他对我们也没有多大的伤害是吧。” 奥特。施瑙费尔说道。

“是啊,怎么了?” 炮长鲁佐说道。

“这就成了。如果我们把这些地雷从沙地里用铲子清出来它们也应该不会爆炸的吧。” 奥特。施瑙费尔说道。

炮长鲁佐想了一会说道:“头,你说得在理论上没有错误。但是我们用人工将地雷排出来得花很多时间的,而且那边的‘托米’也不会轻松让我们排雷的。”

“如果我把铲子装在坦克上呢?” 奥特。施瑙费尔说道:“而且在我们前面地势比较平缓,英国人埋的地雷不会埋得有深有浅的。走,你和我去后面的维修队去。他们今天好像带着有一些好东西。”

在他们和维修队的几个技师商量过后,使用备用的坦克履带块焊接起来两个长条,并在长条下面焊了很多的向前下方突出的钢筋。最后将这个不伦不类的东西给固定在一辆坦克上。最后找出了一些类似反坦克地雷的东西埋在沙地里。用这家伙过去试验排雷。结果发现效果还十分的好。那些东西被钢筋从沙地里挑了出来。但是坦克前进了一会就无法前进了。奥特。施瑙费尔看了一会说道:“如果将那两个长条成一个角度,他们就可以将地雷给排到前进道路的两端去。”

几个人又拿上氧割枪将那个不伦不类的东西从坦克上割了下来。奥特。施瑙费尔说反坦克地雷应该有几公分深,又调整了钢筋的角度。又焊在坦克上试用。结果这次效果不错,但是在‘排’完模拟雷区后,那插入沙地的钢筋都要掉的差不多了。几个人又鼓捣了一阵后才取得比较满意的效果。随后就连续做了二十多个。这个时候炮长鲁佐悄悄的将奥特。施瑙费尔拉到一边问道:“头,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办法来破英国人的地雷区呢?”

奥特。施瑙费尔回答说道:“我在战争开始前是一个拖拉机手。所以我从我的拖拉机的推土铲上想到的。”

当德国人再次投入战斗后,据守战壕的英国人发现这次来的德国坦克依然不管不顾的向他们布设的反坦克雷区里冲来。纷纷在准备看德国人的履带被反坦克地雷给炸毁失去活动能力。然后被阵地后方的英军火炮给击毁。

可是令他们大掉眼镜的事情发生了,随着德国坦克进入了雷区。那些他们精心布设的地雷也一颗也没有爆炸。德国坦克依然不管不顾的向英国步兵的战壕冲了过来。英国士兵在看到自己的工兵埋设的地雷没有一颗爆炸。恍然间仿佛看到上帝在德国坦克群上空看着他们。

一些新兵由于恐吓过度(刚才击毁了多辆德国坦克的雷区转眼就对德国坦克产生不了作用,换做是谁都有程度不同的害怕的),一些人无法将自己手中的枪给拿稳了,另外一些人则不顾老兵和军士的阻止开始丢下自己的武器爬出战壕向后跑去。一些英国军士只好开枪击毙了这些逃跑的英国士兵。

等德国坦克推进近了一些,眼睛尖一些的英国士兵看到了一个让他们不敢相信的场景—只见德国坦克前装甲下面伸出两根短的棒子,在棒子下面装了一个好像是用坦克履带块的做的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两个东西成一个角度,它们将英国的反坦克雷不停的从沙地里翻出来并推到坦克的两边。英国士兵见此才明白为什么地雷对德国坦克失去了作用。

这时英军士兵只好呼叫在后面的25磅野炮开火,拦阻德国坦克的推进。不过德国坦克在英国炮弹落下后,立即施放烟幕。在前沿阵地的英国炮兵观察人员在烟幕升起来后就知道德国坦克群已经撤退了,再炮击也是浪费炮弹。只好下令停止了炮击。

这个时候英军阵地前后又开始遭到了德国大炮的袭击,不过已经比先前炮火准备的时候弱了很多。

这个时候突然英国阵地后面传来了爆炸声。英国炮兵观察人员和英军指挥官脸色立即变了,看来在对面的德国炮兵里面有高手。他们肯定是根据眼睛看到的弹着点、弹道痕、发射烟,耳朵听到炮弹破空的啸声和爆炸声计算时间来推算英国炮兵阵地的大致方位,然后组织炮兵部队进行炮火覆盖射击。这下子只有依靠在前线的英国军队的‘博福斯’反坦克炮和英国士兵手里的反坦克投射器PIAT和集束手榴弹了。

很快德国坦克又冲了上来,这次由于英国步兵阵地前的反坦克雷区遭到比较彻底的破坏,德国坦克和后面上来的少量步兵开始了步坦配合,打算突破英国阵地。

这时在英军阵地两翼的伪装好的‘博福斯’反坦克炮也开始向德国坦克开火。试图从侧面击穿德国Pzkpfw-Ⅳ型坦克薄弱的侧面车体装甲和破坏坦克的行动装置。德国坦克群用两辆坦克的代价确定了英国‘博福斯’反坦克炮的阵地位置,几辆坦克猛的停了下来,炮塔旋转并开火,十多炮就摧毁了英国‘博福斯’反坦克炮的阵地。侥幸没有伤在Pzkpfw-Ⅳ型坦克炮口下的英国炮兵四散奔逃。没有跳进英国战壕的炮兵纷纷被德国坦克上的机枪扫倒在地。

德国坦克在消灭了英国‘博福斯’反坦克炮的威胁后。又开始向前前进。在他们进入了英国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的射程后,英国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开始猛烈开火,试图切断德国步兵和坦克的联系。在德国步兵被压制后,一些英国PIAT反坦克手开始悄悄爬出阵地,设法接近德国坦克并击毁他们。不过由于英国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持续开火,很快德国坦克就发现了英国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的阵地。几炮过后,英国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相继变成了哑巴。

这时已经有几个英国PIAT反坦克手向离他们最近的德国坦克开了火。顿时就有几辆德国坦克因装甲被击穿起火燃烧。有几个坦克手连忙推开了坦克舱门向外逃去。有的身上还燃烧着火焰,跳到沙地后在同伴的帮助下在地上拼命打滚以滚灭身上的火焰。这时在战壕里的英国‘布朗’式轻机枪迅速开火。将一些德国坦克手扫到在地。

不过这个时候被压制的德国步兵已经赶了上来,他们用手中的武器凭借坦克车体为掩护消灭了多数英国PIAT反坦克手。其余一看不妙,连忙向后撤去。

这时在战壕里的英国步兵见到德国步兵冲了上来,而德国坦克则停在后面用榴弹和机枪压制他们的火力。有一些英国士兵知道阵地是无法守住了,只好高举双手向德国士兵投降。

在德国坦克后面,一股巨大的烟尘扬起,德国装甲部队的后续部队赶到了战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