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之缘(2006中日战争) 正文 第三章 特工组

银月光华 收藏 2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8/


漆黑一片的包厢内一支手枪抵在我的头上,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收起了枪,这时我才看清是她,上午的那个女招待,只不过她改穿了军服。


“你在干什么?”我问。


“试试你的身手。”她说。


“你是?”


“和你一样,特工组成员。”


“没想到你……本来……怎么会派你来?”她说的话我只能断断续续听懂。


于是我只好默不作声地听着。


“但是……小心点!”她说什么啊!唉!真困难。


列车又不知在哪里停下了,又等候了好长时间才再行出发,直到天明,藤崎樱过来告诉我,该下车了。下了火车后我惊讶的发现站牌上写着——郑州。


难道仅一月有余,郑州便沦陷了吗?满天的日本旗证实了我的想法。我们的军队到底怎么啦?这么大片的土地居然这么快陷落了,难道就让日本人这么猖狂下去吗?记得战争刚刚爆发时聆耳领导人讲话时还发誓要把日本人赶下海去,可现在——真失望!虽然我坚信胜利必定属于我们,可我不相信现在的我们居然这么惨。


藤崎樱带着我坐上一辆轿车,这辆轿车尾随着那几个军官的座车抵达了一座二十层高豪华酒店前。这里已被改为日军的指挥部了,门口设了警戒带,有哨兵专门把守。当然进进出出的日本兵穿的制服并不一样,初步判断大约有四个不同兵种的部队驻扎在这里。安顿好后一连几日我除了吃饭是决不出屋的,樱也没来打扰过我。趁此机会我抓紧时间学习日文,日本人为了方便,部队里配发了大量的《日汉词典》,另外这里配备了一台电脑,通过上网和看电视快速的提高我日文水平。在学习的同时我也从电视里得知了许多战局的新变化。日军已经从海上入侵南京,那里的制空权争夺得很激烈。“苍龙”号航空母舰编队驶抵东海,对上海实施大规模空袭。南海舰队又一艘潜艇被击沉……如此之多的不利战报令我担忧,面对我国海军和陆军机械化部队的严重创伤,日本人自信没什么能够挡住他们的脚步。


我的心灵受到很大的震动,可是我现在却是情报部军情处特工组中尉。特工组究竟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我的命运会怎么继续发展下去,好在现在我的日文会话水平提高了不少,至少可以进行基本交流,有些人甚至问我是否从东京来。


那天是6月7日,藤崎樱来找我,不由分说就把我带入她的房间,把一个电台、一部通话机放在我面前,经她一番解释等我好容易听懂后才知道这是对我的培训。好在这是我的专长,没什么阻碍就学会了,而且还基本了解了日军电文加密方式。这天的训练容易得很,同时也给了我新的希望,我还可以作战,不过战场改变了而已。


之后整整十五天里樱先后教会了我如何安装及使用窃听器,如何使用袖珍X射线机,如何对明文加密,如何看用保密墨水写过的信件,如何拆别人的信件而不致被发现,如何使用GPS全球定位系统及敌我识别器,如何制作假证件,最后居然要我学会如何份演各种角色。有了新目标后我不再迷茫,充分利用这个身份在隐蔽战线去同日本人作战吧!


第十六天上午,樱开车带我到一个没人的靶场,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的全是武器,狙击步枪、手榴弹、手枪……。樱告诉我这个箱子展开就是防弹盾牌。


“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把自用武器,你也选一支,快!”樱的语气几乎是命令式的。


我看了看里面的手枪,共有三把,我左挑一把右挑一把,不知该选哪一种好。


樱见我犹豫不决拿起一把说:“这是瑞士西格——绍尔P226SO手枪,该枪套筒座前端装有导轨,可安装夜用瞄准装置。另外有多种板机和多种装置供选用。还可根据需要,选用20发弹匣或更大容弹量的长弹匣,长枪管型膛口部位制螺纹可装消声器。该型是P226AL-SO型。”


她见我没有作声又拿起一把说:“这是德国HK MK23 11.43mm大威力手枪,使用11.43mm ACP弹该枪由HK公司设计生产,是美国现役海豹突击队制式手枪。装有美国奈特军事装备公司的标准消声器,德国厄利康-康特拉贝斯公司生产的LLM01激光灯模块。”


我拿起最后一把对她说:“这把是德国瓦尔特公司生产的P99紧凑型快动手枪,配有瓦尔特公司的氚光管瞄具,U型照门可进行方向调节,装备16发9mm巴拉贝鲁母手枪弹,快动型可以满足各种特种部队要求。”我对认识这种手枪很熟悉,是在一本兵器杂志上看到的。


樱听后有点惊讶,可随即莞尔一笑:“快选吧!别浪费时间。”


我选中了那把P99因为它的外型完美,而且重量轻。樱在25米处立了个靶牌,让我试射。我试了五枪,可能由于心理紧张,仅有一发中了边缘,又试了几次,较果均不明显。樱见状从我手中夺过枪试射了五枪。三发十环、二发九环。命中率很高啊!樱有些生气,将手枪递给我让我再试一次。我又试了一次,这次居然全脱靶,樱按捺不住火气,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地丢了过去,“当”地一下把靶牌打倒,然后怒气冲冲地对我说:“25米,扔块石头都能砸中,你这种身手怎么……”她最后说得太快了,由于夹杂了方言,我听不懂了,可那前两句确实让我丢尽颜面。我不服气重新立好靶牌再认真打一次,缓和了一下心情,我又打了五枪。这次成绩好多了,三发八,二发七。我长嘘了一口气,她却仍气愤的说今天上午的时间都让我浪费了。


她对我的训练倒是挺认真的,要不是认识的第一天晚上她把我打倒后又用枪顶住我的头,我真无法相信,像她这样的漂亮姑娘竟是个特工。射击训练终于结束了,她对我的枪法很失望,在她收拾装备时我偷偷地看一眼她的侧脸,头帘垂在鼻尖上,弯曲细致的长眉,长长的睫毛稍稍翘起,水灵的眼睛,看着她美丽的样子我在想,如果真的有一天要我杀她的话,我会下手吗?


樱又开车返回住处,路上她像是要故意显示车技一般,故意将车开得很快,好多次故意做了几个惊险动作。哼!谁怕谁呀!你敢开我就敢坐,我紧紧抓住把手稳稳地坐在副架驶位置上。来时用了一个小时的路,回去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快到时她紧踩刹车猛打方向盘在原地甩个了大弯,车稳稳地停在车位上。这时我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长长地抒了一口气,她看着我得意地笑笑。


两人各自返回房间,我玩弄着P99手枪,真是一把好枪,就这样给我做自用武器是不是表明他们已经真的信任我了呢?此时我又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走呢?因为我对我的演技实在没什么把握,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尽早逃吧。


时间过得飞快,樱对我的训练越来越严格,不停地督导我,在她的逼迫下我的进步也很快,日语交流也完全没有问题了,甚至从樱那儿学会了大版方言。一转眼已是7月,7月29日有消息传来说武汉会战日军全面胜利。我心里虽然痛惜,可是我仍坚信胜利一定是我们的,只要有中国人在就会有抵抗,日本永远也别想灭亡中国。虽然现在我还很安全,可我每天总感到心惊肉跳,至于日军败了之后我该怎么办,现在我还不能想像。日本为了庆祝武汉胜利,总参谋部宣布非直接前线的部队全部放假一天。这天樱也也没有对我训练,一大早就不知去了哪里。借此机会我趁机换上便装去外面看看情况,免得整天跟这个魔鬼教练在一起。


大街上,到处都是日本旗,不知真像的人一定会把这里当成是日本的某个城市呢。满街的日本侨民都在欢呼胜利,他们一定是把这里当成家了。可惜早晚有一天你们会哭着回去的,我心想。


“先生!要买一枝花吗?”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拿着一枝鲜红的蔷薇花问我,看着这个小姑娘,我满心愧疚,本就上学的年龄却因为这场战争,不得不用卖花来维持生活。


“买一枝送给情人吧!”她见我犹豫便又接着说了一句。


“可是我没有情人啊!”我微笑着弯下腰对她说,看到她失望的神色,我心软了:“不过我可以买一枝。”说着我掏出一张一千日元钞票给她。


“你是日本人?”她问


这话让我不知如何回答,可我只能说:“对。”


当我说出这句话时,她对我产生了敌意,丢下钱跑了,看着手中的花和地下的1000元我的心里极不是滋味,在日本占领区下的一个小姑娘都敢于这样反抗,可是我却……我真为自己感到耻辱。


一个人弯腰捡起了地上的1000元,站起来晃晃手中的钞票说:“这里的人还真排外呢?”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樱,“有谁会欢迎侵略者?”我看都没看说。


“你这样想吗?不过我可没有,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规律,人也属于自然,一切看自然点好。”


樱满嘴自然论令我不知说什么好,于是理也没理她转身就走了。她在后面紧跟着,看样子好像不是特意来监视我的。


“给!”我摆弄着手中的花顺手向后一递说。


“给我吗?”她边问边接过花,我想反悔都不行了。


“算是吧!”口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得怪怪的,为什么要把花送给她呢?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


可是樱收到花后却异常欣喜,连对我的表情都变了,我们肩并肩地走在大街上,她还时不时的拉着我东逛西逛,那种感觉不像学员与教官,倒像是情侣逛街,怎么会和她有那种感觉?


第二天早晨,我照例去樱那里,她对我的最后一个课目训练竟然是政治训练,在挂有日本国旗的礼宾室里,她要我为了天皇的事业,为了帝国利益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最后还要我在日本旗下宣誓。我嘴里虽然说着誓词,心里却骂着,见你的鬼去吧!有一天如果你死在我手里可别怪你当初训练过我。


全部训练流程终于结束了,我被告知合格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当天下午,她告诉我穿好军装,跟她去见几个人。当我问及是谁时她诡异的一笑。换好黑色的军情处制服后我才发现原来她只是少尉军衔。这几天里居然不停的命令我这个“中尉”,我还一直把她当成顶头上司般贡奉着。她带我来到顶层的会客大厅,一进门就看见大厅里坐着与我同来的大佐,那个大佐见我们到了跟旁边一位穿着军情处上尉制服的高大男人说:“失礼了,我先行一步。”接着大佐对我笑笑表示致意,我稍稍微笑回礼,日本人的礼节可真多。


大佐走后,那个男的站起来对我说:“欢迎你加入我们的组织,我叫宫本峻,是特工组组长。”我打量了一下这位身材魁武的上尉,第一感觉是有些发冷,浓密的眉,那炯炯有神的大眼让人害怕,他盯着我看时,我禁不住出了一头冷汗。


“好热啊!拜托能把空调开大点吗?”我借口擦了擦汗。


宫本虽然对我的托辞不感兴趣,但还是示意樱把空调冷气开大些。


“我先介绍一下我们的组员,以便日后更好地开展工作。藤崎樱,你们已经认识多日了,她的特长是驾驶各种交通工具。这位是辻村爱,电子战专家。”


“请多关照!”叫辻村的那个女的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很礼貌地向我打了个招呼。


“はぃ!请多关照。”我行了个礼。这位电脑小姐戴着眼镜,长发披肩,很年轻大约22岁左右,身高大约1.62米,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可自从有了与藤崎樱交手的经历后我再也不敢小觑这些姑娘了,一个会开车的都有那么强的身手,这个会电脑的不知会弄出什么花招。


“这位是饭岛美雪,善长格斗术,不管是空手道、柔道、搏击、武术她都精通。”


“哼!”美雪高傲地抑起了头,一脸瞧不起我的样子。


我也稍稍向她点头示意,同时也看了看这位高傲的选手,她的年龄大概和樱差不多,她把头发束起来,扎成了一个马尾,皮肤比樱略微黑了点,身体很健壮却并不肥胖,身高也和樱差不多约1.65米。如果这些姑娘一个个的与我过招的话,我恐怕不知又要被摔几回,我暗自调笑自己。


大厅里始终有一位女特工没有回头,“那位是?”我指着她问。


“你们认识!”宫本笑着对我说。


可在我看来他的笑那么阴冷。尤其是他说我和她认识时我的一颗心悬到喉咙里,不是开玩笑吧!我会认识日本人?不对,一定是长濑一贵的旧相识,完了!早知这样还不如早点找个机会逃跑了,自认安全,现在倒楣了,自作自受!背后有那让人发抖的宫本、左边是身手敏捷的藤崎、还有那高傲的格斗专家……


她缓缓的转过头,我惊呆了!!


“雪……雪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