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兵 入伍 第三章

虎风 收藏 1 64
导读:天下第一兵 入伍 第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9/


营房是一栋方方正正的二层小楼,我们几个来到班里的时候,已经有几个新兵比我们早到了,正在那呼呼大睡。班长示意我们动作放轻一点,把背包和行李放下,叫来副班长给我们打来洗脸水,洗一下路上的风尘,我们毫不客气的接受了。接下来,按仪仗队的惯例,“出门饺子进门面”,班长领着我们到饭堂吃饭,等到面条端上来,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兴奋当中,结果这进入部队的第一顿饭也没有吃出什么味道来,只觉得像是喝了一碗烂面条粥,味道很不怎么样。

睡觉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每个人的床上都没有枕头,班长告诉我,仪仗兵是不允许睡枕头的。已经是下半夜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从在地方武装部到部队,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象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一一闪现,象是在梦里一样。

我使劲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咝”…疼得我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梦!”

我在黑暗中睁大眼睛打量着这间可能要伴随我三年的屋子,东西放置得简单而又规矩,模模糊糊看出有六张木制的双层床靠四周墙壁放着,屋子中间放着一张桌子,门旁边靠墙是一个黑乎乎的柜子,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开始了吗?”我心想。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涌了上来,没来以前对于部队的那些美好的憧憬和雄心壮志,象是突然间消失了,脑海里一片空白,鼻子有点发酸。

“不能这样!”我使劲摇了一下头,在心里对自己说,

“想一点好的,队长不是还拍了你的肩膀吗?”想到这些,我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看来咱老刘还是一员福将,因祸得福,得到了队长的赏识,”想到当时别的新兵羡慕的眼珠子都差一点掉了出来,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心里一惊,赶忙四下看了看,还好,那些新兵大概是累了,都睡得跟死猪一样。没人听到。

“只可惜了那几条外烟,不知能不能找回来?”我在床上翻了个身,心里对自己说:

“不想那么多了,早点睡觉,养足精神,一定要好好表现!在这里干出点名堂来!”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我不知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一名新兵的运动鞋砸醒的,他就睡在我的上铺,

“妈的,谁砸我?”我“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拿着那只肇事的运动鞋,四处寻找它的主人。

“哥们!不好意思,那是我的鞋!”上铺探出了一个人头,嘻皮笑脸的说。

我下床站了起来,翻着眼睛向上铺瞄了一眼,嗬,简直就像在摆地摊,西服、衬衣、裤子、刮胡刀、微型录音机… …乱七八糟的摆了一床,很显然,这是一个城市兵,比我们早来的那一批,正在那儿臭显摆呢。我得杀杀他的威风。

“哥们,对不起,麻烦你把鞋给我。”那家伙一幅油腔滑调的样子。

“谁是你哥们?要鞋不会自己下来拿啊?”我瞥了他一眼,咣的一下把鞋掼在地上。

“唉,你怎么扔我的鞋啊?”那家伙也有点急,从上铺跳了下来。

“就扔了,怎么样啊?谁让它砸着我了呢?”我满不在乎的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

“你小子,找打架啊?”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伸手就想抓我的衣服,被我一抬手挡开了。

这时候班里的新兵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跟着起哄:

“砸了人还想打架,”

“揍他”

“太狂了!”

“… …”

我一看就知道都是和我一样的农村兵,大概早看那家伙不顺眼了。

“干什么?”身后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班长回来了。

一看我俩剑拔弩张的样子,班长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一下沉了下来,

“刚来到,毛还没长齐呢,就想炸翅,是不是?”用手向我一指:

“你说,怎么回事?”

“报告班长,他拿鞋砸我!”我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指着那家伙说:

“不信,你问他们!”我心想,那些农村兵肯定会帮我说话。

班长没有上当,直接问那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周志刚”他大概看出局势对他不利,老老实实的说出了名字。

“都坐到各自的床上去,我给你们讲讲部队的规矩!”班长没有接着追究,转到屋中间那张桌子的后面,拉出一个木凳坐了下去。

我们接着散开,回到自己床前,还没有来得及坐下就听见一声大喝:“快点!磨磨蹭蹭,哪象当兵的样子?”

听到班长严厉的声音,新兵们都紧张起来,老实的坐好,谁也不敢出声。心里都在想:

“这下班长要玩真格的了!”

班长对于我们的表现大概比较满意,点了点头,说:

“从现在开始,每一个人都要牢牢记住,你是一名军人,军人就要有军人的作风,决不能拖拖拉拉,要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这也是一名军人最基本的素质,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们连忙回答,

“大点声!”班长叫道。

“明白了!”我们使出全身的力气喊着。

“对了,就要这样,要有一种嗷嗷叫的气势,别跟没吃饭似的,刘洪亮这点就做得不错,受到了队长的表扬。”

听到班长夸奖,我不禁有点得意。

“刘洪亮,刚一夸你就翘尾巴,刚才的事还没完呢,一会儿我找你谈话!”

我的表情一下僵在那儿,还没等我回过味来,班长接着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全体到营房门前集合,去饭堂吃饭,我看谁跑在最后!开始!”

顿时,我们象一群受惊的野马一般争先恐后的向门外冲去,我正好最靠近门口,第一个跑了出去,站在了集合位置上,心想:“好好表现一下,等一会儿争取宽大处理吧”

吃饭的时候,我偷着看了看班长的神情,倒是已经多云转晴了,可我总觉得他那笑容下面象是隐藏着什么阴谋。

吃完饭,班长单独把我叫到了一个挂着会客室牌子的小屋里,面对面的坐下,笑嘻嘻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没有说话,更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正在想对策,班长开口了:

“对部队的感觉怎么样啊?”我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一时倒不知怎么回答了。我挠了挠头,想了一下,说了一句:“还行”

班长笑了起来:“你这小子,我一看你就是个刺头,不老实,不过你倒是挺机灵的,竟然让队长看上了,算你小子有福,给队长留了个好印象,下一步打算怎么表现啊?”

我听到这里长长舒了一口气,把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心想:

“看来班长没有打算兴师问罪,我可要抓住机会,让班长也对我另眼相看。”

我“腾”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回答“报告班长,我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刻苦训练,不拿第一,誓不罢休!”

班长听了好像挺满意,冲我摆了摆手:“坐下说,别紧张,咱就是谈谈心”

“你以前对部队有了解吗?”班长接着问我。

“我有个表哥去年刚退伍,经常给我讲部队上的事。”我实话实说了。

“难怪你学得这么快!”班长明白了,看了看我,语重心长的跟我说:

“部队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得干出点模样来,宁当兵头,不做将尾,我看你跟他们不一样,浑身透着机灵劲,好好干!我希望你能成为咱们班的骄傲,就连队长都看好你,怎么样?有信心吗?”

“有信心!”我马上坚定的回答,看到班长这么信任我,器重我,我一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班长看出了我的心情,站起来象队长一样拍了拍我的肩膀,只说了一句话:

“我们二排五班不培养孬种,我等着!”

我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很快,新兵们都到齐了,紧张的新兵训练拉开序幕。

仪仗队的训练场被划分成两块,老兵和新兵共用一个训练场,分开训练。

第一次上训练场,队长就召集全队官兵,在训练场上为新兵做了一个简短的动员:

“新兵同志们,你们今天能站到这个训练场上,就已经是一名军人了,但是,还不能算是仪仗兵,你们离一名合格的仪仗兵的标准还差得很远,仪仗兵是一个光荣的称号,代表着我们国家的形象,军队的形象,民族的形象,我们执行的任务是特殊而神圣的,在我们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向世界展示的是中国军人的风采,不能有一丝差错。所以,你们要严格要求,刻苦训练,努力提高自身的动作水平和素质,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仪仗兵!”

队长说着向训练场的两边一指,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训练场北面的墙上写着“仪仗重于生命,事业高于青春。”训练场南面的楼顶上是“献身仪仗,为国争光”

“这就是我们的口号和信仰,在仪仗兵的字典里,没有第二,只有第一!”

轰轰烈烈的新兵训练开始了。徒手队列是我们训练中的第一个科目,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科目,站立、走路这些我们从孩童时期都已经掌握的东西,现在都要按照仪仗兵的要求重新训练。

班长一到了训练场上,立马象换了个人一样,严肃的让人害怕,

“我们首先训练站军姿,军姿训练是仪仗兵最基本也最重要的,要能站立几个小时纹丝不动,”

“抬头、挺胸,收下颚!两腿夹紧,用力向后绷,两脚打开45度,眼睛睁大,目光平视稍向上,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三挺一瞪”

他一边做示范,一边给我们讲解站立军姿的基本要求,还时不时的纠正一下做错动作的新兵。

“把腿夹紧,都能跑火车了!”

“收下颚!探那么长,想吃什么?”

“眼睛向前看,几里咕噜的乱转什么?”

班长从排头逐个纠正,来到我跟前,拍了拍我正努力挺着的胸脯,我正得意呢,他突然把手插进我的两腿中间,

“哟,够松的!来,把这个夹上!”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放在我两腿的膝盖中间,

“这个掉一次,晚上罚五十个俯卧撑,我给你记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丝毫也不敢放松,不过只觉得两腿渐渐的麻木了,没有了知觉,我在心里骂着:

“真他妈的倒霉!不公平,为什么只让我一个人夹这鬼东西?器重我也不能这么整我啊?”

一声长长的哨响,收操时间到了,班长回到队列前面下达口令:

“活动一下,准备收操,”

我长出一口气,正准备放松活动一下,班长叫我:

“刘洪亮,硬币还在吗?”

我连忙弯腰准备拿硬币,突然觉得重心控制不住,身子向前抢过去,一下摔在地上,两条腿向棍子一样打不过弯来,硬币掉了出来。

“站起来!看你那熊样,”班长丝毫不为之所动,冷冷的扔过来一句。

我心里一阵狂怒,心想:这不是不把我当人看吗?

我猛的抡起拳头在自己那不争气的腿上使劲砸了起来,想要把怒气撒在上面。没想到砸了几下,腿慢慢的恢复了知觉,我一用力站了起来,感觉两腿就像面条一样软得要命。

“怎么样?这就受不了了,这不过是小意思,苦的还在后面!”

班长的话里充满了讥讽的意思,我咬了咬牙,狠狠瞪了他一眼,心想:

“神气什么?别人能受的我也能受,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过你!”

接下来的训练越来越累,强度越来越大,早上六点起床,十分钟时间整理内务、洗脸、刷牙,然后跑早操,白天正常训练,晚上在班里做俯卧撑,仰卧起坐,训练体能。我们就像上满了发条,一刻不停的运转着。

在训练中班长总是能想出一些千奇百怪的办法来整我们,站立时对于腰不直的就在他腰里别上一根木板;头不正的在衣领上插上别针;训练齐步的时候,为纠正摆臂不到位,就在我们班里拉一根背包带,两头拴在床上,固定在摆臂的标准位置,让我们对着练。这些外人看上去再简单不过的走路和站立,在仪仗兵的队列里被赋予了更深刻的含义,只有经过千万次的训练和体会,才能更好的掌握它。

早就听班长说过,正步训练是最苦最累的,我经常看到老兵们在操场上训练时的情景,还有他们走分列式时的威武雄壮的气势,羡慕死了,心里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练的像老兵们一样就好了。

经过一个阶段的训练,有一天班长告诉我们,马上要训练正步了!我当时就变得兴奋起来,幻想着自己好像已经练好了动作,编入了正式受阅的仪仗队伍里,心里那个美啊,可我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几天,就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化为乌有了。

我们首先进行的是分解动作的训练:抱腹踢腿,就是把双手抱在腹部,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的脚尖翘起,贴在着地的脚的踝骨位置上,听到口令用力向前踢出,脚尖下压,而身体不动,再次听到口令就把脚收回,双脚交替进行。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极消耗体力,有时还要配上摆臂的动作,班长就拿着一根小木棍在我们身后看着,谁的踢腿慢了,就会挨上一下,寒冬的天气,一天训练下来,每个人的背后的衣服都会湿透,晚上睡觉时躺在床上,浑身就象散了架一样,当时我就觉得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恐怕就是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训练逐渐升级,由于时间紧,晚上加出小操已经是家常便饭,新兵们的耐力、体质、精神接受着严峻的考验,好多新兵累的结小便都是红色的,我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一次训练一步一动,我趁班长不注意,每次踢腿前,都把一只脚在另一只脚上踩着,这样就可以得到几秒钟的休息,以恢复体力,我正在为自己的英明决策而洋洋自得时,被班长发现了:

“刘洪亮,出列!”

我心想:这下完了!

“你挺聪明啊,听口令,立正,抱腹踢腿准备,”

班长对我的行为看来很生气。

“踢腿五百次,开始!其他人原地休息,”

天啊,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心里简直恨死了我自己,那些新兵一边休息,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这个倒霉蛋。尤其是周志刚,这个该死的城市兵从那件事以后一直盼着看我出丑,这下终于让他如愿以偿了。这简直是对我尊严的一种侮辱。班长对我的惩罚,激发了我的斗志,我发誓要干出样子来让看我笑话的小子们看看。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和过人的领悟力,很快在这些新兵中脱颖而出,“刘洪亮”这个名字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各种班务会和讲评中,表扬我已经成了班长每天的保留节目,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也不免会犯个骄傲自满的错误。我当然更不会例外了。于是又发生了一个意外事件。

危机的出现源自于新兵连即将举行的一次会操。

经过一个多月的队列训练,科目内容告一段落,连里决定举办一次会操,检验一下训练成果,所谓的会操,就是新兵连各班之间的一次比赛,共分两个项目:一是以班为单位的队列行进,二是单兵操练。

消息刚一传出,班长就把我叫到一边,给我下了死命令:

“你必须给我拿个第一回来!要不然我练死你!”

我拍着胸脯向班长保证“没问题”

心里想:“就我这动作,老兵也就是这样了,拿个第一还不象探囊取物那么容易?”

入列时,我拿眼角瞟了周志刚一眼,发现那小子正恶狠狠的盯着我,眼里象要喷出火来,如果目光能杀人,我肯定早就死了一万次了。

自从那次鞋子事件以后,这个城市兵便像个苍蝇一样的盯上了我,疯子一样跟我彪着干,总想在各方面超过我,班长对他也很器重,要不是我咬着牙坚持住,差一点就让他得逞了。不过我还得谢谢他,要不然,我的动作提高的可能也没有这么快。

兵法上说:“骄兵必败!”真是至理名言。

会操时,由于我过于想突出自己的动作,结果在班队列行进中打了点,没有跟整个队列和上,这项比赛名落孙山,而单兵动作我只得了第三名,周志刚名列第一。

听到这个结果我差点没有晕过去,心想:“妈的,这下完了,丢大人了!”

就象从万丈高楼突然摔到平地上,所有的雄心壮志都跑得无影无踪,仿佛所有的人都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我,在对我说:

“刘洪亮原来是个大笨蛋!脓包!饭桶!”

我想起自己以前那种目空一切的神气样子,感到万分的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回到班里,我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没脸见人啊!

看到我这样,班长第二次把我叫到了会客室,

“说说吧,怎么想的?”

我预料中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场面没有出现,班长出乎意料的平静,我反而有点不太适应,倒盼着被班长狠狠的揍一顿,那样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班长,我对不起你,扯了咱们班的后腿,”我象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唯唯诺诺的说,

“挺起胸来!”班长“啪”的拍了一下桌子,

“看你那熊样!你还是不是个军人?还是不是个男人?”班长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回答我,是不是!”

“是!”我大声回答了一句,

“是男人就别像个娘们似的把头别在裤裆里!”

一听这话,我立刻立正站好,抬起头迎着班长的眼睛看去。心想:“我刘洪亮虽然输了,可也不能让人看成是娘们。”

班长直盯着我的眼睛看,我毫不回避的和他对视着,过了大概有五分钟,他突然伸出手狠狠的拍在我肩膀上,疼得我一咧嘴,

“知道输给谁了吗?”

“周志刚”我冲口而出,

“错!你输给了你自己!”班长接着又说:

“你输给了自己的骄傲、满足和狂妄”

我明白了,班长这是想点醒我。用心良苦啊。

“是,我知道了”我眼圈一红,眼泪差点流出来,

“响鼓不用重锤,我希望你吸取这次的教训,多向别人学习,记住: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