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二章 前途未卜

ddtt 收藏 5 41
导读: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二章 前途未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长途客车内的乘客看着车内播放的电影都非常投入,没人注意坐在车箱最后排座位上的雷雨田,他用手指敲击着键盘,不知道他做什么的人都以为他上网聊天,他在认真的写一封信。


发件人:雷雨田


收件人:华显


主题:(无)


华显兄:我已经顺利回国,对你们的决定我表示完全赞同,切不可为美国人做与民族为敌的事,蓝德公司专门是帮白宫出坏主意的公司,不给他们做事也罢,找份清净的营生暂时先做着,既然去了那,自然比国内的机会多,如果回来不就白跑一躺?我现在在长途车上,我打算去南方看看。


写好邮件按下发送按钮,雨田长出一口气,他大开OICQ看看有那些好友在线,他很少用这个聊天软件,上网时候一般都去看资料或者看网上的电子书,QQ里,华显正好在线。雨田等他先说话。




华显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正上网找一些资料,忽然见QQ提示好友上线,他一查看,发现雨田正好在线,拿QQ说话比用电子邮件方便的多,点击雨田头像,准备发送消息。


华显:我俩已经辞掉蓝德公司的工作,给他们只做了一个月,现在我俩在快餐店里打工。


雨田想了想,回复:一定很辛苦吧?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华显:最近辞了蓝德公司的工作后总有陌生人在住宅附近出现,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也不清楚是那个部门的,我一出门他们就跟踪我,还很难甩掉,可能是被FBI盯上了。


雨田马上敲击键盘,打出一行字:不会吧有这种事?美国人怀疑你是间谍?


华显:我要是现在回国,恐怕安全局也会当我是间谍,你信不信?两边都不拿我当自己人。我早知道FBI监视来自外国人,对留学生监视更严密,对我一个打杂的或许不会太注意吧。


雨田问:那怎么办?


华显:过段时间再说,反正我没做什么亏心事。我有事,先下线了。


雨田见他下线自己也关掉QQ。




洛杉矶市,FBI分局的询问室里,女特工威恩斯和男特工辛迪克正在问林盛:“你做什么职业?”


林盛的英语水平还行,能和他们对话,他回答:“我没犯法,你们无权审问我,我不高兴告诉你。”


辛迪克说:“你没犯罪嫌疑,我才请你到询问室,如果你有嫌疑,我就把你关进拘留室或者审问室。”


“随便,我什么也不告诉你。”林盛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什么都不说,他知道FBI也经常抓错人,办错案,只要不拿他做冤大头就行。


询问没任何结果,FBI只好把他放走。




回到自己的住所,林盛进门就说:“FBI把我弄去问话了,不过他们没证据找我麻烦。”


“这也不错,FBI盯上我们是好事,至少CIA不会发展你我做间谍。看来我们在这里呆不下去,下一步怎么办?”


林盛躺在沙发上,喝着果汁,随便拿一份报纸看。华显坐在桌子上,拿着啤酒瓶喝着酒,这些天他心情不好,一郁闷就喝酒。


两人在寂静的房间内想着自己的心事,突然有人敲门。美国这地方不安全,有可能是有人来入室抢劫,他们都警觉起来,他们对这里不熟悉。也不知道谁会在这么安静的下午找他们呢?这个城市除了房东还有谁认识他们。雨田早提醒过他们,在美国要小心,这里人人有枪,遍地抢劫犯。他们俩也早卖上手枪用来防身。


两人各拿一支左轮手枪,悄悄的走到门口,大气都不敢出,假装家里没人,冷静的站在门口,门外的人要冲进来,他们就打算拿枪解决。


门外的人拿汉语问:“请问华显、林盛两位先生是否住这里?”


俩人惊出一身冷汗,居然有人拿汉语叫出他们的名字,这可不是好事,莫非是CIA的人来拉他们下水?门外的人是谁,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可是个迷,天下还有这事儿?不是名人也有人认识。


“你是谁?要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林盛壮着胆子问。


“林先生不要担心,开门让我进去说话好不好?我可当你们俩是我的好朋友,特意来帮助你们的。”


这家伙居然知道我叫什么,林盛一想,恐怕此人是情报部门的,一般人想知道我名字很难,毕竟我不是名人,身在异国他乡怎么可能有人认识我?不符合逻辑的。林盛继续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找我们做何事?”


“我早知道你们是做设计的,而且在中国小有名气,只是没机会一展才能才沦落到美国的,我只想请两位面谈,我受人之托特从远处来请两位出来做事。”


这人态度不错,不像是坏人,华显拿着枪没收起来,把门打开,请这人进来。


敲门的这个人30多岁,亚洲人,黑头发黑眼睛,不知道那国人,汉语说的很标准,但偶尔有字发音不准,身高也就1米70多点,怎么看怎么像日本人。


华显端着手枪说:“进来说话。”


“那枪对着客人不太好吧?”


林盛假装凶狠的说:“我不知道你是客人,也不认识你,你有话说有屁放,老子没时间和你废话。”


这个陌生人走到桌子旁边,把随身带的手提箱打开,从里边拿出10万美圆,“听说你们没找到设计师的工作,蓝德公司的工作也辞了,生活有困难,这点钱不成敬意,送给你们,帮你们度过难关。”


自尊心受到极大刺激的华显恼了,拿枪指着那人,“滚出去,老子有手有脚,用不着你帮,你算什么东西,老子不认识你。”


这个陌生人被傻住,没想到华显发火,世界上还有不爱钱的人?他感觉到有些奇怪,认为自己肯定是那没说对把这个人得罪了,什么也没说,红着脸拿着东西转身离开,他这躺是白跑。




陌生人离开华显的住处。华显关住门,说:“看老子落难了居然那这点钱就想奚落我,没门。”


“我看这人不像一般人,恐怕是受谁的委托来收买咱们的,不过学设计的人多了,那国也不缺少我们这样的人,谁会花钱收买我们?”林盛把手枪的保险关上,躺回到沙发上。


华显坐回到桌子上,把手枪丢在一边,继续喝东西。




陌生人下楼,坐上一辆黄色福特维多利亚皇冠出租车,坐在司机座位上的人等他上了车,开车离去。


开出租车的人是个40多岁的亚洲人,从相貌和穿着上看很一般,和旁人没什么不一样,他开着车,对坐上车的人说:“三井君,第一次行动就这样,你想过怎么和上边交代。”这个开车的和这个刚上车的陌生人认识,他们还是一伙的,刚才和华显接触就是这个叫三井的家伙,开车这个叫新田,都是日本间谍。


“组长,你也听到他们说话了吧?”


开车的这人还是小头目,比三井职位高一些。


新田回答:“是的,我都听到,错误不在于你,我会把情况如实向上级报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难道不喜欢钱?还是因为我们钱拿的少,现在国内急需他们这样的设计师,如果找不到他们俩,我们还能找谁,那些有理想工作的设计师谁会投靠我国?”


“没他们俩难道我们国家的设计师就造不出军舰和飞机不成。”三井君疑惑的问。


新田耐心的说:“你也不是不知道金刚级虽然是我们最好的军舰,但都是美国的技术,为什么我们用美国的技术呢?F-2战机为什么要和美国人合作搞?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造E-767,为什么要买10多架E-2C,而且这些武器技术升级还要靠美国人。说句实话,我们国家的那些人盲目自大,有几个人知道为什么我们用美国武器,有几个人为此担心,我们要做的就是弄到人才,帮国家发展独立的军事技术,摆脱美国的技术垄断和控制,再要继续受治于人,那我们还叫什么大国,还怎么崛起,石原那样的蠢货只会写书胡说八道。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等国那个不是靠自己的关键技术发展军工,我国进口武器比例比中国印度都大。”


三井安静的听着,他只是个间谍,对这些军国大事一无所知,也不感兴趣,今天听了新田的话,才知道自己的国家如此落后,连保卫国家的武器都要别人卖给,这能安全吗?世界上的大国都是独立自主开发生产武器,只有伊拉克和沙特那样的技术低能的国家才进口。


正因为国内技术不先进,才需要人才和技术,所以上级才派他们来美国搜罗人才,可是世界上那有那么多人才?好的设计师都让大公司高薪聘请去,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才,流散到社会上。再花更多的钱挖那些已经找到好工作的人才很不现实,国家也花不起那么多钱,又省钱又好用的办法就是找刚出大学的那些年轻人,华显和林盛就被他们选中,而且上级也决定好。他们俩做模型设计师的时候也有点名气,又在蓝德公司做个研究员。非常难得的人才,蓝德公司是什么地方?一般人能进去吗?那里可不是摸摸脑袋就算一个的地方,没什么能力和想法的人根本进不去。


出租车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三井忽然想起来个问题,他问:“我们花10万美圆拉拢他们,莫非他们胃口很大?”


“10万美圆不算多,这可是俩人,上边多给我们一些钱估计事情就好办的多,钱是万能钥匙,我就不信我们这点事也做不成。”




华显的房间内,送钱的陌生人离开,林盛这时候冷静下来,“10万美圆呀,让你一句话顶没了,这些钱我们打工打一年也赚不到,现在我们的钱已经不多,下个月的房租都是问题。”


“没什么,做一件事总有利有弊,从有利的方面说,把他们赶走或许下次能出价更高,从不利的方面说,我们下个月可能只能住地下室。”


“都怪你,我还没住过地下室呢。”埋怨完华显,林盛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下个月住那,吃什么,都是大问题。


“要不去抢劫,有枪有子弹出去碰碰运气。”华显躺在另一个双人沙发上,摆弄着左轮手枪。枪是雨田给他们买的,还有几十发子弹,这些东西是用来防身,以前拿到枪可没有抢劫的念头,不过人要是穷的饭都吃不起,就会挺而走险。


离交房租还有半个多月,打短工或许能赚点钱度过难关,口袋里的钱还够吃饭,但他们不想当苦力,不想过穷日子。俩人从小家境就不是很好,后来大学毕业也是个普通打工者,没过什么好日子,但也不愿意现在这样。




半个月以后,房租到期,华显和林盛背着自己的大背包,上了租来的道奇牌白色轿车,离开这个地方。


开着车四处游逛,钱只够吃几顿饭,租地下室都很难,汽车油箱内的油已经不多,租来的轿车也马上要到期,用汽车租赁公司退的押金,他们可以在生活几天,往后的日子就不知道怎么度过。




租来的轿车也到期,他们口袋里的钱不够买汽油,也不够吃一顿饭,把白色道奇轿车送回汽车租赁公司,华显和林盛背着双肩背包,他们全部的家当都在包里,两人从来没这样狼狈过。


摸了一下口袋里的左轮手枪,华显扭头看看林盛,“现在就剩几块钱,我们怎么办?”


低头走路的林盛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别太担心,反正我们手里有家伙。但我没想好到底从那下手。”


两人走在宽阔的马路上,华显看看四周,路人十分稀少,“洛杉矶市市区面积太大,出门必须有车才方便,这里几乎人人有车,号称车轮上的城市,公交和地铁很不发达,所以到处是轿车,这里的人严重依赖私家车,所以偷窃、买卖轿车应该是当地黑帮经常做的,不如我们先抢当地黑帮。”


“可是洛杉矶的警察是全美国最厉害的,来这里下手麻烦会很大的,万一和警察接火,我们左轮手枪打不过警察,SWAT在半路杀出怎么办?洛杉矶黑帮有20多万名成员,这里号称犯罪之都,那些黑帮好对付吗?”林盛看着车流涌动的马路,看着四周成群的大楼。




两人对如何犯罪正在犹豫,迎面走过来一个黑人青年,大概20多岁,戴着圆形钓鱼帽,上身穿蓝色T恤衫,下身穿肥大的牛仔裤,脚上穿着运动鞋。这样打扮的黑鬼实在太多,华显和林盛看这黑鬼不像有钱人,就对黑鬼有所防备,因为美国穷人是黑人多白人少,职业犯罪分子里黑人也很多,他们一见黑人就自然提高警惕,都把右手放到上衣右兜内,握着左轮手枪。


“你好,你们需要买汽车吗?很便宜的,还比较新。”这个黑人居然不是打劫的,是卖车的。林盛短暂思索一下用英语问:“多少钱?什么牌子的?”


黑鬼看看四周没人,就说:“福特水星轿车,半新的,给2000美圆就行,你们合适吗?”


华显看林盛点点头,就猜到他想干什么,他接着说:“快带我们去看车。”


黑鬼说:“跟我走。”


黑鬼在前边带路,他们俩在后边跟着,走了10多分钟才来到一条偏僻的街道,又钻进一个小巷内,里边果然停着一辆灰色的福特水星轿车,的确是半新的。


看着轿车林盛的心越跳越快,他心中的计划就是把这个黑鬼打死,然后把车抢走,再把黑鬼身上的钱拿走,至于这个黑鬼是打死还是打伤放走,他还没想好。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颤抖的厉害,他没开过枪杀过人,脑子里忽然想起雨田说的一句话:如果不会用枪就拿枪当短刀用,抵近对方身体进行射击。近距离射击,在车内还是比较理想,车外边就不方便,枪声传出去会把警察招来。


黑鬼问:“对车满意吗?如果对价格没有异议就成交吧。”


华显点点头说:“你先上车,开车带我们走一段,我还怕这车是坏的,你看怎么样?”


黑鬼摇摇头说:“好吧。”他拿出车钥匙打来车门,坐到驾驶座上,把车发动起来。


华显、林盛放下沉重的背包,坐到车后排座上,黑鬼开着车向大街上行驶过去。林盛说:“市区里车太多,试车不方便,你给我们找个宽敞的地方,我们好自己看看这车的性能,你看怎么样?”


黑鬼开着车,说:“可以。”


一个抢劫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两个书呆子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