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一章 生存 第三节 原始森林(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别杀我,我只是想帮你”


一场恶梦把我惊醒,漆黑的四周什么也看不见,从房子中间火堆中发出的星点儿微光中,只是感觉到那人还在火堆对面睡着,我们也不知到了那儿,自从帮人开车以来,这条路我几乎二天一个来回,这路向西三百里的地方到塔查普都没树木,向南至到喜马拉雅山也没任何树林,向北是唐古拉山也没出息有树林,只有向东二三百里到云南才会有些树林,现在车也不知在那儿了,人也受伤了,不知好不好得了。


难道我们被震到了云南,不可能,当时那个老人与我一起看到了公路前的二个大裂缝,让我停车,停下来后我立即去招呼人们下车,刚好去拉那人,可他却给了我一抢,


这一定是个坏蛋,我死死的抓着他的手,可另一个老人也拉着我,看到一块大石头飞来,我就昏过去了,醒来时已经到了这儿,这些人怎么看也不像刚上车那样,除衣服还是那样以外,人却都像只有十五六来岁的样子。


伤口火辣辣的疼着,好在那个老人给我及时的涂上了草木灰,当时就止血了,昨天又用松脂给我把伤口烫了一遍,不过我当时真是难受,可现在我们一没有药二不能动,不想那样也不行,好在知道他是为我好,可滾烫的松脂,滴在伤口上真让人受不了。当时不知道昏过去了多少次,总算现在醒过来了。冬天的伤口长的慢,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好。


哎人真是太脆弱了,只有这么一点位置有伤,可就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昨天醒时看到我们已经有房子了,我的对面是那坏蛋,脚头是门与那个杨姓老人,我的后面是一个用较大的树叶串起来的帘子,帘子后就是那个妹妹,她也伤的不轻,杨老哥说她不能动,只不过她没有外伤,腿骨折断了,那个坏蛋据说三个手指断了,大拇指还掉了,活该。


同车的其他人都死了,特别是我那表弟,据说石头正砸中了他,身子都被砸烂了,车也不见了,不知回去怎么向老板交待。


回去后怎么向治保会告发这个坏家伙,对了一定要想办法告诉妹妹与杨老哥,要他们注意这个坏蛋。就是他们都不懂我说什么,对了,我能听懂他们的话,能写汉字,我就写给他们看。


“我不想杀人”


是那坏蛋在梦话,原来是个杀人犯。危险,不知他的抢还在不在。我不能让他知道我会写汉字,定要早点告诉妹妹与杨老哥,也必须早点离开这里。


“我不想杀人”


我是要保护我自己,人背时真是怎么也没办法,想我堂堂的建工局付局长,虽说没什么真本事但也是为县长大人开了五六年小车,当县长要调走时把我安排在建工局这个肥缺上,虽说没有当时当司机的油水足,但前呼后拥的人也有不少,手中掌管着全局近千万的资金的审批权,局长大人又是个色鬼,全局上下五六十人才十来个男的,都是漂亮妹妹的,刘、黄、张、陈,一个,二个,三个,四,五......十,十一。哈哈,


不到三年漂亮的我一个个都上了,虽说现在老婆基本不用,工资基本不动,可这些小杂种们那个不要用钱呀,不知不觉这几年下来东拉西扯就挪用了近百万,总算应付到了今天,可向四建的娇儿借的五十万元,她天天向我要帐,本来她私下给我的,我又没打条子,可她是县长的小姨子呀。


也不知是纵欲过度还是什么,才四十五岁就明显的有时精力不继,总是满足不了她,那天在玉龙山庒她说我没用,一气之下掐了她一下,没想把他掐死了,当时真不知怎么办,好在去时没人知道,回家过了好多天都安然无事,可越来越怕,就以工程投标要定金的名义让单位财务准备了二百万,钱到手后立即就跑了,本来是想从云南过境的,可到了那儿又害怕起来,只在那里买了一支抢,可被那家伙百百骗去了五十万,准备沿江而上,过唐古拉山后到新疆去那里有什么疆独组织,可那二个船夫说好二万元送我去到山口,没走一半就说不能行船了,让我上岸走,一气之下干掉了那二个家伙。


上岸后这几天我小心翼翼,总算快到唐古拉山山口了,过了山口就是新疆了那天那车上人不多,大多是藏人,只一个妹妹与一个老人是汉人,那妹妹像是个学生,那老人白发仓仓,一定不是公安的,但上车后我还是小心的坐在车后,我总觉得这样安全点。


听说地震我飞快的下了车,那个死司机居然要抓我的手,我也不知怎么就给了他一抢,真是紧张过度,也不知是那家伙搞的鬼还是什么,我的抢掉了,手也被一个石头砸伤了,现在看来大拇指是没救了,食指与中指也不知能不能好,昨天那老人给我滴了松脂,现在好像消肿了,但看到那司机的眼色好像要吃人的样子,现在钱也没了,抢也掉了,一定要快点跑,不行,明天就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