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墓 卷一 第三章、意外援救

华文庸 收藏 2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4/




“遗训?好了,罗宾,不要总拿你老爹那一套说辞来糊弄大家,那个破破烂烂的玛利雅女神庙只不过是一堆废墟,你不要再拿这些来欺骗我们,我们有自己的头脑和思想,你这个见鬼的迷途者,你是个羔羊!”泰迪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去,临走在凯西的下巴上狠捏了一把,痛得凯西一咧嘴,她瞪了罗宾一眼,把这一切痛苦算到罗宾的头上。


詹姆大叔坐直身子,摇了摇手中的空酒瓶,然后轻轻拍着罗宾的肩膀,他有些醉了,他的酒量远没有罗宾好,他摇晃着罗宾的肩膀,声音有些低沉,“嗨,罗宾,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你还记得你的母亲吗?二十多年前,一个女人从托拉克蒂岗走到这里,是你父亲收留了她,你父亲很善良,这在当时看来是被全村人所痛恨的,你父亲很勇敢,后来那个女人留了下来,她就是你的母亲,她生下了你,但是却送掉了自己的命,孩子,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是个普通人类,而我们,却是有着神奇力量的变种人。”詹姆大叔真的是醉了,他唠唠叨叨地叙说着一些村落中人人共知的事情,忽然,他向后一倒,躺在草地上,竟打起了鼾声。


罗宾看了詹姆大叔一眼,笑了笑,当他把目光转向凯西的时候,眼神又冰冷了起来,他冷冷地盯着凯西,“他们是谁?”


“我爸爸!”凯西回答,一边用力挣扎着双手,试图把手上的绳索解开,罗宾冷冷地瞧着她,他似乎觉得她这样做很好笑,然后接着问,“另外两个人呢?”


“同路来的,不认识!”凯西被罗宾嘲笑的眼神惹恼了,她忿忿地低声说,眼睛狠狠地盯着罗宾。


罗宾离凯西坐得很近,他一反手,“吧”地给了凯西一个耳光,提起枪走到一边,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点燃,烟头的火光在暗夜中一明一灭,罗宾的眉头皱了起来。


草丛中似乎传来了一些声音,悉悉娑娑地响,罗宾皱眉抽烟,似乎没有发觉,不远地房子前一群人站着说笑话,雷奥警觉地竖起耳朵倾听,然后悄悄地踢了凯西一脚,凯西没有动,冲雷奥挤了挤眼,将捆着的双手做了个枪的姿势,然后向雷奥身后使了个眼色,雷奥立即明白了,他身后的那些人,手里都有火枪。


罗宾站在旁边抽烟,他的眉头紧锁着,夜色沉沉,虽然是在夏季,但玛祖山脉的夜晚却有些微微的凉意,凯西忽然大声地咳嗽起来,她好像受了风寒,嗓子不太舒服,她一个劲地大声地咳,雷奥扭头向四周一瞧,瞧见对面的草丛中有动静,他立即明白有人来救他们了,凯西是在为那些营救人员打掩护。


雷奥忽然冲罗宾喊道:“嗨,兄弟,给支烟抽,行么?”罗宾扭头瞅了雷奥一眼,旁边一个小伙子走过来,蹲下身,他点了一支烟,然后塞到雷奥的嘴巴里,烟头燃起一股浓浓的烟雾,刺激的烟味呛得雷奥又流眼泪又打喷嚏,那个小伙子哈哈大笑起来,罗宾走过来推开那个小伙子,把雷奥嘴巴里的烟拿出来扔到地面上,一脚踏灭。


那个小伙子嘿嘿地笑着,转身向那边的人群走去,忽然他摇晃了一下身子,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们还在谈笑风生,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们认为他可能是被石块绊倒了,有一个人走过来,想扶起那个小伙子,他刚蹲下身去,忽然身子也摇晃了一下,“扑嗵”栽倒在地,人群骚动了一下,有两个人手里提着火枪走过来,试探性的用枪托敲了敲那两人的肩膀,突然两个人都惊恐地向后退,其中一个举起手中的枪,另一个人还没来得及转身,后脑上就中了一枪,一颗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子弹射中了他。


人群骚乱起来,人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枪向树丛中射击,罗宾也吃了一惊,他举起枪朝着雷奥的脑袋就是一枪,然后一把拉起凯西向树林深处跑去,凯西尖声大叫,但她立即闭上了嘴巴,她瞧见罗宾朝着雷奥的太阳穴上开了一枪,但是子弹没有打中雷奥,另一颗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子弹与与第一颗子弹相撞,擦着雷奥的耳朵飞了过去,罗宾没有察觉,如果他知道那一枪没有打中,他肯定还会再回头补上一枪的,雷奥虽然运气好得不得了,简直是走了狗屎运,但此时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凯西眼力甚佳,在她被罗宾拉走的一瞬间,她瞧见前先被打死的那三个人,其中有两个爬了起来,并且飞快地跑掉了,另一个被子弹射中后脑的人死了。凯西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罗宾拉着她飞快地闪进了茂密的树林,罗宾飞快地向前跑,他长期生活在这片近乎原始的森林中,身法灵敏异常,脚步在各种障碍物间奔驰如飞,把凯西拖得在后面踉踉跄跄,连摔了好几个跟头。


凯西很吃惊,罗宾速度快得像一头豹子,凯西几乎是被他半拖在地上向前跑,两边的荆棘枝条扎在罗宾的身上,被他飞一般的速度张力刮断,罗宾没有受任何伤,他好像就根本不会受皮外伤一样,而凯西的脸上和手臂却被这些刺条刮出了一条条的血痕,她故意大叫起来,以期能引来救援人员,罗宾忽然反手一拳,打在凯西的头上,凯西当即晕了过去,罗宾抓住凯西的双手,把她背负在背上,飞快地向前跑去。


忽然罗宾脚下被绳索一绊,向前扑出,凯西也被摔在了地上,罗宾一翻身爬起来,单手举枪正要射击,一支乌黑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脑门上,一名全副武装的特救队员正将手中的突击步枪枪口对着罗宾的脑袋,苔丝从身后跑过来,她飞起一脚踢在罗宾的脸上,罗宾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丛林靴底印,罗宾反手扣住苔丝脚踝一抓一扭,把苔丝摔了个嘴啃泥,苔丝恼怒万分,爬起来,捡起罗宾的火枪,照着罗宾头上就是一枪托,喝骂道:“shit!你妈的不想活了!”


旁边又有两个特救队员跑过来,扶起凯西,两个执枪的特救队员押着罗宾往回走,他们从浓密的树林中走出来,来到一片空旷地,凯西已经有些清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瞧见一个大兵正把几个被打死的村落居民往直升飞机上抬,还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站在那里指挥,一阵风吹过来,凯西的头脑也清醒了,她瞧瞧四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村落中正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红通通的火焰在黑夜中刺目耀眼。


有一个兵正架着雷奥往飞机上走,雷奥早已经被炮弹的爆炸声惊醒了,他压根就没有受枪伤,只是后脑上被打破了皮,现在正被一个兵架着,从罗宾的身边走过去,黑夜中也瞧不清他的伤重不重,看起来却是一瘸一瘸的,罗宾瞧了雷奥一眼,忽然反手一拳打在押着他的那个兵头上,他用了十足力,那个兵的脑袋瓜子被打飞了一半,脑浆喷出老远,旁边一个兵举起枪来,还没有来得及射击,罗宾飞起一脚,那杆枪便被踢到了半空,组成零件像天女散花一般四处飞散。


苔丝没有枪,罗宾那杆不入流的火枪早被她扔了,她立即拔出腰间的匕首朝着罗宾扑去,她也练过拳击,瞧得出罗宾那一拳的份量,她不敢硬拼,便拔出了护身的家伙,用力向前刺去,一刺即中,扎中了罗宾的手臂,罗宾直出一拳,要打苔丝下颌,忽然后脑上被一支冰冷的枪口抵住,凯西拣起了那个被打飞半边脑袋的兵的枪,喝令罗宾住手,远处的兵瞧见了动静,立即跑过来,呦呦喝喝地把罗宾押上了飞机。


凯西临上飞机的时候,又听到村落中传来一声炮弹的爆炸声,凯西擦了擦脸上的泥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乔治博士过来看她,这老头为找回了自己的女儿而庆幸,苔丝坐在机舱里揉自己的脚踝,那里被罗宾扭青了,已经肿得像块面包。一个特救队员走过来,给凯西擦拭胳膊和脸上的伤口,并为她涂消毒药水,“会不会留下伤疤?”凯西担心地问,“这是什么药水?”她学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刺激的药水,这一定是特种部队专用药品的一种。


那个特救队员冲凯西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擦好药,就走了,他没有回答凯西的问题。凯西瞧了瞧头顶,这是架军用武装直升机,她转过头,望向乔治博士和瑞克,“爸爸,这是怎么回事?研究馆的飞机呢?这些大兵从哪里来的?”另一个特种兵在另一边为雷奥擦脑后的伤。


“他们是鲁玛空军特种救护队员,我们发现你们在森林中走散了,后来找到了你们,那时天色已经昏暗了,但他们人多,而且有枪,我们不是对手,苔丝就打通了鲁玛空军特种救援队的电话,通知他们来进行援救。”瑞克简单地说着,瞧了一眼乔治博士,“而且,我们开来的那架直升机也被那些村民破坏了,已经无法起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