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一章 生存 第二节 原始森林(一)

想家的日子 收藏 5 37
导读:长歌当泣 第一章 生存 第二节 原始森林(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好困呀,明明说不能睡觉的,可还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这次出差真他妈的不顺,为了集团的业务的发展,引进一条原毛处理线,去杂去腊等都是用的老方法,可杀菌去虫是使用的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核辐射技术,目前国内使用该技术的大多是藏.疆等畜牧业发达的地区.西藏林芝的几个供应单位,让我过来参观一下他们的生产情况,来了后人家却说接上级通知,暂时不许生产,于是准备去新疆那边看看,结果遇到了这该死的地震。


不幸中的大幸就是,同车十一个人死了七个而我只受了点小伤。想想当时的情景真是有点后怕,当明明平平的路可车颠来倒去我就知道不妥,一直小心的看着路面,当看到前路上一条条大大的裂缝我就知道地震,好在那司机及时停下来了。下车后人已经站不稳了,于是就向路边的小树爬过去,后面几个藏族同胞可能是听不懂我说的什么走慢了点被飞来的一块巨石击中的,当时的情况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只知道死死的抓着那棵树,后来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就在这里。


这是一片森林中,我们这个地方好像是在外面飞来的一样,表面仍是光光平平的,有六七丈见方的大小,上面只有几棵小树,而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低的那一端明明就是公路的样子,击中大伙儿的巨石就在路边。最低的地方也离森林的地面有段距离。


那个西藏司机叫什么来着,说话我又听不懂,讲了半天才知道是说这里三百里内都没有这样的森林,那就是说我们已经被地震震到了三百里之外,难怪没有人来救援的.看来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走出去了。


可我们怎么出去呢,四个人人人有伤,那个女孩脚被那树击中,我给他接了一下,也不知接好了没有,那个陈姓老人一只手只有无名指与小指了,那个藏族司机腹部像被抢击中一样,前面一个小孔,后面一个大孔,虽说二边我都给他包好了,可不知内部伤的怎么样。


由于这里高于地面,安全问题可能不大,现在主要是生活与药品的问题。


昨天费好大的力才把几位藏胞安葬了。不是不尊敬他们,三把藏刀,五个气体打火机,以及那个小藏民的书包没有一起掩埋。也没什么东西,二并易拉鑵,一本介绍基督教的书籍,还有二本好像是课本的藏文书。


陈姓老人与司机是什么也没有,那个女孩儿有个包包,不知有些什么。我也就只有前二天在林芝街上花不到一百元买的“瑞士军刀”,一本关于毛纺织手册上册,一个小小的记事本和一本广州上飞机前买的故事书。几件衣服早拿出来共产了。


不要看这把小小的“水货刀”,用那卖的人说就是“锋利、结实、耐用”。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已经不再是刀了,而是以刀为主的多功能实用工具,他有一把近三寸长的主刀和木锯、剪刀、开瓶器、小改锥、拔木塞钻、牙签、电线剥皮槽。没有找到那几把藏刀前,我就用他挖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坑。安葬了一位藏族同胞。


天冷了,今天一定要把房子搭好,低的那边本来有个很好的位置,可离死人太近了,对,就搭在我身后这儿,有三棵树的树杈接近同一平面用来做地面,在在上面搭上三根木头做个屋顶,就用这地上的草来盖吧,明天在来弄个墙什么的,又安全又适用。


火不能熄灭,下午还要做把弓箭,昨天下午用腰带橡胶做的弹弓效率太低,那么多的乌鸦打了一下午才打到了七只。这算是真正的叫化子乌鸦,用黄泥一封火上一烤,香是香可就是一点味也没有,看那个女孩子吃的样子,不是真饿可能她一口也吃不下的。看到他睡觉的样子就让我想起了家中的女儿,嘴巴不时的动一下,可能说了什么我没听清,眉头的动作表示她正受着疼痛,为了少解手,她昨天一天都没喝一口水。昨天看着她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就知道她要方便,我说几次我女儿与她差不多大,让她不要有什么顾及,可她只到最后真受不了了才让我们走开了她才解出来,当我一边说笑一边处理排泄物时,真把她闹了个满脸通红。


还要想办法找水了,那个小水坑里的一点水逐渐在减少,还有就是易拉鑵不能长时间的在火上烧,会坏的,坏了大家就只能喝生水了。


那个司机的伤口今天还需要处理一下,哎,现在是冬天,要是其它时候我还可找找草药什么的,那里有棵针叶树不知有没有什么松脂一类的东西,用火烧死了滴在伤口上.等一下不知他受不受得了......


不想了,开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