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一章 生存 第一节 地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终于大学毕业了,我觉得自己长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在妈妈面前畅所欲言了,就喜欢独处,希望无论在家里还是自己的头脑里,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我总爱一人想许多事。我是一个爱幻想的女孩,想得多了,便会有记下来的欲望。日本有位作家说“文学是苦闷的象征”。我觉得有道理。一个作家,有时候他的痛苦也是他的财富。其实,无论我情绪如何,我都会记日记,就像对一个最最知心的密友交谈。在这位朋友面前,我毫不羞怯地敞开心扉,告诉她一个女孩子的迷惘、困惑、快乐和愉悦。高兴时我会一气写下许多,不得意处就寥寥几笔。包中的笔记本见证了我大学三年的苦与乐,也记录了我学习的全过程。


除这位密友外我还有二位笔友,一位是我亦师亦父的笔友,“想家的日子”,那是那年我中学作文在杂志上刊出后给我写评论的笔友,他开始夸了我一句,随后三个可见说的我一丝不挂,当时我很不服气的与他去了一封信,他回了信这样一去一回就回到了我大学毕业。我什么话,什么心事都与他讨论,他总是不紧不慢的给我回信,提出他的见解,字行中我知道这是一位才华橫溢且自视清高长者。另一位是我等会儿就要见到的白马王子,我们有五六年的通讯历史了,他现在就在前面的唐古那兵站。这次来看他我妈妈就一百个不同意,说什么应该他先来长沙看我,什么呢?总不是觉得小辉只是个当兵的,三天二头让什么单位的同事到家里来玩,好在那人自觉,我与他谈了我的想法后就再也没来了,虽说后来好几天妈妈的脸色难看,但经过我软磨硬抗,总算同意了我与小辉的婚事,允许我来西藏与他结约莫婚。想到这里不由又想起了“想家的日子”的名字介绍“独对苍穹天宇而绵绵地思念着,尽情地体味着距离带来的苦涩与怅惘。漫长的苦相思挨过之后,便悄悄地临近了佳期,临近了盼望已久的相聚,相见的那一刻是那么的甜蜜和激动”。


高原的气候让我越来越越不舒服,已经是冬天了还感到特別悶熱。今天的车开的慢吞吞的,可过一会儿还老老实实的颠来倒去的,平直的公路边立着一些不太不小的树木,不时有小虫子飞到脸上撞的人生疼,让从来就上车就睡觉的我,只是上车时睡了一会。看看车上才八九个人,一看装束就知道大都是藏族同胞,只有门边与最后一排各有一个汉族老人。我旁边的一个藏族青年拿着一本介绍圣经的书用那半生不熟的汉语语无伦次的小声的读着,年青的藏族司机哼着那他自己也不知道意思的小调。


天空一片絳紅,把地面反照成桔紅色,“吱”一声刹车,座椅前后上下地抖动,只听司机高叫了一声,门边的老人叫到“地震,快下车,去开濶地”,下车后人根本去了平衡,站立不稳,伴着轰轰雷鸣的就像坐在游艇上飄浮一樣,那老人一手拉着我向公路边一棵小树爬去。嘴里不断的叫着“跟着我”,其声音在这狂风中是那么的无力周围突然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忽見前山侧有一个火球,就像紅日从地平线升起一样,不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紧接著一道闪电夹着一个黑影向我们飞来,隱約听到了人們的喊声。叫声,那悲慘的情景,至今还令人心驚。当疼痛从脚上传来时我也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


新华社拉萨8日电:1997年11月8日上午10时2分55。4秒,西藏高原西北部发生7。9级强地震。地震震中在那曲地区尼玛乡无人地带,震中烈度达11.3度,震源深度25公里。暂无人员伤亡。


轰轰的雷鸣,闪闪的电光伴随着脚上剧烈的疼痛让我睁开双眼,原来天已经亮了地也没有动了,远处有六七个人与我一样躺着一动不动的。二丈多远的地方有三个学生在雨中争吵,一个捂着胸,一个脸上满面血痕,胳膊也不对劲的,二人好像在争论什么的,背对我的一人的服装好像就是门边那位老人的,那人好像在劝二人什么的,对了就是后排那位老人与那藏族司机,怎么声音小孩子一样的。饥饿及剧痛让我叫出声来,背向我的老人转过身来,血淋淋的脸颊,前胸与双手的血洂让我不敢再看一眼。


“醒了,感觉怎么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忙说:“前天我们遇到了大地震,我们的汽车不见了,那边七个同胞已经死了,我们大家都受了伤,现在正在等等救援”,


“怎么你们都像小孩子说话的”,


“不知道,你说话也不是好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吗,也许我们都变年青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们过尼玛已经有近80多公里了,到前面的丘热还有近90多公里,这次地震可能较大,一二天内救援人员可能来不了,而西要朝革回认为我不在原来的地方了,他说当地根本没有森林,他的话我又听不太懂,总之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看看周围植被茂盛,“我们怎么办呀”


“不知道,现在西要朝革回和陈老哥及你都受了重伤,就我能动,就我与你二人还带着行李,你可能也没有食品了,现在主要是要想办法弄点吃的,还要想办法弄点药草应付一下伤口以防感染,还有就是坚决不能喝生水。你的脚骨折了,我虽给你接上因为没有石膏来固定,你暂时是不能移动的,陈老哥的右手也断了,西要朝革回腹部穿了个孔,可能有生命危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