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二十四章 统一,为了祖国统一 [1]

usemax 收藏 1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南明山摇摇晃晃地开门走进了自己的住处,屋里静悄悄,他摸着黑打开了灯:

“明山同志,我等你很久了。”

这一声破天荒的称呼刹那间吓醒了南明山,刺眼的灯光令他不能马上适应周围的环境,他下意识地用手不停地揉起眼睛:

“谁,你是谁?”

“明山同志,您的警惕性太差了,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朴―――你怎么会在这里?”南明山警觉地向四下望了望。朴莲花笑着将紧并的膝盖分开,极其自然的翘起了二郞腿―――这种姿势显然不利于向对方进行有效的攻击。却可以让南明山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看着大腿深处清晰可见的耦合色内裤,忍不住干咽了一下口水:“你怎么能来这里呢,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吗?”

朴莲花的脚指俏皮的交叠在一起,她知道这个举动会令南明山更加失去警惕性―――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她需要南明山的合作:

“明山同志,不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嘛―――来,坐下好吗?”

“不用了,我站着就行,你有什么事说吧。”

“你这人真是的,何时变得这么客气起来了?呵呵呵呵―――这里可是您的家哟,我岂不是反客为主了嘛,来吧,坐下好吗?看着怪让人不舒服的。”

南明山琢磨不透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站着至少能做出有力的反击,一旦坐下来,一切先机都将化为乌有。他唯一担心的是:一旦对方采取行动,自己应如何进行有力的反击―――必竟多年的养尊处优,身手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灵活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朴莲花见南明山依然保持着那可笑的警惕性,便不再强求对方。象他这种已经和普通人没什么分别的家伙,战胜他还是有万分的把握的:

“瞧您说的,难道不希望再见到我吗?”

“嗯,不,不是这样,我只是感到奇怪罢了。”

“其实也挺简单的,您不是喜欢刷卡吗?到银行查一下,就可以找到您的行踪。”

妈的,的确是简单!

南明山暗自责怪自己的疏忽大意。递交完情报后,他就想:难得出来一趟,怎么也得在江陵好好乐乐,再过几天就进入滑雪季节了,这可是他每年一次必不可少的运动。不用问,在江陵的临时住所,也是通过银行或旅行社打听出来的,这也算不上什么高级的技能:

“莲花同志,有话就直说吧。”

“外面挺冷的,原想多呆一段时间―――既然您这么着急,只好现在就出发了。”

“出发?去哪里?”

“去狩猎啊。”

“哼,莲花同志,请你不要忘了,我仅提供情报,具体的任务由你来执行!”

“是啊,是啊,但是情况有了新的变化,我需要一名助手―――您不会推辞吧?”

“对不起,我只接受东亚总部或最高当局的命令。”

“噢,是这样啊。”朴莲花慢悠悠地站起了身,南明山的手不自禁的握了起来,他像一头伺机出动的猎豹,全身绷得紧紧的。朴莲花装作没有看见,她拾起皮大衣,将手提包挎的手臂上:“既然是这种情况,那么只好我一个去执行任务了,待我向珉珠小姐问声好,呵呵呵呵,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哟。”

“你说什么?珉,珉珠?”

“再会明山同志!”

“浑蛋,你对珉珠做什么了?”

“没什么,出于对明山同志的关心,我仅仅是拜访了一下。”

“不可能,这二天我一直联系不到她!你,你把她弄哪去了?”

南明山没有结婚,一是担心被潜伏在韩国的其它同志发现,这和他朝鲜的妻子没有多大关系;二是怕有什么不测,会伤害无辜的孩子,珉珠是他和一个韩国籍女子生的,孩子的母亲早已没了踪迹,他也不想继续和一个舞女生活在一起,虽然在他最寂寞时给了他许多慰寄,但由于担心影响到孩子的身心健康,就没有再去寻找。

珉珠,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哟,看您说的,一个大活人我能把她弄哪去?或许到同学家玩去了吧,嗯,也许和朋友一起滑雪去了。”

“不可能,我留在江陵就是想和她一起去滑雪,这是我们事先商定好了的。”

朴莲花颇有深意的望着南明山,显然这家伙并不是专程为了送情报来江陵,真是不可救要的家伙。

除掉南明山,刻不容缓!

“明山同志,我还有事情,等完成了任务,我会陪您一起去找珉珠的。”

“放屁,你要是死了,我上哪去找孩子!”

朴莲花冷冷地回道:

“那就祈祷你的上帝,让我安全的回来。”

南明山见朴莲花漠然的开门离去,直到房门关闭发出响声时,他才缓过神来,他忙冲了出去:

“等等,等等,我陪你去,但你得先告诉我珉珠的下落,我要看到她平安无事。”

“放心吧,她会没事的,我保证。”朴莲花坐进车内,摇下车窗对站立在冷风中的南明山,说:“你知道我需要什么,我给你两天时间,为了我们大家都平安无事,希望您不要再弄错了。”

“不行,我要知道孩子的下落。”

“呵呵呵呵―――这地方真是奇怪哟,说下雪就下雪,不要耽误你们父女滑雪,更不要等‘她’离开江陵!”

朴莲花发动汽车走了。南明山一屁股坐在雪堆里,任凭雪花飘落。


*************

申凤吉,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

肯特中将,司令官高级助手。

金明山,北韩国安局局长。

知贤,北韩特工,被策反,红元景别墅,线索。

郑国浩简直不相信眼睛看到的事实。他万万没有想到光辉道路的首创人员竟然都是能够左右南北两国局势的实力掌权人物,肯特将军他是极为熟悉的,他曾担任过韩美特训组的组长,干练、儒雅是留给他的第一印象。申凤吉,一个坚决主张用强力手段解决南北朝鲜问题的元老级代表人物,现在看来不过是为了遮人耳目。金明山,多年的老对手,虽然实力上不及北韩总参部直属的特战部,但自从1987年亲自领导实施大韩民航爆炸事件后,极受最高领袖的信赖,已跻身于北韩核心决策领导层―――此人也是总统密令实施暗杀的首要人员。

很显然,由这些掌控国家权力部门的人员编织而成的网络,早已形成了南北呼应、一唱一喝的格局。郑国浩眉头紧锁,实在是不知道这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从组织的运作与构成方式看,虽然不放弃使用武力,但总的目的是想利用政治来左右局势,最终达到和平统一的目的,而这正是他极不善长的。

郑国浩将纸含入嘴中,浸渍唾液的毛边纸渐渐融化:

“给我查一下红元景别墅的相关资料。”

没用几分种,警官再次来到郑国浩面前:

“红元景墅原名叫红香别墅,是一个日籍电脑商人建造的,后因生意不好,便转手他人。清元里别墅现在的主人叫李兴元,在LG化工集团下属机构工作。”

“别墅在什么地方?”

“江陵高速公路以东十里―――由于沿河畔依山建造,所以没有路,汽车进不去。”

“嗯,知道了,辛苦您了。”

警官舔了舔唇,道:

“有件事我想―――有必要告诉您。”

“请说。”郑国浩疑惑的看着神色颇不正常的警官。

“刚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国情局直接打过来的。”

“噢?他们是找我的吗?”

“好象是,又不全是―――只是问了问,问您是不是在警局,在做些什么?真是奇怪啊,您看―――”

网收紧了!

郑国浩感觉到了这一点,他打消了要求直升机支援的想法。为了稳住眼前的警官,他拍了拍对方的肩道:

“没关系,不用理会这些菜鸟。”

警官仿佛恍然大悟般,连连点头。

虽然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而战,但韩国的情报部门也同大都数国家的情报部门一样,表面上看职责划分的很明确,但很多时候权利、职责是相互重叠的。海军部特情局是陆军情报部下属的一个分支,同他平级的还有陆军特情局,二个部门一个负责海上,一个负责陆地,除重大事件需要协同的特殊情况外,基本上是老死亦不相往来。而国安局主要负责境外,境内的间谍活动。

单说北韩渗透事件,最初是由海上发生,应由海军部管辖,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由海上转入了陆地,为了协调方便,自“珍岛狗1号”行动启动起,两大情报部也就抽调精干人员组成了联合情报分析小组。如果仅仅是为了告诉他行动取消,就四处打听他的下落,未免有小题大做之嫌疑。因而,郑国浩感到某种势利开始准备对他采取绞杀行动了。


**********

“吱―――”

越野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雪今砰的一下撞到了挡风玻璃之上。钟勇久咧开嘴,暗想:这回应该让你清醒些了:

“雪今小姐,请您告诉我,您究竟想去哪里?”

雪今悠然道:

“去你想去的地方。”

“嗡”的一下,令钟勇久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他紧盯着眼前这个日益成熟的女子颇感头痛―――难道女人经历多了,成熟了,就变得更加令人琢磨不透?

“喂,求求你,老子还有要事,没功夫陪你玩。”

“那你随便吧,反正你也不再乎多杀一个人―――尤其是女人。”

“哼!你到底想怎么着?总得有个去处吧?”

雪今身子一倦,头靠在车门竟睡了过去。

钟勇久像狼似的,悄悄贴近雪今,现出一副狰狞之像,雪今神态安祥,努了努嘴唇,低语道:

“开车吧,别误了你的要事。”

“妈的!”

汽车再次一顿,猛地窜了出去。

**********

“成俊,我们快离开这里。”

“出什么事了?”成俊懒散地望着从秘室走出的大姐问道。

大姐咽了一下口水,将纸条吞入腹内:

“情况要比我们想像的要严重,上面要我们暂时避一避。”

“噢?怎么会这样!”成俊搓着手,一丝懊悔之色拂于脸上,他紧盯着知贤问道:

“去哪里?”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以后会让你知道的。”

“噢?还真是保密啊。”成俊冷冷地望着知贤:“就怕没有以后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特殊局势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斜眼道:“我和你是不是要分开?”

“是的,你到汉城3号地点潜伏下来。”

“那你呢?是汉城―――还是瑞士?”

“胡说什么?我们仅仅是暂避!”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成俊的眼睛渐渐变得锐利无比,他一字一顿地说:“你早已买好了飞往瑞士的机票!”

“是又怎么样?”知贤缓步轻移,无所谓的坐在壁炉前的一个大沙发上:“成俊,我要是真想甩下你一个人逃跑,岂能是你手下那帮熊包能盯得住的?”

成俊冷然。

“成俊,别傻了,我的确要去一趟瑞士―――对此,我也不想隐瞒。和往常一样,你知道和那边做生意例来都选择瑞士这个国家的。”

“情报?在这样紧张的局势下,你还有心思做生意?”

“刀口下争食,你不做,就会有别人趁虚而―――而入。”

“知贤,你我相处多久了?没有十年,也有七年了吧。”

“你,你―――”

知贤一只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手指着在沙发露出的半个头部。成俊没有面向知贤,他稳稳地端着酒杯,望着烈焰燃烧的壁炉:

“七年来,我们相依相守,渐渐把组织扩大到了今天这一规模,但是你―――”

成俊摇了摇头,知贤的腹痛越来越难忍:

“为,为了什么?钱吗?我,我全给你。”

“不用了,我想要的全都有了。”

“不,不可能。”

成俊站起身来到知贤的面前,道: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我亲爱的知贤同志。呵呵呵呵―――你以为暗室里的秘密谁都不能窥视,对吧?呵呵呵呵―――但是你不要忘了,你做的再怎么天衣无缝,却忘记了最关键的一点!”

“什,什么?”

“人!”

“人?你,你是指――秘,秘室里的-――”

“到这时候了,你还想有所保留,真是可笑哟。没错,是那个秘室里的孩子。”

“浑,浑蛋!”

“知贤,你也过于残忍了,让一个无辜的孩子天天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真是残忍哟。”

知贤的心猛地一揪,残存的希望彻底被对方摧毁。没错为了接收上面的命令,她别出心裁的布置了这一切。领养一个孤儿,让她学会拍发电报,里面有人世间所有的物品―――除了食品和自由!而后两者正是她能够有力控制这个发报员的武器。

“不瞒你说,发现这间秘封在水泥板下的秘室颇费了我一番心思,知贤,你在秘室的上方铺设了厚重的水泥,是不是原本就不想让这个女孩子出来?”

“成,成俊,难,难道你就不怕上面兴师问罪吗?”

“怕,当然怕!呵呵呵呵-------知贤,你怎么糊涂了?难道你就不觉得要是没有某个头面人物的支持,今天我能采取这样的行动吗?”

“啊―――”

知贤的最后一根救命希望没了,她突然起身,挥舞着双手向成俊扑了过来。成俊颇为顾虑地向后跃去,女人的指甲上涂抹着见血封喉的剧毒药物,他可不想在此刻被她攻击:

“你这个恶毒女人!”

“咣啷!”知贤扑倒在茶几上,全身渐渐渗白,全身的气力好像全部消散般瘫软在地上。成俊小心地凑上前去,在距离知贤一米处停了下来:

“慢慢地享受临死前这销魂的一刻吧,你体内的毒药可是我精心配制出来的,它杂揉了我们国家―――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最高领袖慷慨赠予我们的毒药,同时又有其它五个国家特有的东西,呵呵呵呵―――它不会让你痛快的死去,只会让你受尽折磨而慢慢地死去。”

知贤一动不动,成俊仍然不敢靠前。他点起一枝烟,将杯中的酒倾倒在她的头上,女人抽搐了两下:

“我,我手里有情报,上,上面会替我报,报仇的。”

“知贤,你真是顽因不化。你一旦到了瑞士,就想潜逃到东欧某个小国,对吧?呵呵呵呵―――其实上面也曾想放你一马,但你知道了太多的秘密,已经成为韩国特情部门的重点关照对象,仅凭这一点,你的处境,就非常危险。唉,知贤,不要怨我哟,时局紧张,都在明哲自保,反倒是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却受到了重用,呵呵呵呵――――”

“你,你不知道上,上面那人是谁?只,只要你救,救我一命,我,我告诉你。”

“算了,知道不知道无关紧要,只要给我钱,我无所谓―――更何况,上面已经决定要把组织的所有大权转交给我,呵呵呵呵―――我只要听命,其它的一概不问。”

“可,可怜的畜牲,你,你会死的比我还惨!”

“呵呵呵呵―――至少我现在还活着。我不像你,总是想尽一切方法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遭到来顶之灾,真是活该有今天啊。”

成俊仔细地四下望了望,这处别墅已经决定弃之不用,这里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他深吸了一口气,对半死的女人道:

“最后,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手里掌握的情报是假的,真的情报在我的手上―――我们已经改换了联络方式。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真的要去一趟汉城。亲爱的知贤同志,我将忠实地执行您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

一阵奇怪的声音低低地回荡于室内,女人哽咽着、抽泣着、抽搐着-------

冷酷的女人,绝望的女人竟然在哭泣!

成俊笑得更加灿烂,为了这一天,他等待了整整七年,现在他只希望这个女人不会尽快的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做到这一点是非常简单的,只需在自己的身上划破一点点,指甲内的致命毒素就可以轻松的夺去她的生命。但是他真的不希望看到这一幕,他希望女人一生一世就这样痛苦的呻吟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