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诀 第一卷 第九章 离别

shuiyegcq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2/


粱紫烟和飞鹰就这样相互对视,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飞鹰有把握在半住香之内杀掉面前这个敌人,但素来不喜杀戮的他于是迟迟没有动手,心里还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年轻女子。虽然修为不够,但加以时日必成大才啊,飞鹰最后这样得到的结论。

沉没就是会被打破的。飞鹰缓缓的说道:“想不到御剑门有你这等人才啊。”话语中满是感慨。而没有丝毫的傲气和蔑视。

粱紫烟听了微微一楞,冷冷的说道:“我岂是人才,只不过是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而已。”

飞鹰微微一笑说道:“刚入门的弟子?你的八卦九宫步已是上阶了吧。”话语中竟有几分不合的慈祥。粱紫烟听了也是一酸,那声音就像的安慰和关爱一样,但粱紫烟随即暗暗告戒自己眼前此人是与自己对立的人,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想到这里冷冷的说道:“邪教妖人少在此妖言,看剑。”话语刚末,只见长剑如柳,似迎风分飞,但招式却严禁狠辣。

飞鹰谈谈一笑说道:“好一招‘柳絮分飞’,似有你师父陈道姑七分真传啊。”说完之后竟然巧生生的避开了这一凶狠凌厉的一剑。看来粱紫烟实非飞鹰同一层次上的两类人。

粱紫烟微微惊:这可是我们御剑门的秘技啊,是不外传的,他怎么知道呢,但更惊的是接下来飞鹰的招式,那竟是‘长空落日’。显然也是御剑门一式。

粱紫烟不敢怠慢,当下长剑急转,快速的挽起几个剑花化去打来的剑气,饶是如此粱紫烟也觉得内脏涌动,可以想象飞鹰一招暗含了多强大的内劲,好在他并不是出的杀着,不然粱紫烟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

粱紫烟没想自己的功力与飞鹰相差甚远,只剑长剑急转,自己却只有抵挡的份,心下也有了几分担心。但却是力不从心,只得柳腰摇摆,险险的躲过那夺命的长剑。

两人看起来是斗得难解难分,其实粱紫烟在自己段死十次都够了,至于飞鹰没要她的命主要就是因为自己本性善良,不喜杀戮,又加之自己年老。想为自己所谓的积点德,所以才如此。

粱紫烟见到飞鹰一招就含如此大的力量,而且此时自己就是被耍的猴子一样,本就对立的立场,加之粱紫烟也是心高之人,心下一狠,知道自己除了用那招是不可能流下飞鹰。纵身一跃,飞向长空,气沉丹田,瞬间运起内劲分别化为丝丝剑气,剑气随即缠绕成一股向飞鹰打过去。同时只见粱紫烟凌空而立,就恍如一个不可亵渎的仙子一样。

飞鹰一看此招暗叹一口气,瞬间凝聚全身真力,长剑毫无花俏的直指粱紫烟的心房。猛然间觉得一股强大的真气如刀一般在飞鹰身上划过,甚是肌肤有要划出血来。此时,只听飞鹰暴喝,瞬间飞鹰周围就似有一道气墙似的挡住那凌厉的剑势。

却说原本如九天仙女一样清利绝尘的粱紫烟,此时却是双手紧握住长剑,满脸苍白,想想也可怕。一把用的如此习惯的长剑竟在用这招后变的如此沉重,那可以想象这“万剑归一”多么的消耗体力啊,脸色苍白的粱紫烟在这招出完后竟是失去所有力气似的从天上掉了下来。

飞鹰看后大惊,没想到这女子如此的逞强,居然强用“万剑归一”,但自己的招式已出,长剑是已经不能收回来的了。

粱紫烟只觉得天地都围着她在幽幽转动,而且自己头也昏的厉害。心下惟有一些不甘的是不能再见到陆鸿飞,在这生死一瞬间之时,粱紫烟想到了陆鸿飞,同时脸上也露丝丝害羞的神情,原本苍白的脸色却又有了几分好转,同时一张俏脸就像施了粉一样,美艳无双。

那一剑如同幽明鬼刺一样永无止境的前进着,难道这恍如天仙般的女子就要香销玉损了吗?

......

突然,一声冲天长啸暴起,随后就是一道水蓝光刃似有冲天怒气从天狂暴而下,似有把天地劈开之势,蓝牙邪光把整个山都映得绿幽幽的,很是鬼魅。粱紫烟瞥眼一看竟是陆鸿飞,脸上不自然的泛丝丝红晕,心里却很是高兴和幸福。

只听“呛啷”一声,两把兵器撞在了一起,火星四溅,煞是好看。炼狱碎何等神器,岂能有与它配敌的兵刃,刚刚一碰,炼狱碎就如削泥一样削了下去,要不是碰撞到强大的真气撞出丝丝火星,恐怕连声音都没就有就削断了那把长剑。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就连飞鹰都这等老江湖也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她不是全身脱力了吗?难道是鸿飞?那是不可能的啊。

陆鸿飞这一出手就斩断义父的宝剑,心下过不去想和他解释,但看到自己的师父时却僵住了。

久久之后才叫出一声“义父”声音却有无限的悲哀,无穷的愧疚。粱紫烟一听“义父”二字,脸上原本微微泛起甜蜜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同时心里有了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原来陆鸿飞一出手,挡住了飞鹰的那一招。但粱紫烟也原本脱力掉了下来,却见到陆鸿飞来救自己,自己也奋力一振长剑,没想到居然有了一丝气力,而长剑也顺势末入飞鹰的心房。

陆鸿飞突然抱头仰天长啸,似有无尽的哀怨,伤痛。但天地却是如此的无情,竟然没有丝毫回应。粱紫烟见到近乎发狂的陆鸿飞既害怕又心疼,慢慢的爬过去想抱住他好让这头发狂的野兽安静下来。

陆鸿飞碰到粱紫烟的手突然一楞,像是发觉什么似的,仇恨和怒气早已覆盖了双眼的他,抽出了他的武器----炼狱碎。

他要向斩下去吗?向他最爱的女人斩下这无情的一剑吗?

粱紫烟看着陆鸿飞的动作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望着陆鸿飞一笑,如此的凄美,然后微微的闭起双眼。陆鸿飞看到粱紫烟的笑容微微一楞,然后还是把剑斩了下去。

瞬间天地都安静了下来,似所以的鬼神都关注着这一对青年男女似的,只听轰隆一声后变没有了声音。

......

良久后,粱紫烟睁开双时,周围早已没有了陆鸿飞的影子,看着自己旁边的地上的裂缝。她笑了,笑的是那么凄悲,那么苦涩,那么伤心。

两行清泪终于无声的划落下来,划过她那娇美的脸庞,众有无尽的相思却也只能化做点点清泪。

第一次。

她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流泪。

寒冬如无情的恶魔带走无数穷苦人的生命。一条无名古道旁边屹立着一座小草房。屋顶也有几个大洞,这样的屋还能避风躲雨吗?还有人会在这里住吗?屋里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报着自己的单薄的身子,强力的拉着身上不多的衣衫,坐在柴草堆里不停的颤抖着。

是苍天无眼还是人间无情,居然让如此一个小孩受尽寒冬的折磨吗?

是天将降大任,那是无人相信了。只能说这是个苦命的孩子,谁也不会不会对他的一生产生怜悯。

有!

那就是飞鹰!

鬼窟宗主之一,也就是陆鸿飞一生最尊敬的人。

当时的飞鹰也是满脸的笑容走到这个发着抖的孩子面前,那笑容是那么甜蜜,同时还是那么温暖,犹如春天里那束阳光,脱掉了他的饥饿,寒冷,给了他人生的第二春。

那就是这位义父,让知道人间的温情和美好,让他原本对世人的仇恨改变成了爱,并让这爱蔓延了他的整整二十年。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也就是义父死的那一天,他突然竟有了仇恨。

恨人生无常,生老病死!

恨世间正邪之见!

想着想着,无力的双眼竟湿润起来,慢慢的视觉居然模糊起来了。

......

模糊的视线里出现的一个女子。

她是那么婉转秀美,美的那么高贵脱俗,恍如落入凡尘的九天仙子,高贵典雅。

天真无邪的娇美笑脸上挂着似能融化一切的笑容,是那么的阳光,更是那么温柔,就像一个拥抱一样让人看了都觉得幸福。

陆鸿飞见到这九天仙女,超凡脱俗的笑容不由的看的痴了。

是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啊!

她是他最深爱的女人,也是他一生最尊敬的女人。从小没有母亲的他看着这温柔的笑容竟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是不是母亲都是那么的慈祥,温柔啊,陆鸿飞虽是铁血男儿,此时却也哭得泪流满面。

泪花中突然却又泛起了另外一个景象。

一个男子和一个妙龄少女持剑对立在那里。双方都注视着对方的举动,突然那少女动,动的快如脱兔,抽身上天长剑直摆,似天女散花一般美丽,但不知道的人却不知道那里面整整暗含七七四十九式杀着,实在是狠辣无比的招式。

......

突然一把长剑如幽明中伸了过来一般,而且递如那中年男子的心房。一切都是那么的快,那么的静,犹如白驹过隙一般。

天地也安静了下来,竟似有情却又无情的看着凡尘万物。一切都是那么明了,但却又无数的人看不清。

就似功成名就,平步青云,螳螂黄雀,尔虞我诈。

谁又不在乎呢?

谁又能看得清呢?

......

各种念头在陆鸿飞脑海里不停的旋转,竟像一颗钉子一般钉进了他的脑海,让他报头痛哭,哭得那么放肆,似有不尽的冤屈无头可诉。看着各种模糊的画面,陆鸿飞突觉自己竟是那么的孤单,至亲的义父舍他而且,至爱的人却又是杀他义父的凶手。

一声咆哮。是那么凄悲,孤苦。天地不仁,天地不仁,焉我有义?

长哮声送走了师父的遗体,烈火舔噬着飞鹰的遗体,天地间却没人注意到一带枭雄的坠落,只有陆鸿飞这个孝子默默为他送行,让他离别。




----

太卡了,所以第八章传了几次,希望大家原谅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